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神農之妖孽人生第269章 求救   
  
第269章 求救

"奇怪了,這小子怎麼剛到京城轉了個圈,又跑火車站來了?難道是想回去?"看著前面一直緊盯著的出租車里鑽出來那個讓他咬牙切齒的年輕人,天龍哥有些疑『惑』的嘟囔道,在他看來,一般人,尤其是像軒轅十四穿著這麼普通的人,好不容易到了京城一趟,那還不好好的轉悠轉悠各處的名勝古跡,欣賞下這兩朝的古都,一個農民,回去了也好當著大家伙吹噓吹噓自己的見識,怎麼就轉一圈,去趟保健局就回去了呢?

"可能這家伙窮,畢竟京城市區里住一夜可不便宜,少也也是二三百塊錢,真便宜的地方也要六環以外了,他一個外地人哪懂這麼多,住一宿都夠他來回的車票錢了,要是我,沒錢也得回去了,哪敢在這打站兒"那個胖子自以為猜中,說道

"恩,說得有理……不過這家伙可也夠棒槌兒的了,去保健局來回打車,有這錢再添上點夠找差點環境的旅店將就一夜了,何苦來一次啥都沒等觀賞呢就必須回去了——這種人啊,我看就是腦袋讓驢踢了型"天龍哥點點頭,認可了胖子的推測

"可不是,有點閑錢就不知道怎麼得『色』好了,***,也不看看bj是啥地方,一個土里土氣的家伙,也好意思進京城"那個叫虎子的家伙一臉鄙夷的哼道

"虎子,你快點給老子跟緊了他,咱們這些人,他就沒見過你,你給我看好了,最好知道這小子是去哪的嗎的,別讓老子知道他是哪個旮旯蹦出來的要不然……"天龍哥嘿嘿陰笑著,咧著嘴『露』出的牙齒焦黃,嚇得從旁邊經過的兩個小女生忙緊走了幾步

"天龍哥,我辦事,你就放心"胖子說了一聲下了車朝著軒轅十四的身影追了過去

比起溫長洪,趙玉昌是一個最傳統的醫生本著醫者本分的醫生,為追求醫術最高可以奉獻一切的醫生,可以說以他的資曆以及一身的醫術要是有半點的權力之心的話,那麼,中國醫學界最高的榮譽將全是屬于他的,無論是名譽還是權力可他就是那種一門心思鑽研醫術的人對于權力的**很淡很淡,最後這個保健局主任的頭銜,還是上面實在看不下去了,強加到他頭上的

這樣的人,並不會去在意敬仰一個年紀低了自己許多許多的年輕人是什麼羞恥的事,趙玉昌看到的,只是軒轅十四的醫術,學者無老幼,達者即為師

"軒轅十四?趙主任,你說的是那個年輕人?"溫長洪還以為趙玉昌會說出某個享譽全球的神經科專家或者是腦科專家,沒想到卻是軒轅十四那個靠著趙玉昌提攜才進入專家小組的年輕人,不由得大失所望,同時,心中難免有氣,這都什麼時候了,趙玉昌還不忘了關照他的後輩

趙玉昌還沉浸在軒轅十四的神奇醫術中,根本就沒意識到溫長洪心里很是失望,聞言連連點頭道:"對,就是他對了,軒轅專家下午打電話說已經到了保健局了,我讓他去找你,難道你沒看到他嗎?"

"見了,不過趙主任你認為這個時候提他合適嗎?"溫長洪很是不快的說道,這簡直就是在拿生命當兒戲嘛,尤其,這條生命還是他溫長洪的老爹

此時他心里正是火燎火急的時候,趙玉昌卻跟他提軒轅十四那個狂妄的小年輕,溫長洪心里如何不惱,尤其是軒轅十四還是趙玉昌提名的,難免會被他想歪了,這也就是趙玉昌,要是換成另外一個人,他這個保健局局長早就劈頭罵過去了

