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第六十四章 玉戍揚驚,再度重逢   
  
第六十四章 玉戍揚驚,再度重逢

云舒本身對這個女孩兒的話也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只是大哥路云城應該不是一個隨便發脾氣的人,剛才應該是這個女孩兒剛才小聲抱怨了什麼不好聽的話,加上被抓住後又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才會將大哥給惹怒吧.

搖了搖頭,這個女孩兒看起來年紀不大,應該是還不懂事的原因吧,加上父母缺少這方面的教育.

張韜這麼一出來,那脾氣跟身上的威勢,直接就把女孩兒給嚇趴跪在地上了.

但云舒不是聖母,雖然女孩兒年紀小這麼看著很可憐,可既然做錯了,那麼自然要受到一些教育才行.

張韜看著分別站在路云城和路云舒身邊的天天和樂樂,一雙眼睛頓時笑眯成了一條縫,他也沒想到今天云舒竟然把兩個孩子也帶來了,膝下無子女,張韜本身就偏愛小孩子一些,而對天天和樂樂更是不同,當看到兩人時,其他事情都先暫且放開了,蹲下身,笑眯眯的朝著天天和樂樂伸出手,"天天,樂樂,過來讓張爺爺抱一個."

因為張韜每次過來都會給他們帶零食還有玩具,兩個孩子也都很喜歡張韜,互相看了一眼,都紛紛朝著張韜懷里跑去.

兩個孩子軟軟的小身體撞進張韜懷里後,還夾帶著兩人軟蠕的小綿羊音,喊著張韜張爺爺,頓時讓張韜原本威嚴的表情消散得沒影了,剩下的,則是慢慢的慈愛和愉悅的笑聲.

一手一個就將兩個孩子抱了起來,親親這個愛愛那個,聽著兩個孩子歡快的小聲,特別是樂樂那放肆的笑聲,一張臉上的笑容早已經讓他整張臉都皺成了一團,組建此刻他的心情是何等的愉悅.

好一會兒,張韜才逗弄完了兩個孩子,將實現落在了云舒兄妹身上.

"云舒,云城,實在對不起了,剛才查完一部分賬,多有怠慢,見諒啊."張韜本身就很喜歡路云舒,而云舒也並不時常來縣里,這好不容易來一次,也是第一次來他們這後院,竟然讓一個小人給得罪了,想著心里又騰的升起一股無名火.

"張叔,馬車上放了一些年貨,是給你和嬸兒的,是放到流云莊還是給送到嬸子那邊去."並沒有將小女孩兒的事情放在心上,云舒想著那些東西搬進來如果又要搬走也麻煩,索性留在了馬車內,等張韜做了決定再說.

"放店里吧,老板過來了,很喜歡吃你家的水果."想著今天一大早老板就過來找他問水果的事情,張韜也一陣汗顏,心想上次不是都已經快馬加鞭送過去五百斤了,這才多久時間啊,竟然又要.

聽到這話,云舒眼前馬上浮現出了一張比女人要妖嬈的容顏,風姿入骨,簡直比女人還要美上三分,那個男人不是才回京不久嗎,怎麼又來了.

不過這些東西都是她送給張韜的,又讓張韜送給那個男人,她著實有些不願意,"張叔,這些都是給嬸兒的,你不是說嬸子胃口不好嗎,你們就得多吃水果,補充身體營養,你那老板如果真要,讓他給銀子,我園子里還有一些,再賣一些給他就行."

"老板昨天晚上就已經到了,如果去你那邊買還要浪費一天時間,不如先拿一些給老板他們先吃?"雖然玉戍揚這個老板有些喜怒無常,但他心里卻很敬佩這個老板,年紀輕輕能力不凡,短短幾年時間內就將流云莊的名號在全國打響,連其他各國都有他們的分號.

對于張韜的效忠云舒實在無能為力,只能點頭表示同意.

