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30 神秘斗篷人   
  
030 神秘斗篷人

蘇靈芸剛想開口問些什麼,可是溫子然卻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起來翻身躺在了床榻上,打了一個哈欠:"芸兒,我有點困了,先睡了,你也早點睡吧."

這房間里只有一張床,溫子然整個身體成大字型地完全霸占,蘇靈芸就是想睡也沒有地方了,她挪到床側,盯著溫子然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熟睡面容,用手指戳了戳:"喂,不懂得女士優先嗎?再說這里只有一張床,你讓我睡哪啊?"

"呼呼……"

輕微的鼾聲響起,溫子然用熟練的睡技無視著蘇靈芸的存在.

"你別給我裝睡,起來,起來!"蘇靈芸直接用腳伺候了,可是任她踹多少腳,溫子然依舊是昏睡不起.

蘇靈芸挽了挽袖子,好,我讓你裝睡,看看本姑娘的厲害!

她先後用了撓癢癢,沖著他的耳朵弄出很大的聲音,用煙熏他的鼻子,最後所有的小計倆都是一個結果,他繼續呼呼大睡,而蘇靈芸卻累的半死.

她倚坐在床榻邊,想著只能在地上應付一晚了,夜里微涼,蘇靈芸想要從床上拿一條被子,可是剛剛要伸手,溫子然像是提前有感應一樣,側身用腿將被子夾的緊緊的,她怎麼拽著被角都抽不出來.

蘇靈芸看著溫子然的死豬睡相,算是徹底無奈了,她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可是床上那位穩如泰山巋然不動.

累了,徹底累了,沒有一點力氣了.

蘇靈芸呼出一口氣,只能坐在床榻邊,慢慢地抬不起眼皮,也就蜷縮著睡過去了.

夜過三更,只聽得街邊巡夜的人敲更走過,時明時滅的燭火,在幽黑安靜的街巷,默默閃過.

蠟淚堆積,燭火已經燃盡,客棧屋內一片漆黑.

偶有像是老鼠細微的聲音在屋頂響過,其他房客趕了一天的路,就算是聽見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翻身繼續睡去了.

這細微的聲音從客棧屋頂的那頭漸漸向西移動,最終默默地停在了溫子然和蘇靈芸房間之上.

瓦片輕輕掀開,一雙墨黑的眸子向下俯看,只見床上躺著的溫子然側身在里面睡著,不曾睜眼,而倚坐在地的蘇靈芸整個身體蜷縮著,但是卻睡的很熟.

黑色的斗篷遮住他的容顏,他修長的手指間捏著兩根銀光閃閃的細針,詭譎翻湧的眼底深處映著他們兩人熟睡的面容,驀然,他指尖發力,銀針已然射出!

"噗"

只聽得輕微地異聲,許是光線太暗,斗篷人只能側身入屋,躡手躡腳地靠近床榻的位置.

銀針針尖含有劇毒,只要一碰皮膚,這人必死無疑.

他傾身用兩指微微靠近著蘇靈芸的鼻下,一呼一吸皆是正常,他臉色立刻驚愕,這銀針從來都是百發百中,如今怎麼?

斗篷人起身,恐的再夜長夢多,他霍然抬掌,既然這丫頭命大,一次躲過了奇毒七煞,二次又躲過致命之毒,現在看來只能直接結果了她的性命了.

掌心朝下,朝著蘇靈芸的天靈蓋猛然揮下!

可誰知,這掌還離蘇靈芸腦袋幾厘之處赫然停下,斗篷人視線上移,正好對上一雙含笑的眸子.

不好,被發現了!

斗篷人驀然撤掌,後退幾步壓低聲音道:"溫子然,你既然也沒有中毒?"

溫子然從床榻上悠然而下,整理了一下衣裳,不緊不慢回道:"終于等到你出手了,我可是等了一晚上."

斗篷人狹長的眼睛微眯,溫子然這人武功深藏不露,如今計劃已經失敗,也沒有必要再跟他周旋下去,斗篷人嘴角翹起,從懷中摸出一顆球,赫然往地上一砸,頓時濃煙飛起.

溫子然用衣袖遮住口鼻,他兩指並攏迅速在蘇靈芸的脖頸間點了一下,追了出去.

斗篷人的輕功在溫子然之下,不一會,就被溫子然搶先截住了去路.

溫子然負手而立站于屋簷之上,墨玉般的眸子此刻透出冷冽的寒光:"你到底是誰?蘇靈芸跟你有什麼仇恨,你為什麼要置她于死地?"

斗篷人自知無路可退,驀然仰頭一笑:"溫子然,你不覺得你的問題太多了嗎?"

"是嗎?可是你也知道,你現在已經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了."

斗篷人露出意味深長的目光:"溫子然,其實蘇靈芸對于你,也不過是提線木偶罷了,何必為了一個木偶,而大動干戈呢?"

溫子然很不想談這個話題,他微微歪頭試探道:"你手中有七煞,你可是七煞盟的人?"

