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第二十三章 難產(下)   
  
第二十三章 難產(下)

"侯爺您來了,剛才老夫人還念叨著您呢."作為老夫人身邊的大丫頭,玉顏一向比較得寵,府里的主子就老夫人和侯爺兩人,而侯爺身邊沒有任何丫頭伺候,衣食起居後者都是自己親自動手,前兩項則是侯爺的近衛在做,所以,算起來,玉顏的待遇甚至比很多高門府邸的姑娘都過得好,遂跟錦袍男子說話也比較隨意,絲毫不怯膽.

聽到玉顏的話,錦袍男子面上也不見笑容,只是微微點頭,往母親屋內走的同時,也朝著玉顏問了一些母親近期的狀況.

聽玉顏說完後,已經踏步進入廳內錦袍男子抿唇不再說話,眉宇之間卻閃過一抹沉重.

早已經得到了消息的老夫人讓一個丫頭扶著到了廳內,看著真是兒子過來了,眼眶就是一紅,剛要說話,就讓錦袍男子給止住.

"母親,最近食欲還是不行嗎?"看著母親明顯瘦了很多的臉,面色也不好看,錦袍男子一陣心疼.

聽到兒子關心自己,老夫人也開心,一張年輕時候不難看出風華絕代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如同孩子般純淨,"誰讓你時常不在家,讓母親一個人吃飯多無趣."

"都是兒子的錯."錦袍男子垂著頭,面上閃過一抹愧色,只是他的職責和身份,讓他也有很多地方不得已,看著母親那不過也才四十五歲的面容,跟母親同齡的貴婦,一個個都保養得當,看起來像是三十出頭的一般,個個光彩照人,再看看自己的母親,當年父親的死對母親造成了太大的打擊,加上他十幾歲就要撐起整個侯府,想多騰出時間跟母親相處就少之又少了,重重打擊和自己不常陪伴在母親身邊,讓母親每天牽掛憂心,才造成了母親這未老先衰的模樣,越想,心就痛的如同針紮.

"好了,你這孩子,難道跟母親還這麼客氣,母親只希望你在外面平平安安,還有啊,早點兒給母親找個媳婦兒吧,你看其他跟你同齡的孩子,一個個兒子都四處跑了,一些甚至都兩個三個了,你還一直這麼一個人過著……"老夫人說起兒子的婚事,就沒完沒了了.

知道母親的心思,要說以前他還想過,可自從去了那個村莊,被那個女人所救後,那心思就淡了,而那個女人,她似乎有孩子了,這樣的身份,能夠進入他的圈子嗎,再有,她是否願意呢.

越想越覺得難受,索性不去費神了,伸手從旁邊的小桌上拎著一籃子貢橘遞到母親面前,"這是阿揚那小子弄的,想著您吃不下飯,這酸酸的貢橘有利于您開胃,就給送過來了."

"那孩子有心了."老太太聽兒子提起玉戍揚,一雙眼睛頓時笑眯成了月牙兒形.

給老太太這邊送完貢橘本來打算再坐會兒的,好久沒有陪母親好好吃頓飯了,可卻在剛准備這樣做的事情,心口猛然一陣劇痛,讓他整個身子都彎了下去,面色慘白,層層細汗在額頭上顯現.

"天呐,怎麼了謹知?"看著兒子那難看的臉色,老太太嚇得面色慘白,伸手就要去扶兒子.

卻在老太太手剛要碰上錦衣男子的時候,頓時後退了兩步坐在椅子上,吃力抬頭,努力維持面上的平靜,咬牙低聲道:"沒事的母親,您別擔心."

"你都這個樣子了,還讓母親不擔心嗎?"見兒子那模樣,老太太焦急得眼淚珠子嘩啦啦的落.

看著母親這個樣子,郁為安也不敢再多停留,招來玉顏伺候好老太太,自己則迅速離開,他知道,疼的地方,是腹部以及胸口的傷處,只是這突如其來的痛讓他有些莫名.

……

云舒以為,自己就會這麼死了,雖然有了身體真正主人帶給的動力,可畢竟生孩子不是吃飯睡覺,簡簡單單的,所以,最終在林嬸兒和孫嬸兒的驚呼中昏了過去.

昏過去的云舒,隱隱約約聽到很多人的呼喊聲,夾雜著哭聲,努力想讓自己清醒過來,可卻始終沒有辦法.

就在云舒失去所有知覺的那一刹那,云舒感覺身體四肢百骸突然像是泡在了溫泉里,滋潤美妙的感覺讓她說不出來的舒服,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身體的疼痛隨著這仿佛溫泉的東西途經她全身後,逐漸消弭.

再度睜眼時,就看到林嬸兒紅著的眼睛,還有孫嬸子急切的呼喚聲,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沒一會兒,她就聽到了孩子響亮的哭聲.

"恭喜云舒啊,是兒子啊."孫嬸子看著手里的孩子,眨了眨眼睛,盡然不似其他剛出生的嬰孩兒紅紅的皺皺的,反正膚色雪白,眼睛明亮而有神,就這麼看著,孫嬸子就舍不得放手了.

可又突然聽到云舒的痛呼,回過神來才驚愕的發現云舒肚子里竟然還有孩子,嚇得連忙將孩子交給林嬸兒處理,自己又開始給云舒接生.

……

次日醒來,云舒渾身並沒有什麼疼痛感,反而一身輕松,整個身體沒有生完孩子的虛弱,奇怪的蹙起眉頭,輕聲喊道向外面喊了聲.

很快大門口就想起了急匆匆的腳步聲,似乎是一直守在門外,就等著她喊人.

看著面色憔悴雙眼紅腫的攬月,云舒無奈扶額,"怎麼搞的?"

"姐姐,您罰攬月吧,都是攬月疏忽,竟然沒有提前做好准備,才讓您生產的時候發生那樣危險的事情,而且我還走神……"攬月垂著頭,恭敬的站立在云舒面前,仿佛回到了最初的那個丫頭攬月的位置上.

"我睡了多久?"云舒沒有先回答她,而是先問這話.

"一天一夜,現在都已經傍晚了."聽到云舒的話,攬月連忙應聲.

"哦,我餓了,給我弄點兒吃的吧."淡淡的語調加上笑容,云舒知道,攬月的經繃神經得到了緩和.

自己昨天生產面臨的危險這一點,云舒並沒有要責怪攬月的意思,誰都有害怕的東西,更何況攬月的母親就是因為生她的弟弟而一尸兩命的,而她的父親也因為她母親的事情整日酗酒,不久也死了,留下攬月一個人孤苦伶仃的生活在世上,昨天的自己,肯定嚇壞了攬月吧.

上篇:第二十二章 難產(中)    下篇:第二十四章 有客上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