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8 幕後推手   
  
038 幕後推手

馬車搖搖晃晃地從山林間迅速的穿過,坐在前面駕車的是一看不見容貌的斗篷男子,他手中不斷揮舞著鞭子,抽打在馬匹上,心急而又煩躁.

而馬車的顛簸,讓昏迷的蘇靈芸很快就醒了過來,她眉頭一皺,緩緩睜開眼睛,視線由模糊到逐漸清晰,眼前的一切都映在了眸中,腦中回憶起昏迷前發生的事情,心里大抵有了數.

"靈芸姑娘,你終于醒了."

沉魚略帶有欣喜的聲音盤旋在蘇靈芸的腦袋上空,她抬眸就看到沉魚紅紅的眼睛,顯然是哭過的痕跡.

"沉魚夫人,我們……我們不會是在馬車上吧?"

沉魚往門簾的方向望了一眼,無奈地點點頭,蘇靈芸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綁的牢牢的,要不是沉魚伸手幫忙,蘇靈芸非得又摔一跟頭不可.

"你為什麼沒有被綁上?"蘇靈芸對差別待遇略有不滿.

沉魚眨著無辜的眼睛,聲音沙啞:"我也不知道,他只是叫我們老實一點,否則我們都活不了,靈芸姑娘,你的點子最多,你快點幫我想想,能有什麼好辦法快點逃出去?"

說著說著,沉魚的眼睛又一次的紅了起來.

蘇靈芸腦袋靠在馬車上,深吸了一口氣:"先別說這些了,快點幫忙給我松綁,我好想辦法."

"哦哦"沉魚被嚇蒙了,連這最基本的解綁都力不從心了,磨蹭了許久,才將蘇靈芸的手腳從粗粗的繩子上解放了出來.

蘇靈芸揉了揉被勒紅的手腕,看著沉魚眼巴巴的祈求,她嘴角一撇,伸手掀開一側的簾子,馬車架的飛快,若是從這小窗口跳出去,恐怕沒死也得骨折上兩根骨頭,犯不著,再說那斗篷人武功高強,不太可能在他眼皮底下耍花樣,那該怎麼辦?

蘇靈芸學著電視上偵探思索的動作,摸了摸下巴,山窮水盡之時,腦海中突然蹦出了溫子然的臉.

她一怔,猛地搖了搖頭,讓他的樣子趕緊消失在腦子里.

"怎麼樣?靈芸姑娘,你到底想到辦法了嗎?"沉魚握住蘇靈芸的胳膊有點著急.

別的辦法不是沒有想過,就是實施的可行性太低,難不成……

沉魚垂下眸子,聲音小小地提示著:"其實,如果溫神醫來救我們的話,應該就……"

蘇靈芸何嘗沒有想過,溫子然武功不低,而且鬼點子比她多的多,如果這時在路上給他丟點東西,他說不定順藤摸瓜就能找上來.

可是,她不想先低頭.

"靈芸姑娘,我們現在有難,能不能先見偏見放一邊."沉魚開口有點哭腔地求著蘇靈芸.

沉魚雖然長得難看了一點,可是畢竟是女人,蘇靈芸是最看不得女人哭了,她別過頭只能答應下:"好好好,我知道了."

她搜尋了一下身上的物件,湊七湊八地聚集了九,十樣,趁著駕車的斗篷人不注意,將這物件一一拋在了路上.

只能希望,溫子然會長眼瞧見.

蘇靈芸在把最後一耳墜扔出馬車時,霍然一個急刹,蘇靈芸和沉魚差點沒穩住,從馬車的門簾處跌出去,還好,跳落在地的斗篷人一把扶住了沉魚的胳膊,目光相對時,斗篷人眼眸深處的複雜,竟透出一絲憐惜.

可是一瞬即過,取而代之地又換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馬跑了許久,連太陽都落山了,斗篷人帶著他們來到了山林間的一處茅草屋中.

這人煙稀少的山林,怎麼還有這麼精致的茅草屋?

蘇靈芸觀察著周圍的環境,疑心湧了上來,她眼珠一轉,驀然捂住了肚子:"哎喲,我肚子好像吃壞了,我想要去方便."

蘇靈芸剛想彎著身子偷偷溜走,可是卻被斗篷人一把抓住了衣領,毫不費力氣地提溜了回來,聲音清冷:"你別再想用肚子疼這個蠢辦法騙我."

蘇靈芸聽進耳朵里,覺得怪怪的,為什麼說"再"?

萬能方法不起效,那只能用軟磨硬泡了.

她掙開斗篷人的禁錮,退到了沉魚的身側,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學著台灣女生的嗲音撒嬌道:"刺客哥哥,其實人家的肚子疼是因為餓了嘛,你去幫人家找點東西吃,好不好嘛."

余暉下,蘇靈芸這副可愛的模樣倒是有點可看之處,可是他瞥了一眼沉魚,臉色又沉了下來:"現在還不到吃飯的時候."

"啊,可是人家的肚子咕嚕咕嚕老叫,好煩哦."蘇靈芸晃動著身子,極力地誘惑著斗篷人.

