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半劫小仙第一卷 第八章 師兄釀的酒絕對不能喝   
  
第一卷 第八章 師兄釀的酒絕對不能喝

非常時期,青云派所有弟子都處于忙碌階段,唯有齊歡感覺自己閑的似乎都要長草了.沒辦法靈風子怕她幫倒忙,求她不要亂動,其實齊歡真的是要幫忙的,可惜沒人相信.

雖然修煉是個耗時間的活兒,而且她也比較熱衷,但是虛空子警告過她,在沒有到渡劫期之前,萬萬不能在白天修煉,否則將太陽之精吸入體內會毀了夜靈體,所以,齊歡無聊了.

在山門里逛了好大一圈,最後齊歡決定去後山找她那位唯一一個留在山門里的師兄.

這位師兄是她師叔虛陽子的三徒弟,平生只喜歡種種花養養鳥什麼的,每次提到他虛陽子都說他不學無術,不過齊歡可不這麼想,這三個老頭一個比一個精,要是真的不學無術虛陽子肯定不會收他為徒.

青云山的後山基本沒有人會去,除了剛剛入門的弟子,需要到後山砍柴挑水曆練.平日里後山除了山中鳥獸的叫聲,是聽不到人聲的.

齊歡的這位師兄就住在後山的落花谷中,說來她的這位師兄也是個風雅的人,聽說當年根本沒有落花谷這個地方,她師兄硬是造了一片桃花林出來,據說方圓十多里都是桃花.也不知道人家那桃花吃了什麼激素,竟然一年到頭花開不謝,也不怕累死.

繞過登天崖拐上七八個彎,再走上一段崎嶇的山路,齊歡走算來到落花谷中.站在谷口,齊歡直勾勾地盯著那滿眼的桃花,硬是沒敢往里走.

不是她突然變得矜持了,而是前段日子不小心闖進去,差點被這里的幻陣困死,還好最後被人發現放了出來.

"師妹啊,你怎麼有空來師兄這里玩啊?"齊歡還在站著發呆,原本排列整齊的花樹隨著男子的嗓音飄來,瞬時間移到兩旁,讓出一條小路來.

小路中間,一個身著冰絲天魄紗衣,身材頎長的男子從山谷中遲遲走來.

"哎,人面桃花相映紅啊!"自從來到青云山,齊歡已經對自己還算姣好的面貌失去了信心,她很擔心繼續這樣下去,自己的自尊心會被打擊到.

齊歡經常懷疑,虛陽子是不是會什麼妖術,比如說春天種個美男,秋天就收獲一堆美男什麼的,不然他徒弟為什麼一個個都是紅顏禍水級別的,連徒孫都禍國殃民,還讓不讓身為女人的她活了.

不過唯一破壞整體美感的就是他手上竟然還拎了個大掃帚,齊歡搖搖頭,長得這麼美還不注重形象,活該遭天譴.她絕對不是嫉妒,她只是心里不平衡而已~

"仙子師兄."見到花顯子之後,齊歡趕忙笑著迎了上去,隨口就是給人家取的外號,不過花顯子也不介意,笑吟吟地將齊歡帶進谷中.

要說青云派中值得齊歡鄙視的地方絕對不少,但最讓她難以接受的當屬稱號問題.也不知道虛空子他們三個老頭當年是怎麼想的,偏偏她們這一代就要以花開頭,齊歡的道號就是花歡子,花歡——花環我還花圈呢.

她還不是最悲催的一個,這位仙子師兄才慘呢,好好的一個大男人,被人叫成花仙子.不過貌似整個山門里,也只有齊歡有這個勇氣叫他仙子師兄了.

"師妹怎麼沒去找師侄他們?"將齊歡帶到自己居住的庭院里,花顯子繼續拿著掃帚掃地上厚厚的一層花瓣.此時院子里已經堆了好幾大堆桃花瓣了,一堆堆粉紅色的花瓣放在一起煞是好看.

"他們忙嘛,師兄啊,你掃花瓣干嘛?"

"釀酒,桃花酒."花顯子揚眉輕笑,眉眼間竟是*,讓齊歡看得小心肝一陣噗通.

"!難道師父他們喝的那個據說很珍貴的桃花酒都是你釀的?!"齊歡懷疑這位師兄出不了山門肯定跟那幾個好酒成癡的老頭有關.

"是啊."

"這麼多花瓣,一個個洗乾淨很麻煩吧……"齊歡發誓,她只是好奇而已.

"誰說我要洗了."花顯子笑容燦爛,露出的一口白牙讓齊歡感覺到一股陰氣.虧她還以為這位師兄是個純良之輩,實在是她太不了解任性了!

這丫的連給自己師傅的東西都敢做手腳,分明就是一披著人皮的狼,虧她還以為這是個小綿羊.她還是太純潔!

"師伯要渡天劫了吧?"花顯子漫不經心地將一堆堆花瓣抱起來,然後扔到院子角落里碧綠色的大缸里.

"是啊,還強迫我去觀禮,真沒人性."齊歡小聲抱怨.

"渡天劫很快的,小半天就好了,不會像上次一樣."上次齊歡的事跡可是傳遍了整個青云派,不過是礙于掌門的警告每人敢討論而已.

"是哦,師傅渡完天劫就要閉關,我又要被拋棄了."齊歡嘴上說得可憐,臉上可是一連可憐的樣子都沒有.

她們這一代弟子向來都是被散養的,青云山之所以能發展著這麼好,多虧她師叔虛陽子有兩個好徒孫,要是沒有靈風子和靈云子在,估計青云山早就解散了.連師傅都不知道自己徒弟跑哪去了,有這樣的門派麼!

"呵呵,大師伯不是送你撕空綾了麼?"花顯子對于齊歡那點小九九可是明白的得很,"雖然撕空綾攻擊力並不是十分高,卻也是一件極品法器了."

"咦,師兄也知道撕空綾啊!"

"這麼好用的法寶我當然知道,最適合在背後陰人用了……"

于是,接下來的兩個時辰,齊歡都是呆坐著聽花顯子給她講解該怎麼用撕空綾來陰人.半個時辰後,齊歡已經出了滿頭大汗.一個時辰後,齊歡看花顯子的眼神已經轉為敬畏,這人絕對是猥瑣流的師祖.兩個時辰後,齊歡終于忍不住,跑了.

齊歡跑得沒影了,一條拇指粗細,全身如碧玉一般的青蛇爬到花顯子肩膀上,"也不怕教壞你小師妹."青蛇口吐人言,清脆的嗓音如甘泉中的流水一般悅耳.

"呵呵."花顯子笑的有些尷尬,他只是一時沒忍住而已.

不過隨即一人一蛇都僵住了,因為齊歡又一臉尷尬地跑了回來,"嘿嘿,不好意思內急,麻煩指下茅房位置."

花顯子隨手一指,齊歡趕忙跑了過去.

……一片樹葉打了個旋打到花顯子臉上,他低估師妹的承受能力了!

上篇:第一卷 第七章 花孔雀跟娘娘腔    下篇:第一卷 第九章 其實我很大度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