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2 蠱蟲   
  
032 蠱蟲

沉魚一怔,對于溫子然的問題有點沒有反應過來:"神醫,您……您說什麼?"

溫子然偷然一笑,伸手輕輕示意沉魚靠近過來一點,衣袖遮住,再而悄然道:"在下說的,閨房之樂."

這四個字就是傻子也聽懂了,沉魚的臉頰微微紅起,一時間支支吾吾半天也沒有說出半個字.

"夫人,我是大夫,但說無妨的."

沉魚目光別開,看向別處嗓子眼里冒出兩個字:"還行."

溫子然向後微微傾身,臉色有點複雜,像是明白又像是不明白,他起身離開床榻,同沉魚從幔帳中走出.

蘇靈芸見沉魚的臉紅的像是蘋果,羞澀異常,她走到溫子然的身側沒好氣地詢問:"行啊,溫子然,對有婦之夫都不放過啊."

溫子然雙眉一蹙,眉間似笑非笑:"你想什麼呢,哦,我明白了,我的芸兒是不是吃醋了?"

蘇靈芸白了一眼這個自大狂,側過身去,背對著他,不再開口.

沉魚吩咐丫鬟拿來了筆墨紙硯,親自鋪好,將硯磨好,恭敬道:"神醫,還煩您開出藥方,我好叫管家去抓藥."

溫子然點點頭,提筆便草草寫了三四味藥,交予到了沉魚手中.

沈步崖在得怪疾期間,沉魚就在藥方跟著四方的郎中大夫學習了不少,認得的藥材沒有五十也有一百了,可是溫子然寫的這幾味藥是藥房中最普通不過的,難道它們放在一起熬,會有奇效?

溫子然見沉魚有點猶豫,便開口:"夫人,可是對在下的藥方有異議嗎?"

沉魚知道整個中原大陸若是溫子然的醫術排行第二,就沒有人敢排在第一,她也只能笑著搖搖頭:"沒有,我這就去熬制."

"夫人對沈盟主還真是情深意切,在下真是好生羨慕,能得如此貼心人在身側,那可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了."溫子然說這番話時,正好與蘇靈芸投來鄙夷的目光相對.

沉魚看得出,溫子然與身旁的蘇靈芸關系匪淺,便頷首一笑打趣道:"神醫不必羨慕,緣分到時,佳人必在身旁."

蘇靈芸冷笑一聲,往沉魚的身邊挪了兩步,故意和溫子然拉遠了距離:"夫人,你別誤會,我和這個偽君子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芸兒,你怎麼能這樣說,你忘記昨天晚上在客棧……"

"閉嘴!"蘇靈芸一看溫子然要說漏嘴,聲音立刻提高了一倍制止,明明那麼丟臉的事情,他還恨不得滿世界的宣傳,蘇靈芸有時真想扒開他的腦子,看看里面到底裝著些什麼,肯定是滿滿的過期豆腐腦.

沉魚在一側,看他們斗嘴,像是冤家一樣,眼眸中飄過的一縷傷切瞬間就被掩蓋了過去:"不管怎樣,你們都是盟主的救命恩人,將來若是用的著沉魚的地方,沉魚一定極力所幫."

蘇靈芸一聽沉魚如此說,立刻就轉變了臉色大喜道:"沉魚夫人,這可是你說的,不瞞你說,我們這次來拜訪七煞盟,不光是為了要醫好沈盟主的病,還有一件事,煩擾你幫忙了."

"姑娘,盡可說就是了."

"那個,我的一個朋友他中了七煞的毒,這整個中原大陸只有你們七煞盟才有解藥,所以……"蘇靈芸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可是,一聽是要七煞的解藥,沉魚立刻變得為難了起來,默默許久才道出原委:"不是我不想幫姑娘的忙,實在是這七煞乃是七煞盟的鎮盟之寶,而解藥一向都是由盟主保管,也只有盟主一人知道解藥所藏之處,所以……"

"哦"蘇靈芸有點遺憾,雖然還有十幾天的剩余時間,但是早一天拿到解藥,她一直提著的心才能真正的放下.

氣氛有點僵,溫子然淡然笑著解圍:"沒關系,沈盟主的病在十天之內就會痊愈,倒時再向盟主提出請求也是來得及的."

"對,盟主是知恩圖報之人,我相信只要盟主醒了,姑娘的朋友就一定會有救的."

這件事也只能暫時這樣了.

沉魚道過別,細心吩咐丫鬟給溫子然和蘇靈芸安排最好的住處,就帶著管家往藥房的方向去了.

丫鬟帶著他們繞過長廊,穿過假山就到了另一所院子當中,這院子花花草草倒是別致的很,連院子的名字都起的雅致"紫薇院".

"神醫,姑娘,你們就在這里休息下吧."

