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7 結伴而行   
  
027 結伴而行

死……死了.

蘇靈芸腦子轟的一聲炸開,那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就這樣……

蘇靈芸面如土色,她想哭但是卻一滴眼淚都擠不出來,心里明明就痛的要命,為什麼眼睛澀澀的,就是沒有淚水.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抬眸就看到城南正拿著帕子小心翼翼地擦拭著溫子然額際上滲出的汗漬,不巧,她的目光正好撞上他那有點微涼的眼神.

那眼神複雜,里面有的是蘇靈芸看不懂的一切.

溫子然揚手示意城南退下,徑直走到蘇靈芸的面前,語氣充滿了嘲諷:"剛才不是還在林里演生離死別的,現在怎麼一聽說他死了,就這副無動于衷的樣子?"

蘇靈芸毫無畏懼地對上他的眸子,嘴里蹦出的話卻刻薄的很:"謝謝你的提醒,也謝謝你費心的醫治,我這就去看病哥哥."

這話里分明就是懷疑後的肯定,蘇靈芸不想與他多費口舌,繞過他就要進屋子,卻被一股生硬的力量給牽制住了.

他的手握緊了她的皓腕,用力的很,潔白的手腕起了一圈紅暈.

"放手."

溫子然忽的釋然一笑,側目道:"芸兒,我剛才只是跟你開玩笑罷了,宋伯陵的命暫時性的保住了,起碼在十五日之內他是安全的."

蘇靈芸眼睛瞪得老大,遮掩不住的怒意:"溫子然,你是不是覺得每次耍我都特別的好玩是不是?"

蘇靈芸顯然已經氣惱,可是溫子然卻一副淡然的模樣,他點頭好似是在承認:"對啊,我覺得我家芸兒只有在生氣的時候,才最可愛."

"變態!"對于這種人,蘇靈芸已經找不出詞來形容他,真是浪費了這麼好的容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溫子然驀然松手,蘇靈芸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他回頭,臉上的笑意漸漸斂起,語氣也變得清冷起來:"查到是什麼人傷了宋伯陵了嗎?"

城南從衣袖中拿出一抹帕子,交到了溫子然的手心,帕子展開,里面是一根銀閃閃的針形暗器,溫子然捏起,細細看去,這銀針上的毒的確是跟宋伯陵中的毒一模一樣.

"公子,這銀針上的毒,在諾大的中原大陸,只有唐國的七煞盟才有."

這毒是七煞盟的獨門,就取自七煞二字.

如此一來,要想宋伯陵活命,只能去七煞盟要解藥,他忽的想起,今日蘇靈芸從三個男子手中騙來一箱寶貝,隱約中那三男子的打扮裝束就是屬于七煞盟.

他日在若水山莊求醫的人不少,溫子然從來不曾過問,不想今日會是這麼湊巧.

溫子然頷首一笑,將帕子交還到城南的手中:"看來,只能去七煞盟一趟了."

"公子不必費心,這等小事,屬下去就可以了."

"不用,這事我要親自解決."溫子然說罷,徑直往房間走去.

一進屋就看到蘇靈芸一臉擔心不已地坐在床側,握著宋伯陵的手,忐忑不安.

"芸兒,你不會移情別戀喜歡上他了吧?"

蘇靈芸沒有回頭,只是眸光一瞥,根本就不打算搭理他.

溫子然眉頭一挑,負手而立一副清閑的模樣:"我本來還想跟你商量一下救宋伯陵的辦法,現在看來,我是多管閑事了,那我就不在這里礙你們的眼了,反正他這個樣子下去,也只有十五天可以活."

"等等."

每次在蘇靈芸下定決心要跟溫子然一刀兩斷的時候,總有事情要發生,無形之中好似有一根線,將兩個人的命運緊緊地纏繞在一起.

"你當才說有辦法救病哥哥,病哥哥到底中了什麼毒?怎麼連你這個號稱神醫的人都無能為力,溫子然,你不會是在這里賊喊捉賊吧?"

溫子然突然覺得好笑,他好想知道這個小丫頭腦子里都裝了些什麼東西,他本來是想今夜派城南在山下將他們攔住,可是並沒有要害宋伯陵之舉,細細想想,就應該明白的道理,可這丫頭死心眼一個,偏偏認准凶手就是他.

"芸兒,如果我真是凶手,就不會再費力救他了,干脆不出現,將你們丟棄在林中不管不顧就好了,你想想是不是?"

蘇靈芸想想也有道理,可還是冷著一張臉:"說吧,有什麼辦法能救病哥哥?"

"他中的毒是唐國七煞盟的獨門,名為七煞,普天之下也只有七煞盟的盟主沈步崖才會有解藥."