見云舒同意,張韜面上露出高興的笑容,連忙叫來幾個伙計到門外的馬車上去把水果都搬下來.

聽著這話,云舒知道,這些水果,如果還能剩下一些讓張韜拿回家,才就怪事兒了.

心里感歎的同時,也只能想著後面再找人送一些直接到張嬸兒那邊去了,不然大過年的,准備的年禮人家張嬸兒連看都沒看到呢.

很快有人就將水果搬了進來,張韜馬上就安排了幾個丫頭將水果清理了很多品種,裝好盤送往另外一邊的院子.

而云舒這個時候也才注意到,這個院子竟然還接連著一個院子,中間有一個門是打通的,這兩個院子就是互通的,不過不到後院是看不到的.

"玉戍揚專門買了一個院子來供他偶爾過來居住?"云舒想著那邊的院子,她只聽說這個院子是供伙計們住,可沒聽說旁邊還有一座別院的.

"嗯,老板對住處要求很高,前面住過幾次客棧,後來就不樂意了,讓我給置辦了旁邊的這座宅院,也方便他查賬和我們的彙報."張韜聽著云舒的話,並沒有聽出云舒話里的其他意思,很平靜的回答道.

云舒想起現代很多有錢的富豪就喜歡人走到哪里房子就買到哪里,現如今看來,這古代人也都是一樣嘛,有錢,多置辦一些房產享受也應該.

一直站在旁邊悶不吭聲的女孩兒見幾個人聊得火熱,以為已經忘記了她的存在和剛才發生的事情,悄無聲息就想要移步離開.

卻在這時,林天不知道何時出手,劍雖未出鞘,但裹著劍身抵著女孩兒的脖頸,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威脅,頓時笑臉慘敗入職,渾身軟趴趴,但因為眼前那殺氣森然的眼睛,愣是讓她沒有那個膽兒敢軟倒在地面.

"你……你要做……做什麼……"今天短短一刻鍾的時間,卻讓女孩兒經曆了一輩子都沒有經曆過的黑暗場面,這些刀劍的事兒,在她往前的十多年里,從未經曆過,只是偶爾從聽書那里聽過大俠執劍行俠仗義或者殺手冷血哪劍殺人不眨眼.

"大哥,算了吧,這丫頭年紀小,別跟她一般見識."剛才她就察覺到了張韜的態度不對,恐怕這個小丫頭應該是張韜認識的朋友的孩子吧.而云舒知道,跟林天說沒用,林天直接聽命于大哥路云城,所以,云舒才直接跟大哥說的.

聽到妹妹的話,路云城微微點了點頭,便示意林天放開那女孩兒,但中間卻沒有說一句話.

很顯然,他也察覺到了女孩兒可能跟張韜有些關系,只是他很不高興這女孩兒說了妹妹,很多人家十三四歲的女孩兒都議親了,甚至早一些的都嫁人了,怎麼還會小,不過妹妹都這麼說了,這個面子得給,但也別想他有什麼好態度.

對于云舒主動幫忙給蘇小花解圍,張韜心里很感激,但也知道蘇小花的做法確實不對,剛才他進來的時候就聽到了蘇小花那些難聽的話,換做誰都不會給她好臉色,心里暗暗懊惱,如果不是因為蘇小花的父親厚道,跟他關系不錯,他也不會繼續留這個丫頭在這里做了.

也看出了路云城心情不好,張韜面上露出歉意,對兩人解釋道:"蘇小花是我一個好友的女兒,他們家家境倒是殷實,對她也就諸多嬌慣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在這里替她給你們道歉."

路云城聽到這話,溫和一笑,表示了自己沒有生氣了.

云舒也笑道:"張叔,我們理解的,她年紀小,不懂事嘛."

"哈哈,那叔就謝謝你們兄妹倆寬宏大量了."張韜滿臉的精神,笑起來也是中氣十足.

