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第六十六章 強硬逼問,空間制藥   
  
第六十六章 強硬逼問,空間制藥

飯菜上桌,入鄉隨俗,云舒這里沒有男女分桌吃的慣例,當然云舒也沒有因為老夫人的身份而專門為她准備把男女分桌吃,如同普通平凡的一家人吃飯一樣,不分彼此,男女同桌.而丫鬟小厮則單獨開了一桌.

本來云舒的意思是讓林天也跟著一起吃的,可林天卻堅持不肯,獨自斷了飯菜回了院子里吃.

羊肉湯上桌,眾人聞著那濃郁的香氣,紛紛湊頭想看明白那湯里是什麼東西,可怎麼看,就愣是沒一個人看明白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路云城對于妹妹一下子擁有這樣好的廚藝,既感歎又心酸,同樣對于那一大盆香氣四溢的湯很感興趣,"妹妹,給我們介紹一下這湯是什麼湯吧?"

"大哥還是先別問了,大家都試試,吃點吧,吃過之後覺得味道可以,我再說."怕他們沒胃口,這種肉類就算做的好吃,如果先給他們說了,初次嘗試,他們肯定也很少有能夠下定決心吃的.

云舒的話引起了大家很深的興趣,坐下後依著攬月給每人盛了一碗.

"大家試試吧."說著云舒將視線落在了上座的老夫人和蘇夫人身上,"兩位夫人,你們身體不好,畏寒,多喝點這個湯,吃點這個肉,往後冬天也好過一些."

特別是蘇夫人,對云舒的醫術已經算是歎服了,所以非常相信她說的話,聽了她的話後,頓時點頭,笑眯眯的拿起筷子開始優雅的吃了一口肉,軟綿綿的肉質,有著一股仿佛奶香但又仿佛其他香的味道,具體什麼竟一時半會描述不出來,隨後又低頭喝了一口略帶白色的湯,鮮香中夾帶奶味,竟然是越喝越想喝,而且喝肚後,她竟然感覺身體開始發熱,那股寒冷竟然開始消散.

"這湯味道不錯,而且我感覺全身發熱呢."喝完一碗放下後,蘇夫人抬頭就看見所有人都紛紛看著自己,不由得眸中帶笑解釋道.

老夫人聽著也愉悅了,端起碗大口卻優雅的喝了幾口,隨後也夾起兩片不知道是什麼的肉放入嘴里嚼了起來,吞下後,也覺得蘇夫人說得很對,"真不錯,趕緊吃吃,阿揚啊,特別是你,冬天比我這個老婆子都還怕冷,趕緊喝點兒這湯."

雖然躺著中槍,但這個時候的玉戍揚顯然很喜歡,端起湯就開始喝了起來,果然如同大家說的,自己想象中的一樣美味.

而郁為安卻一直看著云舒,昨天晚上他就一直沒真正睡過去,腦子里全都是這個女人的身影,更重要的是,那兩個孩子,為什麼他心里總覺得跟他們關系不簡單,心底,有個答案呼之欲出,但這個答案,終是在即將破土而出的時候,轉瞬消失.

"謹知,你也嘗嘗."見兒子看著某個方向卻不動筷,老夫人輕聲提醒道.

知子莫若母,更何況這個兒子從小就跟她親,所以她很清楚兒子心里疑惑的是什麼,還有兒子剛才在看誰,畢竟兩個孩子的身上,實在有太多兒子的影子,雖然更多的兩個孩子是像云舒這個做娘的,可割舍不斷的血脈親情,雖然她自認也喜歡孩子,可這兩個孩子給她的感覺卻是不同的,所以,她理解兒子的疑惑.

同樣她也很奇怪,云舒以前到底是什麼身份呢,上午和蘇夫人聊天中,知道了云舒曾經是富家小姐,只是因為家道中落,丈夫早亡,才流亡到了這里,攬月曾經是云舒的丫鬟,因為共患難,彼此感情好,才讓攬月做了她的妹妹,但就算曾經是富家小姐,也不應該跟兒子有關系啊,如果有關系,為什麼連兒子這個當事人都不認識她呢.

