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5 逃出若水山莊   
  
025 逃出若水山莊

城北低眸見蘇靈芸只是一味的喘粗氣,並沒有回答自己,臉上一貫的不氣不惱,只是言道:"公子說了,要盡快吃到姑娘做的菜,如果一盞茶的時間,飯菜沒有上桌,那麼,那箱子里的東西將要充公."

充公?!

蘇靈芸一聽說自己的寶貝很可能最後還是放到溫子然的口袋里,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她本來就想做個現代難度高一點的糖醋鯉魚,可是,這古代的灶火真的很不給勁,不一會就濃煙滾滾了.

"城北姑娘,煩擾你去告訴溫子然,我會准時准點上菜,讓他把那箱子原封不動地搬回我的屋子."

城北沒有回答也沒有點頭,只是默默轉身離開了這塊"月照香爐生紫煙"的寶地.

蘇靈芸重振旗鼓,挽了挽衣袖准備大干一場,深吸一口氣又重新沖回了廚房.

煙霧已經散的差不多,但還是嗆人的要命,如果這個時候再起灶火,說不定還是跟剛才差不多的場景.

蘇靈芸忽的想起,她家電視機里這個時候按時按點播放的廚王爭霸了,連最後的決賽都沒有看,也不知道是哪個大廚贏的了最後的冠軍.

正想著,驀然,一個想法靈光一閃,日本料理里都有一道三文魚,味道極佳,現在不妨炮制一番,可是這破古代是架空的,肯定沒有日本的三文魚,這可怎麼辦?

蘇靈芸余光一瞄,看到了被自己放置在一旁的鯉魚,其實如果用鯉魚代替三文魚,不知道會不會是一道新的菜種?

溫子然只是說要嘗她的菜,可並沒有說具體的要求,比如什麼色香味俱全之類的,她又不是山莊禦用的大廚,干嘛要做那麼好,給那個混蛋吃?

鯉魚的腥味很大,蘇靈芸除去內髒之後,沖了幾遍就將能放的所有調料都加了進去,最後裝盤用刀刃在魚肉上劃上幾道,撒上點蔥花,遠處一看,也是有菜樣了.

蘇靈芸看著自己的佳作,有點洋洋得意,自從穿越過來,就一直受溫子然的欺負,這次,她也要好好的捉弄他一下.

想到溫子然吃到腥魚那個要嘔吐的模樣,蘇靈芸就覺得很是好笑,想想時間也快到了,她將盤子剛剛端起來,突然間就想起來一件事,她四下望了望,確定周圍沒有人,偷摸從衣袖中拿出一包藥粉,均勻地灑在魚身上.

這是蘇靈芸花了一個下午才偷來的蒙汗藥,十足十的分量,吃上一點都能酣睡一整天,只要溫子然吃了,然後暈倒,那她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從若水山莊溜出去.

想到這里,蘇靈芸狡黠一笑,溫子然,這下我看你是大羅神仙,也得乖乖給我躺下了.

溫子然在房間里坐著等蘇靈芸,已然過了一個時辰,眼看一盞茶的功夫就要過了,只聽"吱喲"房門一響,蘇靈芸戴著灰蒙蒙的圍布端著一蓋著蓋子的托盤走進來.

"等急了吧?"蘇靈芸將盤子放到桌上,一臉諂笑.

溫子然含笑地搖搖頭:"沒有,只是一個時辰的時間,芸兒就做了這麼一盤菜嗎?"

"東西不在多而在于精."蘇靈芸說的頭頭是道,她站在一側,清了清嗓子繼續介紹道:"我做的這道菜,那是我家鄉的名菜,人人都很愛吃,就是制造的過程有點複雜,所以多花費了一點時間."

"是嗎?芸兒做的東西,我就更加拭目以待了."溫子然傾了傾身子,目光如水,等待著蘇靈芸將蓋子打開.

"我這道菜的名字是三文鯉魚片!"蘇靈芸臨時想了個名字,一把將蓋子掀開,壓抑了許久很是濃重的魚腥味撲面而來,不禁讓有點期待的溫子然瞬間就換了一副面孔.

他捏住鼻子,有點嫌棄,這是什麼?這不就是將生的鯉魚片了片,直接拿上來,這能吃嗎?

蘇靈芸見溫子然蹙眉的模樣,顯然是連吃飯的**都沒有了,可是,他如果不吃,那自己又如何逃走?

蘇靈芸決定幫他,她鮮有笑的溫柔似水,臉上都能擠出蜜來了,她夾起一筷子魚肉遞到溫子然的嘴邊:"子然,你不是說要嘗我做的菜嗎?我現在都做出來了,你怎麼不吃呢?"

溫子然一手捏住鼻子,一手推開那筷子上鮮活的魚肉,聲音都變了味:"芸兒,你們家鄉的習俗可能跟我們這里不太一樣,你還會不會別的菜,別的菜也……"

"沒有."蘇靈芸假笑的一口否決,她學著台灣女生的嗲嗲的聲腔,可愛道:"我們家鄉就會做這一種菜,我的媽媽還有我的媽媽的媽媽一輩一輩傳下來的,子然,你要是不吃,那我的心血可不就白費了嗎?"