蘇小花在旁邊站立不安,生怕一會兒就丟了小命,她清楚看見剛才那個冷面男人手里的劍是真的,當見父親的好友張叔給自己解圍後,也狠狠松了口氣,縮著腦袋,等張韜對她一揮手後,便如釋重負的迅速跑了下去,生怕多留一會兒就會沒命.

"都已經快午時了,一路趕過來還沒用午飯吧."算著時間,加上剛才蘇小花的話,兩個孩子肯定餓了.

"還沒呢,就等著張叔招待我們吃一頓大餐."云舒跟張韜也很熟悉了,一頓飯的事情,按如今她的生活條件,是不足為慮的,不過張韜這麼主動,當然不能推辭了,她心里早就把張韜當作長輩一樣尊敬了,所以,語氣中足見熟稔和隨意.

聽到云舒這樣的口氣回自己話,張韜果然喜笑顏開,抖了抖懷里的兩個孩子,笑眯眯的問道:"天天樂樂午飯想吃什麼啊?"

"樂樂要吃炸雞翅炸雞腿,還有翡翠糕,還有奶茶,奶茶."樂樂平日最喜歡吃的就是這些小零食,而其中又是云舒最新發明的奶茶最得他心,早上沒吃什麼,現在都已經過中午了,更是餓得不行,一聽張韜問他想吃什麼,頓時噼里啪啦如同小爆竹般將自己的愛好說了出來.

對于這些吃食,張韜是滿心尷尬,想著剛才怎麼就這麼主動問孩子想吃什麼呢,要知道云舒家里那些吃食,恐怕連京城那些高檔酒樓都做不出來啊,而都問孩子了,難道讓他失望嗎?

這個時候云舒開口了,正好解了張韜的圍,"樂樂,那些東西我們回家讓小姨給你和哥哥做好不好,現在我們到了縣城里,就讓張爺爺帶我們去吃一點其他你們都沒吃過的東西,好不好?"

"那有炸雞翅炸雞腿好吃嗎?"

"有翡翠糕好吃嗎?"

"有奶茶好喝嗎?"

可憐又可愛得大眼睛清澈的盯著自己的母親,小小的眉頭蹙起,這個小表情加上他那張萌到極點的小臉,換做其他人,恐怕心早就軟化了,就算這小子要天上的星星,恐怕也得想法設法給他摘下來.

可云舒卻不吃他這一套,這小子鬼靈精得很,特別是最近這幾個月,越來越調皮和機靈,那副無害的模樣很吃得開,也頂著那無害的小臉做了不少搗蛋事兒.

伸手捏了捏兒子的鼻頭,故作嚴肅的道:"家里的東西是家里的,外面的東西味道當然不同,不過味道肯定不錯的,樂樂在長身體,不能光挑味道吃,也得吃對身體有營養的東西知道嗎?不然你長不高."

"不會,樂樂比哥哥都高."樂樂一句天真無邪的話,頓時傷害了兩個人.

云舒有些愧疚的忘了一眼旁邊躺著都中槍的大兒子,卻見大兒子一副正經模樣,仿佛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路云城在旁邊聽著樂樂這童趣的話,也忍不住夠唇露出了一個笑意來.

連黑臉的林天都有了不同的表情,那就是他的嘴角微抽了一下,雖然很細微,但還是讓路云城給發覺了.

張韜則是放聲大笑,對于樂樂這天真又有趣的話語,著實感覺可愛得很,同時心里更加遺憾,為什麼自己就沒有這樣一對乖孫呢,就算只是一個,也好啊.

但張韜卻忽略了一個事情,他連兒子女兒都沒有,又哪里可能來孫子呢.

不過言歸正傳,生怕天天和樂樂兩個小孩子給餓著了,張韜是打心眼里將兩個孩子當作自己的親孫子在疼的,餓壞了他們,他可是會很心疼,所以提議道:"好了,我們先酒樓吧."

正在幾個月准備離開後院去酒樓的時候,院子里打通的那扇緊閉的門就讓人從那邊打開了,一身壓花暗紋錦緞,容貌妖嬈的男子邁步走入了院子內.

