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半劫小仙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 前往陰山   
  
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 前往陰山

鑒于那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師兄的騷擾,齊歡在無法確定他身份的前提下直接祭出仍然沒有修補好的地網,將那個人給捆了起來.

因為能夠證明他身份的三個老頭都沒了蹤影,唯一有可能知道他是誰的仙子師兄最近還出了青云山,而靈云子跟靈風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還有這麼個師伯.所以在一切都沒有明朗的前提下,原本是准備給小師妹一個驚喜的花乾子很不幸地被自己的小師妹給吊在忘憂峰的果樹上曬了好幾天.

花乾子剛剛被吊起來的時候心里還在偷笑,自己一個化神期的修士,哪能隨隨便便就被捆住,可是等到他上了樹才發現,捆自己的人修為的確是不怎麼樣,可是捆住自己這張網倒真是大有來頭.

他不認識地網,但他見識過劫雷,知道這上面的雷紋里都蘊含著相當數量的劫雷,只要他妄動一下,估計自己這一身皮囊也會被劈個外焦里嫩.

所以當虛空子出關的時候,回到忘憂峰第一眼看見的不是自己的寶貝徒弟,而是那個已經快被吊得腦出血的師侄.

"師兄喝茶."雖說是場誤會,不過齊歡終歸是對同門師兄不敬,真要是挑她點毛病估計最少也得讓齊歡在枯首峰面壁好幾年,好在花乾子並不記仇,齊歡這杯謝罪茶喝下去之後他也沒再跟齊歡計較什麼.

"乾子啊,前段時間你不是說在歸墟修煉麼,怎麼跑回來了?"虛空子手里端著茶杯,里面並非茶液而是果汁.一山的果子沒人吃,忘憂峰上是人丁稀少師徒倆人胃口都不大,而青云派里其他弟子是根本就不敢吃,齊歡種的東西,先別說是什麼品種的,光是上頭頂了齊歡兩個字大家都躲得遠遠的,更別提吃果子了.

上次齊歡拎了一筐梨去送給那些外門弟子吃,結果差點把人家小姑娘嚇哭了,齊歡回來還納悶了好久,自己也不吃人,至于見到她就手腳發麻全身哆嗦麼!

與其看著滿山的果子爛掉,還不如榨果汁呢,所以最近青云山上的飲用水全都變成了各種果汁,掌門下的命令,誰都不敢不捧場,好在這果汁味道不錯,沒有弄出人命來.

"師叔,您說的前段時間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兒了."花乾子滿頭黑線,自己這師叔一修煉起來就兩耳不聞窗外事,根本不記得時間過去多久.

"啊,距離你上次回山原來已經過了一百多年了,怪不得我看你好像有點老了."虛空子點點頭表示理解.

"……"花乾子一個手心不穩,茶杯的邊緣被他捏掉一片瓷,他承認自己已經一千多歲了,的確不是太年輕,可是用師叔用這個老字來形容也太過分了點.

"師叔,我這次回來是有件事兒要告訴您的."花乾子勉強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清了清嗓子,神色變得有些嚴肅.

"嗯?什麼事兒?"虛空子有些詫異地問.

花乾子雖然修為不是太高深,當然,這是與他比較,但花乾子這個人做事向來膽大心細,如果不是大事兒他根本不會回到門派里來找人.

其實齊歡一直不知道的是,虛陽子和虛靈子他們之所以都把徒弟趕出山門還有另一個原因,他們兩個收的這些徒弟大多身份都有些問題.比如花乾子,他的父親就是個魔修,他父親生前與虛靈子交好所以在父親死後拜了虛靈子為師.

雖然這些事情都極為隱秘,但要是被人知道了畢竟對青云派不好,所以這些弟子們到了元嬰期之後便紛紛離開青云山,一是他們有了自保之力,再者他們也不想讓師門因為自己受到任何拖累.所以這青云山上才沒有幾個人認識花乾子,事實上只要他們自己不說,虛空子他們不講,任何人都不會知道他們其實是青云派的弟子.

至于花顯子為什麼會留下,那天泣師走了之後齊歡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個師兄竟然也被下了絕殺令,但只要他不出青云山就沒有生命危險.要是只有他一個人,他當然不會怕,但是身邊多了一個喜愛的女子,花顯子不想讓她擔心,所以才在青云山上住了這些年.

兩天之後,齊歡跟著師兄花乾子還有師傅虛空子一道離開了青云山,趕往陰山.

那天花乾子帶來消息,說是三百年前飛升成仙的天劍門掌門絕劍留下的仙府被人找到了,據說那仙府里有他飛升之後留下的一切天才地寶,就連他那柄仙器上品的劈天劍竟然也在里面.