不過短短幾分鍾,老夫人的腦子里,卻有了很多種假設性的想法.

知道飯桌上多說無益,便沉默著開始吃飯.

路云城雖然從頭到尾都一直在埋頭吃飯,可對于眾人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妹妹的兩個孩子,確實很有郁為安的影子,特別是天天這個長子,容貌像妹妹,可神態更多則像郁為安,嚴肅起來,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可一個侯府千金,一個新貴侯爺,一個深居閨閣,一個沙場點兵,明顯是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啊,再有妹妹在無故懷孕前,並未離開過侯府在外過夜,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很明顯這個疑惑猜測不止他有,郁為安和老夫人同樣有.

心思各異,卻也沒有因此影響到眾人對美味的欣賞和大快朵頤,老夫人一向食欲不振,可今天卻吃了一碗白米飯,兩碗羊肉湯還有很多菜,而臘香腸,雖然也很受歡迎,可云舒還是請老夫人和蘇夫人都少吃一些,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垃圾食品,只不過是農家風味小吃,少吃可以,多吃就對身體沒好處了,既然她同意了治療老夫人,那麼就不會放水.

吃過飯,攬月負責把碗筷收拾了,老夫人帶來的丫鬟還有蘇夫人的丫鬟都過來幫忙,兩個小厮則迅速將飯廳清理了一遍.

老夫人一行則都到了前廳的小花廳坐著聊天,吃飯前大家就對那湯很好奇,一個個都沒問出什麼結果來,現在都紛紛等著云舒揭曉答案.

看著眾人的眼睛都看著自己,云舒也知道這個事情得告訴大家了,想了一會兒後,才道:"之所以之前不告訴大家,是因為這種肉大家以前恐怕連想都不會想,不過這種肉對我們身體不會有害處,反而有很多益處,特別是畏寒的人,吃過以後身體很好,冬天也不會覺得多冷."

"哦,還有這種功效?"因為羊肉低賤,所以根本不會有人把時間浪費在研究羊肉功效的事情上,畢竟那股味道,根本無人能接受.

點了點頭,云舒繼續道:"這種肉在天云王朝內很少有人會吃,只有那種吃不了飯的人才會吃."

"難道你說的,是羊肉?"玉戍揚出身顯貴,家世和身份讓他從來順風順水,可這一刻,他卻突然有種想死的念頭.

在所有人期待和緊張的目光下,云舒淡定的點了點頭.

"嘔——"這一刻的玉戍揚只感覺胃里翻江倒海,從來沒這麼難受過,腳下速度風快,一眨眼就奔出了花廳.

老夫人和蘇夫人畢竟年紀大一些,涵養好,可此刻的面色也仍舊不好看.

云舒看著眾人的神色,也就大哥還有郁為安淡定一些了,攬月則帶著天天和樂樂出去玩兒了.

"羊肉雖然是低賤吃食,可它的營養價值和功效卻很高,普通人根本不知道,這對你們的身體絕對有益無害,醫書上說,羊肉味甘,性溫,入脾,胃,腎,心經;溫補脾胃,對于脾胃虛寒所致的反胃,身體瘦弱,畏寒等症有很好的功效;之外它還溫補肝腎,對腰膝酸軟冷痛有很好的療效;還補血溫經,對產後血虛經寒所致的腹冷痛也有效果.羊肉是助元陽,補精血,療肺虛,益勞損,暖中胃之佳品,是一種優良的溫補劑,對人的身體絕對有益無害."云舒大概將情況都說了一遍,這些人身份尊貴,不將事情解釋清楚,反倒是會給自己惹來一身騷.

聽完云舒的話,蘇夫人的心里也掙紮了好久,最終,看著云舒那雙淡定的眸子,她選擇了相信她,朝著她微笑點頭,表示接受了這種滋補方法,畢竟剛才她回想那湯的味道,確實很好,至少是她喝過的那麼多美味湯里,味道為數不多的鮮湯之一.

