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64章 偷人   
  
第064章 偷人

關于美男子這個話題,高小胖始終和其他人是不在一個路子上的,他也不知哪里來的自信,堅定不移的覺得自己就是金州第二美男子.

魏西溏只是歎了口氣,搖搖頭站起來,"你吃你的."

兩人是在仙尊的那個院子里用膳時討論的這個話題,感覺跟高小胖沒法談論,魏西溏就只能放棄.

高小胖一臉不高興,殿下真是的,也不看在他這樣忠心耿耿的份上多誇他兩句好看,根本就嫉妒,嫉妒他長的玉樹臨風英俊瀟灑.

"聽說宮里的神仙魚在榮承帝駕崩那日一夜之間全死了."高小胖八卦,"難不成那些魚真的是帶著榮承帝龍氣的玩意?"

魏西溏搖頭:"這可沒人知道,本公主要是哪天不高興,就在這里添點耗子藥,估計這里這些魚一條都也活不成."

高小胖:"……"哀怨的說:"殿下你別老是掃人家的興,干什麼說的這麼清楚,沒意思!別說把耗子藥喂魚,就是喂我,我也得完完!"

魏西溏問:"要不要試試?"

高小胖的臉色當時就變了,胖嘟嘟的一團坐在凳子上,手里還拿了筷子正吸溜什麼,半響才哆哆嗦嗦的說:"殿下,我的小命其實也挺值錢的……"

魏西溏點頭:"說的也是,你爹和你哥現在可是皇後身邊的紅人."說完這話,冷笑一聲:"大姐還真是替你們高家開了條好路!"

當初魏青蓮往宮里跑了那一趟看望太子妃,把皇後觸怒了,卻讓高澤得了好處,在皇後心里總算留下了點忠心的印象.

聽殿下說的諷刺,高小胖也意識到自己是也是高家人,頓時嚇的不敢說話,低著頭半天沒吭聲.

"本公主沒說,你緊張個什麼勁?"魏西溏剛說完這話,嘴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日後怕是難說了."

高湛畢竟也是姓高,高家若是不能靈活機動看清形勢,自然是留不得的,若是那樣,高湛的處境便會尷尬.

高湛"噌"一下扔了筷子,沖到魏西溏面前,急忙說:"殿下,我們家都是好人,就算我爹跟我哥現在幫著皇後,那也是形勢所迫,不是真心實意的.殿下,您可千萬不能把我們高家給咔嚓了呀?你看我多好,你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敢往西,你讓我攆鴨我絕對不敢追雞,我多忠心啊!"

魏西溏伸手指了指他,說:"所以才說你麻煩."

新帝登基,凰女降世的首次祭天大典在九霄神壇舉行.榮承帝駕崩,新皇帝還是個繈褓中的嬰兒,真正忙碌起來的是榮升為皇太後的皇後,作為攝政皇太後,她自然是要把最好的東西呈現出來,否則就是叫人貽笑大方.

凰女是祭天大典的重要人物,祭天祭司是皇太後親自點出的仙尊,其中一項祭天儀式則為迎帝神,以往的帝神不過是儀式,而這一次的帝神,則有了鮮明的人物形象,祥瑞鳥轉世化身而來的凰女.

皇太後對于此番祭天十分重視,下了懿旨,一點差錯都不能有,否則作死罪處置.

因為這次祭天,工部,禮部可謂人心惶惶,兩部的尚書紛紛親自出馬,挨個仔細檢查細節,生怕遺漏掉什麼東西.

待一切就緒以後,所有人員均布置妥當,時辰一到,萬鍾齊鳴,皇太後抱著小皇帝起駕至神壇,大典正式開始.

此次大典的守衛是騰王負責,他遠遠看到自家小閨女被打扮的十分好看.

因為榮承帝駕崩不能穿紅帶綠,魏西溏便被人換了一身白衣,坐在一個平整的榻上,下面抬著的人足足有十六個大漢,走的穩穩當當絲毫不晃.

皇太後抱著懷里的小皇帝,帶著俾睨天下的傲氣和得意看著周遭的一切,這天下還不是她的?

她遠遠看著祭壇上的人,毫不掩飾眼中的企圖,她現在是天下最尊貴的女人,就該得到天下最俊美的男子.

身後奶娘懷里的小皇帝突然在關鍵跪拜的時候哼哼唧唧哭起來,皇太後急的不行,她猛的回頭瞪了奶娘一眼,要她做什麼呢?陛下一直在哭,多不吉利?

