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9 沉魚和蘇靈芸的獨處   
  
039 沉魚和蘇靈芸的獨處

面對蘇靈芸多次的詢問,沉魚都是以默默流淚回答,蘇靈芸也是沉不住性子,心下也猜測出幾種可能,她氣憤之下,擼了擼袖子嚷聲道:"沉魚夫人,他欺人太甚,看我不替你好好教訓他一頓!"

"靈芸姑娘."

見蘇靈芸如此沖動,沉魚怕她再有個萬一,忙開口攔住了她:"靈芸姑娘,我沒事,他……他沒有對我怎麼樣."

沉魚楚楚可憐的模樣,欲言又止,傻子都聽得出來她這句話十有**是假的.

蘇靈芸扶住沉魚的肩膀,耐心開導道:"沉魚夫人,你不要怕,這不是還有我嗎?我不是跟你吹牛,我小時候經常闖禍,所以我就老是被關在黑屋子里,可是每次我都能從黑屋子里偷摸跑出來,你相信我,這點破茅草屋還關不住我蘇靈芸."

沉魚眼中透出微微的亮光,好似是有點動容:"靈芸姑娘,你說的可是真的?"

蘇靈芸認真無比地點了點頭:"真的,你要是把我當朋友,就把心中的委屈說給我聽,說不定我就能幫你解決呢?"

沉魚輕歎一聲,用袖子抹了抹掛在眼角的眼淚:"那個刺客說,如果我不交出七煞,他就要去七煞盟將盟主也……也……"沉魚也不知道說了多少個也,總之碰上了那個不吉利的字,她是怎麼也說不下去.

"好,我知道了,沉魚夫人你也說了,沈盟主是唐國的俠士又是一盟之主,哪里能讓這刺客說殺死就殺死呢,你就放寬心,他准是嚇唬你的."

"可是……"沉魚還是有點不放心,她環視四周,有點害怕緊張:"靈芸姑娘,溫神醫,你說溫神醫到底能不能找到我們?"

蘇靈芸垂眸,按說依照溫子然的武功,現在早就追上來了,怎麼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真是,該死,這男人一到關鍵時刻就靠不住!

蘇靈芸一狠心,索性放棄了溫子然:"沉魚夫人,沒有溫子然,我們也能逃出去,只是現在夜還不夠深,我們等等,等到那刺客打盹的時候,我們再偷偷溜出去."

"偷溜出去?"

蘇靈芸伸手指了指半開半掩的窗戶示意沉魚,沉魚含著淚光的眸子浮現出一絲擔心.

"好了,沉魚夫人,逃走的路線都制定好了,現在我們就差時機了,你呢,也擔驚受怕一整天了,恐怕也早就累了,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蘇靈芸推著沉魚的身子,往床榻那邊走去.

"靈芸姑娘,我不累,還是你躺下休息一會吧."沉魚剛著床邊立刻就彈了起來.

"不不不,我皮糙肉厚的,睡地板就行了."蘇靈芸想起在現代的時候,獨自拉著行李箱當大城市的漂,住地下室火車站,跟那段日子相比,現在在古代好歹有一床褥子,知足了.

蠟燭熄滅.

蘇靈芸在褥子上,躺著伸了一個懶腰,正要闔眼,卻聽著床上沉魚一直在翻身的聲音,雖然輕微,但是蘇靈芸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沉魚夫人,你睡不著嗎?"蘇靈芸壓低了聲音.

許久,床上才傳來沉魚有點沙啞的回應:"靈芸姑娘,對不起,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了,我真的,真的睡不安穩."

這古代的女子大都都是憂心憂慮,像蘇靈芸這種大大咧咧,沒心沒肺地一著枕頭准睡著.

"沉魚夫人,我也睡不著,不如我們談點夜間話題."

"什麼是夜間話題?"

該死,忘記了對面說話的是個地道的古代人,用二十一世紀的流行話,她當然聽不懂.

"額,就是晚上熄了蠟燭說的悄悄話."蘇靈芸通俗易懂地解釋了一番.

沉魚好像有點明白,臉卻紅了起來:"那靈芸姑娘口中的夜間話題,豈不是限于夫妻之間?"

一聽沉魚打開了話匣子,蘇靈芸一激靈順著話不懷好意地問下去:"對啊,那沈盟主有沒有跟你說過夜間話題呢?"

本來以為會聽到沉魚眉飛色舞地說一些隱秘的話,可是沉默了許久,蘇靈芸才聽到沉魚話語中有點苦澀:"沒有,盟主的事情繁雜,通常回來就很累了,轉身就睡了."

"哦"這次換蘇靈芸有點尷尬了:"沈盟主管理七煞盟,是很累的,不過他能娶到你這麼貼心的夫人,也算是有福氣."

"是嗎?"悲涼,滿滿的悲涼:"不過我總覺得,娶上三四個小妾的男人,就算是他在江湖上的名望再大,他在感情上也是失敗的."