這古代人建房子就是和現代人不一樣,按說這風格應該和北京的四合院差不多,可是明明都是紅磚綠瓦,但是這里卻多了一抹獨特的韻味.

蘇靈芸摸著下巴,細細的打量著,若是這樣好的院子放在當代,只要賣上一座,這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芸兒,你在想什麼?口水都流下來了."溫子然伸出手掌,穩穩地接在蘇靈芸的腦袋下方.

蘇靈芸一怔,下意識地用手去抹嘴角,結果哪里有口水,這個溫子然又在騙自己!

"你要死啊,你一天不說謊話,是不是就渾身難受啊?"

溫子然欣然一笑,聳了聳肩膀:"沒有,我說的是真的,我看你在那里望著房子傻笑,我怕你這樣下去,真的會流出口水,我明明是好心提醒."

"什麼都是你有理."蘇靈芸一擺手,轉身就找到了亭子,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翹起了二郎腿.

"芸兒,這七煞盟比我那若水山莊如何?"溫子然遠眺著遠方的景色,清風吹起他的白色衣角,他欣長的背影拉長,氣質翩翩.

蘇靈芸支著腦袋,想了想:"這氣派是氣派,但是總感覺還是沒有若水山莊那種閑云野鶴的悠閑感."

"那芸兒是喜歡若水山莊了?"溫子然狹長的眼睛一眯,心里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談不上喜歡,只能說相比之下,它就比較好."蘇靈芸自顧自地說著,全然不知道已經一步一步走進了溫子然提前給她挖好的陷阱里了.

"喏,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這次不是我逼你的,芸兒既然喜歡若水山莊,那就不妨留下,做個更佳悠閑的山莊夫人怎樣?"溫子然笑的沒皮沒臉,他倚靠在紅柱旁,殷切地等著她的回答.

可是換來的不過是,蘇靈芸想也不想地干脆拒絕:"不,你想都別想,等這次拿到解藥,救了病哥哥之後,我就會徹底離開你這個災星."

溫子然臉色一僵,聲音驟然降低到冰點:"離開我?難不成你要跟宋伯陵走?"

蘇靈芸其實並沒有那麼想,她起初只是計劃著去中原大陸搜集齊全凰族遺落的三塊布帛,好能許願望回家,可是如今出現了宋伯陵,蘇靈芸對于這個溫柔似水的男子,心底莫名就有了好感,其實跟他一起同行,也沒有什麼不好.

"對啊,病哥哥可比你靠譜多了."

溫子然很想告訴蘇靈芸,宋伯陵內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可是,迫于種種,他不能說,起碼現在他不能說.

他別過目光,眼眸中泛起一層又一層的醋意:"那你的如意算盤可是打錯了,宋伯陵的毒在這僅剩的十幾天內說不定還解不了."

"你說什麼?"蘇靈芸的心咯噔一下子:"什麼叫解不了,你不是說沈盟主的病在十天之內就能痊愈嗎?"她垂下眸子,忽的明白還有一種可能:"溫子然,你不會卑鄙到用救命的解藥來威脅我不能離開若水山莊吧?"

在她眼中,他始終都是那麼不堪的人.

那麼久的時間,她還是一點都不了解他.

溫子然眼眸中的失落一閃而過,取而代之地是強打的笑意:"芸兒,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是大夫又不是惡人,只是,沈步崖的病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蘇靈芸在看到藥方的時候,也奇怪,明明是中原大陸所有大夫都看不好的怪疾,難道就幾味簡單的藥就能治愈,果然這里面有蹊蹺.

"沈盟主,到底怎麼了?"

"沈步崖表面看起來無礙,其實在他心髒皮肉中藏有一只蠱蟲,這是導致他昏迷不醒的關鍵原因."

"你既然都看出來了,怎麼不跟沉魚說呢?還寫幾味沒用的藥材騙她?"

"這蠱蟲,我懷疑是七煞盟內部人下的,所以才沒有說出來."

蘇靈芸捂住了錯愕張大的嘴巴,眼珠子瞧向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壓低聲音:"溫子然,你不跟沉魚說,是不是懷疑是沉魚做的?"

溫子然雙手插在寬大的衣袖中,臉上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不知道,我只知道這蠱蟲是經過訓練的,它只聽主人的話,如果主人有個萬一,它就會立刻咬噬沈步崖的經脈,到那時,他就真的沒救了."

溫子然頓了頓,看著蘇靈芸有點緊張的神態,繼續道:"當然,你的病哥哥也就跟著沒救了."

"不行!病哥哥不能死!"蘇靈芸一拍石桌,站了起來,眼神篤定地看向溫子然,求證著:"是不是只要找到蠱蟲的主人,那沈盟主就有救了?"

上篇:031 貌丑心美的小妾    下篇:033 宅內暗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