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6 被人劫持   
  
036 被人劫持

"靈芸姑娘,我把盟內最好的燙傷藥拿來了,你的傷勢沒有什麼大礙吧?"

蘇靈芸一聽這聲音,眼睛頓時一亮,就像是在沙漠瀕臨死亡的人看到了水一樣,說什麼她也要緊緊抓住這唯一活命的機會.

"我在這里,沉魚夫人,你進來吧!"蘇靈芸連滾帶爬地從床榻上下來,一把推開礙事的溫子然,興沖沖地去開門:"沉魚夫人,太好了,你終于來了!"

每次見面也沒有見過蘇靈芸如此熱情地給個大大的擁抱,這次是怎麼了?

沉魚往屋里一瞧,就看到了杵在一旁有點不爽的溫子然,心里大抵知道了兩三分.

沉魚見蘇靈芸雖然有點踉蹌,但是從臉上已經看出無大礙,她將手中的燙傷藥交到蘇靈芸的手中:"剛才真是嚇死我了,現在看到靈芸姑娘沒有什麼事,就太好了,那我就不打擾了."

沉魚還是相當識趣的,可是蘇靈芸一把攔住了要走的沉魚,說什麼也要將她拽進屋里:"沉魚夫人,你來看望我,怎麼能見了一面就走呢?我們得好好聊一會才行."

蘇靈芸的力氣頓時大了許多,沉魚帶有求助的目光投向溫子然,誰知溫子然淡淡一笑允著:"芸兒說的對,正好我還有些事情,就先行離開了,你們好好聊."

溫子然道了別,便真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蘇靈芸伸長了脖子,看著溫子然的身影真的消失在走廊盡頭,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立刻變了臉色,挽起袖子將胳膊伸到沉魚的面前,慌張道:"沉魚夫人,我知道你精通點醫術,你看看我是不是有什麼異常?"

沉魚不知道蘇靈芸又在唱哪一出,只能應著她探脈了一會,臉色很是平和地回著:"靈芸姑娘的身體一切安好,並無異樣."

聽沉魚如此說,蘇靈芸心中泛起了嘀咕,那個禽獸,明明給自己喂下了**,怎麼?

可是轉念又一想,如果真是**的話,那自己恐怕早就發作了,怎麼隔了那麼長時間,身體一點都不燥熱呢?

該不會……

"該死,你這個騙子!"蘇靈芸眉頭豎起,忍不住大聲罵了出來.

沉魚一怔,顯然被嚇到了,可是又不好說什麼,只能愣愣地看著蘇靈芸,等到蘇靈芸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尷尬一笑解釋著:"沉魚夫人,我不是說你啊,我是說那個溫子然,他是什麼神醫啊,明明就是個騙子加庸醫一枚的渣男."

"靈芸姑娘,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想這其中一定是有誤會的吧,溫神醫雖然看起來放浪不羈的,但是在看到姑娘有危險的時候,他還救了姑娘呢,就憑這一點,溫神醫應該就不是姑娘口中說的那麼不堪了."

蘇靈芸一揚手,否認著:"沉魚夫人,你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你認識他的時間不長,想當初我從霧靈山……"

像是觸碰到了什麼禁忌,蘇靈芸戛然而止,她看著沉魚眸中透出的好奇,只能哈哈一笑岔開了話題:"好了,不說那個渣男了,越說越生氣,對了,你在這七煞盟里待了那麼久,想必知道三夫人的住處吧?"

沉魚垂眸有點不解:"靈芸姑娘是找姐姐有什麼事嗎?"

蘇靈芸敷衍一笑,擺擺手:"也沒有什麼事,就是比較好奇而已,純粹是對三夫人好奇罷了."

"哦,既然是這樣,那明日正好我要和姐姐去廟里上香,那時靈芸姑娘就可以見到姐姐了."

"上香?!"蘇靈芸眉頭一挑,忽的腦子里閃現出一個點子:"我還從來沒有來過唐國,對于這里的風土人情很是感興趣,既然你們明日去上香,那能不能帶上我?"

沉魚的臉色有點為難,蘇靈芸立刻伸出四根指頭:"我發誓,我只是去看看,我不會到處亂跑,也不會惹事,我會乖乖的,這樣是不是就能帶我去了?"

"不是我不帶你去,而是你的傷……"

蘇靈芸立刻在她面前,伸了伸腿,做了個拉伸的動作,雖然她承認有點疼,但是為了真相,她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正准備再做個高難度的動作,就被沉魚擔憂地阻止了:"好了好了,靈芸姑娘你別再做了,我同意就是了."

蘇靈芸一聽沉魚答應了,高興的差點沒蹦起來,她激動地握住沉魚的手:"我就知道沉魚夫人的心地是最好的了,好,那明日何時出發啊?"

"放心,等到明日出發時,我會來叫姑娘的."

