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3 宅內暗斗   
  
033 宅內暗斗

蘇靈芸眼眸中透出的祈盼,一絲一毫全都落在溫子然的眼中,他怔怔地看著她,看著想要他說出"是"這個字的她.

"芸兒,如果現在那個躺在床榻上的人是我,你會不會也像這樣想盡辦法為我尋藥?"

溫子然說出這番話的神情有點落寞,完全不像是往日風流公子的做派.

蘇靈芸垂下眸子,這個問題她沒有想過,她驀然打了一個哈哈:"溫子然,這話虧你還說的出口,你可是中原大陸最厲害的神醫,你要是自己都治不了自己的病,我一個小女子能有什麼辦法?"

這話暗里的意思就是不救,溫子然嘴角扯起一抹苦笑,也是,既然他在她心里是那麼的不堪,那她何必為了一個不堪的人而費勁心思?他聲音有點無奈:"芸兒,我只是假設罷了,你說的對,只要找出控制蠱蟲的人,沈步崖自然就有救了."

"好,那我就分析一下,這七煞盟上下都是用毒高手,所以應該不會是外人尋仇的,那十有**就是內部有人暗害."蘇靈芸摸著下巴沉思著,驀然食指敲了一下腦門:"那就從沈盟主最親近的人開始查起,那個三夫人還有沉魚就是目標."

她自顧自地下了決心,也沒有跟溫子然商量一下,就急火火地跑了出去.

藥房.

漠塵按照溫子然寫的單子,一一稱好藥材放入紙中備用:"四夫人,藥已經准備了."

沉魚剛剛將藥罐放在爐上,轉身接過漠塵手中的藥材囑咐道:"這里交給我,你先下去吧."

每次給沈步崖請來的各方大夫,寫的藥方都是由沉魚親自煎藥熬制,這件事,她從不交給下人來做.

漠塵微微頷首,還未退出藥房,就聽到有腳步聲停駐在門口,漠塵抬眸看去,原來是剛剛在院中趾高氣傲的三夫人.

漠塵還未開口,三夫人就沖他揚了揚手:"我要和妹妹說些話,你先走吧."

漠塵有點擔憂得回頭看了看沉魚,而後退了出去,卻不巧沒有離開藥房幾步,拐彎處就差點和迎面而來的蘇靈芸撞個滿懷.

"姑娘,你……"

"噓"蘇靈芸伸手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示意漠塵別出聲,她見四下無人,伸手拉過漠塵到了一個角落里.

"姑娘,你怎麼來藥房這邊了?神醫呢?"

蘇靈芸眼珠子一轉,哈哈一笑摸了摸後腦勺:"你說溫子然,他累了,正睡覺休息呢,我就是太悶了,所以出來隨便走走,你剛才說什麼,這里就是藥房啊?"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對啊,姑娘如果覺得煩悶,倒是可以去花園轉一轉,這里四夫人是不讓除了七煞盟之外的人靠近的."漠塵壓低聲音好心地提醒.

不讓七煞盟之外的人靠近,那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難不成那個沉魚還真有秘密,說不定……

"姑娘,姑娘"漠塵幾聲急喚,將蘇靈芸從沉思中拉了回來.

"啊"她一怔,不行得想個辦法蒙混過去"哎喲,哎喲喲"她立刻雙手捂住肚子,臉上呈現出痛苦之色.

"姑娘,你怎麼了?"

"我突然肚子好痛,不知道是不是吃壞了什麼東西,我得找個地方方便一下,那個漠管家,最近的茅廁在哪里啊?"

漠塵往旁邊一指,蘇靈芸連頭也不抬,捂著肚子身子彎成一個蝦米就急匆匆地一溜煙跑了過去.

漠塵站在原地,空蕩蕩的長廊,清風吹起他鬢角的墨發紛飛,他癡癡往藥房的方向看了一眼,許久才轉身離去,背影堅毅卻落寞異常.

蘇靈芸貓著身子蹲在牆角等了一會,確定漠塵沒有跟過來,才直起身子往先前的藥房方向溜邊走去,這一路,無論是丫鬟還是下人,通通沒有影子,看來這沈盟主的兩位夫人還真是治家嚴明.

胡思亂想間,她剛好走到藥房,靠近窗戶下,就聽到有人對話,聽這聲音,應該是三夫人和沉魚的無疑,這樣也好,省的跑第二趟了.

她貼著牆角,豎起了耳朵.

"妹妹,盟主現在變成了這副樣子,我們姐妹就更應該站在一條戰線上,千萬不能讓七煞盟里那些對盟主之位垂涎三尺的人,趁機鑽了空子."

沉魚一邊將藥材倒進滾沸的熱水中,邊點頭同意道:"對,姐姐說的是,如今若水山莊的神醫已經開了方子,想必十天之內盟主的病就會痊愈了."