奶娘也嚇的不行,拼命晃著小皇帝,但是小皇帝餓了,前期過程繁複,到了吃奶的時間,小孩子餓了自然就會哭,除非給他吃的堵他的嘴,否則肯定止不住.

皇太後氣的瑟瑟發抖,這樣重要的時候,陛下竟然哭鬧不止,果真是賤女生的孩子,沒有當皇帝的命,活該短命.皇太後這樣一想,倒是消了火,這樣豈不是更應驗了她注定要當女帝的命?

龍脈錯位,女帝星,凰女降世以雌為尊,所有的一切都預示著她是天定的女帝.

魏西溏看著皇太後的表情,那副豪氣萬丈的模樣,不由感慨一句,無知者無畏啊,真不知道她有沒有想過如今的政局有多混亂,有多難以維持.

她怎麼不去看看天禹國庫庫銀是否充足,一次祭天大典花費多少?西關戰事不斷,軍餉是否足夠?雨季將至,南方修築堤壩防洪防災的銀子是否撥的出?北方大旱,農莊可有收獲?若是天災過後,災民入金州,這位皇太後該如何應對?她是要開城放人還是拒之門外?不論她怎麼做,都會遭人詬病,她可想好了萬全之策?……

放眼望去,天禹真是一年不比一年,去年雖說也有天災*之事,國庫顧忌一項還是能應付的,而今年的麻煩事恁多,榮承帝駕崩前幾個月大赦天下還減了稅,這麼多比帳算下來,只怕皇太後把她的肚兜當了都填不上那麼大的窟窿.別看她現在風光,回頭臣子的奏折一份份呈上去的時候,她就有的哭了.

攝政皇太後不是那麼好當.

魏西溏完全啊抱著一副看熱鬧的心態在應道,腦子替皇太後盤算國庫的窟窿該怎麼填,哪個冤大頭願意填這樣的窟窿?

萬人矚目的焦點就是這位額頭一點紅珠的凰女,畫上的神仙人人都見過,轉世的神仙去沒人見過,很多百姓過來,就是為了一睹祥瑞鳥轉世的神女.

高小胖被擠在人群中,擠的他滿頭是汗,他就是好奇想看看什麼樣的,結果連人影都沒瞧見,氣的高小胖大罵:"一個個的擠什麼擠?沒見過神仙啊?"

有人沖他:"你見過?你見過你擠什麼?"

高小胖氣結,"我天天瞅見!怎麼了?"

"你瞅見還過來跟我們擠?吹牛吧你!切!"

高小胖挽袖子,"你想打架是不是?"

那人一看是個死小胖子,跟著也挽袖子:"一個毛都沒長齊的死胖子,欠揍!"

裴宸直接過來,伸手把高小胖抓了出去,對那人說了句:"抱歉,得罪之處我那個海涵,請自便."

一看裴宸這眼神,人家就自然焉了,嘰歪了兩句就走了.

高小胖蹦跶:"怕了吧?哼哼!"

裴宸搖頭,"看不到了,走吧."

"那殿下……"

"你自己都說天天看到,還要怎麼樣?回去!"裴宸直接扯著他的衣領拖走.

騰王其實對于這些繁縟十分不耐,不過是奉命行事,帶人四處觀察,正叮囑副將的時候,扭頭看到魏青蓮帶著幾個丫鬟婆子朝著前方走去,騰王急忙過去叫住:"青兒?這個時辰你去哪?"

魏青蓮伸手掏出長名帖,說:"父王,太子妃今日叫人給女兒遞了貼,說今日祭天大典,宮里沒幾個人,請女兒過去跟她說話,女兒想著一個人在宅里也是無聊,就去了.本來沒想走這條道,就是想看看祭天大典甚模樣,才特地繞了過來,要是知道嚴兵把守不叫人瞧,女兒就不饒這路了."

騰王點頭:"沒甚好瞧的,還是回去吧.這個時候宮里人少,也沒幾個主子,你去了做什麼?若是隨便亂走,誤闖什麼禁地,便落了人把柄."

魏青蓮笑:"父王還不知女兒嗎?實在無聊,過去看看很快便回."

騰王不好跟她多說,怕被人看到對她不利,點點頭:"早去早回,祭天大典過程繁複,還有一個半時辰才結束."

魏青蓮辭過騰王便入了宮.

董雙魚的臉色相較魏青蓮初見她時,不知好了多說,臉色水潤不算,還多了紅暈,猶如盛開的嬌花一般叫人憐惜.

今天再見,愈發叫魏青蓮驚豔:"太子妃今日的臉色著實好看,就如被水澆淋過的牡丹花."

