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4 打抱不平的野丫頭   
  
034 打抱不平的野丫頭

沉魚被她們夾在中間,左右不是,氣氛漸漸變得緊張了許多,沉魚只能後退一步:"姑娘,你怕是誤會了,我和姐姐只是在說些事情,沒有吵架."

蘇靈芸見一旁的沉魚臉上寫滿了求和二字,這古代的女人都是這樣軟弱嗎?就算是被別人欺負到頭上,也要硬生生吞下這口氣,蘇靈芸一時氣不過,給沉魚撐腰道:"你不要怕,剛才發生的一切我都看見了,她明明要打你,你不還手就算了,哪怕躲上一躲呢,我要是不出來,你是不是就打算挨上這一巴掌就算了?"

"大家都是姐妹,犯不著這樣."沉魚的聲音柔和帶有一絲的委屈.

三夫人聽到這句話,冷笑一聲:"沉魚,你可真能裝,平時就在盟主的面前裝,現在還在外人面前賣弄可憐,你要是不去做戲子都瞎了你這演技."

"你說什麼?你打別人還有理了怎麼著,我告訴你,我可不是你們古代人,沒有那種委曲求全的毛病,我做人講究的原則就是有怨抱怨有仇報仇."蘇靈芸擼了擼袖子,就要好好地教訓一下這個飛揚跋扈的三夫人.

"你,你要干什麼?我們這里可是七煞盟,我是堂堂盟主的三夫人,你要是敢對我怎樣,你信不信我要你進的來出不去."三夫人從來就沒有見過蘇靈芸這麼野蠻的丫頭,心里也有點膽顫,只能不斷後退,用言語威懾.

"好啊,你最好把你們七煞盟里最厲害的叫出來,我倒是看看到底是誰比較厲害!"

蘇靈芸也不甘示弱,咄咄逼人.

"好,好,沉魚有你的,這賬我們往後一起算."三夫人見情勢不妙,慌忙扔下這句不痛不癢的狠話,落荒而去.

蘇靈芸不屑"切"了一聲,轉身看向滿臉擔憂的沉魚,安慰道:"沉魚夫人,她被我嚇跑了,你記住,以後要是她再敢來欺負你,你就找我,看我不把她教訓的滿臉桃花開."

沉魚被剛才劍拔弩張的情勢給嚇得不輕,心里一直有一根弦緊繃著,生怕她們真打起來:"姑娘,剛剛謝謝你了,其實姐姐也沒有惡意的,她也過的不容易."

沉魚輕歎一聲,拿起桌邊的扇子,重新坐回了藥廬旁,繼續熬制著發苦的藥水,臉色複雜難測.

其實,她們剛才的談話,蘇靈芸在牆角聽的清清楚楚的,看來這諾大的七煞盟還真是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存在,這樣說來,溫子然猜測的就沒錯,沈盟主的蠱毒果然是盟內人陷害的.

本來在來之前還有三分懷疑沉魚,現在看來,倒是那個口口聲聲不希望沈盟主醒來的三夫人嫌疑更大.

"對了,光顧著給盟主煎藥了,都忘記問姑娘的名字了."沉魚驀然的一句打斷了蘇靈芸的沉思.

"哦,我叫蘇靈芸,夫人你叫我靈芸就好了."蘇靈芸學著古代人的樣子,笑不露齒.

"蘇靈芸,靈芸,很好聽的名字呢,靈氣十足,看姑娘跟神醫在一起,莫非也是若水山莊的人嗎?"

蘇靈芸連連搖頭,她可不想跟溫子然扯上一毛錢的關系:"不不,夫人你這次說錯了,我跟那個溫子然一點關系都沒有,只是我想要七煞的解藥救我朋友性命,所以才一同同行的."

"哦"沉魚若有所思地輕聲道:"我還以為靈芸姑娘和溫神醫是一對夫妻呢."

夫妻?!

這沉魚夫人的眼睛也不太好吧,從哪里能看出她和溫子然有夫妻相啊,就是有相似的地方,也是冤家相.

"夫人,您是真的看錯了,我一野丫頭哪里能配的上'仁心仁德’的溫神醫啊."蘇靈芸故意在仁心仁德這四個字上加重了力道,這四個字說出來都違背良心.

"是嗎?靈芸姑娘很是有俠義之心,跟盟主的性子倒是有幾份相似,不過,我看溫神醫倒是對姑娘有點意思呢."沉魚莞爾一笑,小心翼翼地提醒著.

他對本姑娘有意思?!

就是有意思,那也都是滿滿的色心!

沉魚見蘇靈芸也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繃緊了臉,一個勁的翻白眼,就重新看向快要熬好的湯藥上,輕歎著:"有些感情在發生的時候一定要珍惜,一定要牢牢的抓住對方,否則錯過了那個時機,倆人就是再在一起,也變了味道."

