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第六十一章 似曾相識,深情表白   
  
第六十一章 似曾相識,深情表白

等房門關上,聽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後,云舒才走到床邊早已放好的椅子坐下,看著面色蒼白如紙的路云城,眼里閃過一抹心疼,"現在可以說了."

聽著妹妹陌生冷硬的口氣,知道她是生氣了,路云城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難不成早早告訴妹妹,讓她一直難受的生活?

那可不是他所希望的,他希望妹妹能夠快樂無憂,這些不開心的事情,應該遠遠的離開她才是.

"其實也沒什麼……"看著妹妹那清亮的明眸,心底一陣刺痛,聲音虛弱無力.

見路云城沒有要跟自己說的打算,云舒也生氣了,面色僵下來,手迅速伸向他的手腕脈搏處,准備給他切脈.

可她的手還未觸碰到他的手腕,就讓他動作迅速給躲了過去.

云舒的面色一下子變得特別難看,眸光冰冷,寒氣似刃,灼灼看著眼前虛弱卻極力躲開的男人,"為什麼躲,真有這麼不可告人嗎?"

讓妹妹的眼神刺痛了心,可想著自己的身體,又不想讓她心里難受,唯有將頭偏向另一邊,不去看她.

"你以為這樣,我就不知道了嗎?"云舒嘴角微勾,剛才雖然她的手還沒有放到他的脈上,可她卻能夠近距離的感覺到他身上的一股寒氣,很冷,仿佛是一塊冰塊向外散發著寒氣.

"你——"路云城聽著妹妹的話,心里有些奇怪,剛准備看向妹妹說些什麼,就突然感覺身體一軟,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了.

雙眸直直盯著妹妹,看著妹妹小心翼翼將自己扶著躺下後,手就開始為自己切脈,頓時渾身輕微一顫,隨即閉上眸子,仿佛在承受著莫大的折磨.

足足一炷香後,云舒才放開了自己的手,整個身體如同僵硬了一半,許久都沒有移動半分,面部表情也一直沒有變過,一雙眸子內卻霧靄沉沉,此刻論誰都猜不透她的內心.

"就因為這個,所以,才准備來見我最後一面?"雖然這具身體的靈魂換了,可她不是沒有心的人,路云城真心對這具身體好,如今她就是這具身體的主人,所以也是真心把路云城當作自己的親大哥了,可沒想到,他的身體竟然差成這樣了,那座深深的侯府內,到底隱藏著什麼虎狼之人,如此心狠手辣.

路云城一直都在關注著妹妹察覺了自己的身體情況後的情緒變化,見她為自己把脈之後就一言未發,滿心擔憂,努力等著身體恢複了意識,剛准備說話,就見妹妹說話了.

"大哥,如果我能治好你呢."云舒也知道,這話肯定會引起他的震驚,畢竟這種病,不對,確切來說,是毒,還無人能夠治,更別說治好,可她一來就說了這話.

"不可能."聽到妹妹的話,路云城下意識就搖頭,妹妹雖然會醫術了,可始終年少,醫術不可能比得過那些神醫,連那些人都給他判了死刑……

"只要你願意相信我."對于路云城的話,云舒沒有反駁,只是淡淡一笑.

不知道為何,看著妹妹這樣的笑容,路云城就忍不住點頭了,他竟然下意識的選擇了相信她.

等他清醒過來後,才恍然苦笑,但想著妹妹既然有興趣,那就試試吧,反正自己的身體也只是殘軀了不是.

這話也就路云城心里想想,如果讓其他人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掰開他的腦袋看看里面裝的是什麼,那可是自己的一條命啊,竟然就因為妹妹有興趣,毫不吝嗇的拿出來當妹妹的試驗品?

林天站在外院門口,沒有可以去偷聽里面的談話,整整兩個時辰,誰都不知道兩兄妹在里面都說了什麼,當云舒和路云城再次出現的時候,仿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而路云城原本的虛弱情況此刻也消失殆盡,整個人恢複了翩翩淡雅佳公子的貴族形象,身材欣長,神采奕奕.

"主子,您的身體?"因為云舒在里面待了這麼久,林天也猜到她應該是知曉自家主子的身體狀況了,說話也沒再回避她.

路云城聽到屬下關心自己,便淡淡一笑,擺手道:"沒什麼事,別擔心了."

得到這個回答,林天便安靜了,沉默跟在路云城的身後,仿佛一個隱形人.

"再不出來,我就餓趴了."彼此熟悉之後的蘇琮渝性格也開朗了一些,看著兩兄妹出來,雖然不知道中間具體發生了什麼,可見氣氛不對,還是出言說了兩句活躍氣氛.

果然,聽到這話,路云城就首先跟蘇琮渝致歉,"我跟妹妹許久不見,剛才敘話才把時間給忘了,對不起了蘇兄."

"無礙,無礙,你們兄妹敘話嘛,應該的,應該的."蘇琮渝面上馬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仿佛路云城已經是自己的大舅哥了一般.

"是啊蘇大哥,讓你們久等了.蘇夫人那邊有沒有吃呢?"如果連蘇夫人都在等著,那她可就糗大了.