"老板,您怎麼過來了,有什麼事情吩咐下人一聲就是,還勞動您親自過來."見到妖嬈男人時,張韜連忙將手里的天天樂樂放下,幾步走到了玉戍揚的面前.

而玉戍揚卻只是胡亂的擺了擺手,雙眸卻直直盯著剛才讓張韜放下的兩個孩子身上去了.

路云城在看到玉戍揚的時候,就下意識側身,在見玉戍揚朝著兩個侄子方向看去時,悄無聲息的隱了身形.

"玉老板,你這是做什麼?"見玉戍揚如同餓狼一般的模樣朝著自家兒子走去,云舒按捺不住了,一把將兒子撈到身後護著,緊蹙著眉頭,面色極為難看.

玉戍揚聽到云舒的話,才回過神來,但眼里濃濃的震驚仍舊還在,慎慎看著眼前,美麗清雅的女子,雖然做了母親氣質仍舊上佳,身材也惹火妖嬈,這樣女子,根本不會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以前他就曾經懷疑過,而現在看著云舒身後護著的兩個孩子,更加有了一些多余的猜測.

"他們是你的兒子?"上一次他去夕陽村云舒家里時,雖然知道她生了孩子,卻並從未真正見過兩個孩子的長相,所以如今有此一問很正常.

"是."冷冷看著玉戍揚,就算這個男人曾經照顧過她的生意,讓她做了幾筆大買賣,也不能抵消她心底的不悅.

"我沒有惡意,只是感覺他們很眼熟."看著云舒的眼神,玉戍揚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也怕把這女人給惹毛了,沒辦法,誰讓他沒有其他優點,就是愛吃呢,各種美食和好味道的東西,他都愛得很,對于上一次拉走的五輛名為臘腸的東西,現在想著都流口水啊,那東西運回京城後,除了家里留了一車,很多都送了親朋好友,而那一車也因為味道好,家里沒吃多少,都讓各家上門給用各種理由打劫完了.他可還想著找時間再從云舒這里買一些呢.

很多人可能都能用錢打發,可他心里直覺這個女人用錢是真不好打發的.

"什麼熟悉,玉老板你跟誰都這麼自來熟嗎,我兒子還小,出生到現在沒見過你."不知道為何,聽到玉戍揚的話,云舒心里突然就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熟悉?玉戍揚是京城人,從流云莊的強硬後台和他的錢財以及他本身的氣質來猜,家世就一定非凡,指不定就是什麼皇親國戚或者高官之子,而路云舒更是京城侯府的千金,能夠讓玉戍揚看著兩個兒子卻又覺得熟悉的,那麼一定就跟孩子的父親有關了,想到這里,她的心就忍不住發寒,更對于那個讓她吃了這麼幾年苦的男人恨到了幾點,想到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見面,他敢跟她搶兒子,她一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咳咳,某男如果此刻知道某女心里的想法,肯定會抬頭望天,心里呐喊自己的無辜.

"路娘子,你別緊張,我真的只是想再看看你的兩個兒子."見云舒那激動的樣子,玉戍揚眼底閃過一抹暗芒,卻很快消失不見,嘴上心平氣和的跟云舒說道.

可云舒卻聽不進去,轉身牽著兒子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隔斷的院門再次從那邊走進來一個人影,來人一身黑色暗花錦袍,渾身散發著冷硬氣息,一張同樣給人冷硬的臉此刻緊繃著,雙眸直直看著顯得無辜的玉戍揚.

"怎麼了?我似乎沒犯錯."玉戍揚見郁為安那冰冷的臉,再想著後面那兩個跟他長得極為相似的孩子,不由得一陣激動,如果那兩個孩子真的是表哥這個悶騷男悄悄留下的種,那肯定是一場史上絕倫的精彩大戲,還有姑姑那邊,肯定會高興得一下子連病都好起來的.越想,臉上的表情就越豐富.