三夫人顯然沒有想到,這令所有大夫都棘手的怪疾,竟在短短一時辰內就讓溫子然開出了良方,她望著藥罐中翻騰的藥材,腦海中卻浮現出沈步崖威風凜凜的樣子,她眉頭一蹙,壓低聲音道:"妹妹,你進門多長時間了?"

沉魚望著爐中跳耀的火焰,映在眸中明明滅滅,她面無表情地僵硬回道:"三個月有余了吧."

"三個月了,原來已經過去三個月了."三夫人默默地念叨著,嘴角時不時扯出一個無力的笑意:"沉魚,一開始我並不知道盟主為什麼要娶你這個丑八怪放在房里,不過,當我看到你的背影的時候,我突然就明白了盟主的用意."

沉魚扇爐火的扇子,停止了一下,回應的聲音沒有起伏,也聽不出情緒:"哦,姐姐既然知道,那能否告知妹妹我呢?"

三夫人驀然一笑,卻並沒有直接告訴沉魚緣由,而是將話茬扯得更遠:"妹妹,你應該知道在你我之前,還存在著大夫人和二夫人吧?"

"是妹妹福薄,進來之時,就聽說大夫人在池邊散步之時不小心滑落,溺水而亡,而二夫人是在坐馬車回娘家時,馬兒受驚,跌落懸崖."

"是啊,她們不過才進七煞盟一年的時間,就通通都死了,而我就在這個月底,也滿了進門一年之期."三夫人癡笑地說著,這話中中竟透出些許的涼意.

沉魚抬眸望向目光呆滯的三夫人:"姐姐多慮了,前兩位姐姐不過是意外而已."

"意外,真的是意外嗎?"三夫人搖了搖頭,眼睛驀然睜大,死死地盯著沉魚:"你知道嗎?你的背影像極了她,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沈步崖才娶了你,否則就憑你的長相,你就是爬也爬不進七煞盟的大門."

"她?!"沉魚眉頭一擰,眉間似是疑惑也存有一絲的慍怒.

"對,她,就是她,她就掛在沈步崖的書房暗室里,那次我不小心走了進去,被沈步崖發現了,他用那樣的眼神足足盯了我有半盞茶的功夫,我永遠都忘不了那個眼睛,還有那個畫像上的女子."

"畫像上的女子是誰?"沉魚驀然起身追問著.

三夫人呵呵一笑,似癲似狂,雙手搭在沉魚的肩膀上:"後來我去細細打聽了一番,那個女人好像才是沈步崖的第一任妻子,她叫水憐衣,不過已經死了,是沈步崖逼死了她,所以現在沈步崖也在逼死我們."

沉魚聽後,臉上的表情陰沉,不知道是知道真相後的接受不了還是震驚三夫人所說的一切.

"沉魚,你以為你進了七煞盟,做了四夫人就可以擺脫了從前那種貧苦,可是你卻不知道,你已經離死不遠了."

沉魚聽不得三夫人這些瘋癲的話語,她恢複到平靜,伸手打開她雙手的鉗制,冷靜地坐回到凳子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扇著爐火:"三夫人,你我同是盟主的妾室,不能在盟主背後說三道四的,今日的話,我就權當做沒有聽見,你回去吧."

沉魚下了冷冰冰的逐客令,可是三夫人卻不甘心地握住她的手腕,眼神變得惡狠狠:"沉魚,我已經告訴你了,沈步崖不愛你,你何必做這些無用功,來救一個喪心病狂的殺人魔呢?"

"盟主不是你口中說的那樣,他是整個唐國最有仁義之心的俠士,他手下的七煞盟從來不敢欺壓百姓之事,再說,如果不是盟主,恐怕沉魚我早就餓死在街頭了."

三夫人從沉魚的眼中看到了當初自己的執拗,她垂下眸子連連點頭後退:"好好好,你就繼續煎你的藥,沈步崖不會醒過來的,他若是醒過來了,那下一個死的人就是我,我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盟主對我恩重如山,我也不會讓他人做出對盟主不利的事情來."

平日里,三夫人在盟內橫行霸道的,沉魚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可是如今,聽她要對沈步崖不利,她當然不能放任不管.

"你!"三夫人氣急,驀然伸出手,揮向沉魚……

沉魚閉上眼睛,但是想象中的抽疼沒有如期而來,當她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看到蘇靈芸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及時擋住了三夫人落下的手.

"三夫人,你當才在打罵下人,我也就忍了,可是你連沉魚夫人都不放過,你也太過分了吧."

三夫人眼睛瞪得圓圓的,這整個七煞盟還沒有能教訓她的人出現,這個黃毛丫頭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上篇:032 蠱蟲    下篇:034 打抱不平的野丫頭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