可是斗篷人移開視線,沒有接蘇靈芸的話茬,直接上手推著蘇靈芸往房間扔去.

我去,不是說男人最忍受不了女生撒嬌嗎?怎麼這個古代的刺客臉也不紅一下,難道是個太監嗎?!

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蘇靈芸想起在現代電視上學著的女子防身術,她一把抓住斗篷人冰涼的手腕,想來個霸氣的過肩摔!

可是,事實總跟想象的有點差別……

斗篷人紋絲不動地站在她身後,冷眼看著蘇靈芸使了吃奶的勁,也沒有動上他半分,反而,斗篷人伸腳一踢,蘇靈芸整個四仰八叉跌進了房間當中!

斗篷人懶得看她的狼狽,利索地關上門,咔咔上了鎖.

任蘇靈芸在屋里怎麼鬧騰,斗篷人都當做沒有聽見的樣子,他從台階上走下,站在了沉魚的身側,驀然摘下了斗篷,日月更替,月光傾下照在他白淨的臉上,整個人透出器宇軒昂的氣勢.

沉魚這時也收起害怕的神情,臉色清冷,她不放心地往房間瞥了一眼,才壓低聲音道:"漠塵,辛苦你了."

漠塵伸手放在沉魚的肩膀上,眼色擔憂:"沉魚,如今你要的凰族靈女就在我們手中,我們盡可現在就殺了她,然後你就跟我遠走高飛,好不好?"

沉魚的眼眸像是一潭死水,她無情地打開漠塵的手:"不行,蘇靈芸在馬車上丟下了隨身的物件,想必以溫子然的本領,很快就會尋到這里來,我不能走."

她的執拗,他從來都不懂到底是為了什麼,若說以前,他還知道是為了沈步崖,現在沈步崖也被蠱蟲控制,她現在又想干什麼?

"憐衣,你就跟我走吧."

沉魚一聽到這兩個字,眼睛驀然睜大,好似要噴出火來一般:"我跟你說了多少次,這個世上再也沒有水憐衣這個人,我現在叫沉魚."

漠塵看如此癲狂的她,也只能妥協:"好,沉魚,你是沉魚,你想要的報複如今都已經達到了,你還想怎樣?"

"我想怎樣?對啊,我到底想要怎樣?沈步崖他毀了我的一生,我好不容易逮住機會用蠱蟲控制他的生死,可是偏偏這個時候,出現了溫子然,他若是醫好了沈步崖,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費了."

"所以呢?"漠塵蹙眉,眉間留有一絲哀切.

"所以,我不能讓溫子然醫好沈步崖,我要讓沈步崖永遠這麼半死不活地過下半生."

"沉魚,你還要殺人嗎?"

冷到徹骨的一問,讓臉部扭曲的沉魚驀然一怔,她踉蹌地轉身望著漠塵,聲音忽的變得柔軟無助:"漠塵,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壞,你是不是覺得我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為愛傾盡所有的女子了,我的心變得跟我的容貌一樣的丑,讓人不堪入目,對不對?"

漠塵垂下眸子,握住不斷摸著自己臉的雙手,聲音苦澀:"沒有,在我心里,你始終都是那個站在樹下明朗笑顏的女子."

漠塵說的如此深情,卻在沉魚的耳中聽成了笑話,她嘴角扯起一抹苦笑:"我再也不會相信你們男人的鬼話了,哪個男人不愛美色,我的臉如今毀成了番模樣,誰還能真正的愛我?"

"我,我一直在等你,我不在乎你的容貌,我和那個見色忘義的沈步崖不一樣."

沉魚眉間一松,好像看到了那麼一點希望,她慢慢靠近漠塵,纖纖十指撫摸上他起伏的胸膛,踮起腳尖默默說道:"既然你在等我,愛我,那就幫我最後一次,這次結束後,我就嫁給你,跟你遠走高飛."

漠塵眼眸一亮,從來沒有過的欣喜:"真的?"

沉魚莞爾一笑點頭承認:"真的,我水憐衣絕不後悔."

蘇靈芸不知道在房里鬧了有多久,她想吸引住斗篷人的注意力,好讓他別去為難沉魚,可是她好像高估了自己,折騰了半天,外面絲毫沒有半天的動靜.

就在蘇靈芸累了,想要坐到凳子上休息的時候,房門突然就打開了,沉魚失魂落魄地走了進來,重新戴上斗篷的漠塵依舊保持冷臉,砰的關上了門.

"沉魚夫人,你怎麼樣了?"

蘇靈芸上去一把扶住要跌落在地的沉魚,急切地問道:"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欺負你了嗎?還是打你了?"

沉魚淚眼汪汪的眼睛,一觸碰到蘇靈芸,再也沒有忍住,放聲哭了出來.

蘇靈芸抱住沉魚,安慰著:"現在沒事了,那個畜生到底怎麼著你了?"

上篇:037 三夫人被殺    下篇:039 沉魚和蘇靈芸的獨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