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神農之妖孽人生第270章 趕到   
  
第270章 趕到

"天龍哥,你不是說那小子沒錢了嗎,怎麼還有錢買軟臥?他***,咱們這天天的火車上轉悠的連軟臥都沒睡幾次,他一個臭農民,他咋就……你說,有這睡軟臥的錢,找個差點的地方,也夠將就一宿的了,好不容易來一次bj,沒見過大城市的農民,怎麼著也溜達溜達?他怎麼就像個過客似的呢?"金杯車里,瘦子道

"誰知道這小子是怎麼想的,***,該不會是現咱們跟蹤他了,故意在耍咱們?"聽了瘦子的話,天龍哥也覺得事情有點不對了,皺眉說道

"可能……可能他就剩這麼點錢了,來的時候累了,這才買的軟臥"胖子有點不確定地道

"那他又哪來的錢打車?"天龍哥搖了搖頭,整張臉陰沉了下來

"這個……"胖子一向頭腦轉得挺快,這會兒,也搞不懂軒轅十四葫蘆里賣的究竟是啥『藥』了

"不管了,跟緊了就是***,這小子是j省的人,大不了,找鐵男哥,讓他跟紅軍老大吱下聲,徹底給咱們出口氣"天龍哥猛地一捶大腿,惡狠狠地道

"要是紅軍老大能為咱們出頭,嘿嘿,這小子,希望他不會死的太慘"瘦子嘿嘿陰笑著

"嘿嘿,嘿嘿……"

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

"軒轅專家他怎麼說?"見溫長洪掛掉電話,趙玉昌急忙問道

"他說馬上趕來"溫長洪回道,雖然他很感激軒轅十四,但說實話,到這個時候他對軒轅十四心里其實還是沒抱大希望,正因為他是學醫的才知道這希望,該是多麼多麼的渺茫,在他看來,幾乎就連一線生機都……

雖說趙玉昌早已見識過軒轅十四出神入化的醫術,甚至心里漸漸產生了一種盲目的信念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沒什麼疾病能難得倒軒轅十四但聽到溫長洪說軒轅十四馬趕過來渾身還是忍不住一震,目中流『露』出驚駭神『色』

趙玉昌自然知道軒轅十四馬上趕來意味著什麼

震驚過後,趙玉昌忍不住松了口氣,看著幾乎一臉死灰『色』的溫長洪寬慰道:"既然軒轅專家他說馬趕過來那就說明他有辦法治療腦溢血,溫局長還請稍微放寬心些"

溫長洪一臉苦笑地搖了搖頭道:"希望"

趙玉昌聽得出來到這個時候溫長洪對軒轅十四其實還是沒抱多大希望,無非也就是死馬當活馬醫而已,不過想想也能理解要是換成他若沒有親眼並親身經曆過,也是斷然不會相信這個世界竟然還有人擁有那般神奇的醫術最讓人難以相信的是,擁有這等神奇醫術的人,居然還是一個二十剛出頭的年輕人

趙玉昌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就算解釋再多也是枉然,即便是自己將j省一行軒轅十四出手的場面活生生的描繪出來,估計這位溫局長也不會相信,好在軒轅十四正在趕來的途中,到時自然不用他解釋,溫長洪也會明白他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

"對了,軒轅專家還有沒有說些什麼?"趙玉昌想了想再次問道

"說什麼?"溫長洪想了下,才想起軒轅十四還交代過一句話,只是這話在他聽來也無非就是關心之言罷了溫長洪心里如是想著,但在趙玉昌殷切的目光下,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回道:"對了,他讓我告訴你無論用什麼手段務必要在他趕到之前保住我父親的生命"

說完這話,溫長洪不由得再次搖了搖頭,這雖是關心之言卻也是廢話一句,自己的父親就算他不說,溫長洪又豈會不讓趙玉昌盡全力保住自己父親的生命?

但這話落在盧益存的耳中意義顯然不同,渾身不禁再次一震,眼中光芒猛地一亮要說剛才他還有一絲疑慮,不知道軒轅十四究竟能不能救治腦溢血,但現在卻再無半點疑慮要是軒轅十四沒有確切的把握治療,他又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

既然軒轅十四要他盡量拖住溫老先生的生命等他趕來,那就說明他一定有辦法救治溫老先生

就在趙玉昌愣之際,急診室的門被猛地推了開來,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神經科席專家呂明剛,院長游所為兩人神『色』凝重地走了出來

呂明剛,游所為也是中央衛生廳醫療專家小組的專家,身為保健局局長的溫長洪自然認得這兩個人,見他二人神『色』凝重地從急診室里出來,一顆心不禁猛地一沉,急忙大步前問道:"呂專家,游院長,我爸他老人家現在情況怎麼樣?"