有了蘇夫人的接受,老夫人也在沉默良久後同意了這種滋補方法,畢竟那種湯,只要不說,她還真的猜不出竟然是那種肉,想著那兩個跟兒子很相似的孩子,里面還有很多疑問等著她去揭開呢,所以,至少現在不能死.

"既然兩位都沒意見,那麼以後我也會經常給你們做一些藥膳和滋補的湯的,兩位夫人金尊玉貴,身份肯定不凡,不過到了云舒這里,就只是云舒的病人,我不希望你們還自持身份,否則,云舒也可以選擇不治."這話聽起來逆耳,甚至是不近人情,可云舒也只能這麼做,因為這個方法無疑是最快解決問題的,她不喜歡一個事情要重複多變跟她們講.

郁為安雖然有些介意,可母親都答應了,他也只能保持沉默.

如今天氣寒冷,出去也沒什麼可玩的,想著家里的水果也差不多送完了,如今要吃的也只能去後院子摘,便道:"老夫人,蘇夫人,兩位如果不嫌累,家里也水果吃了,不妨幫云舒個忙,一起到後園去摘一些."

"你的後院里還種了水果?"老夫人在路上就聽了侄子說京城他們吃到的水果都是在一個村子里買的,不過卻並不知道具體是誰.

"是啊,前段時間我記得張叔應該給玉老板送了幾百斤水果吧."聽老夫人問,云舒便笑回道.

聽到這話,老夫人如果還不能明白,那就真的白活了,馬上露出驚愕的表情,瞪著眼睛看著眼前身材纖細甚至有些弱柳扶風的女子,容貌上絕對上乘,如果再精心打扮一番,絕對是萬里挑一的美人,放在京城也絕對是數一數二,這樣的女子,能夠種地種水果?

"老夫人不必驚訝,云舒不才,對種植方面有些經驗."云舒勾唇,淡淡一笑,一張清雅的面容此刻看起來尤為醒目,她很清楚老夫人心里的想法,就算是很多農村女子,對種植方面,也不算清楚.

"哈哈,你可真不是一個普通女子,那我倒是很好奇,很想去看看云舒的果園子了."老夫人爽朗一笑,尊貴氣息與生俱來,舉手投足均顯皇家風范,換做普通人,看到這樣的老夫人,肯定已經被氣威勢所攝.

可云舒不同,見到這樣的老夫人,也滿面淡然,"既然如此,老夫人,蘇夫人請."

蘇夫人來到夕陽村後一直在小木屋那邊,很少來這邊前廳,所以後園也是沒去過的,倒是聽兒子說過幾次,而她也吃過好多云舒這邊送過去的水果,味道很好,而且水果的品種還很多,甚至說一句不怕吹牛的話,恐怕和云舒這里的水果種類,連皇宮內都無法相比吧.

而這一想法,馬上在老夫人到了後園後,得到了認證.

目瞪口呆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果林,一小半種植的菜類,其他的,全都是水果,她知道的有貢橘,雪梨,葡萄,香蕉,草莓,水蜜桃,蘋果,但還有其他的,很多類似于貢橘卻比貢橘小上很多的是什麼水果,還有那一根根林立在土里整齊排列的類似于木棍或者竹類的是什麼東西,還有那紅紅的小小是什麼東西,還有更紅顏也小小的是什麼,還有那濃密大葉子下又黃又大是什麼東西?

老夫人不認識的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是近幾個月才慢慢長起來的,都是云舒新移植進來的,攬月不怎麼關注後園的水果生長,因為這里基本上都是云舒在看著,所以她也根本忽略了這些東西是什麼時候種植什麼時候長出來的.

"路大夫,你這里的這些水果可都是你本人種出來的?"擁有這樣的技術,如果是云舒請的人,真的不大可能.

