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2 偷偷約見   
  
022 偷偷約見

夜晚.

蘇靈芸坐在錦榻上,正苦思冥想怎麼才能逃出去,忽的,只聽得窗戶有異動,一開始她只是以為或是若水山莊養的貓貓狗狗,可是這異動聲越來越大,緊閉的窗戶都有要被推開之勢,蘇靈芸穿衣下床,走到窗戶邊,剛剛打開窗戶,驀然,一白色的影子飛了進來.

蘇靈芸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只白色的鴿子.

白鴿繞著房間的房頂飛了三圈,最後落在了梳妝台上,小眼睛圓溜溜地瞪著在一旁充滿警戒的蘇靈芸,墨黑的爪子,時不時動動胭脂水粉,又時不時跳到鏡子前,很是不老實.

"這是哪家的鴿子?"蘇靈芸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動了兩步,兩只手放在身前,做撲抓狀.

這鴿子倒是好抓的很,蘇靈芸並沒有像電視劇里面那些笨女主角一樣,抓只雞還跌在地上好幾次,她一次就成功了,她得意洋洋地舉著鴿子,露出一抹壞笑:"好幾天都沒有開葷了,這次可是你自投羅網,怪不得我了."

一聲帶有拖音的尖銳笑聲從她的嘴里發出,讓鴿子都有點惶恐不安了,一直動著雙腳.

蘇靈芸以為它要掙脫,一把抓住它細小的腿,手掌觸碰的感覺鼓鼓的,她歪頭一看,原來這鴿子腿上綁著一小小的紙條.

她突然想到,古代人沒有郵件,一般都是飛鴿傳書,可是自己在古代沒有認識的人,是誰會跟自己飛鴿傳書呢?

不管,先打開來看看.

蘇靈芸將鴿子放在一旁,展開紙條,一行雋秀的小字赫然呈現在眼前"姑娘,可否在草廬一見?"再往下看去,寫著宋伯陵這三個字,還有一簡易的地圖.

地圖畫的很是簡單明了,蘇靈芸由于已經逃出過若水山莊,所以,她對于路還是有點印象的.

蘇靈芸將紙條慢慢卷起,思量著到底去不去,後來一拍腦門,反正被困在這里,也是無聊,不如去探探老朋友也是不錯的.

蘇靈芸打定主意,便還是按照以前的老辦法,成功的逃了出去.

按照宋伯陵給的地圖,很是容易地就找到了早上待過的草廬.

夜晚下的草廬看著冷清很多,家禽都回到窩里睡覺了,只有幾只不安分的鴿子還在籠子里亂動,蘇靈芸輕喚了幾聲,卻沒有人應聲,草廬中明明滅滅的燭光,表明應該有人.

可是,照顧宋伯陵的馮媽呢?

這氣氛太安靜,按照以前經曆過的事情,這好像不是一件好事,蘇靈芸躡手躡腳地走到柵欄旁,拿起了一根木棍,當做防身工具護在胸前.

她一點一點踏上木制的台階,靠近了宋伯陵的房間,透過窗戶看進去,床是空的,桌子前也是空的,好像什麼人都沒有.

蘇靈芸瞬間有種被騙的感覺,這里怎麼空蕩蕩的,一點人氣都沒有,而且一股冷風嗖嗖的,那紙條到底是誰寫的,把自己叫到這里又有什麼目的?

蘇靈芸一縮脖子,我去,這怎麼那麼像是恐怖懸疑故事里的情節?

就在蘇靈芸疑神疑鬼的時候,草廬角落里一抹黑色的影子正快速地向她的身後移去.

年久失修的木板傳來吱吱的聲響,蘇靈芸抱著木棍,已然感覺到身後好像有輕微的腳步聲,是鬼還是人?

她的眼睛瞪得老大,全身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她咬了咬牙,不管是鬼還是人,本姑娘統統都打!

她閉上眼睛,心里默默數了三下,驀然間回頭,手中的木棍霍然就揮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蘇靈芸張大了嘴巴,眼前這人不是……蒼白如紙的臉龐,此刻更是沒有半點血色,他望了驚愕不已的蘇靈芸一眼,便再也沒有力氣,昏厥了過去.

蘇靈芸忙將手中的木棍扔到一邊,慌忙跪倒在宋伯陵的身側,用手拍打著他的臉頰,急切呼喚著:"喂,喂,你沒事吧?你醒醒啊!"

幾聲疾呼,宋伯陵已然沒有了知覺,她檢查了打在宋伯陵腦袋上的大包,只是出了一點血絲,不知道傷到大腦了沒有,蘇靈芸也來不及細想,伸手將高大的宋伯陵背起,他雖然病重,身子顯然是比一般成年男子輕一點,可是畢竟是男人,蘇靈芸將腰幾乎彎成了蝦米,才將他拖到了床榻上.

蘇靈芸長呼一口氣,也來不及休息,翻箱倒櫃地找著任何能止血的藥物還有白布.

噼哩嗙啷的聲音,讓躺在床榻上的宋伯陵眉間一蹙,修長的手指略微一動.

