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第六十八章 天氣驟轉,資助村民   
  
第六十八章 天氣驟轉,資助村民

越發臨近過年,云舒就越發感覺這個冬天的不同,現在基本上大家都不會出門,夕陽村本就不富裕,家家戶戶生活得清苦,棉衣很多人家甚至都只有一人一件,沒有多余的,一個冬就得靠著那件棉衣來過活.

"姐姐,村里楊海大叔家嬸子給凍死了."本來攬月是去給林嬸兒送年禮的,要說村子里人不算壞,但關系也不算親近,家里就算有東西,也不可能家家戶戶去送東西閑擺,所以,這些年過年,林嬸兒那邊是肯定會送年禮,其他人家,都是看情況來決定.

廚房內,因為攬月不在家,所以都是云舒在打點,因為吃飯的人多了,老夫人和蘇夫人都毫不吝嗇把身邊的一個丫鬟交給云舒在用,老夫人的丫鬟叫欣兒,蘇夫人的丫鬟叫旋兒,手腳麻利為人實誠,這兩天云舒跟她也相處愉快,雖然是老夫人身邊的丫鬟,可規矩禮儀樣樣不少,更打心底尊敬云舒而非輕看她.

聽到攬月的話,云舒停止了忙碌,頓住腳步轉頭,看著紅著眼眶的攬月,微微歎了口氣,雖然跟這個村子里的村名關系不算多親近,特別是村子里的很多女人,太能嚼舌根,剛來,家里情況不好,吃了上頓沒下頓,冬季更沒有厚棉衣禦寒,但是至少如今這幾年關系也算平穩,她是大夫,村子內家庭條件不好的,她都是免費問診,甚至免費送藥,這個楊海她也有些印象,家里孩子多,早早分家出來了,如今父母具亡,夫妻兩個拉扯著五個孩子,靠著五畝田地過活,日子苦得很.

"姐姐,楊海大叔人也不錯,楊嬸子沒了,他家里還有五個孩子,這個冬天恐怕很難熬過去."攬月紅著眼睛,一些事情,她也不能做主,畢竟她也算是了解了這個姐姐的性格,當初楊嬸子也是嚼舌根的婦人之一,但這也是很多農村女人都有的問題,更何況死者已矣.

"……"過了好一會兒,云舒也沒有任何動作和話語,只是重新開始切菜裝盤.

攬月等了老半天,最終也沒再說什麼,轉身走出廚房.

卻在剛走出廚房的時候,就聽到廚房內傳來云舒的聲音,"那邊缺什麼,你送些過去吧."

"真的,謝謝姐姐."攬月馬上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步子輕快的離開廚房.

攬月剛走,云舒也停下了自己的動作,讓欣兒和旋兒兩個人先做著,自己則出了廚房,往後園而去.

到了後園,就見攬月正在一塊菜地里奮力的忙著,眼里不由得露出淡淡笑意,轉身離開後院往老夫人所在的房間而去.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的歡笑聲,門口,兩個黑衣侍衛看到云舒時微微點頭,朝其示意打招呼,云舒也回以一笑,"我找老夫人,方便請通傳一下吧."這是禮貌,並非是身份上的敬畏,而且老夫人也沒有表明身份,頂多給外人的印象就是她身份非富則貴,云舒一視同仁的態度也並不會給人冒犯之感.

左手邊站著的侍衛露齒一笑,顯得清秀可愛,"老夫人說了,路大夫過來,直接進去就行."

沒有稱呼云舒名字或者娘子,而是稱呼她為大夫,這是對云舒的絕對尊重,也是老夫人特別命令下來的.

並沒有因為這句話而受寵若驚,面上淡然的表情不變,眸中不起絲毫波瀾,點點頭,便往院子里走去.

這個院子其實也不算是什麼院子,不過是修建的時候方便安置女眷,才設置了一個小圓門,圓門進去後需要通過一條不長卻幽靜的小道,然後直達老夫人的住處.

老夫人住的房間比較大,里面還分出了幾間,外間自然是待客室的,當時攬月看著還說用不了,可如今看著,倒是證明了云舒考慮周全.

待客室內,老夫人和蘇夫人彼此對坐在小桌前,桌面上是一個小小的火爐,爐上是一個漂亮的小鐵壺,此刻正噗噗往外冒著熱氣.

