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67章 行軍路   
  
第067章 行軍路

魏西溏出征,她向騰王提了一個要求,關于魏青蓮之死,所有犯人收監不判,所有查明的真相收起不宣,不但如此,還要盡心盡力把那些人養的白白嫩嫩護他們周全,待她出征歸來,要親自送那些人下地獄.

騰王看著這個從魏青蓮之死開始就沒落過一滴眼淚的的小女兒,鄭重的點了點:"父王答應你!"

天禹凰女出征西關,王皇後的外甥兵部侍郎丁虎和他一干心腹親自護送天禹凰女,帶著三萬人馬開拔.

臨行前,魏西溏如約付了夜驚鴻三百兩.

他好奇道:"那那日送到宮里的是什麼急報?怎一份急報送完,那什麼凰女就要出征了?"

魏西溏站起來道:"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夜驚鴻銀兩到手,覺得這銀兩實在好賺,看看眼前這個不知哪家冤大頭小公子,心里倒是樂的不行,有現成的美人上門,就送了份急報,還正大光明的往宮里跑了幾趟,三百兩就到手,多好賺的錢.

魏西溏看他一眼,道:"夜少俠反正留在金州也無事,有沒有興趣隨凰女出征,一路看個風景什麼的,不知少俠有沒有興趣?"

夜驚鴻眼睛一亮,"那凰女長的漂亮嗎?"

魏西溏睨他一眼,似笑非笑:"這個實在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好詳說,若是少俠有興趣,一起去看看不就是了?此番享受之法,來去三百兩,何樂而不為?"

夜驚鴻是視線落在她身上,突然撐著下巴,笑道:"比你如何?"

魏西溏道:"夜少俠眼中本公子相貌如何?"

"中等姿色,"夜驚鴻笑,"小姑娘家家,穿的像個男子,唐公子真是商賈之人?"

她直接道:"夜少俠的好奇太重,若是真好奇,明日凰女出征,夜少俠隨行以後,自然一切皆知."

夜驚鴻想了想,才問到正題:"不知此番又要偷什麼?"

魏西溏笑笑,道:"偷話.護送凰女出征的那些武將路上說些什麼,打聽些什麼,你聽了告知凰女,一路吃喝吃穿用度乃至你想要的女人,都會替你備齊."

夜驚鴻呼一下站起來:"成交!"

大軍出征,總算如了皇太後的願.

仙尊說了,天禹突然發生動亂,實在是因凰女心性受到郡主之死困擾,混沌了祥瑞之氣,當務之急是解凰女心氣,不如請凰女出征.一則振奮西關將士士氣,二則一路行軍可分散凰女心氣,三則大軍護送軍餉糧草平安,四則可彰顯天禹皇威.

凰女出征已成定局,皇太後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而在她心里,叫騰王府的紅靈公主離開金州也是一計,騰王沾了凰女之父的名聲,在金州百姓眼里,他是祥瑞鳥轉世的父親,自然也該有半與眾不同之處,這無形中也增加了騰王的聲譽.凰女離金州,可分散騰王的影響力.

自然,皇太後也不得不在其他方面補償騰王,畢竟騰王府剛剛走了一個嫡長女,還是在宮里出的事,皇太後多少也心虛,騰王如今已經是位高權重,若是不能叫騰王滿意,這賞賜還不如不賞.究竟賞什麼,著實愁壞了皇太後.

魏西溏盛裝出行,皇太後拉著她的手說了一堆好話,誘哄為主,安撫為輔,恩威並施,倒也恰當,魏西溏鄭重以待:"臣女必不負太後所托."

金州城的大門敞開,浩浩蕩蕩的隊伍駛離金州,朝著西關進軍而去.

夜驚鴻扮在騎兵當中,左右一看全是表情木訥的士兵,他做慣了夜賊,夜晚的勢力以及對周圍環境的聽力極好,他知道前面這輛車里乘坐的是傳說中的凰女,只不知到底長的什麼樣.

倒是好奇想偷看兩眼,無奈這軍中軍紀頗嚴,那個長了一臉麻子的首領騎著馬來回的巡視,前面跑到後面,本事不知道多大,吆喝的聲音倒是能延綿三百里.