這時,一下人早就等候在門外:"四夫人,藥方那邊出了點事,漠管家讓您過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沉魚應著,只能跟蘇靈芸囑咐了兩句,便跟著下人往藥房的方向去了.

蘇靈芸眼看事情有點眉目了,得意地打了一個響指,這"噠"地一響,倒是將溫子然招了過來.

他靠在門框邊,雙手插在寬大的衣袖中,有點無辜:"恭喜芸兒,目的終于達成了."

"那是,某些人除了吃了就是睡,我也只好女兒當自強了."剛才做的動作有點大,蘇靈芸有點吃痛地一瘸一拐的坐到了床榻上.

溫子然並沒有還嘴,反而臉上有點陰晴不定:"這件事,恐怕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蘇靈芸不屑地"切"一聲,溫子然現在說出這番話,有點馬後炮的意思:"就這麼簡單,等到明日我見到三夫人,一切就都明了了,女人都是有第六感的,我想凶手就是那個三夫人無疑了,你就在家等我凱旋的好消息吧."

蘇靈芸信心滿滿,卻讓溫子然有點擔心,可是事實並未塵埃落定,他也不好說什麼,只能任由蘇靈芸去做,或許,這也是盡快引出凶手的方式之一.

明日,天還剛蒙蒙亮,蘇靈芸就被沉魚叫了起來,由于昨晚太過興奮,直到半夜她才睡著,可是才不過一兩個時辰,她哪里能睡醒,只能頂著兩個熊貓眼和打了一路的哈欠跟著沉魚和三夫人上了馬車.

馬車顛簸,讓蘇靈芸耷拉著的腦袋四處碰壁,看她的睡相,引來了坐在對面的三夫人一臉的鄙夷.

還是沉魚好心,讓蘇靈芸的腦袋枕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手小心翼翼地護住她.

直到到了廟里,蘇靈芸才迷迷糊糊地起來,跟著她們進廟里上香,一進廟門,撲面而來的濃厚香火味,就把蘇靈芸潛意識的瞌睡蟲全部都趕走了.

上香的規矩很多,真是做大戶人家的小妾就是不容易,連跪帶念的,還要抽簽,捐助不少的香火錢.

蘇靈芸就在門外也不能進去,百無聊賴地她仰頭便看到旁邊有一顆系滿紅絲帶的大樹,她隨便看了看垂下的絲帶,便看到多是祈求平安的字樣.

果然,這廟還是跟月老廟不一樣啊.

"靈芸姑娘,也想求一掛嗎?"漠塵不知從來冒出來,站在身後驀然一句話,就差點將蘇靈芸的小心髒給嚇的跳出來.

蘇靈芸平複心情,哼了一聲,有點不屑:"我從來不信這個,我相信這世間有許多的事,只要通過努力就可以得到,這可比天天燒香拜佛管用的多."

漠塵側目看著身旁的女子,這番話,他從未從哪個女子的口中聽過,心里不禁佩服.

蘇靈芸見漠塵一直在看自己,有點不適應,下意識地摸摸臉:"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有"漠塵轉眸看向眼前的樹枝,清風拂過,絲帶飄起:"我只是很佩服姑娘會有這樣的想法,姑娘說的對,這世間有些事,只有通過努力才能得到."

這話說的深沉,蘇靈芸感覺有點不對,可是又說不出哪里不對,剛剛想開口,卻被身後走來的沉魚給叫住了:"靈芸姑娘,廟主讓我們先去後院的房間中休息一下."

"哦"蘇靈芸應聲,繼而對漠塵道了別,便跟隨沉魚和三夫人的背影走去.

漠塵墨黑的眸子緩緩眯起,衣袖下的手漸漸握起,掌心的布絹一角卻露了出來,那個圖案,明顯是青幫的標志.

廟主為三位女客安排了雅致的小屋,以作休息.

三夫人和沉魚一進到屋內,便緘口不言很是沉默,倒是蘇靈芸沒有那麼多的規矩,她本來早飯就沒有吃,到現在有點饑腸轆轆了,正好看到桌上擺著一些糕點水果,便很是不客氣地拿起大口大口地吃著.

動靜很大,三夫人微閉的眼睛睜開,斜瞥了一眼狼吞虎咽的蘇靈芸,冷言冷語道:"究竟不是從大戶人家出來的姑娘,坐沒坐相,吃沒吃相,成何體統?"

蘇靈芸將滿滿一口地東西咽下,反駁著:"喂,我說吃東西還要有什麼吃相,反正吃下去的總歸要拉出來,要那麼多規矩干什麼?"

三夫人早就見識過蘇靈芸的伶牙俐齒,她倒是不甘示弱,可是她剛想張開嘴,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動不了了,漸漸地,像是被凍住一樣,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動了.

出現異樣的不光是三夫人,還有沉魚,整個屋子只有蘇靈芸沒有察覺出什麼,大吃大喝地弄得滿盤狼藉,她還不知道危險就在咫尺之間.

上篇:035 用唇渡藥    下篇:037 三夫人被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