這是奶茶,昨天下午云舒給大家煮了奶茶後,老夫人和蘇夫人就愛上了,因為兩位身體原因,云舒把奶茶的甜味壓得很低,老夫人兩人大概也知道原因,所以沒有多加要求,反而越喝,越覺得就算微甜的奶茶,反而比甜膩的奶茶更多了一股醇香,而那原本讓他們嫌棄的羊膻味兒,根本不存在了,昨天兩人就喝了好幾杯,今天上午,兩人就又扭著云舒給她們熬奶茶,云舒想著奶茶不甜,而且又放了云霧,對她們身體療養也好,就同意了,把做法交給了欣兒和旋兒兩個丫頭,結果這做法還把兩人感動得熱淚盈眶,畢竟這種東西天云王朝未從見過,味道又好,誰知道了做法,以後泄露出去都是一筆大財富,可云舒毫不吝嗇的教給了她們.

這也這兩天云舒能迅速跟她們相處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云舒來了,喝點奶茶嗎?"來云舒這邊不過才幾天時間,老夫人就深深喜歡上了這里,村內祥和,與世無爭,每天日子平淡卻溫馨,閑散漫步,還有美食為伴,最重要的是,身體這幾天的變化,她能清晰感覺到,不再是昏昏沉沉,每日躺在榻上數日子過.

"老夫人,我這次過來是想跟您借幾個人用用的."外面天太冷,各家各戶還忙著避寒,而且她也希望毫無後顧之憂,畢竟這種天氣,保不准哪里就會遭難,她一下子拿出太多米面糧食蔬菜,肯定會讓人眼紅,到時候引發事故就不好了,而老夫人的侍衛卻精通武功,請他們幫忙,也不怕人找茬惹事.

聽到云舒說找自己借人,老夫人愣了愣,隨後沒有猶豫就點頭同意了.

蘇夫人在旁邊也笑道:"雖然我沒帶什麼人,不過還是有幾個小厮可以使喚的,云舒如果還確認,盡管讓他們去幫你的忙就是."

在這邊雖然不是白吃白住,兒子是付了豐厚報仇的,可蘇夫人卻打心底喜歡云舒,更喜歡現在的生活,換個地方換個人,恐怕給她雙倍十倍的銀子也不可能讓她生活得這麼舒心.

"那云舒也謝謝蘇夫人了."想著光用老夫人的人,故人比較輕便,但顯然會忽略了蘇夫人,讓她心里覺得自己看不起她,反正一會兒也要搬很多,人手方面自然是多多益善,所以連忙笑著答謝.

"云舒,你借這麼多人,是要做什麼呢,我不是多管閑事,只是有些好奇,呵呵."老夫人和善的笑看著云舒,總覺得她不是一個莽撞的人,應該是真的有事吧.

見老夫人看著自己,詢問的眼神讓她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答道:"今年恐怕是要遭難了."

聽這話,老夫人也是一慎,抬頭看了一眼戶外陰沉沉的天空,那股寒風也直直往屋內灌,不過因為周圍窗戶都是用玻璃封的,密不透風,她們穿著質地上等的禦寒衣物,身邊又有銀絲炭和暖手爐,根本不覺得多冷,但想著那些憑困人家,都活了幾十年了,天氣問題遭難也曾經遇到過,這個時候,也不由得露出了擔心神色來.

"云舒借人,是想忙這個村子的村民嗎?"老夫人很聰明,一點就猜到了.

也沒有隱瞞,雖然做好事不宣揚是正確的,可老夫人問,過分謙虛就顯得虛偽了,"剛才攬月去了村子里,說一個嬸子因為天氣沒了,夕陽村世世代代耕田種地,家家戶戶並不富裕,每戶人家每個人一個冬就只有一件棉衣甚至沒有棉衣禦寒,這樣的天氣,繼續下去,不說凍死,地里莊稼因為這天氣恐怕都會全部死掉,到時候肯定會死更多人."

"你准備送糧送禦寒之物給他們?"雖然沒有去過夕陽村里面,也沒打探過,但從這個村子的規模來看,人數就絕對少不了,至少是幾百人,上百戶人家,一家一戶的送米糧和禦寒衣物,開銷,恐怕不菲,更何況這種天氣,米糧和衣物也肯定漲價.

"嗯."

"這麼多人,開銷恐怕很大."老夫人見云舒承認,老夫人蹙眉提起開始憂心.

"老夫人不用擔心,這些年云舒還是囤積了一些米糧,加上賺得銀子,應該勉強夠了."這種時候可不能說大話,要說銀子她現銀真沒多少,算來算機也就不到十萬兩,家里開銷大啊,這十萬兩對普通人家絕對是一筆巨款,可在富貴人家,也就是稍微入眼的銀子.

