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6 宋伯陵中計   
  
026 宋伯陵中計

蘇靈芸成功將溫子然迷昏之後,先是折回房間拿了點元寶和值錢的玉器塞到懷中,就匆匆往之前跟宋伯陵約好的地點趕去.

夜黑風高的,蘇靈芸一路小跑,還時不時回頭看,生怕會被城南城北她們發現,可是這一路都順利的很,果然在約定好的那棵大樹旁,就看到了早已就等候多時的宋伯陵.

他整個身體依靠在樹干旁,有點無精打采的,怎麼說也是疾病纏身的人,這夜晚更深露重的,不能好好休息還要連夜奔波,也的確是夠折騰他的.

蘇靈芸放慢腳步,想要伸手招呼他,可是當月光傾灑下來,宋伯陵的影子拉的很長,只是一瞬間,蘇靈芸覺得那個身影很是熟悉,腦海中突然想起那個夜晚,偶遇一個帶著水紋面具的男子,可惜,她還沒有得到他為什麼戴著面具的答案,就再也無緣相見了.

不知不覺,蘇靈芸已經走到了宋伯陵的身側,可是臉上已經全然沒有了當才的好興致,反而有點失落.

"靈芸姑娘,你怎麼了?"宋伯陵看出蘇靈芸有點不對勁.

蘇靈芸抬眸,勉強一笑:"沒事,就是想起一位故人,想著或許今生就再也沒有緣分相見了,突然就有點難過了."

宋伯陵聽到她的回答,微微一怔,隨後試探性地問道:"靈芸姑娘的故人?那想必就是另外一位姑娘了."

蘇靈芸苦笑著搖搖頭:"並不是,我們是在危難的時刻相遇的,他救了我,我很感激他,僅此而已."

"那能救得靈芸姑娘的也是一位壯士了."宋伯陵低下頭,飄落下的發絲遮蓋住了他的表情.

蘇靈芸想起第一次見屏峰的場景,就覺得好笑:"不是,我見他的時候,他竟然被土匪倒掛在了樹上,孱弱的很,我想就是一個書生,可惜他帶著面具,我並沒有看到他的真實容貌."

"他帶著面具?那就是有難言之隱了."

"嗯,當時的情況很是急促,我並沒有得到他的答案就匆忙地逃走了,現在想想,或許就真的見不到了."蘇靈芸說到最後,聲音小的連自己都聽不清了.

宋伯陵衣袖下緊握的手微微松開,本來有點緊繃的臉稍有緩和,他月朗風清地一笑:"靈芸姑娘,這可不一定,緣分這個東西是誰也說不准的."

"或許吧,希望他能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上京趕考時能考個狀元回來."蘇靈芸雙手合十,閉上眼睛笑著許下了這個願望.

宋伯陵看著她笑時若隱若現的兩個酒窩,月關柔和地灑在她的周身,當真是美極了,情不自禁,他的右手緩緩抬起,溫柔地靠近她的側臉,歲月靜好.

蘇靈芸一怔,睜開雙眼,有點愣愣地看著宋伯陵的舉動,卻並沒有做出半分阻攔的舉動,月光下,宋伯陵白天那顯得病態的白,夜晚卻異常的美好,他的溫柔,他的君子,一切一切都是那麼符合蘇靈芸在現代擇偶的條件.

如果……

"病哥哥……"

宋伯陵的指尖下移正好落在蘇靈芸的唇邊,示意她無需說下去,目光似水,柔若無骨,瞬間蘇靈芸整個臉如同火燒一般紅通通的.

"靈芸姑娘,其實你真的很與眾不同."宋伯陵氣若幽蘭,語氣有點虛弱,但是卻字字入耳,蘇靈芸微微頷首,水靈的眸子四下動著,剛剛想脫口而出的哪有,卻在不經意間被溫熱的擁抱給悄然掩蓋了過去.

他的身子很是單薄瘦弱,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懷里躺著,就有一種莫名的安心感覺,蘇靈芸的耳朵正好貼在他的胸口,恰巧就能聽到他平穩的心跳聲.

這樣好的景致,這樣好的風華,絕世無雙.

"靈芸姑娘,等我們出了若水山莊,就跟我回衛國吧,我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你."

喃喃細語,纏繞在耳邊,字字如圓潤的珍珠,聽的好不舒服.

蘇靈芸眼睛微閉,這樣的擁抱很是真實,溫暖的就像是上輩子錯過,今生在茫茫人海中找尋到的戀人,這是悸動的感覺.

如果,命運讓她遇上這樣好的男子,她又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

"病哥哥,我……"蘇靈芸嘴邊徘徊許久的"願意"還沒有說出口,忽的只覺得身旁的樹林異動不已,嗖嗖的有什麼東西穿過.

月光下,仔細看去,果真是有許多的銀針飛過.

"病哥哥,小心!"

蘇靈芸驀然看到向自己方向飛來的銀針,她想推開宋伯陵,可是卻晚了一步.