在修真界有這麼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凡是發現仙人遺留下來的仙府,大家都可以進去碰碰運氣,至于能撈到多少好處則是各憑本事.

雖然絕劍是天劍門的人,但他飛升之後留下的東西卻沒有指名道姓說要給誰的,自然是大家分了.其實據齊歡猜測,還是因為天劍門的實力不行,不然哪個門派敢去闖人家掌門的留下的仙府.

原本花乾子是准備自己去看看的,可是後來聽說那柄逆天神兵劈天劍竟然也在,心里就打起了算盤.沖著那柄仙劍去的人肯定不會少了,他一個化神期的修真者,實力說高不高說低不低,碰上同階的修士或許能夠輕松取勝,可是要碰上渡劫期的呢.所以他才回來找虛空子商量,畢竟自己的這位師叔實力擺在那里,就算他不動手放在那里也是一尊大佛不是.

主要是他知道自己師傅也快要到了渡劫階段,手上要是握著一柄上品仙器成功率會大大增加,他也知道渡劫的時候沒辦法幫師傅什麼忙,但這柄仙劍卻可以幫得上忙.

當然,這些話花乾子一直放在心里並沒有說出去,虛空子會去純粹是被齊歡攛掇的,齊歡記得靈云子跟她說,當初先天火靈就是被絕劍拿走的,要是他在飛升之前沒有把先天火靈用掉,那東西最有可能就是留在了仙府里.先天靈體有多難見到一面虛空子也是知道的,一聽說徒弟修煉需要他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其實齊歡心里還有一個小小的盼頭,他畢竟也算是天劍門的人,雖然可以說是個奸細,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在絕劍留下的仙府里看見他,他們兩個已經分開半年多了.

陰山距離青云山的距離不短,就算是三個人都坐在虛空子的葫蘆上一刻不停的趕路也需要三天才能到得了陰山,聽花乾子說距離仙墓出現的時間還有九天,所以這一路上幾個人倒也沒有心急.

這天夜里,齊歡實在是因為坐了好幾天的葫蘆再也受不了了,強烈要求找個客棧好好睡上一覺.這兩天她晚上都是睡在虛空子的葫蘆上的,雖然葫蘆上也挺寬敞的,可它畢竟是個露天的,齊歡一直很擔心自己睡醒了之後就會發生什麼中風現象,要是歪個鼻子咧個嘴她以後還用不用嫁人了.

虛空子說過不過自己徒弟,只能趁著天還沒有大黑的時候把齊歡和花乾子給放到了一個小鎮上讓他們兩個好生整頓一番,他自己則要去拜訪一個隱居陰山的老朋友,說是明天跟花乾子他們在陰山口會和.

虛空子走了之後,齊歡跟花乾子進了小鎮,說是一個小鎮,不如說是一個小山村,這山村距離陰山也只有百里距離,估計是因為常有人在這里打尖歇腳,村里竟然也有一家小客棧.可是花乾子去敲門的時候卻並沒有人應聲,敲了半天也不見有人回話,這時候天已經漸漸暗了下來,雖然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或許因為沒有月亮的原因,齊歡總覺得這小鎮有些過于陰森了.

過了好一會兒都不見客棧有人回話,花乾子只能無奈地朝自己師妹攤攤手,"天公不作美."

"師兄,你有沒有覺得這里太靜了點."齊歡吞了吞口水,小聲對花乾子說,周圍都是茅草房,被風一吹還會發出奇怪的聲響,齊歡覺得自己這些年雖然膽子打了好多,但是她畢竟還是個女人,仍然會怕鬼的.

聽齊歡這麼一說花乾子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他的修為比齊歡高,夜視能力也比較好,剛開始進村的時候他並沒有注意到,可是現在他才發現,周圍那些房屋似乎已經好久沒有人居住了,門框上都已經結了好多蜘蛛網,除了這間客棧之外.

"我們先進客棧看看."花乾子吸了口氣,抬腿剛想把門踹開,那客棧的大門突然自己敞開了.

來開門的是一個干癟的像核桃一樣的老太太,那老太太顫顫巍巍的拿著一個油燈,看她走一步搖兩下的模樣齊歡也就明白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才有人來開門了.不過這老太太的形象,還真跟鬼故事里的人物有一拼啊.

"師妹,這里不對勁,小心點."看齊歡抬腿就要進客棧,花乾子急忙把她的胳膊拽住,在她耳邊小聲吩咐.

上篇:第一卷 第六十一章 前途渺茫    下篇: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 小命不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