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65章 人不見了   
  
第065章 人不見了

董雙魚是個極為小心謹慎的人,她身邊的丫頭婆子全是當初自己家里帶過來的人,就算有皇太後撥了新人過來,那也是不能挨著她太近的.宮里不比其他地方,說什麼也不能讓不信任的人進來.

若是嫁給太子的時候她是滿心權勢,如今則是滿心高澤,沒了對比之後,那高澤自然就是千萬般好萬般好,越不是自己的,她就越想把他變成自己的.

每回看到魏青蓮,她都在心里恨的要死,卻又只能笑臉相待,在宮里一日,她和高澤,還要這蠢女人遮掩.

魏青蓮從宮里出來,腦子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太子妃似乎……她是過來人,太子妃臉上的那點顏色怎麼看也不像是養出來的,前一陣她去看時太子妃還是猶如枯草,也就今日臉色緋紅,紅的豔麗可人.

那含羞帶怯的表情和眼里還未散開的春意,分明就是享受男歡女愛後的神情.

魏青蓮自己是過來人,哪里不知被心愛的男人擁在懷里享受親密的甜蜜?可惜新婚時這種事就不多,至于現在,根本就不指望.

她匆忙離開,除了不願提起孩子這事,再一個則是怕和太子妃牽扯過多,她是不敢朝著那方面想,偏那樣又是最符合猜想的,她越想越怕,唯有盡快離開是非地.

如今宮里稱得上男人的沒有人,榮承帝死了,唯有一個還在繈褓里的小皇帝,大多是太監宮女,魏青蓮似乎可以想到,若是太子妃真的偷人,那麼此人必然是能出入皇宮的朝中大臣.

只是這人究竟是誰,只怕難以說明,朝中文武大臣共有百人,哪里就那麼容易探查出來?

晚上高澤回家,對她的態度倒是溫和了一些,魏青蓮看了眼前這人一眼,突然道:"夫君今日可是入宮了?"

高澤眉眼一跳,下意識的就想到了董雙魚說差點叫她看出來的話,便道:"今日祭天大典,哪里有時間入宮?我是男兒身,宮里沒主子宣召,去了干什麼?憑白惹人口舌."

魏青蓮點點頭:"夫君今日沒入宮,妾身倒是去了.太子妃早上叫人傳了帖子,說今日祭天,宮里沒甚人,找妾身過去說話."

高澤點頭:"那便好.我因太子有了今日,太後也是看中我這一點,不能叫太後覺得我玩恩負義,我又不便和太子妃接觸,唯有你去交好才妥當."

她笑了笑,隨口一說:"今日妾身去瞧太子妃,也覺得太子妃臉色紅潤,和上次去瞧大不相同.也不知道吃了甚藥那樣有效,真想討來吃幾顆補補妾身這臉色."

高澤頓了頓,半響才說:"如今太後執政,就算念在太子的面上,太子妃的日子也比以前好過."他指指桌子上的菜:"好好的一直提太子妃做什麼?旁人家的事,不要瞎操心.用膳!"

魏青蓮安靜用膳,"不過隨口一說罷了,哪里就是操心?"

高澤看了她一眼,心里提醒自己,這一陣還是別去找她,免得露了馬腳.魏青蓮的身份畢竟擺在這,如今騰王又成獨立一勢,大有和皇太後分庭抗禮的架勢,更何況如今她是自己娶回來的夫人,不能太過明顯.

晚上的時候高澤在同房時難得積極了一回,就是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生怕她看出點什麼來.

皇太後在祭天大典那日風光無限,總算是嘗到了位于皇家權勢巔峰的滋味,連帶著看著小皇帝也順眼了很多.

只是正式聽政的十日後,關于各部撥款的奏折一封接著一封往龍案上擱,越積越高.

工部尚書上奏,要求撥銀修壩,且明確指出這是凰女出世後,先帝對天下發布的正式詔書.壩不但要修,還要修的牢固結實,否則就是愚弄天下百姓,所費銀兩自然也要多于往年.