聽到這話,蘇琮渝馬上就笑著解釋,"攬月早就將我娘的晚飯端過去了,這個時辰,應該都休息了吧."

得到這個回答,云舒這才松了口氣,雖然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可畢竟這是待客之道啊.

因為路云城身體不適,攬月晚上做的晚飯也都偏于清淡,當然也少不了幾個美味的肉類,清蒸魚,辣子雞丁,青椒嫩兔,糖醋排骨,白切肉,嫩豆腐,素炒黃瓜,蒜泥時蔬,菌菇燉雞湯.

大冬天,也就只有云舒這里,才能有這麼翠綠綠的新鮮時蔬可吃.

"大哥,這幾天記得多吃點."云舒笑著先給路云城盛了一碗菌菇雞湯,才柔聲說道.

因為不知道兩人在里面聊這麼久說了什麼,所以聽到這話,眾人都是保持沉默.

"娘,哥說罰樂樂晚上不許吃飯."門口突然竄進來一個小身影,如同小猴子一般,動作靈敏且迅速的攀上了云舒的身上.

緊接著,天天小小的身影也露了出來,看著弟弟竟然爬母親身上去了,頓時面色就陰沉了下來.

別看年紀小小,可真正耍起威嚴來的天天,竟然有股不怒自威的架勢,完全不像是這個年紀小孩子應該有的.

看到這樣的天天,不知道為何,路云城一陣恍惚,總感覺怎麼那麼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

了解情況後,云舒才知道是自家這寶貝小兒子竟然敢捉弄大兒子,乘著大兒子在看醫書的時候,在大兒子的床上放了幾只毛毛蟲.

而大兒子呢,年少老成,什麼都不怕,唯獨就怕毛毛蟲啊,當即嚇得傻了老半天,直到聽到弟弟大聲的取笑聲,才回過神來,轉身就抓住弟弟打了他屁股,隨後更放話不許他吃飯.

聽到這話,小兒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簡直就以棒槌,哪里肯聽,馬上就拍到云舒面前來告狀了.

緊蹙著眉頭,看著小兒子告狀的樣子,云舒總覺得小兒子應該好好教育一下了,雖說活潑是好事,可這太活潑了,就不好了.

看著門口站著的大兒子,眸中帶著絲絲委屈,始終是小孩子,毛毛蟲又是他最怕的動物,這個時候恐怕還沒從驚嚇中走出來吧.

伸手超大兒子招了招,示意他走到自己身邊來.

天天看著母親朝自己招手,眼里也露出一絲亮光,隨後腳下便生風般跑到了云舒面前.

將懷里的樂樂交給旁邊的攬月,一把將大兒子抱入懷中,看著大兒子服帖的靠在自己懷里,整個臉蛋都埋入了自己懷中,沒一會兒就見大兒子肩膀輕輕抖了起來,心里就是一歎.

樂樂睜著一雙透亮入小鹿般濕漉漉的大眼睛,見哥哥竟然趴在母親懷里半天不動,也意識到了不對,微偏著腦袋,似乎在猜想哥哥怎麼了.

"樂樂,這一次,你過分了."見大兒子逐漸平複下來後,云舒才看向小兒子,語氣嚴厲.

樂樂縮了縮脖子,知道這個母親雖然很疼愛他和哥哥,可也很嚴厲,小小的身體不斷的在攬月懷里縮小,試圖減少自己被注意的幾率.

有這麼多人在,云舒也不想讓孩子心理蒙上陰影,伸手輕輕拍了拍大兒子的背,在他耳邊輕聲道:"天天,咱們先吃飯好吧,都這麼晚了,你跟弟弟還沒吃飯呢,我們吃完飯,回房間好好教育弟弟,行不行?"

"不用了娘,弟弟不是有心的,他只是調皮."雖然看似很嚴厲的做著長兄,實則天天也是很疼愛這個古靈精怪的弟弟的,一聽母親說吃過飯回房要教育弟弟,就忍不住開始幫弟弟說話了.

猜到就會事這樣的結果,下意識看了一眼攬月懷里的樂樂,因為隔得近,所以知道他應該也是聽到了,小眼眶很快就變紅了,癟著嘴巴,是要哭的節奏.

"好了,趕緊下來,做好吃飯."雖然面上仍舊沒有笑容,可說話的語氣已經柔和下來,大家都還沒吃飯呢,可不能因為自己就把這餐飯給弄得沒了氣氛.

兩個孩子生怕云舒再生氣,天天是怕弟弟被法,樂樂卻是怕母親再生氣,所以,很安靜的坐在旁邊,乖巧有禮的吃飯.

"云舒,你那臘腸,什麼時候那些出來給我吃吃唄."蘇琮渝吃著滿桌的美味,眼里露出享受的光來,但也不忘繼續加碼,臘腸他還是在陳光林招待他的第一餐上吃過,之後就沒再吃過,他側面問過了,說是張韜送的,他便側面問過張韜這臘腸是出自誰之手,雖然張韜回答得模棱兩可,但他還是猜到了云舒這里.

沒辦法,來云舒這里也快一個月了,吃的東西不怎麼重複,還道道美味,還有那後園滿園的瓜果蔬菜,怕是京城那些大富之家貴族之家,都沒有這個手筆吧.