找遍了所有的櫥子,除了瓶瓶罐罐的藥就沒有別的,蘇靈芸想要找馮媽,可是這草廬根本就找不到她的半點人影,最後無可奈何之下,蘇靈芸只能將自己的衣角撕下,擦拭了一下宋伯陵額頭的血跡.

其實,宋伯陵睡著的樣子,長長的睫毛打下一片陰影,不知是何等絕世的美男子,只是可惜,蘇靈芸想到這里,歎了一口氣,可惜,身體也太不好了.

"咳咳……"

宋伯陵忽的劇烈咳嗽了幾聲,雙眼緩緩睜開,腦袋上的疼痛只能讓他眼睛半眯,有氣無力地看著眼前既是欣喜又是內疚的蘇靈芸.

"姑娘……"

蘇靈芸重重地點了點頭:"我在這,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看的清楚我嗎?"

宋伯陵輕微頷首:"姑娘,你……你為何要打在下?"

蘇靈芸不好意思一笑:"這事其實是我不好,沒有看清楚是誰就亂打一通,可是,這大晚上的,你為什麼不在屋里好好待著,卻跑到外面了?"

宋伯陵側頭,目光看向窗外,才緩緩道來:"在下只是在屋里待得太過煩悶,所以就去院子中看看我種的花如何了."

"哦,這樣啊,對不起啊,病哥哥,都是我的錯,你本來就有病現在,豈不是要病上加病?"

宋伯陵眸光一亮,難以置信地重複道:"姑娘,喊在下什麼?"

"病哥哥啊……"蘇靈芸好給別人起外號,她轉念一想以為宋伯陵不喜歡,忙揮手道:"你要是不喜歡……"

"在下喜歡."宋伯陵有點冰涼的手覆上了蘇靈芸的手背,語氣溫柔詢問道:"在下還不知道姑娘的名諱呢?"

蘇靈芸沒有將手抽回,反而有點臉紅,微微側頭小聲回道:"我叫蘇靈芸,蘇是蘇杭的蘇,靈是靈氣的靈,芸是芸芸眾生的芸,病哥哥若是不嫌棄,就叫我靈芸吧."

宋伯陵淡然一笑,稱贊道:"靈芸,真是很好聽的名字."

他要是再這麼誇下去,蘇靈芸非得要找個地縫鑽下去了,她打了一個哈哈:"哪有病哥哥說的那麼好,名字罷了,其實,病哥哥的名諱比我這個野丫頭要更好,一個地下一個天上."

宋伯陵臉色一僵,笑意已然斂起,聲音有說不出的無奈:"想必子然兄已經告訴你,我的身世了,出生在皇族,很多條路都是身不由己,如果可以選擇,我甯願成長在貧困的農家,這樣也就不會苟延殘喘的活過下半生."

蘇靈芸讀過各朝各代的曆史,她自然是知道身為人質在他國生活的艱辛,何況宋伯陵身患重病.

她下意識握緊了宋伯陵的手,勸解道:"病哥哥,你不要這樣想,其實上天賦予每個人生命,都是有意義的,這只是一時的困頓,我相信,一定會柳暗花明的."

"是嗎?"宋伯陵眸光黯淡:"我如今被困在這里,如何能柳暗花明?"

蘇靈芸歎了口氣,忽的一個念頭湧了出來,她欣喜道:"病哥哥,有辦法的,我現在也被困在若水山莊,上次你救我,就是因為我逃了出來,但是那個梨花陣我實在是闖不破,所以才中了毒,病哥哥懂得食人梨花的毒性,想必溫子然是告訴過你,梨花陣的解法嗎?"

宋伯陵是衛國的大皇子,陳國再怎麼樣不待見他,也不會將他的生死置之度外,那梨花陣的解法,溫子然自然是告訴了他.

隨著宋伯陵的點頭,蘇靈芸繼續迫不及待地說下去:"那這樣便好說了,病哥哥知道解法,那我們就趁夜深人靜的時候逃出若水山莊的掌控,回衛國."

宋伯陵思量一會,覺得此計可行.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吧."蘇靈芸牽著宋伯陵的手,就要起身,可是卻被宋伯陵給攔住了:"靈芸姑娘,今晚恐怕是不行."

"為什麼?"蘇靈芸慌忙問道,可是她看到宋伯陵虛弱無比的身體,現在哪里能奔波逃走?

"對不起,靈芸姑娘,是我拖累你了."

蘇靈芸耐下性子,重新坐回床側,安撫著:"這是哪里的話,是我太心急了,我們應該好好的計劃計劃."

宋伯陵淡淡笑道:"好,一切聽靈芸姑娘的."

聽到宋伯陵這麼說,蘇靈芸瞬間就感覺有點臨危受命的責任感,她一拍大腿:"好,其實我在若水山莊的第一天就想著要逃跑了,觀察了幾天,路線我都選好了,我們就定在明日的晚上子時,病哥哥你只要跟著我,你一定能回到衛國的."

"好,聽你的."宋伯陵嘴角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意味深長.

上篇:021 肌膚相親    下篇:023 鬼靈精怪的丫頭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