西關戰事吃緊,西溟被大敗過一次後,不敢全兵進犯,便騷擾不斷,沒有大的戰事,卻要重兵把守西關,一旦破城,整個天禹淪陷後果不堪設想.西關氣候偏寒,入秋後便要棉衣加身,因為金州祭天大典延遲物資派送,如今物資緊缺糧草緊張,付振海發往金州的急報一封接著一封.

皇太後坐在禦書房,身側的奶娘抱著小皇帝候著,她打開一個奏折是要錢,打開第二個奏折還是要錢,錢錢錢,她哪里來的錢?國庫的銀子都被榮承帝掏出來煉丹藥,哪里來的銀子?

這會她倒是忘了,祭天大典花費的銀兩,可是掏空了一半的國庫.

眼前一堆奏折,皇太後倒是想大一筆一個"准"字批示下去,只是提著筆怎麼也不敢落下,她批了准,就意味著國庫要往外掏錢,哪里敢隨便批.

西關要軍餉物資要過冬的棉衣,修水壩築河堤到底要怎麼修修成什麼樣,這些皇太後哪里有甚概念,一氣之下,傳懿旨,把戶部工部刑部三大部的人全叫了過來,當著她的面商量,到底哪個先撥銀子.三大部的人吵了一上午也沒吵出個所以然來,倒是人人憋了一肚子氣,一個個要求皇太後替他們做主.

高小胖把這事當笑話偷偷告訴魏西溏,聽的魏西溏差點噴出一口水,"你聽誰說的?"

高小胖抓著胖手得瑟的笑:"當然是小爺我的故事渠道打聽來的,都跟說書人說了,到時候這些都成故事."

魏西溏搖頭,高小胖上心的東西怎就跟旁人不一樣呢.

"大姐最近還好嗎?你哥可有跟她吵架?"相比較而言,魏西溏對魏青蓮還是挺上心的,三天兩頭都會打聽一下.

高小胖如今就朝著自己認真觀察來的結果說,生怕說錯了殿下要砍他腦袋:"我看大嫂不是很開心,也不常出去,這兩天要好點,看著人會笑了,前一陣她的臉色一直都拉著的.大哥還會跟她吵架……"

最後這句說的特別小聲.

魏西溏點頭:"前一陣?那是了,你大哥那幾日想必正是春風得意收不住勢的時候,人一得意忘了形,跟大姐吵架倒也正常.只是,這兩天有什麼高興事叫大姐看到人都會笑了?"

魏青蓮的個性就是那樣,魏西溏可不覺得她那樣.

高小胖鼓嘴,"這個我真不知道.我昨天早上和今天早上,就看到大嫂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曬太陽,跟身邊的丫頭說說笑笑的."

魏西溏"哦"了一聲,"她高興便好.她還去宮里嗎?"

"昨天祭天大典哪日她本來想去看看你,不過守衛不叫她過去,她就去宮里,好像是探望了太子妃."高小胖抓頭,"沒想到太子妃還有爬起來的一天,本來瞅著就是個廢人了.聽說皇太後可憐她,還叫她搬到一個好一點的宮里住了.這就是命好."

魏西溏看他一眼,"看你羨慕的一臉血的模樣,出息!"

高小胖歎口氣,垂著肩膀往地上一蹲,惆悵的說:"誰說我羨慕她?按照我娘的話說,她那樣的就是個寡婦,有什麼好羨慕的?我可是有從龍之相的人,誰稀罕……"

說道從龍,魏西溏問他:"你時常說什麼從龍之相,你覺得你從的龍是何須人士?"

高小胖一頓,然後他慢慢扭頭看向魏西溏,憋半天才說:"殿下,我要說了,你可別讓仙尊把我做成胖佛陀."

"你說."

"我以前覺得是太子,不過後來太子被你那個了,後來我就想著是不是小十七,可現在小十七因為跟他娘董貴妃謀反逼宮失敗,被咔嚓了,不但皇子是身份沒了,還被降為庶人,下葬都沒入皇陵.所以,我想著……"他偷偷瞅了眼魏西溏,說:"我想著殿下,你以後要不要當皇帝玩玩?"