而聽到蘇琮渝問臘腸,云舒也不覺得奇怪,那麼多,張韜帶走肯定會留下一些送生意上的人,蘇琮渝的身份擺在那里呢.

便笑笑,道:"灌了一些,不過還要過段時間才能吃."

"那要什麼時候啊?"蘇琮渝是真的挺想吃了,那麻辣又緊致的肉感和較勁,鮮香美味,越想,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被蘇琮渝這麼一說,路云城的興趣也給吊起來了,"妹妹,蘇兄說的臘腸,是何物啊?"

臘腸是她才創出的,天云國在此之前,是沒有這種叫做臘腸的東西出現的,解釋道:"是我閑來無事和攬月弄的."

"看蘇兄那垂涎的模樣,大哥的胃口也讓饞蟲給占了."路云城面上露出清淺淡雅的笑,俊逸的面容越發奪目光華.

"過幾天吧,過幾天應該就可以吃了."因為臘腸需要熏一下味道更好,熏過之後她也看過,還不算很干,便讓攬月再晾一下.

吃過晚飯後,云舒帶著天天和樂樂上樓休息,攬月負責收拾碗筷.

"娘,樂樂知道錯了."小短腿跟著母親的步子吃力的往樓上邁,可奈何年紀小啊,和哥哥兩人相互扶持也滿了好久才到樓上,一到母親的房間門口,就不敢動了,可憐巴巴的站門口瞅著自家母親,希望自己這可憐的眼淚能換取母親的一點點同情啊.

"過來."本來想冷臉,但看著兒子那可憐的樣,到嘴邊的話,就馬上變了味道.

天天見弟弟那慫樣,雖然不舍,但作為長兄,還是很有氣度,伸手牽著弟弟就徑直走到云舒面前.

看著眼前兩個兒子,天天抬頭挺胸,樂樂卻垂頭不語,兩兄弟一個聰慧沉穩,一個活潑跳躍,心里一歎,也算是互補吧.

"娘不是要責難你,只是需要你懂事一點,這是你哥哥,親哥哥,你那樣如果嚇壞你哥哥出了問題怎麼辦,你哥哥都知道照顧你保護你,而你呢."想到這里,云舒的情緒又有些激動了,聲音也拔高起來.

見弟弟又縮了縮身體,天天伸手攬住弟弟,雖然人小小的,比弟弟還瘦小,可那姿勢那給人的感覺,就仿佛他能夠保護好這個弟弟般.

對著兩個兒子抬手示意他們坐到自己身邊的位置上來,好一會兒兩人才到她身邊坐定,云舒心里組織了好一會兒言語,才鄭重的開始跟兩個兒子交談起來.

這天晚上,云舒跟兩個孩子說了很多話,最後讓兩個孩子跟她睡了一晚.

這一點,云舒是不知道的,天天跟樂樂心里卻美翻了,他們幾個月後就單獨睡了,晚上雖然有人陪著,可始終不必跟母親睡一起開心,但云舒向來嚴厲,天天和樂樂心里想跟母親睡一起也沒膽子開口,這個晚上雖然挨了訓,可他們卻特別開心.

次日,云舒還在休息,攬月就敲響了房門,通知云舒說李大忠來了帶著一幫工人過來了.

云舒這才想起,昨天讓林嬸兒幫忙聯系了他們,今天要請他們到縣里去做工的,看著還在熟睡的兩個兒子,動作輕巧的下床,穿戴好衣服迅速下樓往前廳而去.

"路娘子,俺們是不是來太早了,打擾到你了啊."李大忠等人站在前廳,雖說這里是他們修的,攬月更熱情招呼了他們進來坐,可這里的擺設家居等等,裝修無不豪華,讓他們坐這里,只能是找不自在.

聽到李大忠爽朗的聲音,云舒就笑道:"您這是打趣我呢."

"俺可沒有,俺說的大實話啊."隨後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李大忠問道:"路娘子,我妹子說,您又給俺們活做了."

"是啊李叔,真對不起了,這又要過年了,又給你找事兒了."看著李大忠,云舒真心致歉,也覺得自己做事兒都太急,為什麼兩次找他們做事,都是即將過年的時候來趕工呢.

聽了云舒這話,李大忠哈哈大小,心里很清楚,云舒請他們來做工,這過年的工錢是平時的幾倍不止,還有很多豐厚的禮物及吃食,誰家的工人能有這樣好的待遇啊,想著都美啊,他們鄉下人過年,還不就是為了過一個豐盛的年嗎.

"路娘子你可說笑了,給你做工,我們兄弟們都樂意著呢,您家伙食開得好不說,對我們也厚道,過年還放假,哈哈."

"李叔,你這話怎麼好像就是讓我過年就得放你們假了啊."云舒聽著李大忠實誠的話,忍不住打趣.

"額……叔不會說話,這話有問題,云舒你多擔待點啊."聽云舒這麼說,李大忠鬧了個大紅臉.

見李大忠因為自己這麼一句話而紅了臉,迅速調轉了話頭,不再說這個尷尬的問題,"哈哈,那這次就交給各位了,有任何問題直接找我,關于你們的三餐和住宿問題,我會請林嬸兒操持的,你們就先坐會兒,我去廚房看看早飯,你們吃過了就可以出發去縣里了."

