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半劫小仙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狼爪逃生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狼爪逃生

應同志們滴要求加更...是不是有很多推薦呢O(∩.∩)O~~

"你們妖族果然是人才濟濟啊."齊歡本來以為自家老頭住在窯洞里已經算是很驚世駭俗了,沒想到這里出現一個更加驚悚的.住在執法堂里,他天天看著那些斷胳膊斷腿的,能睡好覺麼!

流染勉強擠出一抹笑,深吸了口氣推開大門.

"惡……"門只不過開了一個小縫,齊歡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怎麼會有人呆在這里,這根本就是地獄.

她所能見到的都是殘缺的尸體,從尸體的痕跡上來看顯然生前是受了大刑.而且大多數尸體竟然都是妖的,不是說妖族最團結麼,怎麼這里會有這麼多妖的尸體,還是用這樣一種殘酷的死刑方式.

相比于齊歡,流染就平靜許多,畢竟她也是在這里呆過一段時間的,只不過她的臉色也沒好看哪去就是了.

"進來吧."執法堂並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要說裝飾大概就是那些掛在牆上各式各樣的刑具了吧,真是多到齊歡眼花繚亂.

齊歡跟著流染繞過門口的幾具尸體,走到里面.還好里面稍顯正常,不過地上已經發黑的血跡告訴齊歡,自己站的這個地方,曾經也是堆過尸體的.

"不知道齊歡小姐師承何處?"齊歡跟流染大氣不敢出地站在一邊,只有郎溪一個人悠然自得地坐在這屋子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呃……我是昆侖派弟子,我師父是……昆侖掌門."齊歡眼珠轉了轉,既然這個郎溪跟青云派有仇,她怎麼能傻乎乎的告訴他自己是從青云山里出來的,這種事當然要往仇人身上推了.

"哦?我怎麼聽說齊歡小姐似乎是來自青云派的呢?"郎溪瑩綠色的眼睛掃過流染跟齊歡,聲音逐漸轉冷,"流染,你說呢?"

"不敢隱瞞長老,齊歡小姐的確是昆侖弟子."流染低下頭,聲音微微顫抖.

"昆侖弟子……我怎麼沒聽說清霄又收了個女弟子呢?"就算流染肯定了齊歡的假身份,郎溪似乎仍然不信.

"師傅他老人家是十年前在收的我,我一直沒有出過山門,所以外人並不知道."齊歡說得頭頭是道,她猜這個郎溪應該跟清霄沒那麼熟才對,不可能對于他收了幾個弟子都了如指掌.

"原來是這樣,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青云派虛空子的儲物戒指會在你手上."郎溪盯著齊歡右手食指上那枚暗黃色的戒指,虛空子在將她扔到九重妖山時,這個戒指就已經戴在齊歡手上了.齊歡做夢都沒想到一個戒指,竟然就將她的謊言給拆穿了.

"當年虛空子來九重妖山的時候就帶著這枚戒指,我對自己的記憶力還有幾分自信."郎溪的右手在椅子的扶手上來回摩挲著,看著齊歡的表情有幾分森冷.

修真界儲物戒指一類的東西很多,只不過能夠算得上仙器級別的儲物戒指非常罕見,而恰好虛空子手里就有這麼一個.這麼珍貴的東西,竟然戴在齊歡手上,郎溪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證據了.

"最近外面傳言虛空子收了一個女徒弟,並且及其寵愛,想必那個人就是你吧."

"是我."齊歡背著手,指間輕顫,她在算自己有多少把握能從這個人手上活下來.他能跟仙子師兄打成平手,就意味著他起碼也是化神期.就算齊歡手里有滅世雷實,她能不能活著拿出來用還是兩碼事呢.

"這就夠了."郎溪張開嘴,似乎是在笑,不過那尖銳的獠牙和猩紅的舌頭怎麼看怎麼駭人.

"長老,她是族長請回來的客人."見郎溪起身,流染將齊歡拽到自己身後.

"你還想幫她?看來你當年受的教訓還不夠."郎溪一一步步走到兩人面前,雙手指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

看著郎溪那雙散發著幽幽寒光的手,齊歡終于知道地上那些尸體腦袋上的十個洞是怎麼出來的了,原來手指甲長好了竟然比匕首還好用.

"殺人滅口可不是理智的行為,你殺了我很可能會引起一場不必要的爭斗."齊歡試圖跟郎溪講道理,盡管她覺得自己是在多此一舉.

"青云派的確勢力不小,不過我們妖族也不是吃素的,你還是死心吧,在這里沒有人能夠幫你."郎溪話還沒說完,手就已經到了流染面前,不過他並沒有傷了流染,而是將她一把給甩了出去.

此時,齊歡手里的滅世雷實已經被她激活,雖然齊歡很確定自己擋不住滅世雷實的爆炸威力,不過臨死前她也得拉個墊背的.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處于生死關頭,這次,齊歡倒是稍微鎮定了點.

"郎溪長老對我請來的客人似乎有些不滿意."生死一瞬間,那道如沐春風的聲音姍姍來遲.看著門外走來的那道青色身影,齊歡第一次覺得是人是妖都沒關系,如果輕色不介意,她更想以身相許.

雖然貌似被占便宜的人是輕色才對.

"族長."輕色出現之後,郎溪的爪子瞬間就收了回去,他後退了幾步,齊歡察覺到他的腿在抖,而且抖得很厲害.

齊歡好奇地轉過頭看這輕色,這麼個柔弱的美人兒,值得郎溪怕成這樣?

"郎溪長老,我不希望這位嬌客在我的地盤上受到任何傷害,我想她在這里的安全交給你怎麼樣?你知道的,以齊歡小姐的身份,如果她受到傷害的話,青云派的虛空子長老應該會很生氣."青色依舊笑容不變,就連聲調都是慵懶的調調,讓人聽著心里癢癢的.

"是."郎溪咬著牙應道,這一瞬間,齊歡感覺到了讓她恐懼的殺意,可惜,有點晚了.剛剛他沒有動手,怕是在齊歡離開九重妖山他都沒機會了.

看來真正狠的還是輕色才對,如果自己受到傷害,聽他的意思,郎溪的小命似乎也就不保了.只是齊歡很奇怪,輕色怎麼會保護自己呢?

"我們走吧."輕色朝齊歡燦然一笑.

齊歡尷尬地搖搖頭,"不行."

上篇: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來自妖族的八卦    下篇: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扒層皮送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