魏西溏看著高小胖道:"原來你打算從的人是本宮公主?"

高小胖抓頭,"殿下,你想不想當皇帝啊?我覺著你要是不想當皇帝,我這輩子都沒辦法認識能當皇帝的人了,皇太後懷里抱著的小皇帝,總不至于還要我干啥吧?人剛生下來沒一個月就是皇帝了,哪里還需要別人廢那事?"

然後高小胖伸手胖爪子,一個一個掰手指:"殿下你看看,現在王爺有兵權,這兵權只要不撒手,皇太後也不能拿他怎麼了,再者,王爺身邊現在也有那麼多人幫他,皇太後找茬的理由都沒有,她也怕把王爺逼急了,咬死她.還有付大哥和季統不是去西關了?他們這算是從武將里爬出來的,不管他倆是誰,到時候手里抓的肯定都是兵權,殿下身邊有三個是掌了兵權的人,還怕誰啊?裴宸他爹和他祖父都是守關的,他爹如今是子承父業,裴宸跟殿下交好,就算他到時候不幫殿下,最起碼也不會反對,要不然他還是人嗎?顏陰馬大凱那幫王八羔子不用怕,到時候去恐嚇恐嚇,提點一下,幫不了忙不添亂也不錯……"

掰完手指,高小胖說:"反正朝里那麼多人,個個都是有眼色的,只要掌了兵的人都站在你這邊,他們不答應也得答應."

魏西溏聽他說的頭頭是道,于是問他:"說了這麼多,這個掌了兵權那個掌了財政,好歹人家還有些用處,你說你到時候能干什麼?"

高小胖:"嘎?"卡巴了兩下綠豆小眼,抓頭,一臉苦相:"我,我也不知道……"

魏西溏搖搖頭,伸手點了點高小胖的胖臉蛋,"念書不認真念,練武你怕苦,文不文武不武,正宗一紈绔."

高小胖垂頭喪氣,不過魏西溏又補充了一句:"好在還有點眼色,不是無藥可救的蠢貨,不算一無是處.要不然,我當皇帝,你到時候入宮當個大總管什麼的……"

話還沒說完,高小胖已經一聲哀嚎:"殿下!"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我娘還指著我傳宗接代呢,我要是當大總管,我娘肯定得哭死……殿下你饒了我吧!"

魏西溏一臉惋惜道:"其實你很有當大總管的潛質,絕對命長."

"殿下……"高小胖快哭死了,他一點都不想當大總管,他還指著娶個漂亮的媳婦,生五個小胖墩帥兒子呢.

魏西溏只好說:"起來起來,不過就是說說,你還真信了……"

高小胖抽噎:"殿下,你可不能這樣嚇我,會死人的."看著魏西溏繼續說:"殿下,人家入宮當太監的都是長的好看的,我瞅著仙尊長的好看,你留著當大總管多好."

"他啊?"魏西溏操起手,咂咂嘴,道:"他長大總管有些可惜了,還是當個男寵面首什麼的比較適合."

高小胖剛要點頭贊同,突然覺得不對味,什麼面首男寵?他可是替付大哥守著殿下的,急忙追過去:"殿下,這可不行,你可是有付大哥了,你們倆可是有婚約的,付大哥走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

魏西溏提醒:"這話你說了很多回了."

"殿下,那你得記住!"高小胖跟著她就追,"殿下?你別跑啊!殿下我跟你說,付大哥臨走的時候……"

回到騰王府,魏西溏的耳邊總算清淨下來,騰王還未回府,她一個人在她的小院里練劍,算算時間,若是路上順利的話,母妃和兩個姐姐應該到了南陵.

練了一會劍,她又拿出血紅絲,這是無鳴特地給她做的,兩個可以束在胳膊上的隱形武器,一層層繞在滾軸上,有個機關按鈕,觸動機關血紅絲便射出,扣回按鈕血紅絲就會縮到滾軸上.無鳴教她的時候以劍為主,她自己倒是興趣多多,如今用起來可謂收放自如.