路上的行程單調又枯燥,再加上三萬人馬里有三千騎兵,剩下的二萬七千人則是步兵,由兵種可看出,天禹的馬匹供應並不充裕,眾所皆知騎馬戰斗力遠遠強于步兵,敵我交戰之時,這種劣勢會在戰場上損兵折將的人數上體現出來.

夜驚鴻一直想知道那位女扮男裝的唐小公子在什麼地方,可惜掃視一圈都沒看見,倒是行程遠了,無聊的士兵趁著巡視官不注意,偷偷說起閑話來.

這個說:"你說凰女去了西關,真能叫人打敗西溟?"

"不是說去振奮士氣?好歹是祥瑞鳥轉世的神仙,應該有用."

"你說要是真有用,怎麼郡主的命倒是沒護住,她運氣那麼不好,撿個簪子,也能掉到水里淹死.管用嗎?"問話的這個一臉不解.

答話的那個左右看看,湊到他身邊小聲說了句:"屁嘞,這你可不知道了,凰女護的是運勢,若是命中注定,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你說先前那皇帝不是還吃了長生不老藥的?怎麼他還死了呢?這就定數知道不?有些命,神仙轉世也護不住……"

夜驚鴻嗤笑一聲,搖搖頭,什麼命中,分明是被人害死的,一群蠢貨.

路上說閑話的還挺多,人一多,再加上步兵,那走起來自然就慢了.當然,這樣一支龐然大軍,什麼人看到都也乖乖讓道的,明知那十幾輛馬車拉著的都是銀子和糧食,也沒人敢去搶,這就是人多勢眾的好處.

跟哪些士兵比,魏西溏的長短用度自然好了很多,她乘著馬車,手里拿了書在翻.翻累了就躺下休息會,倒是會想想不知這將近兩年的時間,付錚和季統變成什麼樣了,她都長的這麼高,也不知那兩人長高沒.

腦子倒是不經意想到了高小胖,她不由擰了擰眉頭,臉色的表情冷了幾分.

高湛好容易跟小殿下說上話,還沒來得及真正和好,結果殿下竟然停了國子監的課,出征去了.

叫紅靈公主出征,這是高小胖完全沒想到的意外,殿下是女孩子,怎麼能像男人一樣出征呢?打仗不應該是男人的事嗎?其實高小胖本來想叫殿下也帶上他的,可惜高夫人和高演說什麼也不同意,高小胖也怕死,只能在心里想想,到底沒開口說,就只能眼睜睜的目送殿下離開,最後道別一下都沒擠上去.

高湛垂頭喪氣的回去,心里又難過又委屈,他都還沒跟殿下和好蹭飯呢.

高家最近一陣活的小心翼翼,因為魏青蓮的死,讓他們心虛不已.不論是高夫人還是高演,都是夾著尾巴做人.

這事高家不能說不心虛,高夫人本來對魏青蓮那房就不關心也不待見,高演是不管後院的事,公婆都不管魏青蓮,從道義上來說,他們心里有愧,再一個,他們害怕,騰王查了這麼久,卻一直沒有對外宣稱任何人是凶手任何人和這件事有關,既讓人提著心怕他突然發作,又能慢慢讓人放下心,有種這事就要這樣不了了之的錯覺.

高演最近所有對上騰王的事,多盡量的避開,實在避不開也沒辦法.

高家如今就覺得娶了魏青蓮是倒黴,以前覺得娶了得了多少好處,如今就是多少的壞處,這魏青蓮出了事,這筆賬高家怎麼也擺脫不了干系,那是他們家的媳婦,騰王怎麼可能善罷甘休,只是騰王如今沉默下來,愈發叫高演不安,會咬人的狗不叫,騰王這是要等有了確鑿證據以後,才反撲的?

高澤則意外的安分,堅持去祭拜了魏青蓮,在騰王面前一陣好哭,說在種種對不起魏青蓮的話,騰王只是面無表情的聽著,最後伸手拍了拍高澤的肩膀,從頭到尾始終沒開口跟他說過一句話.