蘇夫人這個時候接話了,"云舒身為女子,卻有如此胸襟,我真的很佩服,夫家還行,如果不嫌棄,這次夕陽村的禦寒之物,我會安排人送來."

有人幫忙自然是好的,云舒面上布滿了笑容,朝著蘇夫人盈盈一拜,"那云舒就替夕陽村的村民寫過夫人大恩了,等下來我會告知里正和村長,讓他們來拜謝夫人."商人圖利,云舒自然不會掩蓋了蘇夫人的善舉.

可誰知蘇夫人卻揮手搖頭,"不必了,我之所以拿這些東西,都是因為云舒你,所以,這些東西也理應是你捐贈給他們的."

沒想到蘇夫人竟然是在幫自己,看著那得體柔和的笑容,突然感覺心頭一暖,這個女人,來這里的時間不長,可卻將這個村子的事情弄得很清楚,想來也應該知道這幾年她因為未婚先孕,又是落魄富家小姐,遭受到夕陽村很多人的暗罵和羞辱,這是在替自己找場子啊.

商量好了這一切後,云舒就帶著老夫人和蘇夫人交給她的人往後園走去,這個時候攬月剛裝了一籃子菜往園子外走.

"姐姐,你們這是?"見云舒帶著好幾個人過來,攬月奇怪的問道.

"攬月,你先給楊海叔家送去吧,我讓他們在裝一些,一會兒先給村子家庭困難的送一些過去."云舒看著攬月那拎著蘭子手凍得通紅的模樣,一陣搖頭,這個丫頭來的時候遭受夕陽村村民的羞辱暗罵不比她少,可她卻始終懷著一顆善良剔透的心,可她就做不到,她一向不是善男信女的.

"姐——你真好."攬月知道云舒是善良的,只是並不會對誰都好,可能是因為剛來夕陽村的那一年受了很多委屈的緣故吧,可如今云舒能夠做到如此地步,她真的很感動.

"行了,別在這里悲春傷秋了,順便去了之後問問楊海叔,我記得他的大兒子跟二兒子都分別十六的十四了吧."

"嗯,是啊,姐姐你難道准備請他們去縣里的酒樓幫忙?"想著楊青不就是讓這個姐姐給提拔到縣里做掌櫃嗎,所以馬上攬月就想到了這一點.

見攬月那鬼靈精的模樣,云舒也不否認,點頭笑道:"如果他們能勝任,當然是可行的,不過如果沒有能力,我也不養廢人."

"我知道了姐姐,我這就去問問."說完歡天喜地的跑遠了.

因為下午要把這些准備好的蔬菜米糧送入村子里需要幫助的人家,所以中午的飯菜都交給了欣兒和旋兒兩個丫頭在做,因為有配料,又在廚房內幫了幾天忙了,味道做出來倒也不錯,欣兒還得了老夫人的稱贊,高興得整個下午都泡在廚房里,想著晚上做什麼好東西給老夫人吃.

匆匆吃過午飯後,攬月就請了林嬸兒過來,詢問了村內特別困難的人家後,擬定了名單,云舒就讓人往村里這些人家送起了糧食,盡管已經很低調了,可村子里挨家挨戶,有什麼響動隔壁都能知道,一個下午,整個夕陽村的人都知道了云舒的善舉.

同樣也引來了很多人的罵聲,當然,這些有罵聲的,自然是沒有得到的.

這些沒得到米糧蔬菜的,家境也算過得去的,至少不會餓肚子,現目前至少是這樣,所以誰也不嫌米糧多,當得知村里很多人家都有米糧而他們沒有,當然生氣怒罵了,而得到米糧的人家,也都開始對云舒感恩戴德,一些以前還說過云舒壞話的婦人們,也都開始自我反省.

這樣的情況,引來了里正和村長.

兩位老人家境可以,自然沒有收到云舒送的東西,但是兩位老爺子也是知禮的,如果不是云舒,恐怕整個夕陽村村名這個冬天很難過得了.

當聽說了云舒的作為後,不顧天色已晚,兩個老人在家人的陪送下,來到了云舒家里.

老夫人和蘇夫人不願見其他人,所以都各自回了房間,郁為安也因為前兩天的事情,這兩天在主動玩兒消失,盡量不出現在云舒的面前.

攬月給兩位老爺子和兩個中年男人斷了茶水後,也迅速離開了前廳,上樓去看著天天和樂樂了.