趙玉昌這時哪里會不知道,溫長洪這個保健局局長根本沒把如今保健局名符其實的席專家放在眼里,不禁有些猶豫起來,不知道下午軒轅十四去見溫長洪時,這個溫大局長有沒有得罪觸怒過他,如果有,這事情就有些難辦了趙玉昌可是知道,這個軒轅十四,醫術驚人的同時,脾氣也是相當的大,他可是清晰的記得那天軒轅十四說了,非好官好人,他一律不給看病,哪怕是國家的領導人也命令指使不了他

這要是溫長洪觸怒了他,很可能,求這位神醫出手的希望就徹底湯了

不過人命關天,趙玉昌最終還是說道:"溫局長,你看我像是不分輕重的人嗎?而且,軒轅專家的醫術勝我十倍不止,我也是機緣巧合下才見識到,費了好多的口水,這才將他請到咱們保健局的"

溫長洪聞言身子不禁猛地一僵,要說軒轅十四年輕狂妄,溫長洪信,但要說趙玉昌在這個時候不分輕重,溫長洪卻是無論如何也不信,這是一個把人命看重過一切的人,一直以來,溫長洪對這位可都是相當的敬佩

他還清楚的記得,趙玉昌的大兒子也是學醫的,當初要進專家小組,想通過趙玉昌走走後門,當時,只要趙玉昌一句話,他兒子趙洪濤立時就能加入到專家組,可是,就是趙玉昌的不徇私,趙洪濤足足遲了四年多,這才靠自己的拼搏刻苦,好不容易進了專家小組可以說,趙玉昌是一個絕對不徇私的人

只是,這些年來,溫長洪自己都有些麻痹了,有點忘記了趙玉昌是個什麼樣的人,這才以為軒轅十四是走了趙玉昌的後門,靠趙玉昌的提攜才進了專家小組,可是,這會兒醒悟過來,才現,以趙玉昌的為人,醫術不過關的,絕對不會讓進專家小組的,就是天王老子來也不成

對他來說,人命勝過天

這時,他也想起,軒轅十四曾經說過,是趙玉昌盛情難卻,這才來的保健局,當初,他只以為是年輕人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直到聽到趙玉昌的話他才徹底的明白過來,這個年輕人,竟然是趙玉昌求來的

可是,自己卻……

"莫非軒轅十四真是個醫國高手?"雖然知道趙玉昌不會拿他父親的生命開玩笑,但溫長洪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實在是軒轅十四太年輕了要是軒轅十四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或許他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想法了

"何止是醫國高手啊簡直就是……算了沒時間在這說這麼多了,這些不說也罷,到時你自會知道對了你有沒有軒轅專家的電話還是你親自給他打個電話,把溫老先生的事情跟他說一下,他如果說有辦法,那麼溫老先生就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事後還能行動自如也不一定"趙玉昌見溫長洪竟然質疑軒轅十四,差點要跳起來不過最終還是壓下心頭的不快說道

軒轅十四是他好不容易拉來的大神,可溫長洪他卻……趙玉昌雖然與人無爭,但難免的,也是心生不快

至于這個電話,趙玉昌是絕對不會親自撥打的,他還沒自信到認為自己這個什麼所謂的主任有讓軒轅十四隨叫隨到的面子況且每一天自己都有來自全省乃至全國的病人找到自己身上,真要碰到點難題就打申話叫軒轅十四,那軒轅十四還不給活活累死?而且,自己當初可是答應的好好的,這只是一個閑職,完全可以依著軒轅十四的喜好來,可是,剛來第一天就讓這個溫局長給得罪了,趙玉昌也實在沒這個臉打這個電話其實別說打電話,就算提,不到萬不得已趙玉昌也是不會輕易跟別人提起軒轅十四的今天之所以主動提起,一來是因為溫長洪是保健局局長,名義上說起來也是軒轅十四的主管領導,他這個職位,應該了解軒轅十四的;二來,就算溫長洪,現在不知道,但身為保健局局長遲早還是要知道軒轅十四醫術非常人能比,這時若不提軒轅十四,也怕事後溫長洪對他的知情不報懷恨在心