並沒有隱瞞的意思,以後做生意就得靠著他們這些有身份的人呢,當即點頭,"老夫人猜對了,我很喜歡水果,所以對他們的種植也特別的研究了好些年,後來家道中落流落到夕陽村,在這里紮根後,生活窘迫,才試著開始或種植或移植了這些水果樹或苗,種子過來,沒想到竟然讓我給誤打誤撞種出來了."

這是典型的說謊不眨眼睛,騙人的技術高超,連旁邊知道妹妹前面十多年事情的路云城都不得不感歎,如果不是知道妹妹的身份,恐怕他都相信了,不過後續幾年妹妹的情況確實很苦,也許真的是老天垂憐吧,才能夠讓妹妹學會這樣的好本事,雖然粗俗了一點,但至少如今的妹妹過的日子比以往侯府錦衣玉食的生活更讓她開心了不是.

所以,作為哥哥,品德一向高潔,京城人人稱道的云城公子也毫不猶豫的試圖幫著妹妹撒謊了,這就是寵妹的結果.

"路大夫的愛好,真是異于常人,年紀輕輕就有高超地方醫術,竟然還會農業種植."老夫人哈哈大笑,常年在侯府內,真正說的上話的也就只有玉顏,雖然有親人,可因為出身不同,注定了他們每個人都不可能太空閑,所以,大多數時間的老夫人都是孤寂的,可從昨天到了這個夕陽村後,住在了云舒這里,老夫人就覺得多年來心里那股悶悶的東西沒有了,整個身體都輕快了不少,更是在多年沉悶過後發出了首次的放聲輕快大笑.

"老夫人,蘇夫人,其實請你們去摘水果,也是希望你們能多鍛煉一下,鍛煉身體的同時還能愉悅身心,這對你們的身體很有好處,每日過富貴日子,吃了就坐,餓了就吃,吃了就睡,對你們的身體來講,並不是福氣,而是黴運,這些富貴生活的習性會讓你們的身體越來越消極懈怠,讓你們身體器官功能逐漸罷工,最終疾病讓困擾你們,直至死亡."云舒的話說得有些誇張,但至少百分之六十是事實.

老夫人和蘇夫人聽著,想著他們曾經過的日子,也都深以為然,想想府內的下人,還有鄉下的人,為什麼他們生活如此艱苦卻能活的那麼久,不就是因為他們身體不嬌弱,不是溫室中的花朵,風吹雨打他們也能抵抗,不會承受不住而死亡.

水果品種繁多,云舒一種一種給大家解釋了不常見的水果,老夫人和蘇夫人對水果異常喜歡,聽了云舒對每種水果的解釋又說了功效後,都開始熱烈的摘起水果來.

而天天和樂樂之前讓攬月帶著出去玩兒了一會兒又睡了一會兒午覺,在老夫人和蘇夫人都忙著在地里摘水果的時候,也蹦蹦跳跳的加入進來,有了兩個孩子,特別是樂樂那歡脫孩子的嫁入,整個後園內充滿了他調皮的聲音,時不時清脆的笑聲更讓老夫人和蘇夫人樂開了花,一個下午幾個人都在院子里忙碌著,小厮丫鬟則都站在岸邊看著果園內的幾個身影,他們被各自主子下了命令,只能呆在岸邊,不能幫忙,唯有小心看著各自的主子,生怕出什麼問題.

給老夫人和蘇夫人找了消遣的樂子,這邊路云城也因為有事跟云舒了一聲帶著林天出門了,玉戍揚也因為去縣里視察鋪子,臨近年底要查賬而離開了,說是要過幾日,趕著過年再回來.

臨走時,還不忘順走了云舒十斤臘香腸.

對于玉戍揚的這個舉動,云舒並沒有說什麼,也難得沒有再收他的銀子,這事兒讓咱們的玉老板高興了好久,到了縣里還對張韜垮云舒越來越善解人意了.

可過年之後,玉戍揚才知道,云舒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拿的,不付出任何代價,想要得到云舒的任何無償東西,都是不可能滴.