看著像是絲絲柔柔的線,實際上這些細絲上佳的韌性和彈性,具有極強攻擊力,若是力量足夠大,叫人身首分離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聽無鳴說,是招搖山上一種獼猴上肢的筋煉出來的,世間極少見的物件.

練完了,她便坐道亭子里,兩個孿生小童擺上茶水和零食,她坐在亭子里喝水,喝了一半騰王回來.如今騰王府就他們父女倆在,騰王回來自然要找她,"池兒."

"父王."她扭頭看向騰王,"父王哪里去了?很忙嗎?"

騰王在她對面坐下,"忙自然是忙了些.皇太後有些事做不了,盡胡來!一個祭天大典耗了本就不充盈的國庫,如今還反過來怪旁人.可憐戶部尚書被罵的焦頭爛額……"

想想自己怎對她說這些,又一想她遲早要知道的,倒也不遮掩,"這宮里越來越亂,皇太後太過自負,現在來看,她並無高人一等的頭腦,還不如當初你皇伯父."

騰王自然只得榮承帝的死和皇太後有關,只是他要想刨根究底,根本不是時候.

"父王想送你大姐出金州,就怕她不願意.如今你母妃不在,父王又不好過去說,池兒有時間就過去問問,你如今身份不同,高家自然不敢怠慢你.到時候編個理由,把人接出去."騰王歎口氣,"父王如今有些後悔,當初就不該松口叫你大姐嫁給高澤."

騰王是真有些後悔,愈發覺得高澤靠不住.人往高處走他倒能理解,只是這走到高處就要踩著後面往山頂爬的人,品性似乎差了些.

魏西溏點頭:"那孩兒明日就去找大姐,她在金州一日,孩兒也覺得放不開手腳,就怕她聽到風聲或是被人捉了把柄,大姐確實還是早些離開的好."

騰王點頭:"你大姐性子軟,心善,容易叫人拿捏住.那高澤對父王都是這樣的態度,何況是對她?"騰王直歎氣,"真不知道我家青兒平日里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魏西溏聽了明白,想必是高澤如今攀上高枝,地位也穩固下來,倒是不把她父王放在眼里,就算不敢給他眼色看,想必也是做了什麼叫父王不高興.

"父王不必把旁人的話記在心里,不與小人一般見識."她對騰王笑的花兒一樣:"只管想想大姐就行,她高興了便好,哪里還管旁人?不值當氣壞父王的身體."

騰王點頭,"倒也沒甚,就是擔心你大姐在高家受欺負,偏她又是不說的性子."

因為騰王一直惦記,第二天午時魏西溏便和高小胖去高府,早上遣了人去知會了魏青蓮,知道她要過來用膳,魏青蓮早早就叫人准備好午膳等著她過來.

高夫人臨近中午才知紅靈公主要過來,臉色頓時就不好了,紅靈公主如今的身份可不單單是公主,那還是祥瑞鳥轉世的凰女,到了高家怎能屈就在一個小院里?這是要陷高家于什麼樣的地步?

可魏青蓮心里,池兒就是池兒,就算身份不同,在她心里那也不過是被灌上了凰女封號的池兒,與以前沒甚不同,她到高家來看的是自己,第一次她來高家就是在她這小院里用的膳,第二次還是一樣.

作為晚輩也不能跟她反駁,高夫人的話她只是低頭聽著,一句話都不反駁.

魏西溏和高小胖來的時候,高夫人剛剛閉了嘴,高夫人倒是主動見禮:"臣婦見過紅靈殿下,殿下萬安."

魏西溏對她點點頭:"高夫人免禮.本公主今日過來,不過看看長姐,不必見外."她上前一步,伸手把魏青蓮扶了起來,"大姐你這是要折煞池兒嗎?還真敢跪下,回頭等娘身體好些從云德回來,看她不削我腦袋."

對外騰王府是稱騰王妃帶著兩個女兒回云德老家探望家中老人,要過些日子才回來.

