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蠻妻來襲請君接駕019 要人   
  
019 要人

"溫子然,你是怎麼認識宋公子的?"

溫子然聚精會神地喂著小雞,眼睛一瞬不瞬地回道:"他原是衛國的大皇子,少時就被送到陳國當人質,只因身體不好,所以陳國花高價錢讓我來治他的病."

果然和想象的差不多,蘇靈芸不禁搖頭歎息:"那宋公子還真是挺可憐的."

溫子然看了蘇靈芸一眼:"他可憐?"

"他不可憐嗎?自小就背井離鄉的,還患有重病,不過,他到底生的是什麼病啊?你能治好嗎?"

溫子然看蘇靈芸一臉的關切,心底就湧上一股無名火:"你就那麼關心他?"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種下的食人梨花,我也不會差點沒命了,說到底,還不是你種下的因果."

"那你為什麼要逃?在若水山莊待得好好的,我又沒說不放你走."

面對他疑惑的眼神,蘇靈芸有點心虛了,她總不能說自己是因為找到回現代的辦法,也總不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吧,她沒心沒肺敷衍一笑:"我本來就是一個流浪的人,習慣一個人了,不喜歡總是關在屋子里,會悶死的."

話音剛落,蘇靈芸的手就被溫子然給緊緊握住,溫熱的掌心將她的小手攥的緊緊的,好像生怕她再逃走:"你不用再習慣一個人了,以後,我陪著你."

蘇靈芸一怔,這話是表白嗎?

她有點愣愣地看著溫子然那雙好看的眸子,那里面的深情不似之前的玩笑話,好像是真的…….

可是,溫子然他有真的感情嗎?

蘇靈芸別開視線,緩緩抽回右手,尷尬一笑:"你說什麼呢,我不需要任何的陪伴,一個人挺好的,那個……宋公子的病,你到底能不能治好啊?還說是神醫呢,他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醒呢."

溫子然眼中一閃而過的悵然若失很好的掩蓋了過去,他聳了聳肩膀,語氣輕松:"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你識破了,看來我的演技要更好一點才行了,大皇子的病是有點重,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可以治……"

"那就好."蘇靈芸赫然打斷了溫子然的話語,她直直地望著溫子然,他那麼好的容貌,舉世無雙,她就知道,他剛才是在開玩笑的,既然是這樣,那她也就沒有任何的包袱和情債了,一走了之才更適合自己.

"公子,大皇子已經醒了."城南站在長廊,頷首說道.

尷尬的局面一下子瓦解,溫子然和蘇靈芸前後走進了屋中,溫子然探了一下宋伯陵的脈,雖然還是很微弱,但是已經恢複正常,他撤去了銀針,看著已經睜開眼睛的宋伯陵問道:"大皇子,身體可還有不舒服?"

宋伯陵兩眼有點發直,盯著天花板,說出的話卻答非所問:"子然兄,不必再浪費精力了,我的病我自己知道,就讓我安安靜靜地過余下的日子吧."

"大皇子,您的病並非無藥可治."

宋伯陵索性閉上了眼睛,悠悠道:"那好吧,我想單獨跟子然兄談談."

城南第一個走了出去,而蘇靈芸也准備走,可是宋伯陵微弱的聲音再起:"姑娘,謝謝你也救了在下一命."

蘇靈芸回頭正好撞上宋伯陵微睜的雙眼,他發白的雙唇,他溫柔似水的眼睛,讓蘇靈芸感覺心頭一暖,她也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卻被溫子然給截個正著:"大皇子要休息,你先下去吧."

語氣生硬的很.

蘇靈芸頓時好心情全無,瞪了他一眼,氣憤憤地離開了.

宋伯陵眯眼望著蘇靈芸憤然離去的背影,忽的覺得可愛,他很是平淡語氣卻有點意味深長道:"看來,子然兄對我的救命恩人很是在意呢."

溫子然赧然一笑,恭敬回道:"大皇子多慮了,她和您都是我的病人,作為一個大夫關心一下病人,是再平常不過的了."

"哦,可是我看那位姑娘的行為做派可不像是若水山莊的人?難道是……子然兄又得佳人了,想要金屋藏嬌?"

宋伯陵臉上的笑意看似溫柔如風,可是卻在暗處夾帶著刀劍棍棒.

溫子然聳了聳肩,良久才打了一個哈哈:"大皇子真會說笑,她的確不是若水山莊的人,我偶爾下山去游曆,在半途見她受傷,便順手撿回來的而已,如此的小丫頭,沒有想到倒成了大皇子的救命恩人了,真是她三生有幸才是."

"哦"宋伯陵狹長的眼睛微眯,打量了溫子然許久,卻沒有在他臉上找到一絲一毫的心虛之態,只得繼續半開玩笑:"我覺得那姑娘挺好的,又善良還不失聰慧之心,與其被子然兄關在屋子中,不如換過來,照顧我,如何?"

這是明擺的要搶人.

溫子然好不容易找到了凰族的靈女,怎麼交到一個作為人質的落寞皇子手中?

"大皇子,您看到的都是她的表面,其實她笨的很."溫子然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輕聲道:"她受傷的地方就是腦子,時而清醒時而會發瘋,大皇子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如果留一個瘋子在身邊,恐怕不太好吧?怎麼樣,您也要為上了年紀的馮媽考慮一下."

宋伯陵聽出來溫子然這一套說辭擺明要拒絕,他笑意漸漸斂起,發白的臉龐顯現出少有的嚴肅:"如果,我說,我要定她了呢?"

溫子然很是自然地伸出手搭了一下他的脈,閉上眼睛幽幽道:"大皇子,莫說我是提醒你,收留一個姑娘在你這里,久了是要給名分的,可是,您既不能回國還是人質,你確定,陳國的新君會答應您的請求嗎?"

這是宋伯陵心中的一根刺,溫子然這番話無疑是將這刺變成了利刃,再次劃開了血淋淋的傷口,任由世人看自己的笑話,他修長的手指慢慢攥緊,眼眸中詭譎暗湧.

溫子然頷首一笑,他也不指望聽到宋伯陵之後的話語,他起身很是平坦無常地囑咐:"大皇子,我把藥交給城南了,藥丸要一個時辰服上一粒……"

"子然兄,謝謝你的提點,不過這世事變幻無常,誰也說不准以後人的命運,如果宋某哪天真的翻身,我一定不會忘記子然兄的恩德."

溫子然背脊一僵,他不用轉身就知道宋伯陵如今是怎樣的神情,這樣的男子能在他國忍辱負重多年,隱忍二字恐怕已經刻進骨子里,他日若真能回國,恐怕……

他沒有答複,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上篇:018 以身相許如何?    下篇:020 宋伯陵的身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