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9 溫子然,你也有今天   
  
029 溫子然,你也有今天

蘇靈芸的雙手緊緊鉗制住溫子然的手腕,讓他動彈不得,她弓著身子傾下,他們之間的距離也就不過一掌而已.

溫子然眼中的錯愕一閃而過,取而代之地是更加深層的狡黠笑意:"芸兒,你好熱情啊."

"閉嘴!"

蘇靈芸一聲怒斥,小臉憋得通紅,顯然是怒氣已經上升到了極點:"溫子然,你今天必須跟我道歉,還要保證."

道歉這兩個字對于溫子然來說,是再陌生不過的,他自從有意識以來,人生就沒有道歉二字,至于保證……

"好好好,我保證……"溫子然說到這里,驀然抬起腦袋,湊近蘇靈芸的臉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親了她一口,聲音曖昧:"我保證,我會娶你."

蘇靈芸微微一怔,眼睛慢慢睜大盯著眼前這個玩世不恭的男子,他的容貌絕世無雙,但骨子里卻絲毫沒有任何的真情可言,連時刻掛在嘴角的笑意都充滿嘲諷玩意.

對于他這樣的人,她已經無須再忍了.

蘇靈芸順勢從發髻上拔下簪子,握緊在手中,針尖對准溫子然的胸膛:"溫子然,我已經受夠你了,你這樣的人渣若是還活在世上,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受害,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這個禍害!"

針尖猛然揮下!

"可是,若我死了,你的病哥哥怎麼辦?"

這句話如一記拳頭打在了蘇靈芸內心最柔暖的地方,針尖距離胸膛還有幾厘之近時如觸冰堅.

宋伯陵毫無血色的躺在床榻上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地重現在蘇靈芸的腦海中,他是為了她才會受如此的折磨,而溫子然卻是這世上唯一救他的人.

溫子然見蘇靈芸有一刻的遲疑,抬手想要將她手中的簪子奪下,可是指腹在剛剛觸碰針尖的刹那,忽的,冒出一縷銀光,他眉頭一緊,還未來得及反應,周圍的情景都逐漸開始變得模糊淡化.

再次睜眼之時,溫子然就身處在了無人煙的荒涼之地,清風飄來淡淡的血腥味道,由遠及近地傳來幾聲婦女孩童的哭鬧之聲.

這聲音,這場景如此熟悉.

溫子然臉色微變,他的身體幾乎不聽控制地往前走去,繞過前方掛在枯枝上還滴著血漬的殘肢斷臂,踏過黑漆漆的土地上殘余的血流成河,他慢慢的靠近了,尋著聲音的靠近.

霍然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幅怎麼樣的驚駭畫面.

冷冰冰的架子上捆綁著一個孱弱的婦女,披頭散發,士兵手中的鞭子越發狠烈地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她身上,觸目驚心地傷痕遍布全身,她只是垂著腦袋,咬緊了下嘴唇,一言不發.

"停."身旁一身著華麗,養尊處優的女子一揚手,士兵便停下手中的動作,退去了一旁.

看女子的裝扮雍容華貴,顯然是皇宮里的貴妃才能擁有的.

她打量著綁著架子上的婦女,一臉的得意:"溫傾悠,沒想到我們時隔七年,又見面了."

溫傾悠抬眸,臉頰雖已經被鞭痕劃過,可是仍然擋不住她傾城之貌:"韓貴妃,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何必再來為難我們孤兒寡母?"

"為難?!"韓貴妃一揮衣袖,冷眸盯著她這一輩子都視為眼中釘的女人:"若不是你七年前奪了我的恩寵,我恐怕早就已經是皇後,如今七年已過,皇上對你還是念念不忘,這口氣我怎麼能咽得下."

"我和宸兒早就已經隱退山林,溫傾悠早就已經死了,我已經不再是你的威脅."

溫傾悠步步退讓,卻沒有想到換來的是韓貴妃的變本加厲.

她冷笑一聲:"是嗎?"隨後便差人將一七歲的孩童推搡到溫傾悠的腳下,孩童害怕的渾身發抖,看到母親被鞭打成這副模樣,眼淚早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娘,娘."

"宸兒."溫傾悠心頭一緊:"韓貴妃,你到底想要怎樣?"

"我不想怎樣"韓貴妃傾下身,裝作溫柔地替宸兒擦去臉頰的淚水,繼而繼續道:"宸兒,你別怕,韓娘娘想跟你玩個游戲,你想不想看一劍穿心啊?"

宸兒雖然害怕,但還是分的清誰是壞人,他用盡所有的力氣,一把推開韓貴妃,韓貴妃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插在發髻上的金步搖都可憐地掉落在血水之中,那是步搖是皇上賞賜,她最愛不釋手的寶貝,如今卻被這肮髒的血水給玷汙了.

韓貴妃瞬間惱羞成怒,發瘋般的指著溫傾悠:"來呀,殺了她,給我殺了她!"

