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第四章 知恩圖報   
  
第四章 知恩圖報

攬月那邊也已經將油燈拿了進來,又將止血草藥拿到房間里來搗碎,外面天色已黑,家里的油燈都是云舒半個月前強行讓她買的,煤油太貴,普通人家根本用不起,所以又哪里舍得兩邊都用油燈.

燈光下,看著男人那被血染了大概面容的臉,隱約能從他冷硬的線條上看出是個樣貌不錯的男人,用布條稍微清理了一下他上身的傷口後,轉頭問攬月,"水燒好了嗎?"

"我馬上去看."攬月迅速放下手里的東西出了房門.

一分鍾後,一盆熱氣騰騰的開水也送到了房間.

"再去拿一個碗."

"好."

接過碗,云舒舀起一碗開水清理了匕首,又給兩張布條消了毒,擦拭乾淨匕首後,在旁邊已經搗好草藥的攬月驚愕的目光下,迅速開始清理男人的傷口,一團團帶黑血的腐肉清理到一旁,讓旁邊看著的攬月面色越來越白.

最後攬月也沒堅持住,奔到院子里哇哇大吐起來.

因為沒有羊腸線,家里的條件根本不允許,所以也不能給男人縫合傷口,幸好清理了他的腐肉,又有她獨門配置的止血草藥,一會兒讓攬月給煎一碗藥讓他服下,內服外敷,性命應該無大礙了.

因為身體不允許她熬夜,囑咐了攬月晚上注意點兒後,就回了房間休息,次日醒來時,男人已經醒了,可能是命比較大,晚上也沒有發高熱,幸能逃過一劫.

而云舒,也是來這個世界後,第一次在這種低劣的醫療條件下,救下了一個重傷將死的人.

"姐姐,那位公子醒了,說是要過來親自向姐姐致謝."攬月站在門口,看著屋內端坐著云舒,躬身詢問.

"讓他到堂屋吧."昨天晚上在給那個男人治療的時候,就發現那個男人身上的衣飾不簡單,不像是普通人能有的,錦衣華服卻身受重傷,看來又是什麼家族密事了,她來到這里,只想安靜過普通人的生活,不想牽涉一些不相干的事情,這一點她必須要跟他講明,昨晚貿然救下他,後續的禍端,他就必須出面擺平.

堂屋內,看著面色雖然蒼白卻已經顯得精神的男人,仍舊一身帶血的淺藍色錦服,看來命是留住了.

昨天晚上因為臉上有血跡所以云舒也沒仔細看,而今天看著收拾整齊的男人,濃眉大眼,面容剛毅,不是美男行列,卻是硬男行列,不是奶油小生,卻是剛毅帥哥,越看越霸氣,越看越惹眼……

咳咳,連忙將自己的思緒收回,這樣繼續想下去,那還得了.

"多謝夫人救命之恩."男人一個抱拳,端坐在椅子上,面上帶著感激笑容朝云舒道.

嘴角微抽,她還沒嫁人呢,這個死男人竟然稱她為夫人……

不過想著總比很多人稱呼的路娘子好聽了,微微頷首,算是接受了他的致謝.

"……"

可這句話之後,云舒等了好久,都沒能等到男人的繼續說話,心里一陣納悶.

難道她的想法錯了,難道他們古人都沒有知恩圖報的心嗎?她救了他,要知道就算沒有謝銀,這醫藥費總是要出的吧,可現在大家都是沉默,這個男人看樣子,是不准備給錢了.

想到這里,云舒就有些生氣,她還指著宰只肥羊呢,生活太艱辛,沒有去占山為王,掌控穿越的大神們就應該謝天謝地了,她這做的可是正當生意.

想著,心里就有了底氣,朝著男人問道:"還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呢."

"大名不敢當,區區在下侯國齊,感念夫人大恩,以後若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盡管開口,莫不敢推辭."男人洋洋灑灑長篇大論的說完後,再次保持了沉默.

這一次云舒已經沒有耐心繼續跟他繞彎子了,直接起身,雙眸直直盯著侯國齊,"既然你也知道我救了你,那麼我們其他不說,畢竟山村鄉野,像公子這樣的人,肯定跟我們的生活不在同一個世界,開門見山,什麼用得著那肯定沒有的事兒,公子也看到我們的生活了,不如直接給點兒銀子算作報酬,以後陽關道獨木橋,咱們各走各,兩不相欠,如何?"

聽到這話,面上平靜的侯國齊直直看著上位端坐的女子,布衣荊釵,容貌絕麗,一身氣度更不似鄉野女子,微眯著眼,侯國齊怎麼都想不起這樣出色的女子,竟不在他的印象中.

見侯國齊不說話竟然直愣愣盯著自己看,云舒有些惱怒,剛要發火,就聽侯國齊道:"這次出門匆忙未能帶銀子在身上,唯有這個還能值些銀子,不知道夫人能否笑納."

看著侯國齊手里遞過來的玉佩,成色上等,一看就是好玉,賣錢肯定能有個上百兩,可要是自己把這玉佩收下了,那他身上豈不是沒一點值錢的東西了,那他要怎麼回家?

想完這個後云舒就惱了,自己都這種地步了竟然還管他人死活.

可半天後,云舒都沒能伸手去接下那玉佩,心里盡管呐喊著去接下,可手卻怎麼都動不了.

最終,云舒深呼吸一口,冷冷道:"算了,算我倒黴,你還是趕緊離開吧,我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多你一張嘴,我們養不起."說完腳下仿佛帶著怒氣一般,跺了兩下回屋子去了.

侯國齊驚愕看著云舒的反應和小動作,好半天後,一陣失笑.

笑過後,就有些呆了,他剛才,是在笑嗎?

有多少年,他沒這樣笑過了,而且,惹他發笑的,還是一個第一次見面還找他要報酬的勢力女子.

搖了搖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玉佩,輕輕一笑,輕輕將其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隨後踏步離開.

當天上午,侯國齊就直接離開了,沒有給兩人信兒,只是午飯的時候,出于禮貌讓攬月去他房間喊人,半天也沒有回應,推門而入後,房內已經空了.

吃飯的時候,云舒就發現了放在旁邊小桌上玉佩,伸手拿起,捏在掌心,心里,微微有些難受,也不知道他身無分文也沒有這值錢的玉佩,要如何生活.

上篇:第三章 陌生男人    下篇:第五章 典當謀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