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20 宋伯陵的身世   
  
020 宋伯陵的身世

大片的陽光傾下來,蘇靈芸正蹲在地上拿著柳條逗著小雞滿地亂跑,直到看到溫子然從宋伯陵的房中走出來,她拍拍屁股站起,跑過去望著溫子然:"你們在里面說什麼悄悄話啊?"

溫子然低頭看著滿臉好奇的蘇靈芸,不禁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臉頰,用及其魅惑的聲音道:"你真的想知道嗎?"

蘇靈芸一陣吃痛,打開他的手,揉著肉嘟嘟的臉,憤憤道:"別再捏我的臉了,都被你捏大了"隨後又道:"你既然不說,我就去問宋伯陵,他肯定會告訴我的."

蘇靈芸剛往前邁了一步,忽的,整個身體騰空,溫子然一把將她抱起,要她去找那個危險的病秧子,他怎麼可能答應?

"溫子然,你瘋了,你放我下來!"蘇靈芸胡亂撲騰著四肢,可是任她怎麼撒潑打滾,就是逃不出溫子然鉗制住的雙臂.

"溫子然,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蘇靈芸有點氣急,也實在是沒有力氣.

溫子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自然是帶你回若水山莊."

好不容易從那里逃出來,還沒有好好喘上一口氣,就被逮回去,她怎麼能甘心,可是,她又斗不過腹黑的溫子然,只能暫時先回若水山莊,再作打算了.

溫子然抱著蘇靈芸信步往前走著,城南將手中的藥瓶交到了馮媽的手中,小聲囑咐了幾句,便也默默地跟上溫子然的腳步.

馮媽見他們走遠,歎了一口氣,端著熱水回到了宋伯陵的房中.

宋伯陵眼波一轉,緩緩問道:"他們走了嗎?"

"大皇子,他們已經離開了,這是溫神醫留下的藥,要我每隔一時辰就給您服下,您看……"

宋伯陵根本就不關心那救命的藥丸,他岔開了話頭:"馮媽,您跟著我多少年了?"

馮媽握住藥瓶的手緩緩放下,語氣有點悲傷:"十年了,自從大皇子來到陳國,老身已經伺候皇子十年了."

宋伯陵嘴角扯出一個苦笑:"十年,原來已經過去十年了,父王這十年從來不曾管過我的死活,他只知道他的皇位權勢,將我放在陳國,任由我自生自滅."

"不,君主不是這樣的,總有一天,衛國的勢力強盛,君主會親自接皇子回國的."

這樣的話,他已經聽過太多遍,在他剛來陳國被皇族皇子欺負的時候,在他的身體忽冷忽熱快要死過去的時候,在無數個寒冷的夜晚,他已經受夠了,也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

他支起半個身子,一把奪過馮媽手中的藥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瓶子支離破碎,藥丸滾落一地.

馮媽哎呀一聲,立刻彎腰要撿,卻被宋伯陵一聲斥道:"不要撿了!我以後都不會再吃藥了,特別是他溫子然的藥!"

"大皇子,你這是何必呢?"

宋伯陵臉色發白,額際豆大的汗珠又開始冒出,他單薄的身體被湧來的怒火徹底擊垮了,可是他依舊這樣支撐著,他不想做廢人,更不想做一個人人都看不起的病人.

"大皇子."馮媽心痛的一喚,正要上前扶住他發抖的身子,可是卻被莫名伸來的手給鉗制住了.

馮媽回頭一看,這人威風凜凜,絡腮胡子,冷淡的眸子透出不可否認的威嚴,馮媽哪里見過這個人,方圓幾里除了食人梨花陣,根本就沒有人煙,她下意識地想要大喊,可是被那人捂住了口鼻.

"桑陌,不准對馮媽無禮."

"是,幫主."桑陌松開手,而後走到宋伯陵的身側,從衣袖中掏出一顆紅色的藥丸遞給了宋伯陵,宋伯陵服下,臉色立刻就有了好轉,呼吸也不似之前那麼不順了.

馮媽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幫主,她顫顫巍巍地上前挪動一步:"大……大皇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幫主?"

宋伯陵不忍心讓馮媽卷入這是是非非當中,畢竟這種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他只能垂下眼眸,恢複到了之前溫潤如玉:"馮媽,這十年辛苦你了,你拿上這點銀子回老家,好好的生活吧."

桑陌受到宋伯陵的示意,從懷中拿出早就已經裝好的錢袋,遞在了馮媽的面前,這錢財里起碼有幾百兩的銀子,夠她花到下輩子的了,可是馮媽卻沒有接,滿是皺紋的臉淚眼婆娑,語氣幾乎哀求:"大皇子,老身要留在您的身邊,無論你做什麼事情,老身都不會再過問,還請大皇子不要趕老身走."

宋伯陵見馮媽一把年紀,跪在地上哭的聲淚俱下,心中不忍,可是他又不能不趕她走,凰族靈女已經出現,自己的複仇大計也要開始了,實在是不能有負擔.

他望了一眼桑陌,桑陌忽的上前,將衣袖中的**灑向馮媽,**不出一會就起了作用,馮媽歪身一倒,就落進了桑陌的懷中.

宋伯陵最後看了一眼照顧自己十年的馮媽,而後側過頭一揮手道:"將馮媽秘密地送回到衛國,找兩個可靠的人,一定要保證馮媽的人身安全."

桑陌扶起馮媽,有點擔心地看向宋伯陵:"幫主,你不如跟我們一起離開這里吧."

宋伯陵搖了搖頭,目光意味深長:"現在還不是時候,得等到再過兩日."

幫主的命令不可違,他只能帶著馮媽離開了草廬了.

空蕩蕩的草廬如今只剩下宋伯陵一人,他環顧了一下四周,掀起被子起身,寬大的衣袍蹭到了床邊,只聽"當"地一聲,好似有東西掉到了地上.

他低頭看去,原來是一根珍珠簪子.

他彎腰撿起,簪子上鑲著的珍珠在陽光下還是那麼珠圓玉潤,他忽的想起,那日在霧靈山的夜晚,蘇靈芸笨手笨腳地替他解開繩索,還眨著眼睛問他為什麼要戴著面具,好奇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宋伯陵一想到,不禁嘴角添上一抹笑意,上次是她救了自己,如今是自己救了她,這可能就是緣分吧.

只可惜,出現了一個溫子然,這完全是在計劃之外的.

他默默收緊了掌心中的簪子,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上篇:019 要人    下篇:021 肌膚相親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