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神農之妖孽人生第072章 原來 哥也有人(下)   
  
第072章 原來 哥也有人(下)

雖然公安系統並不歸栗正果這個C市市長直接管理,但,架不住人家權力大啊!更何況,他周濤能做到今天這個位置,其中,更有著栗家的背景在,所以說,這叫周濤的副隊長,在執法的時候,更多的是偏向栗家.

誰讓人家還是他的遠房親戚了呢!

而且,眼下這種情況,確實很明顯,栗大少一伙子人,處與劣勢,被打得不清!因此,要逮捕軒轅十四,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只不過,說那些女的是賣yin女,周濤不信,但是,他卻不會逆了栗大少的意思.對栗一鳴很是熟悉的他,哪還不明白這位花花公子是怎麼個打算!

十幾個持槍的干警,如臨大敵一般將軒轅十四圍了起來,栗大少手下被打得那麼慘,他們可絲毫不敢怠慢.

"周叔,給我整死他!栗一鳴摸著自己紅腫不堪的臉,由于牙齒掉了大半,說話根本就關不住風,聽起來滑稽的很.

"栗大少放心,如今,人證物證俱在,這家伙毆打你們,致使你們全身上下出現大面積受傷,這是犯罪!沒得說,如今這還是法制社會,容不得這些家伙撒野猖狂!"周濤胸脯一挺,正色的說道.

"行!周叔,這件事辦妥當了,回頭我在我爹那替你多說幾句好話,包你不虧!"栗一鳴得意洋洋的說道.

周濤精神頓時為之一震,絲毫不顧及圍觀人群鄙視的目光,大搖大擺的向軒轅十四走去.

軒轅十四仍然是翹著二郎腿,優哉游哉的抽著煙,夾著香煙的手,很穩,不見半點的波動,顯示出,他的情緒非常的平靜.

風輕云淡!

就好象周圍的十幾名持槍的公安干警並不是來抓他的一樣,不帶半點感**彩的雙眸中滿是森冷與戲謔.

周濤,干了這麼多年的警察,雖然有一半是靠關系走上去的,算不得什麼精英,但是,經手的案子也不在少數,各種各樣的犯罪分子也打過交道,卻從來沒見過軒轅十四這樣的一類人!

明明是打了人了吧,而且還打得不清,把人都給打壞了,甚至,有的人還有生命危險,況且,被打得人還是很有來頭很有背景的人,他怎麼就一點也不急呢?這一點,很是擅長察言觀色的周濤注意到了.

難道說,這年輕人也很有背景?不過,這是在C市,C市的市長是栗正果!

"站起來!"周濤直接對軒轅十四厲吼了一聲,非常之威嚴.曾經,多少犯了事的犯罪分子,在他這一吼之下,膽戰心驚,老老實實的交代一切.

當警察,就得橫點!

可是……

軒轅十四依舊然的抽著煙,很是瀟灑的吐出一個煙圈,眼皮子一掀,懶洋洋的說道:"你在我面前瞎吆喝個什麼?請問,我犯了什麼罪,你憑什麼抓我?平白無故的,你就是這麼當警察的?"

"我看你是耳朵不大靈光!"周濤現在,心里的火氣也上來了,他見過囂張的,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你橫,是吧?那老子就跟你講講王法,講講道理!什麼叫平白無故抓人?"

周濤說著,身手一指躺在遠處陷入了昏迷的刀疤男.

這個時候,一個干警走了過去,將刀疤男扶了起來,仔細的檢查了一遍,"周隊,好象是骨頭折了……嗯,一半的胸骨全部折斷,傷勢很嚴重,如不盡快救治的話,恐怕有生命危險!"

"這下子,不是平白無故了吧?"周濤笑了,道:"人都快被你打死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頓了一頓,他繼續說道:"被打得是什麼人我先就不說了,但你把人都打成半死了,這一點,不管怎麼說,也是不爭的事實!如果說,這是普通的打架斗毆,我完全可以把這歸于民事糾紛,但是,現在情節已經很是惡劣了!站起來,跟我走!"

軒轅十四不屑的哼了一聲,罵道:"別他娘的當婊..子還立牌坊,你敢發誓不是這姓栗的背景關系你會這麼說嗎?嗎的,老子最看不起你們這種人!披張好皮,不干他嗎的人事!打人?對,人是我打的!但是,那又怎樣?這是我的店,還受法律的保護,他們二十多號闖過來,想干什麼?我這叫正當防衛,我這是在維護我的正當權益!再說,不是還沒死呢嘛,既然沒死,我正當防衛,又有什麼錯?還有……"

軒轅十四猛地站了起來,伸手一指栗一鳴,怒聲咆哮道:"這家伙,純粹是TM的找打!你知道他為什麼跑這來嗎?嗎的,在素蘭皮草,看見我女朋友非要拉著陪他過夜,跑我店里來,說我的店員全是賣yin女.我草!這位警察同志,有人要拉你媳婦被人拉去陪睡,說你全家女的都是賣yin的,你他娘的火不火?抽不抽他?!"

軒轅十四這番話,說得是擲地有聲,鏗鏘無二,倒是一下子把周濤給弄悟了.原來,這里面,還有這麼多貓膩!還別說,這事要是落到自己的頭上,自己也忍不住氣,除非,他不是個帶把的!不過……周濤臉色漲紅,他心里被軒轅十四這個比喻,直接給激怒了!

什麼叫我媳婦被人拉去陪睡?什麼叫我全家女的都那個啥的?有這麼比喻的嗎?

栗一鳴在一旁,咬牙切齒的,不住的給周濤打著眼色.

言多必失,不能再讓他說下去了!