"我是不是七煞盟的人,我自然不會告訴你,我們明人不說暗話,凰族秘術其中一塊布帛在我這里,只要你交出蘇靈芸,我可以將布帛給你."

斗篷人提出的條件的確很是誘人,溫子然驀然一笑,眉頭一挑,反問道:"什麼凰族秘術,什麼布帛?我聽都沒有聽說過."

"溫子然,到這個時候,你還裝什麼糊塗,蘇靈芸是凰族靈女,我不信你根本就不知道."斗篷人有點急了.

溫子然衣袖下的手漸漸握緊,原來這世上不止他一人知道凰族的秘密,恐怕青幫滅凰族,攻破霧靈山一事,已經被中原大陸的不少人知道了,那蘇靈芸的身份……

中原大陸那些野心勃勃的人,都想得到凰族秘術和靈女,可是這斗篷人顯然知道內情,那為什麼還要致蘇靈芸于死地?說不通.

"溫子然,你考慮的怎麼樣,這個交易對你可是有利無害."

溫子然抬眸,眼底顯現出些許的殺氣,這人今日若是放走了他,恐怕今後留有大禍.

他身形一閃,正要出手,可是眼前斗篷人身前忽的起了一層迷霧,瞬間讓溫子然撲了一個空,再次抬眸看去,這空蕩蕩的黑夜哪里還有人?

溫子然緩緩放下手,清風拂過,飄過一陣嗆人的煙味.

這斗篷人很是明顯被同伙給救走了,溫子然現在有點懷疑,他說的那些話,是在故意延長時間,讓同伴趕到解圍,還是他真的有交易的意思.

他的真實身份又是誰?

第二天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明晃晃地曬下,躺在地上的蘇靈芸擰緊了眉頭,只覺得陽光太耀眼,懶洋洋地抬起手背遮住光,才慢慢睜開眼睛,可是映入眼簾的不應該是新的一天美好的事物嗎?可為什麼現在她眼前有一張放大的俊臉.

蘇靈芸眉心微蹙,視線下移,才發現自己整個身體猶如被五花大綁,溫子然的四肢很是靈活地將她緊緊圈住,讓她根本就動彈不得.

這個溫子然不是躺在床上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還以這種不雅的姿勢吃了她一晚上的豆腐!

蘇靈芸盯著眼前還在熟睡的俊臉,已經忍無可忍,她的怒氣從丹田一路向上,最後用極大的河東獅吼沖著溫子然噴了他一臉的唾沫:"你給我起來!"

整個房間震了三震.

最後溫子然揉著惺忪睡眼,慢騰騰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屁股坐在床榻上,一個勁地打著哈欠,一副怨婦的模樣聽著蘇靈芸吃了槍藥一樣的嘮叨.

"溫子然,你到底長沒長心,昨天晚上你像是死豬一樣霸占著整張床,不讓我睡,現在大早上的,你又莫名其妙的跑到地上占本姑娘的便宜,你到底是幾個意思啊?你們古代人不是忌諱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嗎?現在怎樣,你要是沒本事就別開一間房啊,你若水山莊家大業大的,還出不起另一間上房的錢嗎?!"

溫子然眨了眨眼睛,絲毫沒有將蘇靈芸的抱怨聽進耳朵里,他縮了縮脖子,一臉無辜:"我睡覺的時候,身邊沒有抱著的東西,根本就睡不著."

"你睡不著,跟本姑娘有屁關系!"蘇靈芸忍不住爆粗.

溫子然看蘇靈芸是真的生氣,起身上前不要臉地拉住她的手,晃了兩三下,求原諒:"芸兒,這件事是我不對,你就別生氣了."

蘇靈芸嫌棄地一把打開他的手,索性轉身坐到凳子上生悶氣.

溫子然眼底的隱忍的笑意一閃而過,隨之代替的是裝傻充愣:"芸兒,這件事真是我錯了,為了彌補你,我決定現在馬上帶你去七煞盟要解藥,好回去救你的病哥哥."

這句話總算是說到了蘇靈芸的心里,她回頭有點難以置信:"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溫子然起身,簡單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裝,裝作要走的樣子,可是蘇靈芸似乎比他更急,直接伸手推搡著他督促道:"時間如金,趕快帶路吧."

趕鴨子上架,溫子然也只好帶著蘇靈芸出了客棧.

本來以為溫子然答應的那麼痛快,肯定路上出點什麼岔子,可是蘇靈芸好像有點多慮了,這一路上,溫子然出奇的安靜,一語不發,這反倒讓蘇靈芸有點不適應了.

又繞過了幾條街巷,一座赫然威武的大宅子出現在他們面前,梁上掛著的牌匾也寫著"七煞盟"這三個大字.

幾番波折,終于算是來到目的地了,蘇靈芸剛想松一口氣,抬眸間卻看到七煞盟的上空升起滾滾的濃煙.

上篇:029 溫子然,你也有今天    下篇:031 貌丑心美的小妾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