其實云舒都忘了這個事情了,所以也沒有吩咐攬月做,這個時候也不知道現做來不來得及.

走進廚房,就看到林嬸兒和楊翠兒都在,再看著鍋里的東西,頓時紅了臉,走到林嬸兒身邊,小聲道:"嬸兒,謝謝了,如果不是你,今天這餐我就糗大了."

"說什麼呢,這都是嬸兒該做的,你可是除了工資的呢."林嬸兒笑意盈盈,一邊忙活一邊抽出時間來回應云舒.

見林嬸兒爽朗大氣的模樣,云舒也不再扭捏,挽起袖子就要幫忙,旁邊的楊翠兒看著,連忙伸手阻攔,"云舒姐,你還是先出去吧,這里我們忙就沒問題了."

"怎麼小丫頭還嫌棄姐幫倒忙呢."看著旁邊急忙攔著自己的楊翠兒,伸手在她額頭上輕點了一下.

被云舒這麼一點,楊翠兒紅了臉,垂頭低聲道:"沒呢,云舒姐你這麼能干,翠兒羨慕著呢."

"好了姐姐,你就別再逗翠兒呢,天天和樂樂應該快起了吧,要不你先上去看看,或者去蘇夫人那邊瞧瞧."攬月見楊翠兒那窘態,連忙出聲幫忙解圍.

云舒笑笑離開了廚房,隨後徑直上樓去看兩個兒子是否醒了.

到房門口,就見到大兒子已經穿戴整齊,正幫著弟弟穿外套,那正經的小模樣,看得云舒心都軟化了,兩個兒子太萌了,她一下子感覺好幸福,仿佛擁有了全世界.

早飯在林嬸兒母女的協助下,很快做了出來,李大忠等人吃過飯後直接就往縣上去了,林嬸兒當然是跟著一塊去的,因為考慮到要看家,最終林嬸兒也沒有帶楊翠兒去.

對于李大忠等人直接去縣里,連工錢都沒跟自己談的事情,云舒心里深表感動,雖然她請他們做過一次工,但是工錢是他們養家糊口的銀錢,他們能做到這一步,實屬真心且厚道了.

……

後續幾天,因為大哥路云城的身體,云舒都是親自下廚,做了很多新鮮才菜式出來,而每一樣做出來後,都少不了淡淡的藥味,雖然那味道可以忽略不計,可免不了讓蘇琮渝有了好奇心.

這日中午,仍舊是幾份藥膳端上了桌,而他的面前自然是一些葷素常菜,蘇琮渝忍不住了,"云舒,這幾天你做的菜里面都有補藥嗎?"

"嗯."見蘇琮渝總算忍不住發言了,云舒便笑著點頭承認.

"那你怎麼沒提過呢."他也知道藥膳很養生,可這種東西,很少有人能做好的,就算他們蘇家,也很少能吃到,因為聽說做這個費時費力還費錢.

"給我大哥調養身體的,怎麼你也想吃."這些藥膳云舒主要是為了來鞏固大哥路云城的身體,他的體內有多種毒素,多年來他雖然內力逐漸深厚能壓制,但一次又一次,內力壓制毒素的辦法也愈見微弱,她的治療法子很保守,這些藥膳等主要食材都是出自空間,里面的東西靈氣醇厚,加上藥膳本身的功效,對他的身體肯定事半功倍.

"額,路大哥怎麼了?"突然聽云舒說這個,蘇琮渝馬上抓住了關鍵,蹙眉問道.

云舒也有些懊惱怎麼一下把話挑白了,看了一眼大哥,見他面色平靜,並沒有生氣,便松了一口氣,隨後就道:"我大哥身體不好."

"原來是這樣啊,那還需要什麼藥材嗎,我家里還有一些,看能不能用上."除去對云舒的異樣感情,蘇琮渝也單純的比較欣賞路云城,雖然不知道他的具體身份,但從他接觸的人來看,路云城絕對不是普通人,畢竟他也聽過關于云舒的傳聞,大戶人家是非多,其他什麼他也不願去探聽,畢竟是別人的*.

當蘇琮渝說出這話的時候,云舒的心里就有些感動了,連路云城也抬頭看了他一眼.

"不用了,現在東西都還充足."她需要的藥材不一般,當然不能要別人的了.

"對了,云舒我可能要離開幾天,我娘身體還未完全恢複,就只能留她在你這邊修養著,等我辦完事,就馬上趕回來."蘇琮渝想起今天接到的消息,眼里就閃過一抹暗沉,如果這個事情屬實,他和娘親以後的日子,只怕更加艱難.

"沒問題,我們一定會照顧好蘇夫人的."剛才蘇琮渝眼底一閃而逝的暗沉她看在眼里,但卻沒有說出來,蘇琮渝身份不同,大家族總會有揪心事兒,她一個外人,插嘴不好.

