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1 肌膚相親   
  
021 肌膚相親

溫子然抱著蘇靈芸返回到了若水山莊,一路上蘇靈芸各種給溫子然使絆子,將手搭在他的脖子上,使勁地往下拽著,可是溫子然一副淡然的模樣,根本就沒有理會蘇靈芸的小打小鬧.

就這樣,溫子然沒有將蘇靈芸送回原先的小屋,反而進入了更加寬敞的屋子,將她放在了錦榻之上,並囑咐城南將房門關上.

隨著房門關上,蘇靈芸感覺周圍的氣氛有點詭異,特別是溫子然的表情,說是生氣又不像,可是他板著一張臉,目光涼涼地望著可憐巴巴縮在一角的蘇靈芸.

"喂,你們古代不是常說什麼孤男寡女不能共處一室嗎?你怎麼能讓城南關上門呢?"蘇靈芸伸出食指,指著房門口.

溫子然忽的傾身壓下,一只手放在蘇靈芸的腦袋一側,眼睛直視著蘇靈芸,讓她根本就逃不開他的視線.

"你要干什麼?我告訴你可別亂來……"蘇靈芸下意識地護住胸口,防止這個偽君子再次占自己便宜.

"你到底哪里與別的女人不一樣?"溫子然輕歎一聲,伸出手指,一路沿著蘇靈芸的五官向下,輕柔無比.

蘇靈芸不知道溫子然又開始抽哪門子的瘋,她打開他的狼爪,蹙眉道:"你到底想說什麼?麻煩你別總是打謎語,行不行啊?"

溫子然在瞬間就明白,或許就是這一點,風風火火永遠不同別的女人那麼殷勤奉承,她是獨一無二的.

"其實也沒有什麼,我看你臉色有點不太好,恐怕食人梨花的余毒還在你體內,我把你接回若水山莊就是為你祛毒的."

溫子然說得那麼坦然,好似每個字都是真的,可是在蘇靈芸這里,他每個字都是廢話和借口.

"不對,宋伯陵明明說我中毒不深,而且只是輕微的麻痹,你是不是又故意編出什麼謊話,好再次囚禁我?"

溫子然一怔,他不知道宋伯陵已經跟她說了,不過,沒有關系,他既然是神醫能治好奇病怪毒,也有本事下毒,他若無其事地"哦"了一聲,衣袖一掃,點點的粉末已經進入到了蘇靈芸的微開的胸口中.

他起身,負手而立:"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話,自然可以看看,你的胸口是不是已經開始起紅疹了."

蘇靈芸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地抬眸一看,果然,本來白皙的胸口果然起了一片紅色的小疙瘩,密密麻麻地瘆死人了.

"我去,溫子然你種的食人梨花,怎麼還有後遺症啊?"蘇靈芸已經開始感覺有點癢了.

溫子然悠然自得地轉身走到蘇靈芸身側,無辜道:"這食人梨花本是為防禦外敵的,我哪里知道芸兒竟然選擇了那麼一條路逃跑."

話里話外,就是說蘇靈芸笨和蠢.

蘇靈芸已經無力再跟溫子然斗嘴了:"怎麼辦啊?"

溫子然很是得意地拍拍胸脯,從懷中拿出了一藥瓶,倒在手心一抹翠綠色的液體,笑道:"還能怎麼辦?這屋里只有我一個大夫,當然是我給你上藥了."

這起疹子的地方挨著胸太近,雖然她平時就穿個A罩杯,可是怎麼說,自己也是個女人,被一個大男人襲胸算是怎麼回事?

她當下將領口死命拽起,哪怕是癢死也是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

溫子然見她咬緊牙關的模樣,就在一旁開始說風涼話:"這食人梨花的毒,若是在三個時辰沒有解,這紅疹就會從胸口蔓延到全身,然後到臉上,最後開始潰爛流膿,它不會致命,只會將你的皮膚弄得很糟糕."

蘇靈芸聽他那麼一說,有點想哭:"糟糕?能有多糟糕?"

溫子然欣然一笑:"其實也沒有那麼壞,你看到池邊那癩蛤蟆了嗎?你的皮膚就會變得跟它一樣."

蘇靈芸嘴角一抽,已然在腦海中腦補了無數了自己是墨青色還渾身起泡的皮膚,說不定,以後連說話張嘴都是"呱呱"地聲音.

想到這里,蘇靈芸打了一個激靈.

"其實,我覺得芸兒應該不會在乎外表的……"溫子然繼續自顧自地說著.

"等等!"

蘇靈芸臉色已然變成土色,她有點不甘心卻只能請求:"要不,你就給我抹藥吧."

"什麼?芸兒你說什麼,可是這孤男寡女的……"

"不重要!"蘇靈芸立馬伸手打斷他,她已經感覺到胸口紅疹開始往全身蔓延開來,而且越來越癢了.

溫子然得意一笑,沒想到這麼快就上鉤了.