同樣云舒也准備了二十斤臘腸和兩百斤各類水果,讓他分別給張韜和陳光林一人帶了十斤臘腸和一人一百斤水果過去,價值上絕對算是厚禮的,更何況這寫東西還勝在新鮮,臘腸天云王朝還沒有過,水果更是稀有物種,更何況還是多類品種的水果,很多天云王朝甚至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所以整體算來,也算是一份兒豐厚的大禮了.

等忙完了這一切,云舒想去後園看看老夫人他們的時候,卻在剛進入前廳,就讓一只手給拉住了胳膊,任由她怎麼掙脫都不行,抬頭望向眼前執著望著她的郁為安,云舒感覺一陣頭皮發麻,這種沒有來的感覺,連她都不知道原因.

"你到底想做什麼?"這個男人難道是聽不懂話嗎,她是真的不認識他不是嗎,除了幾年前救了他一名,他們之間毫無瓜葛,那孩子雖然跟他很相似,可卻不能代表是他的吧,她對她完全沒有印象,而這個男人明顯在她救他一名之前,也是不認識她的,雙方都不認識的前提下,怎麼可能發生關系,從而孕育出孩子.

可郁為安卻根本不聽這些,薄唇緊抿,眸光幽深,半天都不吭聲,直到云舒准備再次掙脫他的時候,他卻突然發力,然後云舒就感覺雙腳離地,身體讓他帶著往空中越去.

寒冷刺骨的風打在云舒身上,臉上,讓她感覺自己在被逐漸凍僵,還有那不斷起起伏伏的幅度,更讓她胃里翻滾,頭暈眼花,就在她以為就可能這麼被折磨的沒氣的時候,突然感覺身體一重,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讓她原本快要破胸而出的心回歸了原位.

看著云舒那慘白的臉,郁為安也感覺到自己似乎做得有些不對了,剛才那樣的舉動,明顯是很不憐香惜玉的啊.

"郁為安,你到底要做什麼?"休息了老半天,云舒才稍微緩過氣來,這個時候要說自己的涵養,云舒完全可以說沒了,讓剛才郁為安那舉動給弄飛了,現在她很生氣,暴走,有種想要殺人的沖動.

"我沒想要對你做什麼,只是我們需要一個足夠僻靜的地方談談?"郁為安看著面色難看的云舒,見她雙腿似乎發軟搖搖欲墜的模樣,欲伸手去扶,卻見她冷冷瞪了自己一眼,便只能收回自己的動作.

云舒這個時候心情很糟糕,不想跟人談話,所以撇開頭,根本不看他.

見云舒這舉動,郁為安微蹙眉頭,對于女人,他真的不了解,更別說這個時候去猜測他們的內心了,多年來的軍營生活,郁為安根本不知道溫柔為何物,他習慣了直來直往,他看到云舒身邊孩子的第一眼,就對那兩個孩子有異樣的感覺,兩個孩子的眼睛,還有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仿佛能讓他陷入魔瘋,總忍不住去親近他們,母親也有意在他面前提過,兩個孩子跟他小時候很像.

"云舒——"見云舒那個樣子,終是郁為安努力克制心里的問題,試著讓自己的態度溫和一些,免得嚇到這個女子.

這樣的郁為安,如果讓京城的那些人知道,鐵定得驚掉下巴,如果讓他的那一群手下看到,鐵定自挖雙目,明顯郁為安鐵血冷清的模樣,深入人心,柔情的郁為安,眾人看到第一念頭絕對是猜測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郁公子,我們似乎還沒有這麼熟."聽到郁為安這個稱呼,云舒感覺很怪,心里也別扭.

可郁為安卻仿佛沒聽見,這種時候,不得不感歎郁為安的臉皮之厚,普通人聽到這話,肯定會馬上改口,可他卻沒有,神態自若,冬季大下午昏暗的冷光籠罩在他剛毅冷硬的面部線條上,仿若一尊雕塑.