魏青蓮跟著問了句:"母妃病了?"

魏西溏點頭:"路途勞累,加之氣候變化,母妃身體有些不適,暫時不宜回來,怕是還要過些日子."

魏青蓮的臉上頓時露出急色,"那些人怎麼伺候的,好好的母妃怎會病了呢?"

可急歸急,也沒別的法子,她現在又飛不過去,對著高夫人行了禮:"母親,兒媳帶池兒去後院小坐,先行告退."

高夫人生氣也沒法子,魏青蓮牽了魏池的手就走了,高小胖只能抓頭,"娘,大嫂和殿下走了,我們也去用膳吧,我都餓了."

高夫人只好帶著高小胖去用膳,只用膳的時候嘴里說的話也不是很好聽:"難怪你大哥不喜歡她,這樣沒眼力見,有這麼大的力不叫高家使,盡做些上不了台面的事……"

高湛努力睜著小眼看高夫人:"娘,你不是說大嫂吧?娘千萬別這樣說大嫂,我覺得大嫂挺好的,又溫柔,又善良,又好看.使力什麼的,娘,不是兒子說你,這個就是為難大嫂,一頭是自己親爹,一頭是夫君,你叫她入怎麼給高家使力?難不成爹娘不要頂著不孝的罵名幫著高家?"

高湛說到這的時候是有些擔心又有些生氣,他娘腦子是不是跟旁人不一樣?這麼簡單的道理她都不懂,她自己還知道嫁到高家怕挨欺負,和娘家關系那樣好呢,何況大嫂是王爺和王妃寵大的,感情那樣好,她沒和大哥撕破臉皮回騰王府,是大嫂人好心善.再說些有的沒的傳到殿下耳里,說難聽點就是找死.

高夫人被自己的寶貝兒子這樣說,臉有些下不來,"湛兒你這就不懂了,嫁出去的女兒撲出去的水,出嫁從夫,你大嫂嫁給你大哥以後,那就是你大哥的人,她幫襯你大哥是應該的.高家是她婆家,她就該幫著高家."

高湛是真有些生氣,他覺得自己夠本的,如今倒有些覺得他娘比他更笨,不愧是母子倆:"娘,我怎麼沒見你跟外祖父祖母那邊決裂?大嫂要是真跟騰王府決裂,她得頂著多少罵名?她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這些話娘以後還是別說,若是叫外面人知道當家主母這樣慫恿兒媳婦,人家不定怎麼說我們家多齷齪呢!"

高湛說完,拉著臉,伸手扔了手里的筷子,東西也不吃,直接走了.

"湛兒!"高夫人哪里就想到在她面前素來乖巧的兒子今天突然發的什麼瘋,竟然還摔筷子走了,高夫人多少也心虛,本來覺得兒子還小,說點什麼也沒所謂,反正這家里她是主人,她說什麼其他下人也不敢亂傳話.這會被高湛摔了筷子後,高夫人突然發現兒子好像長大長高了不少,就連他身上去年的衣裳,今年再看似乎也短了些.

高湛晚飯沒吃,被氣的,都讓別亂說別亂說了,他娘還是不聽話,剛剛那些話要是殿下知道怎麼辦?非得把高家害慘了他娘才知道怕.

高夫人心里一直惦記,兒子不吃,她也吃不下,後來端著點心專程送過去:"湛兒?湛兒!娘給你賠不是過來了……"

高湛為這個話題跟高夫人說了一晚上,反正就是讓她不要亂說話,還把這時政也說了一遍,其實他本來知道的很淺顯,可他身邊又裴宸和魏西溏,兩人偶爾也會提幾句,他在旁邊有時候會聽到有時候會問幾句,本來對這些內容就敢興趣,如今這樣一說倒是高夫人有些驚喜.