郁為安雙眼看著玉戍揚,滿是嫌棄,不明白這個表弟怎麼能有這麼豐富的表情,剛才還一副無辜的樣子,不過一瞬間就面上開始變換各種表情,當自己是變臉的嗎?

"老大,給你看個人,你一定很感興趣."說完不等其他人說話,馬上側開身,將他身後剛才當著的云舒給露了出來.

云舒聽著玉戍揚的話就一陣緊張,渾身的神經此刻都全部緊繃起來,感覺到玉戍揚已經將自己暴露出來,微垂著頭老半天,還是沒有允許自己繼續懦弱的低頭,直直的昂起頭,卻在看到眼前的人後,驚愕的瞪大了眼睛.

同樣還有郁為安,原本冷硬的面容在看到云舒後,也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來.

張韜不認識郁為安,這也是第一次見,昨天晚上匆忙接待,只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絕對不低于老板,而老板似乎跟他關系也很好,此刻見這位身份不凡的老板竟然對云舒露出不同表情來,不由得一陣緊張,下意識就想要說話替云舒解圍.

可剛准備開口說話,就讓對面自家老板一個狠厲的眼神給瞪住了,嚇了一跳的張韜只能暫時保持沉默,他准備觀察情況,如果這個老板真的對云舒有企圖,那他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不是他多想,而實在是云舒的容貌,在整個臨陽縣,都是絕對頂尖兒的,讓這位老板看上也不無奇怪,可跟云舒接觸了這麼長時間,自認也很了解云舒的性格了,如果真讓這些老板看中,她的性子也絕對不會屈服,所以,張韜心里是抱著丟了性命也要幫云舒的心思的.

云舒看著眼前熟悉的男人,同樣也關注著周圍,張韜的表情玉戍揚的表情她都看在眼里,而對于張韜眼里所表達的東西,她也看得清清楚楚,心里頗為感動,畢竟跟張韜認識不過幾年,彼此連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他都能為自己做到這一步,流云莊的掌櫃,可是很多人奮斗一輩子都無法走到的位置啊.

"張叔,別緊張,只是認識的一個朋友而已."轉頭對張韜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卻輕易撫平了張韜內心的緊張.

郁為安聽著這話,面上的驚訝也變成了溫和,走近幾步,看著眼前三年多未見的女子,平坦的腹部纖瘦的身材,生過孩子後的她身材恢複得非常完美,還有那張清理絕倫的臉,竟然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和做了母親而有絲毫改變,反而比三年多以前更出色了,那雙清水秋眸,更讓他在剛才看到的第一眼,心跳都漏了一拍.

比之三年前的模樣,這個男人的身上更多了一絲沉穩和大氣,一雙眸子比之三年前也更加深沉,幽深似海,這麼看著,她甚至都有種沉迷其中走出來的錯覺.

"沒想到,我們竟然又見面了."云舒見這個男人盯著自己半天都不說話,周圍氣氛一度陷入尷尬,再有身後兒子輕輕扯著自己的衣袖,只能開口打破了這僵硬的氣氛.

聽到云舒的話,郁為安夠唇輕聲道:"是啊,又見面了."聲線毫無起伏,雙眸平靜如水,唯一能說的,就是他的聲音很溫柔.

"你們?早就認識?"旁邊,玉戍揚一雙眸子里燃燒著熊熊烈火,那興奮的模樣,仿佛即將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將呈現在他的面前,畢竟他的老大表哥是點頭承認了跟這個女人認識的.

"是."郁為安看了一眼自家那興奮不已的表弟,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得了狂躁症,緊蹙著眉,再次丟過去了一個很嫌棄他的眼神.

換做平時,玉戍揚肯定抗議了,可是此刻卻不同了,如果這個女人真的是表哥郁為安喜歡的女人,而那兩個孩子也真的是表哥的兒子,那麼很多事情,就很好解決了.