"如果你真的不記得我,我只能找人來驗證一下了,畢竟這個問題,困擾著我,我心里也憋著."對于娶妻這種事情,郁為安之前的二十多年從未想過,可如今,他卻覺得應該考慮了,特別是那兩個可愛的孩子,看著他就感覺心都軟化了,如果那兩個孩子真是他的種,這個女人他又覺得不錯,為何不能做夫妻.

不得不說,郁大少爺考慮事情的簡便性,根本沒有考慮過云舒是否會同意,他就直接把所有的事情給考慮完了,仿佛是一個很體貼的男人,根本不需要心愛的女人費力去思考這些問題似的.

"在就你這條命之前,我們從未見過,所以,不需要驗證."云舒聽著一陣煩躁,僅有的耐性也全部被磨光,面對郁為安,說話也變得很嚴厲,目光更森冷.

"我沒有其他意思."沒有要惹怒云舒的意思,如今見云舒竟然這麼生氣,郁為安也有些無措起來,心底深處,總有個聲音在讓他克制自己的脾氣,不能嚇到她.

見郁為安那無措的模樣,云舒就算一陣輕歎,這個男人也許並無心傷害她,只是他的性格太直接.

想了想,還是克制自己的怒火,委婉道:"我有丈夫,我非常清楚記得他的長相,雖然他是個短命的,可對我的好,我們的感情我永遠記在腦子里,放在心底,所以,還請郁公子以後說話做事三思而後行."

"……好."深深看著眼前認真跟自己說話的女子,心底一陣失落,也許,他真的是魔瘋了,這種事情,簡直有些天方夜譚.

因為云舒實在不能承受剛才出來時候的飛來飛去,她怕回去的時候直接病倒,所以選擇了步行.

郁為安好死不死帶她來的地方是後山半腰的位置,天氣寒冷,山路更不好走,坑窪不平還雜草叢生,走幾步就覺得頭疼,又斜又窄的山路,拒絕了郁為安的幫忙,愣是讓云舒給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

剛和郁為安一前一後走到院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院門從里面猛然打開,就攬月紅著眼眶看了云舒一眼,隨後一把將其抱住,腦袋埋在云舒懷中,悶悶的聲音夾雜著濃濃的驚恐,"姐姐你去哪兒了,我到處找不到你."

這幾年她和攬月帶著兩個孩子,彼此相依為命,早已經習慣了不管去哪里行蹤都要告知對方,這樣找不到人還是頭一次,所以當攬月找了將近兩個小時無果後,情緒就開始接近崩潰.

這個時候老夫人也走到了門邊,看著外面站著的兩人,低頭掃了一眼兩人鞋子,沾滿了泥濘,還有那裙擺下明顯是枝椏雜草所刮而留下的痕跡,明顯是走了山路.

"好了,天氣這麼冷,攬月丫頭還是趕緊先讓你姐姐進屋來吧."老夫人在旁邊幫忙解圍.

聽了老夫人的話,攬月才回過神來,連忙放開云舒,紅著眼睛拉著云舒往院子里走.

大門口,郁為安站著接受母親眼神的逼供,垂頭一言不發.

知道兒子的性子,所以深深歎了口氣,"進來吧."

蘇夫人這種時候當然不會開口,畢竟她只是外人,兩個人都有親人關心詢問,她這個時候說什麼也幫不了忙,倒不如站在旁邊看情況,實在需要她幫忙再說.

郁為安心里很不舒服,剛才下山云舒明顯躲著他,連讓他扶一下都不給,遠遠的跟他保持著兩到三米的距離,仿佛生怕吃虧一般,他堂堂齊國侯,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這個女人,為什麼就避他如蛇蠍.

隨著老夫人剛走到前廳門口,突然看到眼前一個小身影猛的朝他奔來,下意識的蹲身將其接住.

"叔叔,快帶我跑."調皮的嗓音,嬌俏可愛,一雙水晶般美麗的眸子此刻盛滿了可憐的神色,撅著嘴吧,粉嫩嫩的臉蛋和紅唇,整個模樣看著哪怕是一個再冷血的人,也能軟化.