她確實不懂這些事情,可她覺得兒子說的好,說的頭頭是道,也理的順,"湛兒,娘覺得你說的對,紅靈公主如今身份不比以前,你大嫂自然也就有了個了不起的妹妹,你大嫂若是不高興,那公主自然就不會高興,再怎麼人家都說一家人,多年的感情在……"

高湛這才點點頭搭理,"娘早就該想到這些.你想想,殿下跟我親還是跟大嫂親?人家為了搭上殿下,都來巴結我,那要是有人來巴結大嫂,不是效果更好?我們高家占著這麼大的優勢不好好待大嫂,還打算把人逼走?娘你說是不是?"

高夫人現在是他說什麼都點頭:"湛兒說的對,是娘想茬了,沒湛兒有眼力見,娘認錯."

母子倆這就重新和好了.

後院里頭姐妹倆正一邊吃飯一邊說話,院門被魏青蓮叫人關了起來,沒出嫁前在騰王府的時候很放松,如今到了這里規矩多,但是池兒來了,魏青蓮又不想委屈她,所以叫人把門關了,說說笑笑也沒人聽到,自然也沒人管.

"父王叫我跟你知會一聲,怕金州起亂,要送你出金州,娘身體不適,剛好也想你,叫你去云德."魏西溏也怕她不同意,心里盤算如何開口.

魏青蓮猶豫了一下,問她:"父王說金州會亂?"

魏西溏點頭:"對.大姐,父王實是為了你好,他是皇家嫡子,身份敏感,不論是誰都要忌憚三分,如今父王有了兵權,祭天大典之後手中權力也更加穩重,天下人皆知我的凰女轉世,父王則是凰女之父,宮里那些人只怕會想方設法消弱父王的權利,畢竟,他越做越大,實在叫人不放心.可事到如今,父王是絕然不能放手,否則死的就是他."

魏青蓮緊張的繃起身體:"那父王他……"

"所以,"魏西溏打斷她,說:"你若留在金州,父王怕你成為別人對付他的利器,他絕然不會舍棄你,一旦你成了別人對付他的把柄,父王必敗無疑.就算是為了父王好,你也不能留在金州.否則你就成了害死父王的罪魁禍首,知道嗎?"

魏青蓮的表情很震驚,她張著嘴,半響她點頭:"池兒,你說的對,我不能成為讓別人對付父王的把柄.我離開金州!"

"那姐夫……"

她對魏西溏安撫的笑笑,說:"放心吧,我好歹也是騰王府的郡主,他頂多不願意說幾句,拿我沒辦法."

魏西溏揚起乾淨的小臉,對魏青蓮笑的燦爛,一副小孩子的模樣,叫人沒法相信剛剛那些話是她講出來的:"長姐最善解人意.你若是有什麼難處,一定要講出來,池兒如今的身份不比往常,他們不敢不聽話的."

魏青蓮一臉愁的看著她:"池兒,姐姐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能仗勢欺人,你就是不聽.哪能借著身份壓人?有理講理,知道嗎?不能太張揚.你這樣倒是叫我擔心你了,雖說你不能離開金州,不過還是個孩子,直叫人不放心.若是這樣,我還是留著金州看著你妥當些……"

"千萬別!"魏西溏急忙擺手:"我留下來,皇太後都要保護我,怕什麼?"

魏青蓮只好笑著說:"就你理由多……嘔——"

剛開了口說了一句話,魏青蓮突然干嘔一聲,不由擰了擰眉,那帕子擦擦嘴,對魏西溏笑笑:"沒事,別擔心,好似有些惡心……嘔——"

魏西溏看著她,問:"長姐可是有喜了?"

魏青蓮愣了下,臉上露出一抹驚喜:"難不成真的是……嘔——"

魏西溏站起來:"大姐你等著,我現在就給你抓個大夫過來!"

魏青蓮趕緊拉著:"池兒,你別嚷出去,萬一不是豈不是白歡喜一場?"

她回頭笑笑,"放心,我找個女大夫過來便好.不叫你婆家人知道不就行了?"

院子門口自動自覺的候著兩個小厮,魏丁走後,另外兩個魏甲和魏丙就被魏西溏調了過來,魏甲是家生子,原本一直都是看家的,魏丁走了以後他就跟了出來,魏西溏走的院門口,"魏丙,去找個懂女科的女大夫過來,記得不要叫人看出是大夫,速回."