"謝謝你,云舒."蘇琮渝深深看了一眼云舒,心里那種感覺越來越濃,心里不斷告訴自己,也許這個女人,就是他人生後半輩子需要選擇的那個人吧,識大體知進退,聰慧敏銳卻不耍小心思,給人感覺坦坦蕩蕩,跟她越熟悉,對她就越佩服,到底是怎樣的家族,才培養出了這樣一個出色的女子,如果不是那兩個孩子,也許她的人生,會更加精彩,走出路,也將更加高吧.

"我們是朋友,蘇大哥不用跟我這麼客氣."看著蘇琮渝盯著自己,渾身都不自在,轉移視線後,笑容淡淡,談吐高雅的回答他.

午飯過後,蘇琮渝就過去跟蘇夫人告別了,出發時間定在明天一早,也不知道他過去跟蘇夫人說了什麼,一個下午都沒有出過小木屋,出來之後面色也很不好看,同樣蘇夫人那邊也傳來身體不適,沒吃晚飯就休息了的消息.

晚飯過後,云舒抽空去給大哥路云城檢查了身體後,眼里就露出了笑容,空間內的靈泉水還不到時候用,她怕大哥的身體承受不住,才會給他這麼食補來療養身體,為的,就是給後面他服用空間靈泉水打基礎.

想當時攬月就只是吃了那麼一點用摻雜了空間靈泉水的飯菜就整整拉了大半天的肚子,搞的整個人虛脫,而大哥這樣虛弱的身體如果不鞏固,就貿貿然讓他用靈泉水,很大可能去掉半條命.

"妹妹,你這些天給我吃的東西是什麼,我感覺我體內的毒素在慢慢減少了."這是事實,並不是他的心理作用,雖然是很少,但他卻能清晰感覺到,這多種毒素在他身體內分別呆了不下十年了,已經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他比任何人都熟悉他們.

聽大哥問起,云舒也沒有隱瞞,直接道:"人參和靈芝,等明天我再加點冬蟲夏草在里面,這些東西對你的身體都有好處."

見妹妹眼睛都不眨的說出這些補藥,路云城的眼皮就跳了跳,人參靈值,這些東西可都是無價之寶啊,妹妹給自己吃的,這些天下來功效這麼好,就絕對不會是凡品,可妹妹一介女流之輩,這麼貴重的東西,如何得來的?

"大哥,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麼,可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的,不偷不搶,絕對正當來源,你現在只需要好好注意你的身體,其他事情,不需要操心."一眼就看明白了這個大哥心里的擔憂,所以云舒迅速解釋了這個事情,怕給大哥造成心理困擾.

"好吧,大哥不問你東西來源,但你也要向大哥保證,這些東西絕對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危險."說完就直直看著妹妹,在他心中,妹妹的安危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知道大哥也是關心自己,所以云舒點頭答應,"放心,絕對不會."同樣,她心里也在問自己,如果是別人知道她有這麼多至寶主動上門來搶來偷怎麼辦.

跟大哥聊過後,云舒就離開往小樓走去,卻在路過蘇琮渝住的地方時,頓住了腳步.

蘇琮渝住的地方,戶外有一片小空地,小空地上建了一座涼亭,周圍種滿了花草,嚴寒的冬季,他一身單薄的長衫坐在涼亭內的石凳上,顯得孤寂蕭索,給人一種淒涼的感覺,結合今天吃飯時他的情緒,不由得蹙起了眉頭.

原本走神的蘇琮渝也發現了云舒的存在,收起剛才的情緒,恢複到平常的自然,抬頭笑看向云舒的方向,"要不要坐會."

"你需要嗎?"云舒沒有移動步子,而是站在原地,面色平靜的問道.

黑夜里,那眸子如同暗夜的精靈,仿佛能洞悉一切,讓他心里掩藏的小秘密全部被剖開,放大到世人面前.

心微微一顫,閉上眼睛,平複自己內心的紛亂,好一會兒才再度睜開眼睛,看著不遠處站著,清新絕美的人兒,心底最深處仿佛有什麼東西發出了轟鳴.

"確實需要一個聽眾了,如果不耽擱你,就過來陪我坐會兒吧."蘇琮渝聲線有些微顫.

總算聽他說實話了,云舒也願意做這個聽眾,笑笑走到涼亭前,"這麼晚了,更深露重,這里還是冬天,你穿這麼點,生病了又得浪費我的藥了."

明明是關心自己的話,可云舒說出來,味道卻完全變了,可蘇琮渝卻不在乎,笑笑便起身,"那我們去前廳聊聊吧."

"不勝榮幸."云舒微微夠唇,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看著這個笑,蘇琮渝又有些犯暈了,不過好在反應夠快,跟上了云舒的腳步,沒讓她發覺自己的異樣.

前廳沙發,兩人坐定後,云舒就看到蘇琮渝原本的平靜面容此刻變得有些頹廢,身體軟軟靠在椅背上,身上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悲哀.

"發生什麼事了?"見蘇琮渝這個樣子,云舒問道.

"……"好一會兒,就在云舒以為蘇琮渝不會說了的時候,他開口了,"我跟你說過我不是蘇家的孩子吧."

"我知道."看著蘇琮渝的樣子,心里也有了一些猜測.

"我娘這輩子都沒有給蘇家生過一個孩子,我爹雖然愛我娘,可始終抵不過家族的使命,前不久在我祖母的大力主張下,抬了一房妾室,不過兩個月就傳出了好消息,上個月那妾侍生下了一名男嬰."