抱著懷里身著紅白相間格子棉衣棉褲的樂樂,郁為安原本冷硬的面部線條此刻有了一些軟化,雖然云舒否認了兩個孩子跟他可能有的關系,他也開始試著接受兩個孩子跟他沒有關系,可看著這個孩子的眼睛,心底的疼愛就止不住的往上湧,眼里更布滿了寵溺之色,勾唇,柔聲問道:"你又惹什麼事兒了?"

"不是我惹事兒,是大哥沒本事,為什麼要說樂樂嘛."樂樂很喜歡這個郁叔叔的懷抱,寬厚結實讓他感覺很安全,就如同哥哥說的,父親的懷抱,可以讓他們完全放心的讓他抱著,根本不怕摔倒.

"你又惡整你大哥了?"雖然昨天才認識這兩個小鬼,可對于兩個小鬼的性格也了解了個七七八八,身為哥哥的天天個子沒弟弟高,同樣也沒有弟弟這麼活潑外向,天天屬于內斂沉穩型,年幼卻早熟,根本不似一個普通的三歲孩子,可盡管聰慧,卻也擋不住弟弟古靈精怪的各種整蠱招數,他來了才不過一天時間,就看到樂樂好幾次捉弄身為哥哥的天天來,這個時候天天竟然發怒,看來又是玩笑開大了.

沒一會兒,天天的聲音就出現在了兩人視線里,一身藍白格子棉衣棉褲,年僅三歲身上卻沒有孩子應有的天真和活潑,有的是沉穩內斂,一雙眸子晶瑩透亮卻也含著智慧的光芒,看著弟弟讓郁為安抱著,秀氣的眉頭好看的蹙起,腳步沉穩走向兩人.

"下來."走至郁為安面前,抬頭看著躲在郁為安懷里不敢抬頭看自己的弟弟,天天有種想要狠狠教訓這小子一頓的沖動,每一次弟弟整蠱他,他生氣了最終要懲罰他,都會狠不下心來,好幾次讓母親知曉了要懲罰他,他反倒著急緊張,出言幫忙勸母親息怒,每每一些晚上,他閉著眼睛都在問自己,為什麼就這麼弱,狠狠教訓這個弟弟一頓,保管他以後見到自己不敢再放肆.

"我就不,是你自己技不如人."樂樂迅速抬頭看了一眼自家大哥,飛快說了這麼一句話後,就又將腦袋埋回了郁為安懷中,好好聞的味道,好有父親的感覺,腫麼辦,樂樂小朋友不想下去了,就想這麼一直讓這個有父親味道的男人給抱著.

聽著弟弟任性的話語,天天嘴角微抽,隨後將目光落在了抱著弟弟的郁為安身上,"郁叔叔,請您放樂樂下來吧,他還有功課沒做完呢."

"哦,你們這麼小就開始讀書了?"大戶人家的孩子一般五歲給孩子啟蒙,只要京城貴族或者簪纓世家才會在小孩三歲的時候給啟蒙,可鄉下孩子,就算氣質不凡家境不錯,三歲,是不是也太早了.

"是的,母親今天布置了功課,我必須看著樂樂完成才行."對于這個弟弟地方跳脫性子,天天也非常無奈,甚至一度猜測自己跟弟弟是不是同母所生,是不是母親生產的時候抱錯了.

郁為安也來了興趣,問道:"那你們學的是什麼啊,你母親給你們又布置的什麼功課?"

"母親教我們完成一篇字和一首詩的背誦."其實他還有母親單獨安排的關于醫書方面的功課,因為這是他的個人愛好,所以弟弟才沒有.

"那介意叔叔去看看嗎?"這個時候進去遇到云舒反倒是尷尬,倒不如去看看兩個孩子的功課,就算不是父子,他將兩個孩子當晚輩疼愛也無妨吧.