"你到底在做什麼?"郁為安看著玉戍揚奇怪的模樣,忍不住冷聲問道.

聽著這話,玉戍揚就撇了撇嘴,果然待遇不同,對路娘子就那麼溫柔細語,還沒見過表哥對哪個女人這麼溫柔過呢,看來,自己是猜得**不離十了.

"你們繼續,繼續,我沒有打擾你們,繼續你們的談話吧."說著,雙眼就眼巴巴的望著云舒和郁為安.

"趕緊去找大夫,娘又說頭疼了."郁為安看了一眼玉戍揚,語氣冷淡的說道.

聽到這話,玉戍揚就是一愣,隨機夠唇笑起來,"老大,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呢,你眼前這位可不就是一名大夫嘛,聽說還是一位醫術高明的大夫,也是我們這次要過來找的人了."

"什麼,就是你?"這個時候郁為安也才想起,幾年前自己身受重傷差點兒沒命,就是這位大夫救了自己啊.

"我雖然會醫術,可要說高明的醫術,我真不敢當."看著眼前的男人,云舒表示自己很謙虛,滿招損謙得益,她不是小孩子,這些東西還是明白的,更何況她跟這個叫侯國齊的男人並不是多深厚的關系,頂多就是自己救了他的命,但事後她也收取了報酬的,如今離那見兩人這身穿著和出現的地方,就能夠猜出他們的身份絕對非同一般,自己平民百姓,還是少招惹為妙.

"夫人,我娘舊病纏身,請遍名醫診治都束手無策,請您給我娘瞧病也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希望夫人能夠出手,在下感激不盡."說著拱手對云舒施了一禮.

沒想讓這個男人給自己行這麼大的禮,云舒連忙帶著兒子退了一步,"公子嚴重了,請公子前面帶路,什麼病是否能治或者治好,還得云舒診治過後才知道."

聽著這話,郁為安點頭表示理解,側身對云舒一笑,"那就請夫人跟在下過去看一下吧."走在前方的郁為安此刻嘴角弧度不斷擴大,比之三年前,他覺得這個女人更有趣生動了,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個妄想,卻沒想到他們能再次見面,嘴里不停咀嚼著兩個字"云舒",原來,她叫云舒啊,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云卷云舒.這般淡然的名字,果真,如同人一般——美.

張韜自然不能跟著去的,云舒這個時候卻發覺大哥和林天不見了,想著兩人的身份,又想著玉戍揚還有這個侯國齊,想來都是京城人,也許認識,所以大哥才會避開吧,便也沒有多想,更沒有去問大哥的去向,將兩個孩子交給了張韜暫時看著,就朝著中間隔斷的院門走去.

而因為掛記著母親的身體,所以郁為安根本沒有注意到其他人,兩個孩子更讓他直接給忽視了,此刻什麼都比不上他的母親重要.

原本站在旁邊屁顛顛准備看好戲的玉戍揚看著眼前的情況變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怎麼能這樣,他預測的事情為什麼都沒有發生.

對于玉戍揚的失望,此刻云舒和郁為安誰都沒有時間去理會他.

"老大你等等啊,我有事要跟你說."那兩個小子的眼睛還有身上的氣勢實在是太像自己這個表哥了,當然兩個小子的容貌都更像身為母親的云舒一些,可那雙眼睛還有給他的感覺,玉戍揚是絕對不會感覺錯的.

"現在沒工夫."冷冷看了一眼跳脫的玉戍揚,直到他在自己的視線下安分後,才轉移了視線,迅速帶著云舒往母親所在的院子走去.

大概半刻鍾時間才到達目的地,一處叫做梨園的地方便是了.

剛進入院門口,就有一個粉紅色衣衫的丫鬟恭敬的迎了上來,朝著郁為安福了福身,"公子,大夫來了嗎?"

在外,郁為安都吩咐大家稱呼他為公子,畢竟他的身份不同,如果暴露身份,將會有很多麻煩事兒.