高澤很是不安,卻也無可奈何,只是最近一陣宮里他能少去就少去,即便去了,也絕對不會去找董雙魚,少了魏青蓮的遮掩,卻也少了許多機會.

高湛如今沒人玩了,也不是沒人玩,實在是他誰都不願意玩,自己一個人來去,想起大嫂來就難受,雖然他找人的時候心里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可真的發型大嫂沒了的時候,他還是那樣傷心.

殿下肯定很生氣,氣大哥對大嫂不珍惜,氣娘對大嫂不關心,否則大嫂不會慘死宮中,他也氣他自己,為什麼長的這麼慢,為什麼在家里沒有說話的權利,如果他早早就能擔起家里的擔子,絕對不叫事情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高湛不知道是自己多疑還是怎麼的,他覺得大哥一點都不傷心.

大嫂沒了,高湛覺得他比大哥都傷心,大哥的眼里沒有傷心的意思,甚至連難過都沒有,這讓高湛的心里有點害怕,如果大哥從來都不喜歡大嫂,那麼他娶大嫂就是為了前程,畢竟娶了大嫂沒多久,王爺就替大哥謀了差事.如今大哥在宮里的位置逐漸起來,又有父親幫襯,那麼大嫂的作用也就沒了.

大哥不喜歡大嫂,在他不需要大嫂的時候,大嫂沒了,似乎對他更有利,畢竟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大哥肯定覺得不幸福.

只是,高湛為自己沒有人玩時一個人的琢磨感到後怕.如果大哥真的不喜歡大嫂,那麼大哥是不是也有想要大嫂死的想法?因為只有大嫂死了,大哥才有機會娶別的他喜歡的女人.

這樣一想,高湛突然發現,大哥是有殺大嫂的動機的.再者,他一直覺得大嫂出事那晚,大哥被找去喝同僚喝酒這事太過湊巧,怎麼就偏偏那一晚大哥喝酒喝醉,回來到半夜也沒發現大嫂不在家里呢?若是他回房發現大嫂不在,是不是當時就能出去找?或許大嫂那時候還沒出事呢?

高湛不敢再想,如果連他這樣笨的腦子都能想到大哥的嫌疑,那麼殿下呢?那麼王爺呢?他們是不是早就想到,然後在一點一點的收集證據?

坐在國子監,高湛只覺得心跳加快,他猛的舉手跟夫子說:"夫子,告假!我肚子疼!"

老夫子抬起眼皮子看了眼他,說:"真的還是裝的?"

"真的!"高湛捂著肚子,彎著腰往外跑,"多謝夫子!"

轉眼跑了出去,他逃課了好些天,反正本來他也是逃課成癮的,不過後來殿下墜馬後經常來上學,高湛也就跟著一只上,殿下剛離金州沒幾天,他的老毛病也犯了,開始逃課.

不過,高湛逃課沒像以前那樣去玩,而是盯著高澤,高澤上值的時候他跟著,下值的時候他跟著,就想證實下其實那些是他瞎想,大嫂的死跟大哥沒關系,畢竟大哥沒法跑到宮里害大嫂的.

想到這里高湛突然愣了下,大哥可以跑到宮里害大嫂嗎?肯定不行啊!大嫂發現的位置是後宮,後宮的位置大哥這樣的男子肯定不能去的,那麼害死大嫂肯定不是大哥,要不然就是想宮里那些宮女傳的那樣,大嫂是為了撿皇太後賞賜給她的發簪去撈,失足掉到河里溺水而亡.

可是這點想不通啊,大嫂那樣的人,身邊肯定丫頭奴婢一堆,就算簪子掉了,她又怎麼可能自己去撈呢?再著,大嫂是大家閨秀,去撈東西這樣的動作她都做不出來更別說挽袖子了.

高湛努力的想,他希望在殿下回金州之前,能查清大嫂之死跟大哥是沒關系的.如果確認給你大哥沒關系,不管殿下回來怎麼說,高家要對大嫂的死負一定的責任,但罪不至死呀.