大戶人家果然是非多,這個世界上,一個男人在愛一個女人又如何,不能傳宗接代,終會成為犧牲品,蘇夫人性格溫婉和善,是個好女子,只可惜不能為蘇家填得一兒半女,聽蘇琮渝之前的話里,那蘇老爺應該也很愛蘇夫人吧,但結果如何,還不是聽從了家里的吩咐,納了妾生了兒子.

這兒子出生,蘇夫人和蘇琮渝在蘇家的日子,將會舉步維難.

而接下來,蘇琮渝的話,更讓云舒感覺到了危險.

"那妾侍的孩子是早產兒,生下後身體更虛弱得很,三天兩頭出問題,早產的事情我祖母就對我母親很懷疑,孩子出生後時常鬧毛病更讓我祖母對我母親防范加嘲諷,我知我母親怕父親為難,處處忍讓,但我母親身體不好,我這里正好要出來巡鋪子,索性帶了我娘一起出來散心,在你這里,我娘真的很開心,我甚至希望她就一直在這里生活下去了,蘇家,不回也罷了,我不是沒有能力的."

"可你娘深愛你爹,是吧."云舒接著他的話,回了一句.

聽到這話,蘇琮渝身體一頓,隨後還是吃力的點頭,繼續道:"要說我娘的正室地位,就算是那個妾侍生了兒子也無法撼動的,可今天午飯前,我接到了外祖父病重的消息,我外祖父是揚州知府陳致中,官至四品,也是為什麼我娘多年無子卻還能立足蘇家的原因."一口氣將這些說了出來,隨後渾身如同力氣都被吸干了般,無力的靠著椅背.

看著這樣的蘇琮渝,這個男人,雖然很優秀,可在強大的勢力面前,卻始終脆弱不堪啊,蘇夫人對他有養育之恩,待他如親子,這份情,恐怕深深埋在他的心里吧,如今蘇夫人父親病重,一個女人,特別是嫁入大家的女人,失去了娘親庇佑,還剩下什麼呢.

云舒猜想,如果蘇琮渝的這位外祖父逝世,離蘇夫人的苦日子也就不遠了,就算蘇家有蘇老爺維護這個妻子,可他卻是個男人,不能時時留在後院,蘇琮渝也是男子,很多事情不方便插手,再加上本來不是蘇家親子,只是養子.

"蘇大哥,你外祖父得的什麼病?"云舒想著,如果可以,幫蘇琮渝一把又何嘗不可.

聽到云舒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蘇琮渝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解釋道:"年紀大了,肺上出了問題,大夫說身體各器官功能都嚴重衰退……"說完後就看著云舒,那眸子里,突然熠熠生光,是啊,他怎麼就忘了,云舒的醫術,也許,可以起到作用呢?

一眼就看穿了此刻蘇琮渝心里的想法,直言道:"蘇大哥,你外祖父的病我沒辦法的,老實跟你說吧,我大哥比你外祖父恐怕更嚴重,他體內被人下了很多種毒,我離不開."

就在蘇琮渝面上露出極度失望的神色後,云舒又馬上換了口氣,道"不過我這里有一些藥丸,也許對你外公有幫助."

"藥丸?什麼藥丸這麼神奇?"對于云舒說的藥丸,不是他不相信云舒,而是他實在疑惑,究竟是什麼神奇的藥丸,竟然能夠救回一個瀕臨死亡的老人.

"早兩年就做好的,不過一直放著沒用,也許能夠幫到你,但我不能保證一定會治好老爺子的病,只能試試."看著蘇琮渝瞪著大眼睛看著自己,云舒並沒有將話說得很滿.

"不管如何,我都要謝謝你,至少,你還有這份心."最後一句,帶著一股濃濃的悲哀.

"明天一早走是吧."

"嗯,明天我會陪母親用過早飯再走."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兒,暗夜中的云舒,眼神仿佛有種安撫人心的魔力,能驅走一個人心里的恐懼和痛苦,同樣心里也有些異樣,總感覺,他如果明天離開了,以後可能再難接近她一分了.

跟蘇琮渝聊到大半夜,看著時間確實已經很晚了,才各自毀了房間休息.

回到房間後,云舒從旁邊小櫃子里拿了一包東西,便閃身進入了空間,這段時間很忙,已經好長時間沒有進空間看看了.

進入空間,迎面而來就是溫暖的氣息,醉人的花香,迷人的美景,一眼望不到邊的各色瓜果蔬菜,珍稀藥材,簡直是碩果累累啊.

在這些東西里,唯一讓云舒遺憾的就是藥材的種植量太少,畢竟很多藥材都沒有種子,聽說深山里有很多珍稀的東西,但她一直沒有這個機會進去看看.

先將手里的包裹打開,里面是一些大米的種子和秧苗,這些也是云舒從長遠考慮才種的,之前都沒有想到這方面,一個國家,米糧才是國之根本,這些東西一旦派上用場,絕對用量很大,畢竟很多國家都會鬧饑荒,老天爺不給飯吃,誰也沒辦法把它怎麼樣,所以還是先自己種些以備後患.