說著說著,眼眶都開始含著淚光了.

溫子然一怔,蘇靈芸抓住他失神的片刻,將魚肉塞到了他的口中.

濃重到作嘔的魚腥味瞬間蔓延,溫子然雙眉緊蹙,想要吐出來,可是蘇靈芸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往上一抬,連嚼都沒有嚼,直接就強逼了下去.

冰冰涼涼的魚肉貫通而下,蘇靈芸見溫子然已經咽下,眉開眼笑地撫著溫子然的胸口,目光撞上他的驚詫,嘴邊再也忍不住偷笑,卻還要好言問著:"子然,我做的這道菜,味道如何啊?"

溫子然霍然起身,想要吐出來,可是已經晚了,他捂住嘴巴,臉上好似是被非禮了一樣:"芸兒……你……"

蘇靈芸也跟著站起,斂起笑意,雙手環抱于胸前帶有勝利眼神地瞄著他,一字一句道:"怎麼樣?這下知道被別人捉弄的滋味了吧?"

溫子然臉色一變,不對,嘴里除了殘有魚腥味還有一種味道,是……蒙汗藥?!

這個丫頭竟然給自己下蒙汗藥?!

視線逐漸有點模糊,身體也不聽使喚地開始打晃起來,眼前站著的蘇靈芸一步一步地走來.

這蒙汗藥的藥勁很大,溫子然有點支撐不住,他靠在門邊卻還是無力地滑落下來,坐在了地上,四肢使不上半點力氣,他只能無神地看著蹲在自己面前勝利者姿態的蘇靈芸.

"溫子然,這可不能怪我哦,誰叫你以前做的壞事那麼多呢?這就叫不是不報,時候已到."蘇靈芸得意一笑,眼神中帶有些許的藐視,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就走出了門.

空蕩蕩的房間只留下溫子然一人,還有飄蕩在四周的魚腥味.

溫子然的腦袋磕在門上,嘴角有點無奈地苦笑,這個丫頭還真是古靈精怪的很,居然能想到要用蒙汗藥,不過,倒是可惜的很……

他支起半邊身子,重新站了起來,還好他在蘇靈芸來之前就服過解藥了,否則,還真的讓她得逞了.

"公子,已經安排好了."城南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側身隱在屏風後,微微頷首.

溫子然揚揚手,示意讓城南退下,他重新坐到桌邊,用筷子夾起一塊魚肉放到了嘴中,慢慢咀嚼著,似是在品味美味佳肴.

曾經的一切隨著這塊魚肉的腥味開始慢慢地蔓延上來.

鞭子的抽打聲,孩童的抽泣聲交疊而來,潮湧一般層層湧來.

"宸兒,你要記住,從現在開始沒有人可以幫助你,你也不要相信任何人,活下來,一定要活下來,替母親活下去!"

"娘,娘……"

小小的他自以為抓住母親的衣角,母親就一定不會離開,可是那幫人還是拖拽著身體纖弱的母親一點一點地堙沒在黑暗當中.

鮮血,熾熱的鮮血,掩天蓋地.

自此的每一日的夜晚,他都會夢到母親那日被殺的場景,他害怕,他更是無能為力,他不知道為什麼平靜的日子就這樣被一群陌生人的到來給徹底破壞.

沒有家的他,四處流浪,曾經好幾天都不曾沾到米粒,只能淪落到去大街上偷或是搶,多數被逮到,暴打一頓,瘦弱的身軀縮成一團,待那些人打夠了,泄氣了,走遠了,他才伸出黑漆漆的手指緊緊地抓住被他們踩碎的餅子,往口中拼命地塞著.

他躲在角落中,從白天待到天黑,衣服多年未曾換過一件,長長的頭發凌亂地披散著,漸漸地,他不再笑也不再開口,他的目光始終都是木訥無神,他要活下,他只能活下去.

燭光隱隱綽綽,溫子然將口中嚼碎的魚肉徹底的咽下,才緩緩睜開雙眼,年少時過的日子,成日都要跟狗爭食吃,這點生魚對于那時的他,已經是美味,他怎麼會嫌惡?

修長的手指漸漸收緊,手中的筷子不知何時已經被他掰成了兩半,可憐地躺在地上.

他想要要的,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時候.

之前的小打小鬧已經過去了,現在終于要開始唱正戲了,宋伯陵你想要帶著蘇靈芸回衛國,可惜,你的如意算盤是打錯了,也好,正好利用你,好讓蘇靈芸心甘情願地回到自己的身邊,找尋散落在唐國的第一塊凰族秘術布絹.

"公子,一切准備就緒."

"那還等什麼,現在就去看一場好戲吧."

溫子然嘴角彎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拂袖而去.

上篇:024 借機瘋狂斂財    下篇:026 宋伯陵中計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