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和萱姐的秘密第七十一章 人質   
  
第七十一章 人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陳鴻儒在手術台上痛苦地呻吟著,"你們……你們……對我做了什麼?"聲音從干涸的嗓子里傳出,仿佛被掐了脖子的老鴇似的,厚重又難聽.

他費力地吐出這句話後,仿佛用盡全力般疲憊的閉上眼睛,只能養躺在手術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拿起手術台邊上一把血淋淋的手術刀,在陳鴻儒形容枯槁面容上拍了拍,"我們也沒做什麼,就是很好奇像你這種窮凶極惡,死不足惜的人,是不是連心都是黑的,所以就把你的胸腔打開瞧了瞧"

陳鴻儒看見血淋淋的冰冷凶器,零距離的貼在自己臉上,像抖篩子般開始瑟瑟發抖.

我見此情景,不禁冷笑:"你猜怎麼著?果然是黑的."

陳鴻儒蒼老的面容,痛苦的扭曲成一團,"別……別殺我……我願意給你一大筆錢."

我故作震驚的問:"真的嗎?"

陳鴻儒滿懷希冀的說:"真的!真的!你要多少都可以,只要你願意放了我."

"可惜老子不缺錢……"我把手上血淋淋的手術刀丟在旁邊的鐵質器皿里,發出響亮的金屬碰撞的聲響,陳鴻儒被突兀的聲響嚇得一哆嗦.

郝易走到手術台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陳鴻儒鳩形鵠面的摸樣,露出嗜血的冷笑,"別想美事兒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你覺得你還能活著離開嗎?"

陳鴻儒發出痛苦的嗚咽聲,"你的父親……你的父親還在我的手上……你不想要他的命了嗎?"

郝易怒不可遏的掐住陳鴻儒的脖子,額頭上的青筋暴起,"你居然有膽子和我提父親,我告訴你,我早就知道真相了,既然你不想死的那麼痛快,我就成全你."

被扼住脖子的窒息感,讓陳鴻儒形容枯槁的面容上,浮現出詭異的殷紅色,他張大嘴巴,吐出舌頭,喉嚨里發出仿佛嗆水的聲音,在他快要昏厥的前一秒,郝易放開了他.

新鮮空氣猛然灌入喉嚨引起陳鴻儒劇烈的咳嗽,他大口大口的深深的喘著氣,發出破舊風箱般的聲音.

胸腔傳來的劇烈疼痛感,讓他差點沒背過氣去,他痛苦地嚎叫起來,"啊啊啊啊……疼……"

"外公,你可得悠著點兒啊!開胸腔的手術是郝醫生為你做的沒什麼問題,不過縫合的時候是我縫的……我也沒什麼經驗,所以縫的不太好……"

我邊說邊扯開陳鴻儒身上的手術服,露出陳鴻儒赤裸的胸膛.

陳鴻儒隨著我的動作,垂目望去,只見胸膛正中央有一道筆直的切口.

切口的邊緣被藍色的細線,參差不齊的縫合,時而縝密時而寬松,像一條滲人可怖的蜈蚣盤附在胸膛上.

這道長長的切口並沒有完全被閉合,像微張的巨口般,還留有約半厘米的縫隙,隨著起伏的胸腔一張一合,借助手術台上刺目的燈光,隱約可見縫隙里的鮮紅髒器.

"啊啊啊啊啊……"陳鴻儒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聲,那飽含痛苦和恐懼的情緒,聽得人心肝一顫.

我和郝易都不約而同地堵上耳朵,冷眼看著陳鴻儒,機關算盡卻失去一切的崩潰姿態.

陳鴻儒撕心裂肺的叫聲實在太令人煩心,"給我閉嘴"郝易惡狠狠的說.

陳鴻儒瞬間禁了聲,大氣兒都不敢喘,一副噤若寒蟬的模樣.

郝易拿了塊棉布,堵上陳鴻儒的嘴,防止他再發出叫喊聲,"一會兒,我會一樣一樣的拿走,你身體里原本不屬于你的東西……肝髒,腎髒,脾……最後是肺."毫無起伏的聲音,散發出來的寒意能冷到人骨子里.

陳鴻儒老淚縱橫,他絕望地不斷搖著頭,企圖引起他人的憐憫.

這場角色扮演的游戲,玩的很成功,我摘掉無菌手套和手術服丟到一邊,"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你到底害死了多少人?自己的親生子女都不放過,牽連了郝易的父親,還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如今就算你後悔也晚了,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手術室門外傳出不大不小的重物撞擊的聲音,在靜謐的手術室內格外刺耳,我猛地一頓,郝易也僵在原地,我們互相對視一眼,紛紛側耳傾聽.

除了手術台上陳鴻儒的嗚咽聲,周圍詭異的安靜.

"萱兒,外面怎麼了?"我連忙沖門口喊道.

我和郝易在進手術室前,讓劉萱留在了手術室門口守門,告訴她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通知我們.

"萱兒?萱兒!"我接連叫了兩聲,門外沒有絲毫回應,依然是詭異的安靜,我的大腦嗡嗡作響,心悸如雷.

我滿腦子都是劉萱的安危,一個箭步就要沖到手術室門口,郝易手疾眼快的拉住我,我費力地扯開他的束縛,他再次把我拉住,並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等等!你現在出去非但救不了她,還得把自己搭上."

我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穩住心神,"那現在該怎麼辦?"

郝易沉聲說道:"陳鴻儒還在我們手里,她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到時候隨機應變!"

我點了點頭,沖手術室外高聲喊道:"門口的人出來吧,不想這老頭死就別藏著了"

門外發出一陣輕微的響動,手術室的門被緩緩的推開.

我們後退到手術台邊上,郝易將幾近暈厥的陳鴻儒提起,箍住他的脖子,拿起一旁的手術刀緊緊抵在他的動脈上.

兩名黑衣保鏢,一前一後的進來,我瞬間就認出了,那兩名黑衣保鏢正是當初把我關到臥室的那兩名黑衣人.

其中一人架著劉萱,捂住她的嘴,一把黝黑的槍正抵在她的太陽穴上,最後進來的,是那個看起來頗有身份的中年女傭人.

劉萱眼淚婆娑地望著我,見此情景我恨不得把他們千刀萬剮.

對我別有所圖也就算了,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對劉萱動手,我暗暗下定決心,絕不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上篇:第七十章 可疑的背景    下篇:第七十二章 僵持對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