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4 借機瘋狂斂財   
  
024 借機瘋狂斂財

蘇靈芸這一聲急呼,讓那三個男子瞬間安靜了下來,他們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她一人身上.

蘇靈芸也覺得自己剛才那聲的確喊得有點大還有點激動,這樣反而不像是城南的性子,她立刻變過臉來,恢複到了沉著冷靜的模樣:"我是想說,我們若水山莊醫術超群,而且最近我們莊主又好善樂施,所以,這個忙,莊主應該不會拒絕."

"真的?城南姑娘此話當真?"刀疤男子立刻就樂開了花,江湖傳聞,這若水山莊的莊主性子乖張,富人不救,窮人也不救,只有有緣的才能救,難不成,盟主入了若水山莊莊主的眼?

蘇靈芸冷冷地瞥了一眼刀疤男子:"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們莊主的醫術那是華佗在世,所以救人不是不可以,但是這出診金……"

蘇靈芸伸出手掌,微微上抬,三男子一怔,互相看了一眼,這身後裝滿金銀財寶的箱子的確是酬金,但是……

為了保險起見,跨刀男子上前一步:"莊主的出診金一向都是金葉子,而且是看完病人之後才收的,如今怎麼改了規矩了?"

金葉子?!

蘇靈芸嘴角一抽,突然想到那次在彙萃閣,溫子然從衣袖中拿出賄賂老鴇的錢就是金葉子,這個家伙放著那麼多的金銀財寶不要,怎麼就單單要什麼金葉子?缺心眼.

她暗自罵了溫子然一句,而後換了一副嚴肅的姿態:"若水山莊的規矩早就改了,各位想必已經好久都沒有來過了,如果不先付出診金,那你們盟主的病就……"

蘇靈芸故意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三個男子一看,他們哪里能因為錢而耽誤盟主看病,他們將身後的箱子抬了上來,放在蘇靈芸的面前,恭敬道:"城南姑娘,這是我們七煞盟的一點心意,還煩姑娘告知莊主,定個日子去七煞盟."

蘇靈芸聽著箱子重重的落地聲,心里盤算著,這里面應該有不少金銀財寶,本來還愁出了山莊會沒有銀子接濟,這下可好了,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蘇靈芸摩拳擦掌的,一心都撲在錢上,根本就沒有聽到那男子的話語,他們再三小心翼翼的提醒,蘇靈芸也不抬頭,揮揮手道:"知道了,知道了,如果莊主從外云游回來,我會告訴他一聲的,你們盟主的病包在莊主身上了,好了,你們沒事就快點走吧."

就這麼被下了逐客令,三男子也不好多待,恭敬說完拜托二字,轉身便走出了廳堂.

蘇靈芸看他們走沒影了,迫不及待地將箱子的蓋掀開,還別說這古代人做箱子就是結實還是實木的,沉得很,可是剛蓋子掀開,從里面閃出一片金色銀色交輝的光芒,瞬間讓蘇靈芸看呆了.

十足十的純金大元寶銀元寶,還有各種珍珠項鏈瑪瑙,把玩的各種小玩意皆都是翡翠所制,蘇靈芸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嘴巴一下子變成了圓形,她激動地展開雙臂將箱子緊緊抱住,生怕別人會跟她搶走.

"發財了,這次真是發財了!"

蘇靈芸樂呵呵地將箱子中的寶貝翻了一個遍,白玉做的栩栩如生的兔子,還有翡翠白菜,還有象征財富滾滾來的貔貅,蘇靈芸一一拿起,抱在懷里,樂的連嘴都咧到耳根後面去了.

"這麼多,到了晚上我也運不出去啊,可是選幾樣又不知道拿什麼,都好喜歡"蘇靈芸指腹摩挲著貔貅的腦袋,有點為難.

"其實,我覺得若是想要逃走,拿點金元寶和銀元寶就很不錯了."

蘇靈芸點點頭,表示贊許:"嗯,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可是這銀元寶和金元寶有點太紮眼了,萬一半路遇到上劫匪,可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嗎?"

"那你就拿那對玉佩,逃出了若水山莊,直接拿到當鋪當掉,也是可以的."

蘇靈芸的視線落到箱子內側被保護的很好的龍鳳玉佩,雕刻地活靈活現的,而且還輕便,只是……

她再次搖了搖頭:"嗯,雖然玉佩是不錯,但是如果路上磕磕碰碰的,玉佩再碎了,那可就不值錢了,不行不行……"

蘇靈芸不知道說了多少個不行,忽的,只覺得哪里不對勁,這個廳堂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嗎?剛才跟自己說話的是誰?

一聲輕歎,涼颼颼地從蘇靈芸的脖子一直傳到全身上下.

"那你到底拿哪個逃走呢?看來這些寶貝都不符合你出逃的必備,不如,我這里有個好東西,倒是可以給你當個盤纏."