意念一動,大概十畝種滿了各類瓜果蔬菜地上方突然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吸力,所有的瓜果蔬菜都迅速朝著一邊的空地落去,短短幾分鍾就全部收完,果樹也眨眼沒了蹤影,手一揮,原本將近十畝的土地分隔開來,五畝種入了大麥,五畝栽上了秧苗,秧苗的五畝地瞬間就灌滿了了靈泉水,遠遠看去,綠汪汪一片,如同一張巨大的綠毯.

想著好久沒進空間,上一次進來遇到了小紫,讓她幫自己做幾個云晶吊墜,正好今天可以拿出去,意念移動,便到了云晶的山腳下.

"主人主人,小紫一直在等您呢,您為什麼這麼久才來看小紫啊."剛出現在山腳下,小紫可愛的身影就突然出現.

"小紫真乖,我這段時間很忙,所以才沒進來看你的,對不起啊."看著小紫那有棱有角的身材,眼里就露出笑來.

"哈哈,小紫就知道主人最愛小紫的."小小的一塊晶體在地面上蹦蹦跳跳,看起來滑稽可笑卻又可愛得緊.

"小紫,我前段時間請你幫我做的東西呢,完成了嗎?"這里的警惕很特殊,竟然只有小紫能夠動用那些晶體並且隨意的造成任何東西,連她這個空間主人,都完成不了.

"早就幫您做好了,只是您太久不進來拿,小紫都以為您不要了呢."可愛嬌俏的聲音立馬在云舒耳邊響起.

看著眼前漂浮著的一塊吊墜,竟然還有一塊玉佩,幾款戒指,淡紫色的光芒將幾個飾品襯托得愈加高貴雅致,云舒伸手接下,感受著那溫度適宜的觸感,一時竟然愛不釋手.

"主人,這一款,才是我專門為您做的."小紫的聲音再次在云舒耳邊響起,隨即眼前就飄現一款云晶手鏈,全云晶打造,鏈身是由一小顆一小顆長型,打磨得非常光滑的小云晶串聯而成,最中間則是一款縮小版的玉竹造型,周圍是點點沙石般大小的碎晶體圍繞,如同一款世界上最璀璨的珍品,比天上的星光還奪目耀眼.

"看起來就這麼顯眼,我帶著豈不是給自己招惹禍端,還是算了吧."雖然很感謝小紫專門給自己做這麼漂亮的手鏈,可云舒也要為自己考慮,她可不希望大好人生讓一些無來由的人或事給破壞了.

"放心吧主人,這款云晶手鏈不會給您帶來任何困擾,等您出了空間到外面,這款鏈子的光芒就會隱藏,看起來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劣質手鏈,恐怕沒人會多看的."聽到主人竟然這麼說,小紫急了,連忙解釋道.

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神奇的地方,云舒也來了興趣,笑著道:"這些水晶出了空間也都是這樣嗎?"揚了揚手中剩下的吊墜飾品,這些也是給她親近的人佩戴的,能少招惹麻煩就最好.

小紫馬上就道:"如果主人要這麼做,小紫可以完成."

"需要多長時間?"云舒問道.

"用不了多久,主人現在這里休息一下吧,等您休息一覺醒來,就完成了."小紫笑呵呵的解釋道.

聽了小紫的話,將剩下的飾品交給了她處理,看了一眼手腕上已經戴上的云晶收斂,深呼吸一口,竟然感覺身體輕如羽毛.

"哦,主人忘了告訴你哦,有這款云晶手鏈在,除了百毒不侵外,您還刀槍不入,因為當你遇到危險時,云晶收斂就如同小紫一般,會守護您,給您的身體形成一層防護罩,同樣,您還可以運用云晶進行隱身."

"這麼神奇?"云舒驚愕的長大了嘴,這已經不是她所認識的世界了,太瘋狂了,怎麼都有點兒帶上玄幻色彩了.

想著兩個兒子其實才更需要,云舒便道:"那這款手鏈能夠給身邊的人佩戴嗎?"

"不可以哦主人,因為您是空間之主,是小紫的主人,所以我才能將您的精血注入到云晶手鏈里,其他人就算撿到手鏈也只能做簡單飾品,開啟不了里面的任何功能."小紫小心翼翼的把云晶手鏈的事情解釋了一遍.

"這麼說來,你給我的其他飾品,也就只能單純的起到一個保健作用是吧."

"保健,什麼東西?"小紫有些糊塗,原本一塊晶體上面的五官此刻看起來也生動了不少.

云舒一時嘴快,運用了現代言辭,笑著連忙更改,"就是說,其他人戴云晶,只能是強身健體,防毒防害?"

"是的主人."嬌俏的小紫馬上嘟著嘴回答.

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讓小紫去幫自己處理墜子,自己則邁步往剛才收的大片果子走去,如今玉竹樓都已經建了三座了,每一座的上面還讓她再加了七層,每棟就是十層樓了,再繼續堆下去,恐怕空間內得全建玉竹樓了.

酒樓的事情,必須得抓緊時間了.

再有就是買地,必須加快速度買地種地,產出東西,才有機會將空間內的東西迅速拿出來魚目混珠賣出去,否則,大量的銷售是肯定行不通的.