"弟弟不願做."天天猶豫的看了一眼郁為安懷中扭捏的弟弟,輕聲道.

"不會的."郁為安輕聲道,隨後笑著微躬身將嘴附在懷中人兒耳邊說了句什麼,很快樂樂就支撐起身體,眸光晶亮看著郁為安,"真的?叔叔不騙人,娘說騙人不是好孩子."

"哈哈,叔叔保證不騙你."聽到樂樂這話,郁為安哈哈大笑.

天天見弟弟竟然這麼容易就被擺平,想著一會兒有郁為安在,弟弟也不會再耍什麼陰謀,他也能安心完成母親安排的另一份功課,倒也樂意了,穩著小步子朝著云舒給他們在院子里安排的小書房而去.

而云舒那邊,情緒平複後,跟老夫人和蘇夫人說了一聲有事去忙,就離開了花廳回了樓上房間.

大哥的身體雖然如今還算穩定,可藥物方面也需要慢慢配置了,畢竟那身毒時間太長,已經深入骨髓,她如果不是仗著有空間靈泉水能洗髓伐筋,也沒有辦法救大哥路云城.

空間內的藥物又到了收成的時候了,進入空間,看著那滿片的名貴補藥,走近其中一株人參旁邊,低頭看了一下那人參,意念一動,那人參便破土而出,乾淨整潔仿佛被人清洗過一般,完整的根莖脈絡和龐大的參身,如果讓其他人看見,鐵定拼了命來搶,這種大小,這種完整程度,至少是三百年以上的人參,價值也絕對值黃金萬兩甚至更高,畢竟百年人參世間都是少有,誰家能有一根,那就是救命的絕佳藥物,特別是富貴人家,越有越舍不得死,自然對于這些能緊急救命的名貴藥材很舍得下血本了.

不過云舒拎在手里看了一眼,就招來了小紫,將剩下的工作都交給了她,而她則隨後將手里的人參仍在一旁等小紫一起處理,自己迅速閃入玉竹樓內.

這棟玉竹樓內是專門用來盛放藥品的,里面排放很整齊,看起來這讓小紫整理得非常不錯.

走到一處整片牆上都搭著寬玉竹片,整齊排列放著很多身形完整人參的位置,稍微瞄了一眼後,動作迅速從里面抽出幾根年份有千年的老參,隨後又迅速走到其他地方挑選了靈芝,雪蓮等珍貴藥材,抬步往樓上走去.

在空間內仿佛呆了半個月長久,云舒一步也沒有離開過玉竹樓,全神貫注的制藥,期間連任何東西都沒有吃過,這也是她作為空間主人的優勢,在這里,就是她的王國,她就是這里的掌控者,如同神仙般存在,就算不吃東西也不會餓死,餓的時候,有心吸一口空間內的靈氣,調解體內氣息就能當食物充饑.

當最後一粒養生丹制作完成,云舒才大大舒了口氣,起身的時候也覺得腦袋發懵,就算有神奇空間,她在里面全神貫注做一件事情這麼長時間不移動分毫,也會感覺有一些累的.

因為上一次進來種了不少小麥和水稻,這一次進來玉竹樓的最高一層就堆滿了大米糧食,就算鬧饑荒,她也完全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了.

臨離開空間時,想著老夫人和蘇夫人的身體,就又順帶拿了幾支年份在百年的人參,沒辦法,她之前種植的時間沒注意,所以每個人參的年份都很長,如今雖然空間內有小紫幫忙照看了,可太低年份的小紫又看不上,所以,最少的也是百年分的,這也是人參中最不顯眼的幾支了.

------題外話------

本來可以提前更,但是不到萬字,所以猶豫了一下給晚了,上午九點左右應該會審核通過,今天晚上十二點前,還有二更,爭取二更下午前完成發上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文文哦,多多訂閱,呵呵.

上篇:第六十六章 下廚做菜,吃貨垂涎    下篇:第六十八章 天氣驟轉,資助村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