說到七煞盟,蘇靈芸好像還有點印象,她從懷中掏出一塊上好的掛飾玉佩,這就是今早那群自稱是七煞盟的人送來的,可是他們不是來求溫子然替他們盟主治病的嗎?怎麼會又跟病哥哥扯上聯系了呢?

蘇靈芸越想越是想不明白,到最後干脆就是一團亂麻.

"芸兒,你要是想要救他,就不妨跟我去一趟七煞盟吧."溫子然發出誠摯的邀請,可是蘇靈芸卻並不領情:"為什麼要跟你去?"

"今早收下七煞盟診金的是你'城南姑娘’,你難道還想要賴賬不成?"

蘇靈芸一撇嘴,果然那句話說的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這錢財根本就沒有掉餡餅之說,她慌忙將手中的玉佩丟到溫子然的懷中:"現在我不想要了,全都還給你,你還是跟真正的城南去吧,我要留下來照顧病哥哥."

溫子然早知蘇靈芸會耍賴皮,干脆他也玩起了無賴,找了個錦榻隨意一躺,單手撐著腦袋悠閑道:"從若水山莊到唐國,怎麼說也有三天的路程,芸兒要是不跟我去的話,我何必一人去承擔著顛簸之苦,若是十五日的期限一到,大皇子命已歸西,傷心的可不是我."

"你敢,病哥哥是衛國的大皇子,他若是死了,陳國和衛國的君主不會放過你的."蘇靈芸試圖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可惜,這根稻草,溫子然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衛國的君主根本就不關心他的死活,巴不得他在陳國自生自滅,而陳國表面上讓他到我若水山莊修養,實際上也是差不多的想法,芸兒,你手上的籌碼好像並不管用,若是這世間還有誰在真正關心宋伯陵,恐怕也只有你一個了吧."

溫子然這番話,說到了蘇靈芸的痛處,她知道宋伯陵並不好過,卻不知他已經到了這等山窮水盡之地.

那樣的艱辛,他還是如此善良的冒著危險救下她,給了她如沐春風般的溫暖,這樣的男子,她怎麼能放手不管?

蘇靈芸側目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雙眼緊閉的宋伯陵,下一刻好像就下定了決心:"好,我跟你去就是了."

隔日,溫子然和蘇靈芸從若水山莊的正大門出發,蘇靈芸在若水山莊住了那麼久,從來就沒有走過大門,全都是以爬牆代勞了.

來送他們的只有城南和城北還有幾個不會說話的下人,溫子然當著蘇靈芸的面,冠冕堂皇地說了幾句好好照顧宋伯陵的話,而後又談了幾句關于若水山莊的事情,就跟蘇靈芸順著山路,一路往下走去了.

溫子然一襲白衣,悠閑自得地往前走著,一刻的時間,蘇靈芸還走的了,可是一個時辰之後,蘇靈芸的雙腿就開始不停使喚了,她翻著白眼盯著前面永遠不會停下永遠也沒有感覺到疲累的溫子然,一屁股坐在樹蔭下,說什麼也不走了.

"芸兒,你是累了嗎?"

蘇靈芸累的像是狗一樣了,這個溫子然眼睛是瞎嗎?

她扇著寬大的衣袖,腦袋一別,根本就不打算再理那個怪人.

溫子然看她的確是累的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于是就從衣袖中拿出錢袋,捏出一片金葉子,在蘇靈芸眼前晃了一晃.

"干嘛?"蘇靈芸秀長的雙眉都擰成麻花了,這個溫子然實在是太討厭了,他又想干什麼?

"這條路再往下走走,就有一驛站,里面說不定有賣燒雞的,你買一只回來吧."溫子然這一番話說得理所當然,可聽進蘇靈芸的耳朵里,她噌的一下就火了:"溫子然!我是你的下人嗎?你那兩只窟窿沒有看到我已經累得走不動了,你居然還想著吃!吃吃吃,怎麼不吃死你啊!"

溫子然一臉無辜,他眨了眨眼睛,看著面前兩手掐腰腦袋頂上都要冒青煙的女子,有點不解:"我是看你累了,所以,想要你去買一只燒雞,好把大白引過來."

大白?好熟悉的名字,不就是那只白老虎嗎?

蘇靈芸怒火消了一半,眉頭一挑,突然想起一些不好的往事,那次自己就跟白癡一樣,脖子上掛著那只燒雞逛了半天,也沒看見那只白老虎跳出來,反倒自己還莫名其妙地暈倒了.

哦,這個溫子然一定又是在耍自己!

蘇靈芸將他遞過來的金葉子一推,笑的假模假樣的:"溫子然,這個燒雞,我可以去買,但是這次,可不可以把它掛在你脖子上?"

"不行."

"為什麼?"

"本公子長得那麼好看,要是脖子上掛一只燒雞,豈不是很掉價?"

上篇:026 宋伯陵中計    下篇:028 爭執?調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