呂明剛自然也認得溫長洪這個保健局的局長,聞言沉聲道:"溫局長,眼下形勢不是很好,溫老先生大腦,小腦出血量都較大,而且有形成腦疽的跡象,我的意見是已經不適合保守治療,要馬進行開顱手術不過溫老先生年事已高,我擔心……"

呂明剛擔心後面的話雖然沒說出來,但任誰都知道他後面要講什麼不開顱,恐怕是只有死路一條了,但開顱,以老人的年齡,風險肯定非常之大,而且就算救回來,其預後狀況也是絕對很差,換一種思考角度,甚至還不如就這樣讓老人撒手離去,也免得一把年紀還活得那麼痛苦只是身為家人,誰又能甘心眼睜睜看著家人離去呢?

"果然和我所觀察的一樣,溫局長,我的針灸雖然能有舒筋活血的功效,但是要是形成了腦疽的跡象,我也是無能為力了"趙玉昌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表示遺憾

兩個人的話才一落下,溫長洪的母親已經捶胸痛哭了起來,而溫長洪心情自然也是『亂』到了極點,但這個時候他卻又萬萬不能『亂』,如果連他都不能冷靜下來,喪失了最基本的判斷力那情況只能會是糟

"既然這樣……那就馬上手術"眼中滿是掙紮之『色』,終于,溫長洪深吸一口氣道,說完這句話,整個人就像使完了全身的力氣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

"那還請溫局長簽個手術協議我好馬上讓人准備手術"院長游所為見溫長洪同意,用憐憫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說道在出來前,他已經和本院神經科席專家呂明剛研究過了,心里比誰清楚溫老爺子的這個手術成功率小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且就算成功了,也不見得就是好事,如今所做的這些也只是盡盡人事,剩下的全聽天命了

"等下,我的意見是現在還是采取保守治療,墅持等到軒轅專家趕到再下定論"見溫長洪要簽手術協議,趙玉昌猛一咬牙,沉聲道

趙玉昌這話是冒了極大風險的,萬一在軒轅十四趕來途中,溫老爺子死了,那他否定了呂明剛的意見肯定是要負責任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溫老爺子堅持到軒轅十四趕到,但軒轅十四卻也束手無策,耽誤了救治時機不過這個時候,趙玉昌既然敢說出這話,後者顯然不在他考慮的范圍之內

他相信,帕金森病這樣最頑固的,號稱無法治愈的腦科疾病,軒轅十四都能手到病除,小小的腦溢血,自然是不在話下

"趙主任,軒轅專家是誰?又什麼時候能到?現在溫老先生的病情可以說是危險萬分,顱內壓還在不斷增高,要是不盡快動手術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呂明剛沒想到這個時候趙玉昌竟然會出口攔阻,並且還很荒唐地提到要等什麼軒轅專家,要不是考慮到趙玉昌是保健局的主任,人人敬仰的前輩人物,呂明剛早就劈頭罵去了,饒是如此,呂明剛心里也是極度不滿,連連質問道

"這……"趙玉昌還真不好解釋軒轅專家是誰,因為即便是解釋了估計也沒人相信,至于什麼時候到他是說不清楚了

呂明剛見趙玉昌無言與對,不由得有些奇怪,但心里卻越不滿

趙玉昌當著他的面說要等另外一個專家,他心里本就己經有種被人忽視看扁的不滿,沒想到事情遠比他想象中還要誇張一些,趙玉昌竟然還沒辦法解釋軒轅專家是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趕到這簡直就是拿病人的生命開玩笑嘛

呂明剛的腦科醫學造詣,在衛生廳,保健局,僅僅排在趙玉昌一人之下,雖然他也敬重趙玉昌,但是,同時,他也是在一門心思的想要越趙玉昌,真正的成為中國腦科的第一人要想證明自己的醫術是第一人,那麼,只能用事實說話,而醫生,治好病人是最好的證明如今,溫老爺子的病趙玉昌表示束手無策了,那如果他能給治好,豈不是說他的醫術要強過趙玉昌?

雖然手術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但是,即便是手術失敗了,人給治死了,但是,話他已經說到前面了,而且又有手術協議在,不擔什麼風險,既如此,又何樂而不為?成功了,他名利雙收失敗了……失敗就失敗了,死了唄

可以說,這是他的機會,他想把握住,可是,就這時候,趙玉昌居然讓他等一個說不出來頭的"軒轅專家",他心里又怎麼可能痛快?