想著,周濤臉一拉,黑著老臉哼道:"好了,現在,我不跟你在這兒瞎扯蛋,回局里再說!是非對錯,總能查個水落石出的!"

"哈哈,為什麼不敢在這說?大庭廣眾下,你不敢吧?到了局里?局里是你的地盤了,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嘿,顛倒黑白,我沒說錯吧?!"軒轅十四放聲大笑,口中,滿是嘲諷,與怒火,"拿著國家的俸祿,做些偷雞摸狗的勾當,人民的公仆,也不過如此!"

"你……帶走!"周濤看了一眼有些躁動的人群,額頭上,汗水滾落了下來,尷尬的擦了把汗,他還沒被人這麼罵過,想反駁,卻又說不出一個字來,最後,只能一揮手,玩硬的了,"把這些女人,都帶走!"

"這是誰啊?我倒要看看,居然敢說我楚云飛的侄女是賣yin女!是誰這麼大的膽子,要帶我侄女走?"正這時,一道沉沉的喝聲在人群中炸響,雖然這聲音很是平靜,但是,任誰都聽得出,那之中,滿是怒火燃燒!

"誰TM的敢阻攔警察辦案?識相的滾開,要不然,一並帶走!"周濤正自怒火中燒,乍然聽到這麼一嗓子,想也不想的回頭就是一吼.

"哦?好大的官威啊!怎麼,我楚云飛,你也要帶走嗎?"楚云飛陰沉著臉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C市的市長,栗正果.

只不過,這會兒的栗正果,哪還有半點市長的模樣,跟隨著楚云飛,一邊走,一邊偷偷得瞪了自己的兒子一眼.

楚云飛早就到了,比周濤他們到的還要早!紅旗街離這並不遠,不堵車的話,十五分鍾足夠到這的了.當他趕到現場,見侄女沒事,這才放下心來.同時,軒轅十四的沉穩,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想看看,這個年輕人,為什麼會這麼冷靜.

當看到軒轅十四抓起自己侄女的手,楚書晗沒有半點的反抗時,楚云飛笑了:我說什麼朋友呢,連家都顧不上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楚云飛的興趣更大了,他想看看,侄女的這個朋友怎麼處理這事!

不過,這一看下,他不禁有點小失望,軒轅十四一腔熱血是不假,但是,這份脾氣,卻成不了大事.和警察這麼對著干,這不是找著吃虧呢嗎?如果,今天不是自己來了,那後果可就……難道說,他知道自己要來?一定是了,書晗這孩子……哎,女生外向啊!

等等,他說這烈焰紅唇的店是他的?他是店長,那豈不是說……

一想到這,楚云飛的眼睛亮了起來!

當看到周濤要玩硬的,楚云飛知道,自己該出去了!

"楚云飛多了個什……"順嘴說了一聲,當看到楚云飛的模樣,周濤一下子啞巴了,後半句話頓時咽了回去,磕磕巴巴的彎腰說道:"楚……楚省長,我……我不……知道是您,我……"

"不敢當啊不敢當,我楚云飛又多了個什麼!"楚云飛連正眼都沒看周濤一下,擦肩而過,徑直向楚書晗走了過去,"都端著槍干什麼?還不放下!嘿嘿,連我楚云飛的侄女都成賣yin的了,你們是眼瞎了還是咋地?"

"放下,把槍放下!"周濤擦了一把汗,忙不迭的道.

"二叔!"一見楚云飛,楚書晗忙掙開軒轅十四的大手,乳燕投懷般撲了過去,一頭紮進楚云飛的懷里,哭道:"二叔,他們……他們……"

"乖.侄女,不要哭了,二叔早就到了,這的事,二叔都看在眼里,你就放心吧.對了,書晗,這就是你的朋友吧?"楚云飛說著,一指軒轅十四問道.

"嗯,二叔,這就是我的朋友,軒轅十四!"眼里含著淚,不過,一說到軒轅十四,楚書晗頓時驕傲了起來,獻寶似的說道:"二叔,你知道烈焰紅唇嗎?那就是十四他培育出來的!怎麼樣,厲害吧!"

"厲害,厲害!"楚云飛這話,可不是恭維,是發自內心的,任誰培育出這麼優良的玫瑰來,都是值得一贊的,更何況,軒轅十四這麼年輕!打量了下軒轅十四,楚云飛滿意的點點頭,"年輕人,不錯!"

雖然早就猜到了,但是,當楚云飛這會兒出現,軒轅十四還是小小的吃驚了一下,書晗的叔叔,還真就是省長!見楚云飛跟自己說話,軒轅十四忙道:"楚省長,我……"

"別叫我什麼省長了,跟書焓一樣,叫我二叔吧!"楚云飛心里不禁嘀咕,奶奶的,把老子侄女都拐走了,還他嗎的省長個屁!擺了擺手,打斷了軒轅十四的話,楚云飛說道:"現在不是嘮家常的時候,等我處理完這事的再說!"

說完,楚云飛一手拉著楚書晗,一手拽著軒轅十四,慢步走到周濤的跟前,冷笑連連的諷刺道:"這位警官大人……"

"楚省長,您……您就別寒蟬我了,還是叫我名字吧,我叫周濤."周濤這會兒,哭……哦,不,是死的心都有了.

"哦,周濤啊,"楚云飛點點頭,淡淡的說道:"喏,看到了?這個,就是我楚云飛的親侄女,也就是被你們說成賣yin的……這個呢,是我的侄女婿,現在,我想聽聽,我的侄女怎麼就成賣yin的了?我侄女婿,犯了什麼罪,你非要把他帶走?"

上篇:第071章 原來 哥也有人(中)    下篇:第073章 終解決 塵埃落定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