聞言,董雙魚羞澀的伸手摸了摸臉,小聲道:"許是今日祭天大典,我心里歡喜吧.叫姐姐笑話了."

魏青蓮笑道:"比之前一陣不知好看多少,哪里是說笑話,實在是真話."

董雙魚拉著魏青蓮的手,歪著頭笑著說:"多謝姐姐時常來看妹妹,若不是姐姐,我只怕撐不到這個時候……我如今就盼著姐姐多多來瞧我,跟我說說話,我平日沒別的盼頭,唯有這個了."

魏青蓮低著頭笑笑:"我會的.夫君也一直關照我過來瞧瞧太子妃,只是我這人不好動,而且身體不是很好,時常病著,太子妃莫怪."

董雙魚搖頭:"哪里敢怪姐姐?姐姐能來,我便感激不盡."然後她的視線看向魏青蓮的腹部,偷笑道:"姐姐什麼時候生個孩子帶過來我看看,定然跟姐姐一樣好看."

魏青蓮低頭,嘴里笑的發苦,"若是真有了,一定會的……"她倒是想懷上,可高澤三天兩頭不宿在房里,哪里就能懷上?

以前他還時不時去一兩次,如今十天半月才會去一次,還是應付似的,這種事她又不能講,只能憋在心里.

提到孩子的話題,倒是叫魏青蓮沒了再待下去的興致,說了幾句話後,她便站起來告辭:董雙魚送走了魏青蓮,叫人在殿門口守著,自己便急急忙忙往內殿跑.

到了殿里她伸手關門,剛要轉身就被人從後面捂住嘴,高澤松開手,"那女人走了?"

董雙魚睨他一眼,"她不走你還想多瞧幾眼?"

"醋壇子!"高澤笑,伸手去撩她衣裙,"剛剛沒盡興,咱倆再來一回……"

"別,小心有人聽到……"董雙魚半推半就,就在殿門口抵門順了他一回,事成之後,她趴在高澤懷里,嬌滴滴的說:"剛才差點露陷,那女人一個勁的說我臉色好看,嚇的我以為她看出來了."

高澤笑道:"這說明我足夠賣力,叫你臉色好看讓她嫉妒."

"你還想叫我表揚你?"董雙魚睨他一眼,又歎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帶我出宮?我不願這樣和你老是偷偷摸摸,你又不是時時都有這樣的機會偷溜進來.我真是待夠了這個破地方,我瞧著魏青蓮都比我過的逍遙,還有你伺候……"

高澤摸著她的背,笑道:"我都伺候過你了,哪里還有力氣伺候她?"

董雙魚歎息一聲,"我如今就剩下你了,這宮里我一丁點都不留念,澤哥哥你幫幫我,我只想以後夜夜和你同床共枕,你若是不答應,我便去死."

"我哪里就說不答應了?"高澤歎氣:"只是時機未到,皇太後是利用太子上來的,她現在正是要拉攏你和你家的力量,你太顯眼,動不了手腳,否則我早想法子帶你出去.你再忍忍,別擔心別的,我一定帶你出宮."

董雙魚點頭,甜蜜的趴在他身上:"我等的."

門外守門的嬤嬤對著殿內使勁咳嗽了兩聲,董雙魚慌忙爬起來,"想必是有人陸續回宮了,你趕緊趁著這時候出去."

高澤爬起來穿衣裳,"我知曉,你待在宮里別亂走,我會收拾."

目送高澤離開,董雙魚才咬著下唇回殿.

自打太子死後,她便一個人獨守空房,夜深人靜的時候就只能以淚洗面,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高澤對她是真的好,千方百計給她傳話進來,叫她安心等著,後來慢慢的,他的東西能請人捎進來了,再後來他能遠遠的叫她看上一眼,而自打榮承帝煉丹以後,高澤的地方似乎就逐漸上來,有天一大早,他竟然以一身小厮的裝扮出現在她的偏殿.

後來董雙魚才知道,高澤父親早朝,他偷偷辦成小厮混進來的,這其中冒了多大的風險可想而知,那日一早,她就直接撲進高澤懷里,享受了一回魚水之歡,雖然時間短了些,可已足夠叫她滿足.

再後來高澤便開始有了權力,是不是出現一下叫她放心,雖說兩人經常碰面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親密,不過還是叫董雙魚覺得滿足.以前放手的時候很是干脆,如今他成了旁人的夫君,她卻覺得他處處都好,太子除了身份上尊貴,其他方面卻是處處不如高澤.

想到魏青蓮,董雙魚便是滿心的妒忌,叫她走了狗屎運,嫁了高澤.

上篇:第062章 翹辮子    下篇:第065章 人不見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