"路娘子,老頭子我代表整個夕陽村感謝你的善舉了."楊顯懷看著云舒,想著上一次他們登門,是在三年前了吧,那個時候這丫頭剛生了孩子給孩子辦滿月酒,他們上門,卻是為了讓她出錢買地,這個地方,本來就空置多年,名義上更是攬月父親的地盤,只要稍微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能放過他們,可他們卻還是上門找她出錢買了地,如今上門,卻是人家主動拿米糧來救濟村民,毫無私心,這些,都讓他一個活了大半輩子的人感覺羞愧.

楊國強也跟著道:"說起來我們是在汗顏,路娘子此善舉真的讓老夫很感慨,當年……"雖然很不願意承認自己做過的錯失,但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說了.

云舒卻在關鍵時刻打斷了他們的話,對楊國強面露笑容,"里正您多慮了,本來云舒也是在這里落戶長住了,更得多虧了您二老接納我們一家在這里呢,出錢買地,也是天經地義."雖然當年的事情她心里確實有些疙瘩,可真正論起來,也不算什麼,這地如今她買了,就是她的,不會沒定性,人家一句話就能隨意收回.

"是,那我們就不說這個了."很喜歡云舒的聰慧,及時打斷了他的話,替自己遮掩過去,不過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人,竟然如此聰慧,也不得不令他感歎.

楊顯懷這個時候又接著開口了,"云舒,你這樣平白送給村民的東西,不求回報我們也很感動,但是大家都有手有腳,如果你這邊需要幫忙,可以請他們來幫忙,這樣你的東西也不算白送."

知道村長的意思,畢竟直接送給他們,也許會養成一些人的惰性,大冬天本來就冷,既然有人送,他們也不需要去找吃的,想想縣里的事情,正好也可以,便道:"不瞞二老,云舒在縣里准備開一家酒樓,也許要些人手,云舒在村子里也承蒙大家的收留,如果大家願意,可以來云舒這里應招,酒樓大概需要二三十個伙計和丫頭,正當生意,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這里的村民純樸,說了自己的話後云舒就從里正村長的眼里先是看到了震驚,後就是憂慮,知道他們心中所想,而且,楊青就是在縣里酒樓出的事情.

這話一出,頓時二老心頭的大石也放下了,楊國強哈哈大笑,爽朗的道:"路娘子,你這可算是又幫了他們大忙了,給他們活兒做,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啊."心里更感歎云舒的心胸大度,就算是一般男兒,恐怕也做不到釋然甚至是反伸援助之手吧.

"也不算,本來酒樓就要招人,招知根知底的也好,但我丑話說前頭,如果不能好好工作,沒有能力做這份兒工作的卻來充數,云舒可不會留情面."這一點云舒覺得必須要解釋清楚,而且,她知道,並不是因為她以德報怨,她確實說的實話,知根知底,有任何事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不是嗎.

如果村長和里正知道了云舒竟然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鐵定氣得吐血三升.

"對了,村子里的學堂如今已經很破舊了,對于您二位的作為云舒也很佩服,這幾年我也攢了些銀子,學識是孩子以後出人頭地的必備,所以我打算重新修建一所學堂,村子里的孩子可以免費上學,鄰村的繳納二十個銅板的建校費即可,書本費我這邊來想辦法."云舒這話說出去,無異是一個重磅炸彈.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在這個時代,仍舊是奉行著讀書人為上,讀書人的身份很高,自然而然不是人人都能攀附得上的,光是一本書的費用,就是普通百姓半年甚至一年的家庭開銷,很多村子里,都只有夫子與一本書教大家,卻不會人手一本.

而云舒話里所透露出的意思,則是只要上學的孩子,都將會有自己的書本.

聽到云舒這話後,里正和村長盡管活了大半輩子,此刻也不由得喜形于色,面上是掩飾不住的激動,看著云舒的目光更是晶晶亮,心中更感歎不已,這個女人,未婚先孕,有辱斯文,甚至連他們心底都是對他頗有些看不上的,可這一刻,他們是真真正正的將她放在了跟自己同一高度來看待了.

一本書的價格多高他們很清楚,可云舒卻說要建學堂,讓村子里孩子全部都免費上學認字,這份善舉,加之這個冬季給村子里生活困難的人家支助,一個普通的女人,如何可能有這樣的能力和心懷.

而云舒這麼做,也有自己的想法,她不是聖人,最主要這麼做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兩個兒子也逐漸大了,平常兩個孩子也孤單,到時候建學堂肯定就會有很多跟兩個兒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和他們一起玩,甚至稍微大點兒的,還能護著他們,到時候兒子也開心了,其次才想到讓村子里孩子們都學知識.

上篇:第六十六章 強硬逼問,空間制藥    下篇:第六十九章 捐建學堂,娶你可好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