魏丙應了一聲,快速的跑了出去.

魏西溏對魏青蓮笑笑,"大姐放心,很快就會有人過來."

魏青蓮心里有些期待,又怕失望,很是忐忑,桌上那些菜都被撤了下去,就是油味太大讓她直犯惡心.

兩人等在屋里,不多時,院門被人敲響,魏丙身後跟著一個打扮過的婦人走了進來,"見過兩位主子."

魏西溏示意:"替這位婦人號脈,可是喜脈?"

她問的直白,那女醫便認真號脈,完了便是一陣恭喜:"這位主子吉言,果真是喜脈,脈象平穩有力,想必是個健康結實的小子."

嘴甜會說討喜,魏西溏順手掏了塊銀子遞過去:"賞.記著,閉上你的嘴上,晚上你可沒來過這地兒."

女醫一聽就明白意思:"主子吉祥,老婦從來沒來過這地兒."

等那女醫被送走以後,魏西溏看向魏青蓮,"這下確認了,大姐可是高興了?"

她一直求著想要子嗣,可一直不得願,嫁過來一年多,婆婆不知明示暗示了多少次,這回總算叫她如願了.

魏青蓮一臉喜色,一個人孤苦久了,對夫君沒了指望,就只能放在孩子身上,如今總算有了孩子,魏青蓮當然高興,伸手摸在肚子上,有些擔心道:"只不知這個時候出行,對孩子可有影響."

魏西溏笑道:"長姐只管放心,出行的馬車自然給你布置的舒舒服服,絕不叫你覺得累覺得乏,覺得身體不適.就算遇上大坑小坑,也不叫你覺得車子顛,保證不會傷了我這小外甥."

魏青蓮小心的摸著很少平坦的小腹,"還不知是男是女呢.我懷了身孕這事不能叫夫君和公婆知道,否則決計走不了,只能先瞞了下來."

魏西溏過來啦她的手:"大姐,也就這一段時間,等金州穩定以後,就把你們接回來,又或者不會出大亂,很快就能接你回來不是?"

魏青蓮點點頭:"嗯.我明白,池兒說話就會叫我寬心.這會看看,池兒都長高了."說著她站起來跟比劃了一下,驚奇道:"池兒,你這竟是快和姐姐我一樣高了!"

魏西溏對她笑:"我若是再過個生辰,都是十二歲的人了,再不長個子怎麼辦?"

因為魏青蓮有孕,魏西溏這下越發覺得有些麻煩,路上安全成了首要考慮的東西,回去以後就跟騰王說了,騰王真是又喜又愁,喜的青兒在高家總算能抬起頭了,憂的是高家又多了拿捏的把柄.

好在兩個閨女商量後一致決定不對高家人講,倒是讓騰王好受了些,先把人送走再說,這樣干什麼都不受限制.

魏青蓮要離開金州,自然要跟公婆和夫君說一聲,同時還要入宮跟皇太後知會一聲,畢竟她是臣婦,且是皇家的郡主,沒有不告而辭之說,當初騰王妃走之前,也跟皇後提過,不過走的日期未說,趁了晚上沒人注意的時候走的,這會魏青蓮自然也是如此,探望回娘家生病的母親,若是有好轉就把人接回來,這理由也說的過去.

高澤倒是沒什麼反對的表情,高夫人不滿頗多,女子回娘家她不能說什麼,哪有出嫁的女兒還要回外祖父家的?可高演和高澤都同意了,她一個人反對,倒是弄的她像惡人似得,高湛還在旁邊看著,她最後也只能同意.

騰王和魏西溏為了魏青蓮的馬車就想盡了法子,騰王特地跑到工部,找了個擅制造車馬的侍郎幫忙,花了好幾日的時間,總算想了個法子讓人坐在馬車上時不覺得那麼顛簸了.

最近董雙魚的日子也好過了些,董家又有了爬起來的苗頭,皇太後不但對她有了好臉色,還許她走出自己所居的宮殿四處逛逛.