溫傾悠被兩個士兵架起,硬生生地要拖走.

"娘,娘!"宸兒的小手死死拽著溫傾悠的衣角,他害怕聽到"死"這個字,這個字說出口,就意味著他和自己的娘親要天人永隔.

從逃離皇宮的那天起,溫傾悠就知道早晚會有這麼一天,可是她去死沒有什麼,只怕留下宸兒孤苦無依.

"宸兒,你要記住,從現在開始沒有人可以幫助你,你也不要相信任何人,活下來,一定要活下來,替母親活下去!"

這是溫傾悠留給宸兒的最後一句話.

他想要阻止母親被殺的命運,可是在他拼命地向母親跑去時,就看到士兵手中的利劍,寒光一閃,劍刃穿透溫傾悠單薄的身體,鮮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幻化成無數的紅蓮綻放.

他想要喊出聲,可是偏偏只能流出淚.

韓貴妃見溫傾悠已死,得意一笑,她走到宸兒的面前,尖銳的指甲扣住他的下巴,戲謔道:"宸兒,韓娘娘這個游戲,好看嗎?"

淚水積滿了眼眶,韓貴妃的容貌早就已經模糊,他想要殺了她,可是四肢不知為何已經僵硬地不聽使喚,他能做到的就是狠狠地盯著這個陰謀得逞的女人.

"宸兒,韓娘娘我不會殺了你,這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于天人永隔,我會讓你永生永世都記住這一刻,連晚上做夢都不會放過,帶著痛苦的活下去."

韓貴妃尖銳的笑聲,劃破沉寂的夜空.

他還未反應過來,就被其中一個士兵捉住了後衣領,強行拖拽.

"不,不……"

周圍的一切都在後退,過去的種種像是潮湧般滾滾而來,來不及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溫傾悠的死,流落後的艱辛,在修羅場的厮殺生存,一切的一切車輪般地循環往複的出現,沉淪,再次出現.

"不,不!"

溫子然掙紮地驀然一聲驚呼,攥緊的拳頭猛然一揮,整個環境瞬間就破開了一個大口子!

"砰!"

一沉悶的落地聲,房間各處的蠟燭明明滅滅.

溫子然睜開眼睛,豆大的汗珠沁出皮膚,他坐起半邊身子,很是艱難地喘息著,仿佛噩夢初醒.

而蘇靈芸則不明所以地跌坐在地,剛才她只聽到溫子然大呼一聲,就被他揮來的手臂給打到了地上,她吃痛地剛想要破口大罵,可是當她抬眸,看到溫子然的神情,瞬間就呆住了.

她認識溫子然這麼長時間以來,從來就沒有看到他露出這副失魂落魄半是驚恐半是狠厲的神態.

溫子然坐在床上,他捂住隱隱作痛的胸口,半抬起眸光,重新審視著呆坐在地的蘇靈芸,剛才他不小心就落入到了夢魘當中,這夢魘恐是凰族獨有的占卜術,他一向精明,沒想到卻中了這小丫頭的道.

不知道,她看到了什麼沒有?

溫子然艱難地下床,有點踉蹌地走到蘇靈芸的面前,聲音有點虛弱,可嘴角卻依舊扯起一抹笑意:"芸兒,沒想到你織出的夢魘還挺厲害的?"

什麼夢魘?蘇靈芸有點摸不著頭腦,可是看他眼底認真的模樣,不像是在說笑,她閃過他的目光,想到自己是凰族的靈女,難道當才啟用了什麼占卜術嗎?

她四下閃動著眸光,只能順著他的話語繼續道:"對啊,現在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這是在警告你,不要瞧不起我,否則沒有你的好果子吃."

溫子然微微低頭,墨發散落垂下,有點遮住他的容顏,聲音低沉道:"那你,有沒有看到些什麼?"

看到什麼,蘇靈芸都不知道剛才觸碰了占卜術,能看到什麼,可是又不能什麼都不說,她支支吾吾地打了個哈哈:"看到了,我全都看到了."

"哦,那你看到什麼了,能不能跟我說說?"溫子然想要進一步的確定,如果她真的什麼都看到了,她只能死.

蘇靈芸深吸了一口氣,根據在現代編故事的能力,開始胡編亂造:"我看到你,看到你被一個人……不對,是一條狗給追了半條街,然後你……"

"好了."溫子然抬眸打斷了蘇靈芸的臆想,看來她只是負責織出夢魘,並沒有真正的跟進去,這樣他也就放心了,他伸手摸了摸蘇靈芸的腦袋,無奈笑道:"芸兒,我並不怕狗,所以下次你要再想對付我,麻煩編一個高級一點的夢魘."

蘇靈芸怔住,難道自己說的那些都歪打正著了嗎?

可是如果真的如他所說,那為什麼他醒來卻是那副神情,他一定是隱瞞了些什麼.

上篇:028 爭執?調戲?    下篇:030 神秘斗篷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