銀針悄然刺入宋伯陵的後背.

宋伯陵俊秀的雙眉微微一蹙,後背傳來的酸麻感瞬間傳遍全身上下,蘇靈芸傾身後退,雙手扶住宋伯陵不斷軟下的身子,臉上寫滿了慌張:"病哥哥,病哥哥……"

宋伯陵眼前的一切都漸漸開始變得模糊不清,連最跟前的蘇靈芸的容貌也慢慢劃開,他知道這是毒,緩慢的劇毒,在視線最後余留之際,他仿佛看到了樹林深處,那一襲若隱若現的白衣還有那邪魅臉龐之下得逞的笑意.

他最終還是不敵溫子然的陰謀.

"病哥哥,病哥哥!你醒醒,你醒醒啊!"蘇靈芸已經支撐不住宋伯陵的身體,最終跟他一塊跌落在地.

宋伯陵是這個世界唯一對她好的人,她看到他雙眼緊閉,雙唇有點發青,一時難以置信,為什麼就快要逃出若水山莊,卻會發生這件事情,是誰?又是誰在阻攔?!

蘇靈芸霍然起身,含有淚光的四處察看著,可是自宋伯陵中了毒之後,那銀針便也跟著消失匿跡了.

是之前一直追殺她的青幫還是……溫子然?

"是誰?!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一定在暗處躲著,你有本事出來啊,別老是當會在暗處傷人的小人!你給我出來!"

蘇靈芸的聲音回響在幽暗的森林當中,她的嗓子都喊啞了,可是就是沒有人回應,也沒有人出來.

蘇靈芸有點無助,她跪在宋伯陵的身側,手足無措.

白衣款動,隱藏在林中深處的溫子然一步一步走到了蘇靈芸的面前,駐足下來,俯看著她:"為一個陌生人哭成這副模樣,值得嗎?"

蘇靈芸抬眸,紅通通的眼眸在看清楚是溫子然之後,那抹悲傷中還赫然添加了一份憤怒,是極致的憤怒,她憤然起身,一把就抓住了溫子然的衣服,幾乎是撕扯著,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溫子然!你要是為了抓逃走的我,你大可什麼事情都對著我來,為什麼要連累病哥哥,他怎麼說也是衛國的大皇子,他要是死了,陳國君主肯定會殺了你!"

溫子然看著極盡瘋狂的蘇靈芸,忽的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加重,眼眸飄過一絲哀切:"芸兒,你沒有看到凶手是誰,為什麼就一口咬定是我?"

"除了你,還會有誰?!"

這一聲斥責,讓溫子然緊握的手緩緩松開,他忽的一聲冷笑:"他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重要到你可以選擇相信他而不相信我嗎?"

蘇靈芸上前一步,眼神篤定:"是,因為病哥哥是好人,他不像你滿肚子都是壞主意."

宋伯陵是好人?他就是壞人?倘若哪天蘇靈芸見識到宋伯陵的真正面目,或許就應該懂得,這個世界真的不能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第一個給自己溫暖的人.

溫子然不跟蘇靈芸再多費口舌,他繞過她,直接蹲下,探起宋伯陵的脈息.

"你要干什麼,你還嫌害病哥哥不夠嗎?你讓開!"

溫子然微微側頭,也不顧蘇靈芸徑直說道:"你要是不想讓宋伯陵死,就讓我帶他回若水山莊."

溫子然將宋伯陵一把扶起,看著還是有點猶豫的蘇靈芸:"他中的是劇毒,你要是再想一會,他就真的救不回來了."

雖然溫子然的話,蘇靈芸根本不相信,可是現在也只能讓溫子然救治他,她別過頭,上前扶住宋伯陵的另一側,跟著溫子然往若水山莊的方向走去.

三人的身影漸行漸遠,隱藏在林中的另一群人緩緩走了出來,青衣的裝扮,冷酷的目光,是城南.

"城南姑娘,我們還沒有出手,怎麼這宋伯陵就……"

城南仰頭往另一邊看去,那片幽黑的方向不曾有任何的動靜,可是銀針的確是從那個方向射來的,難道有人比公子先下手了?

"城南姑娘,現在怎麼辦?"

城南垂下眼眸,清風拂過她的衣角,她抬腿徑直往若水山莊方向走去:"回去跟公子複命."

回到若水山莊,溫子然將他跟宋伯陵關在了一間屋中,忙碌了半天,直到兩個時辰過去了,他才打開房門走了出來.

蘇靈芸目光落在屋內,急切地問道:"病哥哥,怎麼樣了,毒解了嗎?他是不是沒有事了?我要進去看看他."

溫子然額頭布滿汗漬,蘇靈芸卻一眼都沒有看見,心里眼里全是宋伯陵的安危.

溫子然別過頭,有點不悅:"他死了."

上篇:025 逃出若水山莊    下篇:027 結伴而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