他很矛盾,他不知道他是應該繼續保守殿下關于太子的秘密,還是告訴他爹保全高家,因為他很怕殿下哪天回來以後,說高家害死了大嫂,要殺人.

大軍行進在路上,走到驛站附近停下,士兵原地駐紮營地休息,凰女以及凰女的一干隨從也下車准備宿營.

丁虎徑直過來,對魏西溏行禮:"殿下,帳篷已搭好,請殿下入住休息."

魏西溏點頭:"有勞丁將軍,將軍辛苦."

兵部侍郎親自護送凰女前往西關,臨行前太後又給丁虎封了郡王,明面上給足了凰女面子,實在也是太後擔心若是沒有個一品大員領軍,三萬大軍落入旁人之手.

付振海在皇太後心里,那一直都是皇黨,如今榮承帝駕崩那時,付振海還在西關,等他知道以後新帝已經登基,如今付振海忠君之心尚無定論,太後其實並不放心,所以才派了丁虎帶著心腹護送凰女出征.

在皇太後心里,凰女不過是剛滿十二歲的小姑娘,嬌嬌弱弱的,小時候當世子養,比旁人家的孩子頑皮些,不過有丁虎看著想也頑皮不到哪里去,只要她平安到了西關,叫那些將士看到了皇家的心意,便成了.

丁虎出征的另一個職責就是保證凰女安全,說別的就是假的,凰女護住天禹才是真的,也正是知道這個,騰王才會松口,否則剛死了個長女,若是這個女兒再有三長兩短,想來他也是不願意的.

丁虎其實眼里並看不上眼前的小姑娘,不過她有封號在身,再則皇太後重視,他也不敢怠慢,只是跟部下說話時多少帶了輕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公主,能做什麼?路上還要人保護?實在是皇太後太過小心受了宮里那小白臉的迷惑.

夜驚鴻的任務就是這個,他靠跟人家一樣的距離,能聽得到旁人聽不到的,聽完了就去帳篷,中間那個主帳里住著凰女,凰女身邊的侍女一個比一個美,夜驚鴻看的早就心癢癢,如今有了話說,自然就敢往主帳去,門口的守衛攔著不讓他進,夜驚鴻便道:"小人有事跟殿下稟報,請回稟殿下,小人姓夜."

魏西溏在帳里就聽到是夜驚鴻的聲音,心道這人膽子著實大,竟然直接就闖主帳,"讓他進來."

聽到里面人說話的聲音,夜驚鴻就愣了一下,難不成那唐小公子就是伺候凰女的?待他入帳以後才知道,才發現帳里只有三人,帳中的榻上盤腿坐了一個紅衣少女,唯有那臉才是他認得的,"你……"

魏西溏點頭:"正是.夜少俠有話要說?"

夜驚鴻愣了一下,然後規規矩矩走過去,跪下磕頭:"叩見公主,公主萬安."

魏西溏笑:"你這入鄉隨俗的規矩學的倒是不錯."

"叫公主見笑了,小人幼時也學過一些,只是時機久了,沒了用處才荒廢了."夜驚鴻老實道:"若是早知公主身份,夜某絕不敢冒犯公主.望公主大人大量,不計小人之過."

魏西溏道:"夜少俠不必多禮,本公主並非放在心上.只說些有用的便是.本公主當初應諾你的酬金,自然一分都不會少你,夜少俠大可放心."

夜驚鴻並不明白她要聽些閑話為什麼,不過她願意聽,他自然就要講,本來她付的銀子就是為的這些.

與此同時,一騎快馬直奔西關,一個身材瘦小的人騎在馬上,入關之前口口聲聲要找付小將軍,說有要緊的信件給他.

付錚從練兵場出來,一身鎧甲霸氣凌然.曾經看起來還略顯青澀的少年,眉宇間多了英氣和從容,長開的臉型配上精致的五官,直叫人不由多看兩眼,身量也比剛來時抽高不少,他伸手親兵遞過來的信,看了送信人一眼,伸手展開信封,猛然抬頭:"叫信使隨我來!"

上篇:第066章 出征    下篇:第068章 離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