在空間內逗留了很久,也沒有去休息,整理了空間內的東西,將要帶給蘇琮渝的藥丸拿到手,又帶了一些瓜果蔬菜出去,臨走時,小紫也將處理好的吊墜飾品交到了她手里.

剛出空間,外面天色就已經灰蒙蒙的有了亮光,時間也不早了,空間內靈氣充足,就算云舒沒怎麼休息,也仍舊神采奕奕,換了一身淺紫色棉布衣,棉衣仍舊是云舒親自設計,讓林嬸兒和攬月兩人做出,流暢的衣身線條,寬松卻不顯臃腫,本身云舒身材也有一米六七,腳下穿著一雙加厚底的棉鞋,頭發隨意的挽在腦後,不是妝粉,卻清麗雅致,迷人眼神.

提著一大籃子東西迅速下樓,算著蘇琮渝這個時候應該已經醒了,這些東西,都是她給蘇琮渝准備的,看似不貴重,可卻全都是空間出品,外面可沒這樣品質的.

果不其然,剛出了小樓,蘇琮渝就已經穿戴整齊,一旁兩個小厮來來回回的搬著行李,看樣子,就要出發了.

"這麼早就要出發了?"拎著手里的籃子走到蘇琮渝面前,輕聲詢問.

"嗯,一會兒陪我娘吃過早飯就走."眼里滿含溫情的看了一眼云舒,蘇琮渝昨夜一夜未眠,都在想著云舒的事情.

"你有什麼要說的嗎?"看著蘇琮渝那欲言又止的眼神,不由得奇怪的問道.

聽到云舒主動問自己,蘇琮渝身體一震,但很快就恢複過來,面上帶著溫和的笑,舉止得體,伸手替云舒撩起一縷額前發絲繞到而後,小小動作卻優雅不已,嘴角微勾,玩死早死都得死,不如試著爭取.

心里不住給自己大氣,可看著云舒那雙眼睛,他心里的話,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到底怎麼了?"這樣的蘇琮渝,云舒還真有些奇怪了,他不應該是扭捏的男兒才對啊.

"云舒,我……"

不明白為什麼又不說了,云舒睜著大眼睛望著眼前的蘇琮渝,滿是疑惑.

"我……我喜歡你,云舒我喜歡你."狠狠的咬牙,閉著眼睛蘇琮渝一下就將話說了出來.

云舒也愣住了,完全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話,她有種想要狠狠給自己兩耳光的沖動.

她怎麼就能這麼沖動呢,簡直就自討苦吃啊,這種事情,她要如何說,蘇琮渝發生了那麼多事,心里肯定很痛苦了,自己再直接拒絕他……

"嫁給我吧云舒,我讓你舒舒服服躺在家里做少奶奶,什麼都不用做,不用這麼辛苦,你的兒子我也會將他們視如己出,絕對不會虧待他們半分,將來我們的孩子有的,他們也絕對有……"鼓足勇氣,將後面的話全部說了出來,他心里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如果這一次離開之前不將對云舒的感情說出來,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所以,他才將這些醞釀了一個晚上的話全部說了出來,至少,他想讓云舒知道,他愛著她,深深愛著,不管以後如何,至少他有過機會向她表白心跡.

"蘇大哥……我不是你的良配,就算你不嫌棄我未婚先孕帶著孩子,我心理也有負擔,這輩子,我沒想過嫁人,我只想帶著我的兒子在田園生活一輩子,平淡卻溫馨,幸福而快樂,我不喜歡大家族的爾虞我詐,朱門生活,我避如蛇蠍."因為怕傷害到蘇琮渝,所以云舒盡量醞釀好說辭,避免語氣太重.

聽到這話,蘇琮渝仿佛有所感覺版,嘴角勾出一抹苦澀的笑意,老半天才搖了搖頭,好一會兒才抬頭看向云舒,"其實,這個結果我已經猜到了,只是,我仍舊不死心,想要試一試罷了."

"蘇大哥,你是個好男人,我相信你以後會找到一個比我優秀千百倍好上千百倍愛你萬分的女子的,你們會幸福過一生."看著蘇琮渝,雖然家世很好,卻身份尷尬,縱有才華,卻需隱忍,從小到大,看似光鮮,卻應該吃了很多苦.

"嗯,一定會的."蘇琮渝吃力的露出一個笑容來,盡量不讓自己表現出狼狽,就算被拒絕,也需要維持他原有的驕傲.只是,眼神黯淡,心口劇痛,也許,再也找不到云舒所說的好女孩兒了.

"蘇少,早飯做好了,是現在就讓人送到蘇夫人那邊嗎?"攬月這個時候從廚房走出來,看著不遠處正和姐姐云舒聊天的蘇琮渝輕聲詢問道.

抬頭,看著攬月那淡雅的笑容,嬌俏的容顏,蘇琮渝眼里閃過一抹深思,至少,以後還能更進一步不是嗎,不管什麼原因,什麼理由,他們還不會斷了聯系啊.

------題外話------

首v哦,一萬三的更,大家多多支持啊,哈哈哈.

上篇:第六十章 大哥病發    下篇:第六十三章 離京求醫,惡奴欺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