得知魏青蓮要去探望騰王妃,董雙魚心里倒是有些高興,她走了也好,最好是永遠不要回來才好,她走了,自己和高澤才有機會多接觸.

騰王安排好出行的人員隨從,日子也通知了,魏西溏還讓高小胖提前一天的時候再通知一回,怕她忘了,明天一早去接她,早點起來.

高小胖興高采烈的應了,回去以後就要往後院跑,高夫人急忙拉住:"湛兒,你干什麼?"

高湛回答:"殿下叫我給大嫂帶話,明日叫她早點起床,要出發了."

高夫人白了後院一眼,把高小胖拉回來,說:"她早上被皇太後召到宮里,說是給她賞賜些東西帶給騰王妃,心可真大,到現在還沒回來."

高小胖抓頭:"那我等大嫂回來以後再去說."

高夫人說:"你讓下人通知一聲就是.哪里就要你親自去了?再者你是小叔子,男女有別,這點道理都不懂?"

人不在,只能等大嫂回來了.

高小胖吃晚飯就把這事給忘了,不過殿下交給他的任務沒完成,高小胖睡到半夜竟然醒了,一拍床板,急道:"完了,殿下交給我的事我沒還通知到大嫂,殿下絕對要把我做成胖佛陀的!"

一掀被子爬起來,拿了外套穿上,踩著鞋就往外跑,伺候他的丫頭急忙披衣追出來:"二公子?"

高小胖對她紮招手:"你隨我一起去找大嫂,到時候你去通報一聲,就說我有要事找大哥."

丫頭便陪著他一起去了高澤的院子,他們剛到門口,便看到幾個下人在院子里來回打轉,看到高湛過來,頓時嚇了一跳,高湛問:"這麼晚了,你們幾個干什麼呢?"

其中一個眼淚都是淚的丫頭沖過來說:"二公子,少夫人早上出去,到現在還沒回來,也沒叫人傳話回來說不回來.早上出去的時候,奴婢還聽到少夫人說明日是出發的日子,要早些回來,可到現在她還沒回來!"

高湛一愣,"通知母親沒有?"

丫頭哭著說:"下午少夫人沒回來,奴婢們還以為是晚些時候就會回來,晚上的時候稟了夫人,夫人說……"

"說什麼了?"高湛覺得有點不好,大嫂那樣講究的大家閨秀,不可能有夜不歸宿這種事.

"夫人說少夫人該回來的時候,就會回來……可夫人到現在……"

"大哥呢?"

"大公子醉的不省人事,根本叫不醒……"

"怎麼會醉?"高湛茫然,大哥喝酒了?

丫頭小心的說:"大公子晚膳後才回來,就喝的醉醺醺的,說今日有個同僚生辰,宴請了幾個好友,都喝醉了……"

高湛伸手批著的衣裳穿好,"去給大哥准備醒酒湯!少夫人沒回來的事不能外揚,誰敢說出去,我就割了誰的舌頭煮了吃!"說完他朝著前院跑去,高演和高夫人被他叫了起來,高湛對周圍的下人說了句:"都出去!"

等人走了,才在高演和高夫人疑惑的表情里說:"爹,娘,大嫂早上入宮,到現在都沒回來!我已對府里知道的人封了口,現在要想法子找人."

見他往外走,高夫人急忙問:"湛兒,你現在去哪?"

高湛回頭說了句:"明日一早騰王府就會來人接大嫂,若是我們交不出大嫂,我們就是知情不報,大嫂是皇家郡主,不是兒戲,我現在去騰王府,騰王入宮找人必然比我們家入宮方便."

高演急忙穿衣,"我去宮門口守著,再過一個時辰也要早朝,絕對不能再家里待著……你大哥呢?"

高湛冷著臉說了句:"說昨晚陪同僚喝酒,醉的不省人事,我剛叫准備醒酒湯."

說完帶了幾個下人,牽了馬騎上,朝著騰王府狂奔而去.

上篇:第064章 偷人    下篇:第066章 出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