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5 用唇渡藥   
  
035 用唇渡藥

溫子然眉頭一挑,一只手扭過蘇靈芸轉過來的腦袋,一只手將勺子交到她的手心,順勢從鍋里舀出一勺熱氣騰騰的粥到百姓的碗中.

這個姿勢及其曖昧,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像是溫子然從身後擁住了蘇靈芸,他的呼吸就呵在耳邊,暖暖的.

"芸兒,別耽誤施粥."

蘇靈芸眼睛驀然睜大,每一次與溫子然近距離接觸,她都感覺這個身體不再是自己的了,好像渾身上下通上了電,酥酥的麻麻的,柔若無骨地只想靠他再緊一點.

他們就這樣鬼使神差地保持這個姿勢布完了所有的粥,這時,溫子然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蘇靈芸一步的距離,卻突然看到有點呆滯的蘇靈芸小臉已經變得通紅,溫子然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新奇:"芸兒,你的臉怎麼紅成這樣?是不是發燒了?"

他下意識地伸手准備一探,蘇靈芸像是從噩夢中驚醒,猛然向後一跳:"你離我遠一點,我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溫子然的手僵在半空中,眨了眨眼睛,嘴角一翹,發出的聲音魅惑至極:"哦,我的芸兒是害羞了."

蘇靈芸不安地咽了好幾口口水,支支吾吾地反駁道:"誰害羞了,我又什麼好害羞的,你才害羞呢,你們全家都害羞."

"對,我們全家,不就包括你嘛."

溫子然舉一反三把蘇靈芸的嘴巴堵得牢牢的.

一旁的沉魚吩咐下人收拾攤子,而後便走到正在拌嘴的他們身側:"溫神醫,你怎麼有空來府外幫忙施粥?我聽靈芸姑娘說……"

"那個沉魚夫人,這個鍋是不是需要我搬啊,要不我也去幫忙搬回廚房好了."蘇靈芸為了打斷沉魚接下來的話,忙搬起了旁邊那個沉重的鍋,或許是太心急了,根本就沒有估量出這個鍋的重量,手臂一抖,鐵鍋就瞬間從她的手心滑落.

鍋內還有一點熱粥,掉落時頓時全部傾灑了出來!

溫子然眼疾手快地一撈蘇靈芸的腰肢,及時閃開了大部分的熱粥,可是右小腿上還是被濺濕了一片,滾燙的感覺直沖腦門,蘇靈芸疼的呲牙咧嘴的.

溫子然一眼就看出,小腿的內側恐怕已經燙出一個不小的水泡,心疼瞬間湧上,蹙緊了眉頭.

"當"一聲脆響,鍋可憐巴巴地伏趴在地上.

沉魚一驚,趕忙想上前:"靈芸姑娘,你怎麼樣?"視線向下,濕漉漉米粒黏在裙角,看蘇靈芸疼的直翻白眼的樣子,顯然是燙起了泡.

沉魚招呼過下人,想幫一下她,幫她抬回屋子,可是轉頭的功夫,溫子然已經將蘇靈芸打橫抱起,徑直往府內走去,將所有人都晾在了原地.

白衣飄然而去,沉魚臉色的緊張慢慢舒緩,轉而替代的是一種惆悵,曾幾何時,她也有蘇靈芸那般的冒冒失失,而他那時也陪在她身邊,可惜,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去了.

溫子然將蘇靈芸緊箍在懷中,直到到了房間內,將她小心翼翼地平放在床榻上,緊皺的眉頭才有了一刻的松緩.

蘇靈芸疼的直吸冷氣,小手不安分地想要掀開裙子的衣角,卻被拿著燙傷藥的溫子然給制止了,他握緊了她的手腕,沒有半絲的通融:"我是大夫,我給你上藥比較穩妥."

他的動作輕柔,將蘇靈芸的褲腳挽起,潔白的腳踝,白皙的小腿一一暴露在空氣之中,諾大的水泡如一根刺,讓人眼前一痛,溫子然歎了一口氣,一邊用燙傷藥輕輕地塗抹在水泡的周圍一邊道:"芸兒,你什麼時候才能謹慎做事,什麼時候才能不讓別人為你擔心?"

蘇靈芸一撇嘴:"誰要你為我擔心啊,我明明就自己可以,我又沒要你救我."

溫子然抬眸涼涼地看著她,眼眸中又是氣憤又是心疼,不禁加重了力道,瞬間讓蘇靈芸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你還說,如果不是我及時救你,現在你恐怕渾身上下都起滿了水泡,要是不好好處理留下了疤,以後我不是很吃虧."

這句話說的,好像她嫁給他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嫁給你,我還甯願毀容比較好."蘇靈芸怕他報複,側過頭小聲嘟囔著.

溫子然就是不用聽,也知道蘇靈芸的小嘴巴里說的是什麼,看在她是病人的情況下,就不計較了.

不出一會,溫子然就給她上好了藥,他起身從衣櫥中拿出一身乾淨的衣服交到她手中,囑咐道:"換身乾淨的衣服,今天盡量別下地了."