他上前,雙手剛剛碰到了蘇靈芸的衣服領口,還沒有任何動作,忽的眼前一黑,溫熱的掌心將溫子然的眼睛遮蓋的嚴嚴實實.

溫子然以為她反悔了,身子微微後傾,雙手離開蘇靈芸的衣角,嘴角彎起一抹戲謔的笑意:"怎麼?還是信不過我?"

蘇靈芸的臉頰已經徹底燒了起來,不是信不過,而是根本不信,她的手疊在一起,將溫子然的眼睛捂得一條縫隙都沒有:"你不是神醫嗎?你就這樣上藥吧."

溫子然輕然一笑:"你確定?看不見的情況下,可能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到時候,你再冤枉我,或者罵我色狼,我豈不是吃虧了?"

蘇靈芸也覺得他說的在理,她眼睛微微一瞥,無奈道:"我指揮著你就行."

溫子然也不能再說什麼,只能點點頭,豎起耳朵聽著蘇靈芸向左向右亦或是向前一點點的話語,將翠綠色的液體輕輕地抹在了那片紅疹上.

溫子然幾乎傾下身子,墨黑的長發掃到了蘇靈芸的臉頰,癢癢的,起初,蘇靈芸以為溫子然必然會趁人之危,做出什麼越矩的行為,可是他的指腹很是輕柔,所到之處,涼涼的,痛癢之感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那若有若無的淡淡香氣,不知是這藥的還是他身上的,淡雅如同梅花,好聞的很.

蘇靈芸微微側頭,打量著這魅惑眾生的側顏,他的皮膚很是光滑白皙,從額頭到鼻尖再到下巴,這下巴跟剝了殼的雞蛋一樣,沒有現代那些邋遢男生的蟹殼青,不知道摸上去手感會是怎麼樣?

蘇靈芸細細的看著,不知覺一只手默默地從溫子然的眼睛上放下,食指鬼使神差地戳了他的下巴一下.

溫子然明顯一怔,手中的藥膏已經抹得差不多,他側過身,正好整個側臉就貼在了蘇靈芸的臉蛋上.

蘇靈芸身體輕顫,這麼親密的距離,她甚至連他的呼吸都聽的清清楚楚,肌膚相親,他的冰涼,她的火熱,正好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僵持了許久,溫子然的聲音不像是之前的清明反而添雜了一絲沙啞:"芸兒,你怎麼這麼主動?"

蘇靈芸忽的大夢初醒,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力氣,一把就將溫子然推開老遠,伸手抱起床榻上的錦被,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張半分氣憤半分尷尬的臉龐,結結巴巴道:"我……我哪有!"

溫子然拿起一布絹將手中殘余的藥膏擦拭乾淨,一臉壞笑地盯著蘇靈芸,時間久了,盯得蘇靈芸渾身上下開始發毛.

"你看什麼看,上完藥了吧?我身上感覺好多了,也沒有癢癢的了,好了,你快點出去吧."蘇靈芸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都怪這個家伙長得太妖孽了,一時間被魅惑了而已,對,僅僅是被魅惑了,沒有別的,什麼也沒有.

溫子然有點失望:"芸兒,你偷偷摸了我一下,就這樣算了?"

蘇靈芸越發覺得後悔,真想讓老天賜給自己一個月光寶盒,時光倒流好好的敲打一下自己的腦袋,看是不是進水了,竟然對一個色狼有了念頭!

"你……你也未經同意,占過本姑娘的便宜,我們這次算是抵了,以後誰也不欠誰的了."蘇靈芸說的理直氣壯.

"哦"溫子然眉頭一挑,決定後退一步:"那好吧,芸兒這是你說的,那以後不能隨便給我扣上色狼的帽子了."

"行行行."蘇靈芸一個勁的點頭,只要溫子然不提這件事,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得到了蘇靈芸的答允,溫子然滿意地離開了房間.

房門一關,渾身都繃著的蘇靈芸終于放松了下來,怎麼自從從彙萃閣回來,每次見到溫子然,都感覺緊張兮兮的.

她呼出了一口氣,忽的想起凰族的布絹,忙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懷中,那布絹還在,這是能回現代的唯一希望了,就是丟了什麼也不能丟這個.

她低頭將略開的領口,想要整理好,卻發現,那翠綠色的藥膏已經凝固了起來,紅疹不見了,卻多了一朵盛開的袖珍梅花,蘇靈芸凝眉,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溫子然的手筆.

蘇靈芸不禁伸手摸了摸,灼灼微開的梅花,很是好看,跟紋身一樣,能在皮膚上繡出這等樣品,溫子然的手必定很是巧吧.

他修長分明的十指,乾淨細長.

蘇靈芸蹙眉,搖了搖腦袋,該死,怎麼老是想到他的好,不行,還是趕快離開這個死地方.

上篇:020 宋伯陵的身世    下篇:022 偷偷約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