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7 三夫人被殺   
  
037 三夫人被殺

蘇靈芸等著那個跋扈的三夫人的反擊,可是等了許久,她只看到三夫人的眼珠子瞪得比誰都圓,整個臉卻僵硬的很,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

怎麼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難道三夫人現在都換了一個表達情緒的方式,光用眼神就能殺死人嗎?

擺脫,她又不是七煞盟那些惟命是從的下人.

蘇靈芸嘴角翹起,拿起桌上的一串葡萄,一步一步地靠近到三夫人的面前,手指靈活一剝,一顆晶瑩剔透的葡萄准確無誤地落入了她的口中:"三夫人,你老是瞪著我不說話又是幾個意思?"

天地良心,三夫人她自己也想說話,可是關鍵是事實不允許,她只能更加地瞪大了眼珠子,像是銅鈴一樣,眼睛中既透出著急又有憤怒.

"哦"蘇靈芸恍然大悟,摘下一顆葡萄放到三夫人的嘴邊:"原來您是想吃葡萄啊,您早說啊,何必一開始就端著架子呢,我還以為您又開始犯沒事找事的老毛病呢."

葡萄在唇和蘇靈芸的手中都快擠得變形了,三夫人的嘴死活不張開,蘇靈芸有點不解了,眉頭一蹙:"你到底想要怎樣?你倒是說話行不行,別給我玩啞巴游戲."

"嗚嗚嗯哦"

三夫人的臉憋得紫紅紫紅的,才好不容易從嗓子眼里哼出了這幾個字,蘇靈芸白眼一翻,心里默默重複著,可是還是不明白她這是幾個意思,她只能轉身想向沉魚求助,可是同樣的情景又發生在沉魚身上.

這下,蘇靈芸感覺有點不對勁了.

"沉魚夫人,你怎麼了?你怎麼不能說話了?"蘇靈芸扶住沉魚僵硬的肩膀,有點急切地詢問著.

"嗚嗚呃呃"沉魚有點著急,她很想說話,可是胸口一直憋著一口氣讓她根本就說不出,驀然,她的眼睛猛地睜大,發出更大的"嗯嗯嗚嗚"地聲音.

"沉魚夫人,你到底說的是什麼?"蘇靈芸一心都在沉魚的身上,根本就沒有發現有一帶著斗篷蒙面的人站在她身後.

"嗚嗚嗯嗯呃呃"沉魚掙紮著想要告訴蘇靈芸身後危險,眼睛努力地示意著她看後面,蘇靈芸這時才感覺出身後有一股嗖嗖的冷風,不是陰風陣陣.

蘇靈芸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咽下了一口口水,身子也沒有勇氣向後轉,只能僵直地站在原地.

氣氛有點凝滯,周遭的空氣都是沉重的.

身後的斗篷人一直沒有任何的動作,而蘇靈芸也不敢動,此刻兩人就這樣對峙著,誰也沒有開口.

蘇靈芸心里拔涼拔涼的,越是沉默越是詭異,她下意識地咬緊了下嘴唇,像是下定了決心,有句話說的好,出奇制勝!

她眼睛垂下,看向案幾上放著兩碗茶杯,心里默數了三聲,驀然,她伸手將茶杯摔碎,握著碎著的一角,剛剛轉身想要給斗篷人一擊,可是斗篷人卻好像早就看穿蘇靈芸的小計倆,當閃著寒光的劍刃架在蘇靈芸的脖子上,蘇靈芸抬在半空中的手僵住了.

茶杯的碎片離斗篷人還有一大段的距離,而取人性命的劍刃則近在矩尺.

蘇靈芸抬眸,投向毫不畏懼的目光:"你要殺便殺,猶豫什麼?"

斗篷人眼眸深處依舊是波瀾不驚:"你就這麼想要死嗎?"

從穿越過來那一刻,看到滿地的尸體,蘇靈芸就知道自己早晚會有這麼一天,她索性一閉眼:"你到底是不是殺手,廢話那麼多!"

"小姑娘,你猜錯了,我可不是殺手,我是青幫的人."

此話一出,驚詫的倒是蘇靈芸了,她目光不經意掃過斗篷人右臂上繡有的花紋,的確是青幫的標志,只是青幫怎麼會追到這里?青幫的人不是早就被城北和城南給解決了嗎?

太多的疑問,讓蘇靈芸本就簡單的腦子亂成了一團麻.

"我這次不是來找你的,而是來找沉魚夫人的."斗篷人將手中的劍放下,好像胸有成竹就算是放過蘇靈芸,她也不會從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斗篷人繞過蘇靈芸,走到沉魚的面前,傾下身打量著沉魚,手指把弄著一藥瓶,放在沉魚的鼻下一嗅,便聲音幽森問道:"沉魚夫人,給我七煞,我就放過你們."

沉魚雖然恢複了點知覺,但是全身無力,只能癱軟在椅子上,她抬眸眼神堅決地吐出兩個字:"休想."