聲音魅惑,眼皮底下瞬間就多了一手掌,掌心中躺著一片金燦燦的葉子,蘇靈芸整個後背都僵住了,她皮笑肉不笑輕聲道:"額,其實不用了,我覺得這若水山莊的環境挺好的……對了,城北給我端來的粥,我還沒喝呢,我得回去趕緊喝了,否則涼了就不好了."

被發現了!得趕緊跑!

可惜,蘇靈芸還未邁出一步,身後搶先一步的手臂很是自然地環住了她的肩膀,讓蘇靈芸動彈不得.

空氣一下子就凝滯了.

"芸兒,你貪財的性子是一點都沒有變,可是私自收受山莊外人的財物是要削去雙手的,我家芸兒的手長的這麼好看,要讓我怎麼忍心下手呢?"溫子然握緊蘇靈芸的手腕,有點歎息地細細打量著.

砍手?古代果然就是這麼不近人情!

蘇靈芸呵呵一笑,打了一個哈哈:"溫公子真是說笑了,我剛剛是在為若水山莊揚名啊,你想你要是治好了七煞盟盟主的怪病,你豈不是更能坐穩神醫的位置."

"是嗎?"溫子然將頭整個窩在蘇靈芸的頸間,發出聲音悶悶的:"可是我已經是神醫了,根本不需要這個證明,我看,芸兒是你自己想要這箱金銀財寶吧?"

他的聲音慵懶極了,像是柔順的小貓,不知不覺就吸走了蘇靈芸全身的力氣,她的雙腿有點發軟,快要支撐不住了:"溫……溫公子……"

"我不喜歡你叫我溫公子,叫我子然."

子然?!我去這麼親密?

蘇靈芸想要說不,可是漸漸體力不支的身體不允許,她眼睛一閉牙一咬,算了違心就違心一次吧.

"子……子然,我承認我是貪圖錢財,可是你要是想懲罰我,就給個痛快的,能不能別……別這樣."

溫子然狹長的眼睛一轉,眼眸含笑,魅惑至極,他呵呵一笑,在蘇靈芸的頸間輕咬了一口:"我就知道這招對付我家的芸兒是最管用的,既然是芸兒喜歡的,那芸兒不妨就拿去吧."

什麼?耳朵沒有出問題吧?

溫子然剛剛離開蘇靈芸的半指的距離,蘇靈芸立刻滿血複活,她向後一跳,躲開他老遠,將手藏在身後,有點膽怯試探道:"那你不會要砍掉我的手吧?"

溫子然站在原地,伸手將身旁的箱子蓋蓋上,目光柔和地盯著那全身警備的丫頭,一字一句道:"不會,這箱子里的東西,你若是喜歡就拿去,只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又是條件,上次還嫌捉弄的自己不夠?蘇靈芸為了錢,為了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只能沉重地點點頭:"好吧,你說什麼條件."

溫子然伸出一根手指頭,緩緩道:"我要……"

驀然手指頭微微一歪,指向了蘇靈芸的方向,笑而不語,卻說明了所有的問題.

蘇靈芸後腦勺布滿了黑線,這個男人除了那方面還能想點別的嗎?

她雙手護住前胸,猛地搖頭:"不行,我一向是賣藝不賣身!"

溫子然眉頭一挑,這個丫頭腦子里都裝著些什麼啊,他悠悠道:"一頓飯,我要芸兒為我做一頓飯菜."

這麼簡單?!

蘇靈芸不敢相信地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朵,再次確認:"就是一頓飯菜而已嗎?"

溫子然點點頭,重複道:"一頓晚上的飯菜."

難道是溫子然的良心發現了,不再捉弄自己了,蘇靈芸一撇嘴,不行得趕緊答應,否則又恢複色狼本性,就逃都逃不掉了.

"好好,不就是一頓飯菜嗎?我做我做給你吃."

蘇靈芸眼睛都不眨地滿口答應下,就怕溫子然會變卦.

晚上的若水山莊跟白天並無差異,依舊是安安靜靜的除了……

一股濃煙從廚房溢了出來,忽的,本來緊閉的房門驀然打開,跑出來一個慌慌張張不斷咳嗦的人影.

蘇靈芸身上系著的白色圍布已經被熏染成了灰色,整個廚房已然沒有了之前井然有序的模樣,蘇靈芸一邊扶著牆壁,彎著腰咳嗽得恨不得把肺咳出來,一身狼狽.

而站在廚房外面的一群下人,一臉漠然外加嫌棄地看著蘇靈芸,絲毫沒有半點要搭把手的意思.

城北捂住鼻子走到蘇靈芸的身側,聲音還是一如往常的清冷:"靈芸姑娘,已經是戌時了,公子的飯菜你可做好了?"

蘇靈芸撫了撫胸口,翻了一個白眼,沒看到自己已經難受成這樣了嗎?怎麼還一心惦記著他家公子的飯菜,都知道關心關心一下自己!

上篇:023 鬼靈精怪的丫頭    下篇:025 逃出若水山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