平白得罪人的事,趙玉昌是不會去做的

當然,提歸提,至于溫長洪信不信,打不打這個電話,還有軒轅十四究竟會不會治腦溢血,又肯不肯出手,這就不是他趙玉昌的事情了

這些溫長洪當然不知道,不過自從溫長洪聽說他爸腦溢血後,他就壓根沒想過他爸事後能康複,只要能救回這條命,只要神智還能清楚,他也就謝天謝地了,沒想到趙玉昌竟然說如果軒轅十四說有辦法的話,他爸不僅生命無憂,而且事後還可能行動自如,這話溫長洪怎麼聽怎麼都感到有點違背醫學常識的味道,心中自然是又是震驚又是不信但趙玉昌是國家保健局的醫術頭號人物,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職然這麼推崇一個人,尤其在這麼緊要的時刻,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當然不管可信不可信,事關父親的生命安危,身為兒子總要試一試看

所以溫長洪震驚和質疑之後,最終還是找出了軒轅十四的電話,然後撥了過去撥打電話時,心里存了幾分希望,希望奇跡能出現,同時也有些許後悔,如果軒轅十四醫術真有那麼高明,而他明明有機會在第一時間把軒轅十四請來,卻因為自己的先入為主而錯了過去,要是事後現就因為這樣而延誤了救治父親的時機,那麼他豈不成了不孝之子?

當然此時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關鍵的問題還是軒轅十四有沒有辦法救治他的父親

電話簡快就接通了,當電話接通那一刻,軒轅十四突然現自己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不久之前,他明明看到軒轅十四卻毫不猶豫地與他擦肩而過,如今卻又打電話向他求救,那豈不是明擺著之前他壓根就沒把軒轅十四這位專家看在眼里嗎?聽趙玉昌的話,軒轅十四可是位中醫專家,中醫是不像西醫那樣分科分得很細的,一位真正醫術高明的中醫專家,應該是一位全科醫生

因為中醫講究的是整體觀念,注重人體的內在聯系和外在聯系,以及人與自然的關系,換句話說中醫研究人體是從一個宏觀的角度,看到的是一個整體的人,見微知著,知常達變關注的是生病的"人"而不是人的"病灶"所以我們去中醫院可以看到,雖然中醫科也學西醫一樣拉著分科的牌子,但里面的醫生看脾胃病的同時,其實也能看『婦』科病的對于他們而言,每一和病症在體內跟每一個器官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婦』科病不止是子宮,卵巢,階件,輸卵管等生殖系統的問題它也可能是肝膽出了問題導致的,也可能是脾胃功能失常,體虛,氣血虛等等就像軒轅十四之前看過的那個王東升西醫以為他就是單純的肝癌,一旦通過檢查現病情已經到了晚期,就無從下手了但軒轅十四卻能從王東升的種種身體表態找出病因並施以治療

溫長洪身為國家保健局局長,這方面的知識是必須知道的,否則他就是不熟悉本職業務,不稱職了所以從這方面前,溫長洪在知道他父親病危時剛巧軒轅十四也在,要是他真心把軒轅十四當專家看的話,不管軒轅十四能不能使上什麼力,還是應該把他請上車子的,畢竟多一位專家就多一份力量,況且中醫的針灸也是許多國家甚至包括美國在內都認同的中風康複手段所以剛才人就在跟前不提,而如今卻又打電話求救,只要稍微聰明點的人都能想到,剛才在辦公室里他根本就是虛情假意,沒把對方真正當專家來看待但事關父親的安危,溫長洪最終還是壓下心頭的尷尬,問道:"軒轅十四專家你好,請問你現在還在bj嗎?"

軒轅十四這時剛買完火車票,這次,為了回去舒服一點,他特意買的是一張軟臥的車票,晚上9點多的火車,時間上非常的充裕,正准備出了火車站到**溜達溜達,順便吃口飯,這時,電話卻響了,見溫長洪特意打電話過來詢問,不由得面『露』疑『惑』之『色』,道:"是的,我現在在火車站買票,請問溫局長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我父親腦中風,目前正在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搶救中,不知道張專家有沒有辦法救治?溫長洪心情緊張地問道