斗篷人閉口不言,眼眸中卻透出濃濃的殺氣,許久他再次重複一次:"七煞,沉魚夫人到底是給還是不給?"

沉魚別過頭,一臉的堅決.

斗篷人看此情況,手中垂落的劍柄驀然握緊,忽的向後一扔,寒光從蘇靈芸的耳邊擦過,只聽"噗"地一聲刺入骨肉.

三夫人的眼睛驀然睜大,還來不及驚呼,就這樣歪了腦袋,失去了氣息.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打的沉魚一個措手不及,她不敢置信地看著癱軟在椅子上,眼睛突兀的三夫人,一臉的驚愕,張大了嘴巴卻不能說什麼,哭也哭不出來.

"沉魚夫人,你現在可以說了吧?"斗篷人繼續威脅著.

沉魚咬緊了發白的嘴唇,她知道這斗篷人殺伐狠絕,三夫人已經死了,如果再說不出七煞的下落,那下一個豈不是……

沉魚抬眸正好對上斗篷人身後蘇靈芸的目光,蘇靈芸雖然見過不少死尸,但是沒有一次,距離死亡會有這麼近的距離,近的讓人窒息,她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想要想辦法逃走,可是偏偏這時腦子一片空白,思緒短路.

許久,沉魚始終沒有發一言,斗篷人有點耐不住性子了,他衣袖中驀然劃下一短刃,接著就架在了蘇靈芸的脖子上.

"沉魚夫人,三夫人已經死了,你不想看著另一個無辜的人為你而死吧?"

刀刃逼近.

蘇靈芸知道七煞乃是七煞盟的鎮盟之寶,她也不想看到沉魚為難:"沉魚夫人,你不要聽他的,他只不過是在嚇唬人罷了."

嚇唬人?斗篷人眉頭一挑,手指用力,刀刃很是簡單地就在蘇靈芸的脖頸上劃上了一道血口子.

"不要!"沉魚一聲驚呼,讓斗篷人的手驀然停了下來.

同時,屋門卻傳來一陣叩門聲,熟悉的聲音響起:"四夫人,怎麼了?"

窗戶上映著的輪廓,蘇靈芸刹那就聽出是漠塵的聲音,像是找到了救星,蘇靈芸趁斗篷人分神,立刻大聲喊著:"漠管家,有刺客!快來救我們!"

屋門忽的就要打開,斗篷人眸光一閃,手中的短刃應聲飛出,正好打在那模糊的身影上,一道鮮血灑出,布滿了整個房門.

"漠管家!"蘇靈芸急切一呼,回應的只有砰然的倒地聲,隨後,蘇靈芸感覺脖頸一陣抽疼,眼前一抹黑,就昏了過去.

之前的大吵大嚷已經驚到了周圍七煞盟的下人,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只有一具面目模糊的尸體還有空蕩蕩的房間里死去的三夫人,沉魚和蘇靈芸還有斗篷人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唐國都城本就不大,何況七煞盟又是唐國婦孺皆知的大幫派,一時間沈步崖的兩位夫人一死一失蹤的消息傳遍了大街小巷.

有人說,沈步崖的兩位夫人是受不了守活寡,一個上吊死了,另一個則跑路了.

有人說,肯定是那個貌丑的小妾沉魚有了相好,三夫人極力勸阻,卻被沉魚和相好給害了,逃跑了.

也有人說,是沈步崖娶親的詛咒,大夫人和二夫人嫁進門一年之期就死了,而三夫人也恰好是在一年期滿之時被遇害,四夫人失蹤十有**也死了,這是七煞盟的詛咒.

百姓茶余飯後的談資說什麼的都有,溫子然依靠在廟門口,聽著路過人的竊竊私語,略有深思.

三夫人遇害的房間他去看過,除了碎了一地的茶杯,倒地的桌椅,其余什麼也沒有留下,倒是那具面目模糊的尸體,從外形衣服來看,是漠塵無疑,這唯一一個見過刺客的人也死了,刺客武功高強,沒有留下任何把柄,天地之大,從哪里下手找蘇靈芸呢?

溫子然雙手插在衣袖中,順著街道往巷子的深處走去,廟里嘰嘰喳喳的捕快無端惹得人心煩意亂.

看著街巷熱鬧的人群,如果他是刺客,被綁架的那天正好是人最多的晌午,沉魚行善,恐怕唐國很多人都認得她,明目張膽地走在熱鬧的街巷,反而很容易被發現.

溫子然停下腳步,驀然轉了一個方向,往這廟的後門走去,果然不出所料,這廟的後門就是一條小路,穿過人煙罕至的小路就是一片山林,走這里,是最快捷最不易被人發現的.

他低眸蹲下身來,手指摸了摸地上印有的車轍,顯然是剛印上不久的.

溫子然往小路的前方看去,眼睛微眯,尋著車轍的印子,施展輕功,悄然的追去了.

從晌午到現在也不過是半個時辰的時間,如果夠快,說不定能找到芸兒的所在之地.

上篇:036 被人劫持    下篇:038 幕後推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