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第六章 地窖里的花   
  
第六章 地窖里的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跟二狗全都傻眼了,這是哪來的野狗,怎麼還拉屎撒尿的.

為了救人,我冒著生命危險,甚至還放跑了桃花,好不容易從她身上取下的血,就這樣變成了一坨狗屎狗尿狗屁混合的東西.

二狗傻眼了一會,然後哇的就哭了:

"啊!俺的哥哥呦,你死得好慘啊,別一條狗就給拉死了,俺要吃它的肉給你報仇!"

二狗也是個行動派,嚎完就開始攆那條狗,凍得一瘸一拐的跟那條狗搏斗,沒幾下就跟那條狗糾纏在一起,都快分勝負了……

我搖搖頭,趕緊說:

"二狗,你快停下!只是上面多了點東西,桃花的血還在,我們把它整個拿回去……說不定也能救你哥哥……"

最重要的藥引子都被尿成了這樣,能不能救人其實我心里也沒底,不過我實在不想看到二狗用手把這條狗剝皮挫骨的血腥場面,他這種走到絕路的樣子讓我很不舒服.

我拿出了早就准備好的塑料袋,讓二狗把那坨狗屎,連著下面的雪和泥土一起裝了進去,然後就先回我家了.

桃花的血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藥引子而已,要想救中了桃花毒的二賴,還需要其他東西,好在這些我家都有.

"蘭花,水仙,金銀花,還有桃花瓣……"

我按照爺爺的筆記,一點一點把需要的花瓣給放進熬藥的砂鍋里,所需要的藥材大部分是花,這方子應該是爺爺自己琢磨出來的,也只有爺爺喜歡喝那些或苦或甜的花瓣水.

對這方子到底能不能治好二賴,這個我倒是一點都不懷疑,畢竟我從小就身子骨弱,就是靠著爺爺的花瓣水和那些花才活到了現在.

把花瓣都放進砂鍋,並且用早就收集的花露熬了十分鍾,我這才把塑料袋拿出來,想從里面分離出一點桃花的血液進去.

可是山中老林子里何其難走,袋子帶回來之後,里面的東西已經顛簸得混在一起,難分彼此了.

拿著這一袋東西,我心里無比的糾結,最後我還是把二狗叫了過來,對他說:

"這坨玩意兒變成了這樣,要是放進去沒准能救你哥哥,但是……你自己決定吧."

二狗皺緊了眉頭,給自己的哥哥喂狗屎,這十里八村估計沒人干的出這種事來.可是不這麼干,二賴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咯吱咯吱,二狗的牙都要咬碎了,猶豫了半天然後他搶過袋子把狗屎倒在了里面:

"媽的,干了!要是俺哥死了做了鬼,就讓他怪俺!"

決定二狗已經下了,我能做的就只有盡量把二賴給救回來.

熬藥是需要時間的,為了讓花瓣里的精華跟桃花血中的桃花毒充分反應,還需要幾個小時的時間.不過以二賴的狀態,很可能撐不到藥熬好,所以需要我給他吊一吊命.

我咬著手指,在考慮要不要用那東西,畢竟要拿出它來用我有點肉疼.

花瓣煮狗屎的味道,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有多惡心,我把砂鍋放在院子里熬,根本就不敢靠近,可二狗居然一直在砂鍋旁守著.

不知道的,可能還以為二狗這是想吃呢,那東西的味道熏得我都想吐,可二狗居然堅持下來了.

"唉,哪怕再混蛋的人,都有他善良的一面啊,用就用了吧!"

二狗的堅持,讓我決定把那東西拿出來給二賴用了.

我們家的花圃很大,溫室里有各式各樣的鮮花,爺爺用特殊的培育技巧,讓所有花都活了起來,每次有人來買花,爺爺都帶他們來這參觀.

不過很少有人知道,在花圃的地下有一個巨大的地窖,有很多花都存放在了這里,都是市面上沒有的品種.

植物生長需要水,空氣和陽光,光合作用這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可是地窖里這些花,卻沒有光合作用,甚至連光都見不了……

就連我,也認不全地窖里的花,爺爺只給我介紹過幾種.

不過我從小到大喝的花瓣水里,卻都有地窖里的花,而且那些從省城甚至更遠的地方來的尊貴客人,為的也都是地窖里的花.

"呼,就它吧!"

我選了地窖里的一盆花,蒙著黑布把它帶了上去,這里的花全都是無價之寶.

爺爺在臨終前曾跟我說過,上面花圃里的花隨便我怎麼養怎麼賣,但下面的卻得賣個好價錢.

而這個價錢,還不能是錢,一定得是比錢跟珍貴的東西.

"你在這守著,我去看看你哥."

……

我來到二賴家,還沒進門就又聞到了那股香中帶臭,糾結纏人的味道.

我不敢拖延,趕緊開門沖了進去……

二賴還躺在塌上,只是他身上的紅色斑點,現在已經連成了片,他所有的皮膚都開始潰爛,並且從里面滲著紫色膿液……

二賴已經不能動了,他痛苦的伸著頭,只能喘粗氣,估計再過個十分八分,他就徹底痛快了.

"還好,來得及!"

我把黑布里的花拿了出來,這是一株花蕾閉合曇花,只不過它通體是深紫色的,葉片上還有黑色的條紋.

我把曇花整體從花盆里拔了出來,然後把它插在了二賴的肚子上.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這株曇花的根系就像活的一樣,居然插進了二賴的肉里,曇花表面閃過一絲妖異的血色,本該見了陽光馬上枯萎的它居然就這麼活了下來.

曇花的花蕾也迅速開放了,是那麼美麗,讓人心醉.

就連二賴也不喘息了,好像整個人都好了許多,甚至能說話了.

"謝,謝你……"

我對這家伙沒什麼好感,直接沒好氣的說:

"你不用謝我,我並沒有救了你,這株花名叫'三生一瞬’,它長在人身上立刻開花,然後馬上閉攏,之後每一個半小時都會開一次花……但它這一生只能開花三次,也就是三個小時之後它就會徹底枯萎.

這朵花如果枯萎,你的小命頃刻就沒了,你應該祈禱藥能在三個小時之內熬好."

二賴沒說話,眼睛閃了閃,好像看到了希望.

不過我沒說的是,就算要熬好也得有用才行……

上篇:第五章 救人的妥協    下篇:第七章 阻攔桃花瘴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