但人家是保健局的主任,而且,現在聲明比他高,比他權威,呂明剛縱是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滿,也不好開口罵趙玉昌,聞言只好強壓下心頭的不滿,轉向身後的人,沉聲說道:"馬上准備手術"

顯然已經直接把趙玉昌剛才說的話拋在了腦後在他看來,趙玉昌是主任這沒錯,但眼前這位保健局局長的分量可是絲毫不比什麼主任差,甚至還是頂頭上司,真要誤了他父親的病情,他呂明剛擔當不起,恐怕趙玉昌也擔當不起

趙玉昌真的就怕得罪溫長洪?顯然,呂明剛不是溫長洪,不知道溫長洪的心理,這位保健局的局長,怕得罪的卻是趙玉昌,正和呂明剛所想象的相反

雖然不怕得罪,但是趙玉昌也有著自己的處事原則,不願得罪人,聞言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閉了起來剛才他出口勸阻,就已經冒了極大的風險,也是鼓足了勇氣畢竟從腦神經科醫生專業角度分析呂明剛的決定無疑是正確的,而且病人家屬溫長洪也同意了趙玉昌如果堅決不同意,到時出問題那麼責任就完全在他身了

真要是惹了一身『騷』,那多犯不上啊

只是明明知道軒轅十四正在趕來的路也知道只要軒轅十四一到幾乎百分之百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這時卻要任由呂明剛把病人推入手術室,對著病人的腦袋開刀,趙玉昌這位善良的老醫生心里卻又總覺得很矛盾很糾結

正當趙玉昌心中矛盾萬分,正當溫長洪刷刷兩下在手術同意簽自己的名字正當溫老爺子被推入手術室時,趙玉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朝這邊快走了,兩眼不禁猛地一亮,驚喜地脫口而出:"軒轅專家"

說話間,人早已經大步迎了去,步伐穩健疾快,竟然沒有絲毫的老態,就跟年輕人沒什麼兩樣

"是趙主任啊,咱們閑話少說,救人要緊病人現在在哪里?情況怎麼樣?"軒轅十四跟趙玉昌一迎面碰上,便急忙問道,他能這麼快趕過來,還是那位司機很有心,知道生死關頭,這車開的快了點,緊趕慢趕,這才趕到了這

腦溢血可是隨時隨刻都能奪走人『性』命的突『性』疾病,軒轅十四雖自負女媧醫術傍身,醫術高明,卻也不敢有絲毫的麻痹大意

"在手術室里,情況不是很好大出血都很嚴重,目前有形成腦疽的跡象,這家醫院的呂明剛呂專家正准備給他動手術"趙玉昌一邊領著軒轅十四往手術室走,一邊簡單扼要地介紹道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手術室門口

溫長洪之前打電話給軒轅十四時,心里還是存了幾分希望的,這會兒見趙玉昌竟然興奮的親自迎了上去,這麼多年下來,溫長洪還沒見過有誰能讓趙玉昌這樣的屈尊降貴,即便是『主席』,總理來了,也沒見過他有這麼一出,由此,心中不免又多了一絲的希望

難道這年輕人的醫術真的很厲害?

溫長洪知道,中醫曾經有過輝煌的曆史,也曾經創造過醫學上的奇跡但當溫長洪再一次看到軒轅十四那張年輕得近乎有些誇張的臉龐,尤其就在不久前聽說他父親的病情進一步惡化時,他心里那本就少得可憐的希望一下子有崩潰消失的跡象

不過軒轅十四一接到電話就馬上趕來,這份情義還是讓溫長洪有些感動,見兩人走來,急忙上前一步握著軒轅十四手感激地說道:"軒轅專家,謝謝謝謝你能趕過來"

"感謝的話以後再說,還是救人要緊"軒轅十四跟溫長洪握了下手之後,邁腳就准備往手術室里走

"你就是軒轅專家?"就在這個時候,呂明剛攔住了軒轅十四,昂著下巴,問道

呂明剛雖然有點奇怪這年輕的過分的人為什麼會受到趙玉昌的推薦,也想跟他說上兩句,探探底子,沒想到軒轅十四一來就直奔手術室而去,好像突然間他這位主任醫師反倒成了可有可無的一個人對于呂明剛這位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的神經科席專家,享受著無數光環和人們矚目的他而言,軒轅十四這樣的行為顯然是很粗魯,也是對他的蔑視,心中自然極為不滿

"是,我叫軒轅十四,有什麼事情嗎,呂主任?"軒轅十四掃了眼呂明剛掛在胸前的工作牌心中微微一怔道軒轅十四雖說是神醫,但真要說起來也是個雛醫,對醫院里的很多事情很多規矩還是不夠了解,就像現在,他就認為救人是最重要的,卻沒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行為已經冒犯到了呂明剛

當然了,他潛意識里也是以為這醫院里的醫生對這病已經是束手無策了,要不溫長洪也不會特意的給他打電話,能把電話打到他那了,也就是讓他來治病,剛到還不了解經過的他根本就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故事

呂明剛一聽差點火冒三丈,要不是見趙玉昌對軒轅十四似乎很尊重很推崇,保健局局長也認得他,呂明剛肯定要把軒轅十四這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小年輕人給轟出去,不過饒是如此,他還是鐵青著臉質問道:"我是溫老先生的主治醫生,你問我干什麼,我還想問你要干什麼呢?你知道溫老先生現在的病情嗎?你知道該怎麼救治溫老先生嗎?你會……"

"行了,呂專家,既然軒轅專家到了,那就由他主治,出了什麼事,我負全責溫局長,你仔細考慮下,現在就聽你的意思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269章 求救    下篇:第251章 救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