蘇靈芸捏緊了懷中的衣服,本來還想下午去調查一下三夫人,現在倒好,凶手沒有抓到還落下一傷,可是死心卻不改:"喂,那我什麼時候能下地啊?"

溫子然驀然湊近,狹長的眸子一眯打探著:"芸兒,你又想出什麼幺蛾子?"

"明知故問,我當然是要抓到那個蠱蟲的主人呐,這樣才能早日拿到解藥去救病哥哥."

滿嘴都是宋伯陵!

溫子然好看的臉一僵,並沒有繼續順著蘇靈芸的話往下說,反而說了一莫名其妙的話:"張開嘴."

"啊?"蘇靈芸眉頭一挑,自己傷的是腿又不是嘴,為什幺聽他的話要張嘴,難道他又想出什麼壞主意了?

蘇靈芸雙手緊緊捂住了嘴巴,用力地搖了搖頭.

她瞪圓的眼睛,圓圓的腦袋,在溫子然眼中可愛至極,他驀然低眸一笑,從衣袖中拿出一顆藥丸在她面前晃了晃:"乖,把這藥吃了."

這藥黑漆漆的,一看就不是好藥.

蘇靈芸白了他一眼,索性別過頭連看都不看他了.

溫子然嘴角彎起一抹邪魅,點頭道:"好,你既然不吃,那你可就不能怪我用一些極端的方式讓你吞下去了."

話音剛落,他將藥丸放進了自己的口中,瞬間他的臉陡然放大,手腕一陣抽疼,已經被剝離開嘴巴的位置,接著冷氣還未湧進就被一溫軟結結實實地給堵住了.

蘇靈芸這次瞪大了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雙含笑的狡黠眸子,他靈活的舌頭將那顆珠圓玉潤的藥丸順勢推進了她的口中,蘇靈芸眉頭一皺,想要吐出來,可是溫子然的強勢已經打消了這種可能.

"咕噔"

藥丸已經被她咽了下去.

蘇靈芸眉頭一蹙,這個溫子然又在借機占自己的便宜,既然已經吃虧了,就不能讓他順心的離開,她順勢也張嘴吻住了溫子然即將離開的唇.

她感受的到,溫子然的錯愕,嘴唇輕顫到失去了溫度.

這次換蘇靈芸得逞一笑,牙齒狠下往下一咬,血腥的味道驀然充滿整個口腔,溫子然眉頭一擰,他顯然沒有想到蘇靈芸會想出這招,他掙開蘇靈芸的唇,起身用手擦著冒血的雙唇,看著坐在床榻上得意洋洋的蘇靈芸:"你瘋了,干什麼咬我?"

蘇靈芸丁香小舌一舔沾在唇上的血,淡淡的血腥味,竟環繞著桃花的香味.

"誰叫你占我便宜,我算是明白了,你這種人不給你點教訓,你還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蘇靈芸一掐腰理直氣壯地准備將這個色狼罵一頓,可是突然想起自己吞下的藥丸,有點忌憚:"喂,我問你,你給我吃的是什麼藥啊?"

這下換做溫子然的腰杆直了起來:"你想知道啊?"

看他一臉壞笑,蘇靈芸心里直打鼓,下意識地想要摳出來,可是溫子然的聲音在腦袋頂上盤旋:"沒用的,這藥丸一旦到了你的肚子里,就已經融化了,吐是吐不出來的."

蘇靈芸一甩頭發,惡狠狠地瞪著他:"說!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藥?"

溫子然眼睛一眯,靠近在她的耳側,輕聲柔語地呵了一口氣:"催情."

什麼?!

蘇靈芸張大的嘴巴久久閉不上,她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指著溫子然,聲音有點膽顫:"你你你,溫子然,你怎麼這麼下流啊!剛才好心擦藥原來都是障眼法,你真正的目的不會……"

蘇靈芸連連後退,捂緊了衣領鑽到了床榻的一角,時刻與溫子然保持著距離,她可是在現代寫過女主角在夜店被下藥差點被玷汙的情節,當時寫的挺爽,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也會在古代遇上這種事情?!

她覺得不安全,順手拿起什麼枕頭被子之類的就要往溫子然的身上去砸,可是溫子然毫不費力氣地就一一接住:"芸兒,反正你早晚都是要嫁給我,這種事早點晚點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閉嘴!你離我遠一點!"蘇靈芸縮著身子,緊張地斥著他.

溫子然不僅不聽她的話反而更往前面走了一步,這個傻丫頭,若是真是催情藥,現在她早就已經**焚身了,還會這樣跟男人保持距離嗎?明明是防毒的聖藥,現在卻被說的如此不堪,看來這好心又要被當做驢肝肺了.

溫子然輕歎一聲,准備好好的戲弄她一番,可是偏偏不巧,房門傳來輕輕地叩門聲.

是誰這麼不長眼識?!偏偏挑這個時候來!

上篇:034 打抱不平的野丫頭    下篇:036 被人劫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