蘇靈芸一怔,她下意識覺得耳朵出了問題,這番話怎麼會從沉魚的口中說出來,想起那日在藥房偷聽三夫人和她的對話,難道這里面真的有隱情?

"沉魚夫人,想必你是太愛沈盟主了,對于和三夫人一樣的小妾,你當然是有點吃醋了."蘇靈芸打了一個哈哈,希望能套出沉魚更多的話.

沉魚的眼睛盯著天花板,有點發直:"吃醋,當然吃醋了,我這條命雖然是被盟主所救,可是我知道,以我的容貌又怎麼能拴住他的心,自從大夫人,二夫人相繼離世後,他就經常休息在姐姐那里,這漫長的黑夜,我又是怎麼過來的,這世間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希望丈夫對自己一心一意."

超前的思想,蘇靈芸不禁從心里開始佩服沉魚,雖然生活在愚昧的古代,但是已經有一夫一妻的意識.

"其實,這古代的男子三妻四妾很是正常的,等這次沈盟主的病好了,沉魚夫人為他生了孩子,這不就能拴住沈盟主的心了嘛."

"孩子……"沉魚不知重複了有多少遍,他和她曾有過一個孩子,可是……

她一閉眼,至今還記得,他根本不顧自己和孩子的死活,決絕離去的背影.

就是那次,支撐她唯一活下去的信念沒有了,只剩下滿腹的仇恨和這張毀容令人作嘔的臉.

"我有過意外,已經不能再生育了,孩子注定跟我無緣."

一句簡單的話悄然帶過.

"對不起,我不知道,所以……"蘇靈芸有點不好意思,無意中就戳中了沉魚的痛處,只聽得沉魚一個翻身,拉緊了被子打斷道:"靈芸姑娘,我好想有點困了,我先睡了."

這下,沉魚徹底關上了話匣子,蘇靈芸將嘴邊的話咽下,只能惋惜了一會,不知不覺也睡了過去.

月亮灑下的銀輝,拉長了屋外一直坐在院子中漠塵的影子,他的眸光盯著眼前跳耀的火焰,若有所思.

驀然,他抬頭望了望那輪圓月,伸手拿起還在燃燒的火把,一步一步往茅草屋走去.

紅色的火焰撕裂了他墨黑眸底深處的最後一絲理智,他隨手扔去,火把落在了茅草屋的一角,瞬間赤色就蔓延開來.

濃濃的黑煙升起,打破了靜謐的夜.

屋中躺在地上的蘇靈芸,鼻子一嗅,聞到了嗆人的氣味,眉頭一蹙,以為是刺客在捉弄她們,煩氣支起身子,剛剛開口就要罵,可是眼睛看到的一切,讓蘇靈芸麻利地跳了起來.

這火勢蔓延的太快,整間屋子已經被燒了一半,濃煙滾滾,嗆得人不能呼吸.

蘇靈芸用裙角捂住口鼻,伸手推搡著還躺在床上熟睡的沉魚:"著火了!沉魚你快醒醒!"

沉魚被蘇靈芸推了好幾下,才昏昏沉沉醒來過來,一看眼前這情景,瞬間就怔住了.

"快走,再不走,我們不被燒死也要被嗆死了."蘇靈芸脫下外套,堵住了沉魚的口鼻,拉著她就往外跑去.

可是從房頂上不斷掉下的房梁,阻斷了她們逃出去的路.

沉魚的醒的晚,吸了太多嗆人的氣味,體力已經不支,她被散落的狼藉絆倒在地.

"沉魚,快起來,我們得活著出去!"

沉魚推開蘇靈芸的手,言辭懇切:"你快點走吧,我恐怕是不行了,我們之間總要有一個活著出去!"

火勢越來越大,她們已經被火海給包圍.

"不行,你不走,我也不能走!"蘇靈芸突然湧現出不能同年同月生,但願同年同月死的爛俗誓言.

她們僵持著,誰也不肯放棄,這時,一個黑色的影子不知從哪里竄了出來,一把就拉住了沉魚和蘇靈芸的衣領,聲音冷冽:"原來你們在這里,想要放火逃走,休想!"

沉魚見形勢險峻,一咬牙索性使出所有的力氣往斗篷人的身上一推,兩人一起跌倒在一旁,沉魚順勢壓住斗篷人,轉頭疾呼道:"靈芸姑娘,你快走!"

沉魚和斗篷人糾纏在一起,蘇靈芸想要去幫忙救出沉魚,可是沉魚卻死活不讓:"靈芸姑娘,你先走,若我還有命,我一定會回七煞盟的,你先回去,等著我!"

沉魚的話說到了這份上,蘇靈芸看此情景,只能聽從沉魚的話,轉身往外逃去.

沉魚的視線漸漸模糊,蘇靈芸離去的背影漸漸成為了一個黑點,她再也沒有了力氣,順勢倒在了漠塵的懷中,暈了過去.

在蘇靈芸面前的一場戲,已經演完,漠塵抱起沉魚,有點心疼,卻不得不繼續配合她往外走去.

上篇:038 幕後推手    下篇:040 動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