"嗯,帶路."郁為安很多時候話都不多,可以說是不善言辭,所以下人們都習以為常,對他反而一直很敬畏,聽他這話後連忙在前面帶路.

剛走到門口,房門一打開,撲面而來就是一股子悶悶的熱風和難聞的藥味,眉頭直接皺了起來.

"怎麼了?"見云舒站在門口不進去,郁為安轉頭奇怪的看著她問道.

"讓人去把窗戶都打開一些,透透氣."這段時間天氣涼,她不會讓人把所有的窗戶都全部大打開,那樣屋內冷空氣進多了,對病人的身體也沒有益處.

"去把窗戶都打開一些."絲毫沒有懷疑云舒的話,郁為安直接下令.

"公子——"那粉衣丫鬟見自家公子竟然這麼相信眼前這個年輕女子的話,顯得很驚訝,同時也很猶豫,畢竟宮里的禦醫都是千交代完交代老夫人是絕對見不得風的,身體本來就已經這麼虛弱了,再染上風寒,豈不是雪上加霜,所以,丫鬟望著自家主子,希望他能再考慮一下這個年輕女子的建議.

"她是大夫,讓你怎麼做,你照做就是."淡淡看了一眼粉衣丫鬟,知道她也是一片好心,所以郁為安沒有出言責備,不過冷淡的口氣已經說明了他的不高興.

丫鬟得到郁為安的再次命令,沒有再猶豫,和房內另外一個白衣繡雅致花紋的女子一起將房內的窗戶都隙開了一條縫.

"請問可以了嗎大夫?"那丫鬟做完後走到云舒面前恭敬的問道.

丫鬟的態度不錯,所以云舒並沒有冷臉,輕輕嗯了一聲,然後朝著床邊躺著的老夫人走去.

看著床上銀絲偏多,縱使此刻睡著也緊蹙著眉頭的老夫人,蠟黃的臉色說明她此刻絕對很不舒服,旁邊丫鬟給她端來了一個凳子,她徑直坐下後,就開始給老夫人把脈,沒一會兒就收了手,又伸手在老夫人的頸部還有眼部周圍觀察了一下.

"怎麼樣?"在旁邊緊張的看著云舒的一舉一動,說實話郁為安心里是很著急的,母親的身體這些年越來越差,是他的心病,如果有人能夠治好母親,讓他用生命去換都可以,請便了名醫卻仍舊沒能讓母親的病有什麼氣色,如今云舒幾乎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看著男人急匆匆的上來問自己,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玉戍揚來買臘腸時候的話了,看來,那個讓她判定為富貴病的人,不是別人,應該就是這位老夫人了.

"本不是病,卻當成病,久醫成病,久病不起."云舒仰頭淡淡看了一眼焦急不已的男人,語氣平靜的回道.

"什麼意思?"隱隱猜到了云舒話里的意思,郁為安雙手緊握,直直看著云舒,渾身瞬間煞氣報賬.

旁邊玉戍揚看到一下子就變臉的表哥,嚇得急忙上前拉住他,朝著云舒陪著笑臉,"路娘子還請見諒,我表哥只是太關心我姑姑的身體而已,並不是對您有什麼意見."

"嗯,我知道."云舒微微點頭,表示自己並沒有生氣.

見云舒這麼識大體,玉戍揚心里對她能做自己的表嫂就更加贊同了幾分,這樣的女子,就算真的出生不算很好,嫁給表哥也可以了,表哥的家里人口簡單,不需要心機深沉的女子,表哥的家世足夠了,所以也不需要什麼名門貴族的世家嫡女做妻子來錦上添花了.這個女人卻是剛剛好,更重要的是,還給他表哥生了兩個出色的可愛兒子,簡直是郁家功不可沒的大功臣啊.

"你的意思是我娘本來並不是病,只是讓那些庸醫給治成了病?"郁為安盯著云舒好一會兒,要是換一個人,恐怕早已經腿腳酸軟跪在地上了,可云舒卻是表情淡然,仿佛眼前並沒有人這麼凶神惡煞的瞪著她一般.