剛才溫長洪連招呼也不打一聲就跟他擦肩而過,軒轅十四就已經隱隱猜到肯定生了什麼大事,沒想到卻是他父親腦中風

這時軒轅十四當然已經完全明白,之前自己這個專家再度被人完全忽視了不過人命關天,要是溫長洪沒打電話也就算了,反正不知道,也不會有什麼想法,但如今知道了,人家還特意求門來,要軒轅十四甩手而去,卻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聞言幾乎不假思索道:"我知道了,溫局長你別急,我馬趕到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

如果是溫長洪自己病了,軒轅十四很可能就是想也不想的拒絕,他完全看得出,這個什麼所謂的溫局長是個什麼樣的官,但是,是他父親就不一樣了,經過王少秋父親一事,軒轅十四已經有了自己的全定義,不是好官,卻不能牽連家人

說話時,軒轅十四已經出了火車站,看到剛好有一輛空車朝他開來,急忙招手叫車

溫長洪本以為軒轅十四會直覺拒絕或者怎麼也要推托幾句,畢竟像他父親這種病確實不是說治就能治的

治不好,在家人痛失親人的糟糕心情下,做為醫生往往是吃力不討好,甚至還會成為被怪罪的對象在這種情況下,像軒轅十四這種不是專門的神經科專家,就算直接拒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況且,一早溫長洪還沒把軒轅十四當專家來看待呢

只是溫長洪卻萬萬沒想到,軒轅十四二話不說就答應馬上來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就憑這份情義和態度,軒轅十四他就算真不是什麼本事過硬的專家,溫長洪也大感有愧,急忙道:"謝謝,謝謝"

這個年輕人也不是那麼狂傲啊,怎麼方才……溫長洪自己這麼一咂『摸』,這才現,不久前的事,完全是他自己的一相情願的想歪罷了,人家軒轅十四說的全都是大實話請他吃飯也不是有意推脫,沒聽見人家說是在火車站買票嘛,看樣子,是要離開b市了

"這個時候就不要說這些客氣話了,我現在已經坐出租車,趙玉昌主任他現在應該也在醫院?如果他在,你告訴趙主任無論用什麼手段,務必要在我趕到之前保住溫老先生的生命"軒轅十四飛快坐進出租車,跟司機說了聲去bj朝陽醫院京西院區後,又急忙對溫長洪說道

溫長洪自是無法明白軒轅十四話中深意,他就算醫術再高,卻也沒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他見軒轅十四這樣說,以為只是出于關心他父親而已,聞言不禁感激道:"謝謝軒轅專家,那其他事情就等你到醫院再說"

"好,一切等到醫院再說"軒轅十四說著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時,軒轅十四順道看了下手機屏幕,現已經兩點四十分,火車是晚上九點多的,時間上還很充裕,至于五髒廟……看來,暫時只能放到一邊了,等救完人再說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本來還想溜達溜達,特意買了晚一點的火車票,要不……幸好沒有買四點的那趟火車,要不然,錢就打了水漂嘍

司機顯然從軒轅十四打電話中聽出了點端倪,又見軒轅十四催促,便加大了油門好在這個時候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路況還好,雖然是火車站附近,但出租車還跑得起來,要不然軒轅十四都想下車跑了

"天龍哥,天龍哥,那小子出來了"虎子見軒轅十四又鑽進了一輛出租車,忙也鑽回了金杯車里,向天龍哥彙報著

"看清他買的是哪的票了沒?"天龍哥聞聽,眼睛一亮,問道

"看清了,是到j省th市的火車,晚上九點二十三的那趟,您交代的車票我已經買好了,三張硬座,軟臥的錢不夠——他娘的,也不知道那小子抽的哪門子的邪風,居然買了張軟臥票,他哪來的錢呢?"虎子嘟嘟囔囔罵罵咧咧的道

"什麼?他買的是軟臥?那他人呢?"天龍哥忙急聲問道

"進了那輛出租車……咦,車呢?"虎子喘了口氣,隨手一指,可是再一看,那位置哪還有出租車在,驚咦了一聲,忙四下尋找,終于看到了那輛車的影子,叫道:"天龍哥,那小子跑了"

"『操』..你姥姥的,那你他嗎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給老子追真要是給老子我跟丟了,嗎的,我扒了你的皮"(未完待續)

上篇:第268章 病危    下篇:第270章 趕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