蘇靈芸一怔,不知道為什麼從這番話中聽出了無盡的酸楚和哀切,像是親身經曆過一般,難道沉魚和沈步崖……

蘇靈芸剛想問下去,可是沉魚卻起身拿起抹布,小心翼翼地將煮開的湯藥從火爐上拿下,倒在玉碗當中,絲毫不給蘇靈芸任何插話的機會.

"沉魚夫人……"

"會好的,等盟主的病痊愈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沉魚將玉碗放到托盤當中:"靈芸姑娘,我要去給盟主喂藥了,你……"

"哦哦,我我……"蘇靈芸兩手空擺著,掩飾著尷尬,也不知道說了多少個我,就是沒有下文.

沉魚垂下眸子,潛意識里已經知道她想的是什麼了,淺笑道:"想必是靈芸姑娘還對這七煞盟不熟悉,覺得煩悶,這樣吧,要是不嫌棄,就跟我去盟主的房間,正好喂完藥,要去府外施粥,缺點人手,不知靈芸姑娘……"

"沒問題,沒問題,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幫助別人了."蘇靈芸連連點頭,同意了下來.

她就跟著沉魚先去了沈步崖的房間,滿屋子的藥味撲面而來,雖然是第二次來這里了,可是蘇靈芸還是有點不適應,她捂著鼻子退出了房間:"我在屋外等你就是了,這屋里的味道,我還是聞不太慣."

沉魚也沒有勉強蘇靈芸,簡單回了個"好"就進去了.

房門一關上,蘇靈芸緊捂的手才放了下來,長長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環視四周,古典園林似的景色,細細看去跟自己去蘇州園林一模一樣的風格,可是,目光不經意間掃到了院子的一角,一抹熟悉的身影落到了她的眼中.

她怎麼在這里?

好奇心一下子就湧了上來,腳步就不停使喚地跟了過去,可是走近了才發現,角落中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影,除了假山石頭就是花花草草.

蘇靈芸眉頭一挑,奇怪,剛才那個背對著自己的身影明明就像是城南的,怎麼一走近就不見了呢?

"靈芸姑娘!"沉魚的聲音在院內響起,也容不得蘇靈芸細細想去,便轉身應了一聲,跑了過去.

假山之上,白衣勝雪的溫子然向下俯看著蘇靈芸和沉魚離去的背影,若不是城南在身後,他恐怕就要情不自禁地繼續陷進去.

"公子,對不起,我……"城南一臉歉意低下了頭.

溫子然側目,聲音平靜的異常:"城南,不是讓你待在若水山莊嗎?"

"城南不放心公子,所以自作主張就跟過來了,沒有想到被靈芸姑娘差點發現了."

城南的功力深厚,一般人是發覺不了,可是蘇靈芸畢竟是凰族的靈女,通靈的能力很強,能被發現也不足為奇,溫子然並沒有生城南的氣:"我這里一切正常,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先回去吧."

"公子,城南這次來,其實還有別的事情……"

溫子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城南說話也開始賣起了關子,他轉身正對著她,眼眸中泛起複雜的情緒,許久才道了一個字"講".

城南從衣袖中拿出一手帕交予到了溫子然的手心,隨著溫子然的打開,緩緩道:"公子這次到七煞盟,恐有危險,所以還請公子服下這粒丹藥,以防萬一."

潔白的手帕上的丹藥,正是防毒入侵的聖藥.

溫子然的視線從丹藥移到了城南的臉上,城南城北是自小跟隨在溫子然身邊的,她們的心思,溫子然是最清楚不過了.

他將丹藥收起,臉色並沒有多少的緩和:"城南,這藥我先收下了,不過如果再有下次,你應該懂得我的脾氣,不該動的心思最好別動,連有都不可以."

城南怔怔地看著溫子然說出這番話的決絕,心徹底涼到冰點,渾身上下如同處在冰窟窿里一般,她知道她與溫子然之間的差距,不光是主仆關系,所以她從來不奢望,可是……

城南的臉變得煞白,再次抬眸時,眼前哪里還有人?

七煞盟的府門外,沉魚已經吩咐下人支好了施粥的攤子,窮苦的乞丐百姓早早就拿著碗,排起了長隊,沉魚和蘇靈芸一人掌一勺,將鍋中的熱粥舀到百姓的碗中.

看著百姓捧著熱粥喝的開開心心,蘇靈芸心里也變得暖暖的,她側眸看著溫和的沉魚,上天雖然賜給了她這樣的樣貌,但是卻給了她菩薩一樣的心腸,沈步崖能娶到這樣的夫人,也算是幸福美滿了.

蘇靈芸想的有點出神,面前端著碗等了許久的乞丐有點不樂意了,這時,不知道從哪里伸來的手接過蘇靈芸的大勺,舀給了乞丐.

蘇靈芸側身一看,目光正好跟含笑的視線撞在一起,她臉色一變疑惑道:"溫子然,你怎麼在這?"

上篇:033 宅內暗斗    下篇:035 用唇渡藥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