"也不能說他們是庸醫,我猜應該是你們身份高貴,讓那些大夫不敢怠慢分毫,一般你們貴族的命都很值錢的不是?他們應該都是高度緊張所致,你們小病小痛都會馬上請大夫看的不是嗎?可要知道是藥三分毒,加上老夫人常年郁結在心,得不到消散,反而每日服藥,無人疏散她內心的東西,久而久之便成了這樣."云舒眼睛眨也不眨看著這個煞神,從他那焦急的眸子里,她看到了一種揪心的痛,心里想著,他們母子之間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什麼?"云舒的話,一下子讓郁為安的火氣沖上了頂峰,一雙眸子豐富都能噴出火來,狠狠等著云舒,仿佛下一刻就要將她一口生吞了.

旁邊站著的玉戍揚聽著云舒的話也覺得在理,同樣也在分析著這個情況,可卻突然聽到表哥的怒吼,表哥對人十分冷淡疏離,但了解他性格的人也知道,他是冰火兩重天,面對自己在乎的人,任何問題他都會無限放大化,怒吼也是正常的.

可此時的玉戍揚卻有種想要拉著這個表哥一起撞牆的沖動,老大,那是你未來妻子啊,你怎麼能這麼不識大體呢,竟然還當著我們這麼多人的面吼她?還沒娶到手呢,竟然就這麼凶悍了,直接把人給嚇退了,到時候帶著你兒子跑了,看你追到天涯海角去找人吧.那時候才有你哭的.

"老大,別激動啊,咱們坐下來慢慢說,既然路娘子都說出了姑姑的病況了,說明她已經對姑姑的病情有了一定了解,也許有辦法治呢."心里經過天人交戰後,玉戍揚還是硬著頭皮去拉了拉郁為安這個表哥,他就當作是為了兄弟兩肋插刀了,這種時候必須得阻止他把這表嫂給得罪徹底了.

而玉戍揚的話也確實起到了作用,原本暴躁的郁為安也冷靜了下來,看著云舒,對她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對不起,我剛才失禮了."

"無妨,我了解一個兒子對母親的在意."在現代,她也曾經是母親懷里的小寶貝,在母親的呵護下長大,她跟母親的關系也很好,這輩子的路云舒,同樣也是她母親的寶貝,雖然沒能照顧她長大,可留給她的東西,為她苦心經營著往後十多年的一切,都說明了那個早逝母親對這個女兒的疼愛.

"路娘子,請問我娘的病能治好嗎?"緊張的看著云舒,對于云舒能體諒自己的心情,郁為安心里有說不出的感動和高興,看著眼前的女子,也越發舒心.

"治好我不能把握,畢竟這麼多年吃藥,藥毒積郁在體內眾多,需要慢慢排除……"看著眼前原本冷硬的男人卻雙眼可憐巴巴望著自己,忍不住調轉話頭,"我先給老夫人做一次按摩吧,一會兒再給老夫人做一頓藥膳先吃著,具體情況,還需要過幾天才能知道."

"在來的路上,我們就知道路大夫你的治病規矩了,而且你也說了我姑姑的身體需要長期觀察,不知道我們可否去路大夫家里暫居?"玉戍揚見自家表哥不說話,只能自己提道.

聽到這話,云舒就想到了家里還住著的蘇夫人,再看著郁為安那樣子,對于他們的母子情,她也很感動,罷了吧,家里反正屋子也多,幸好當時修建得比較寬敞,否則,一下子又住幾個人進去,真的會住不下的,"我家普通,希望不會委屈了老夫人."

"不會,當然不會."見云舒答應,不說玉戍揚,郁為安也回過神來,連連對云舒笑著說感謝話.

本書由首發,!

上篇:第六十三章 離京求醫,惡奴欺生    下篇:第六十五章 心緒不安,我們見過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