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61章 祥瑞鳥   
  
第061章 祥瑞鳥

魏西溏看著騰王的眼,半響她應道:"孩兒謝父王成全."

騰王起身,伸手牽著她的手:"你與仙尊的事說完沒有?若是說完,現在隨父王回府,你一個小姑娘不能隨便往外跑,要成大事的人,萬一出點什麼事,豈不是前功盡棄?日後有什麼事,吩咐下面人去做,否則還稱什麼帝?以後那麼多大事,若是事必親恭,有一百個池兒也不夠用……"

他這是怕她什麼都不懂,開始教授他一下常識東西,魏西溏不吭聲,騰王說什麼她都認真聽著.

父女倆手牽手回去,來時一前一後,回時手拉著手,父女倆似乎因為這一晚,感情倒是更加貼近了.

相卿送二人到了路上,直到那對父女不見了蹤影,他才轉身進了轎子:"齊轎回宮!"

路上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慢悠悠的走著,後面跟著無鳴和幾個隨從,一邊走一邊說話.

"父王,你在營里的差事好做嗎?"

騰王應道:"付將軍是個能人,他帶過的兵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父王倒是得了付將軍的便宜.那群兒郎人數雖不多,不過,戰斗力倒是不容小覷,就算護不住金州城也擋得了十天半月,保護皇宮自是不在話下."

魏西溏扭頭看了騰王一眼,小臉上笑眯眯的,一看心情很好,騰王笑著看她一眼,繼續朝前走.

回到騰王府以後,騰王妃正挨個逮著人問呢,怎好好的池兒跑出去了,王爺也跑出去了?可是出了什麼事?怎都不在了?

結果府里這幫廢物一問三不知,魏西溏隔了老遠對著騰王妃喊:"母妃!"

騰王扭頭一看,父女倆一起回來了,急忙迎了過去:"王爺!池兒!你們倒是去哪了?王爺你帶池兒出去怎也不說一聲?妾身都快急死了."

騰王笑笑:"為夫帶了池兒出去你還擔心?池兒想要吃吉祥店的花生,我不放心帶她一起去了,到了那才發現賣完了.就在路上逛了一會才回來."

騰王妃沒好氣的看他一眼:"池兒想吃,叫下人去買便是,還自己去什麼去?"她伸手假意捏捏魏西溏的耳朵,"耳朵擰掉,看你下回還胡不胡鬧了."

魏西溏往後一跳,轉身便跑開:"再不敢了,母妃饒命!父王母妃,池兒要去休息了,先行告退!"

待她跑了,騰王才拉著騰王妃回房道:"柔兒,宮里最近有些異常,金州怕是要出亂子,為夫要你帶著孩子暫時離開金州,待一切風平浪靜之後,為夫便派人去接你們."

騰王妃一愣,"能出什麼亂子?"

騰王對她笑的溫和:"別擔心,你也知最近陛下和娘娘都在爭,陛下如今無心政事,娘娘卻又抓著政事,這樣一來……"他拉著騰王妃的手:"柔兒,你帶著紅兒和靜兒先離開金州,為夫會安排好一切,你只管放心走便是."

騰王妃一來驚慌,她反手抓著騰王的胳膊,急切道:"那你和池兒呢?你們怎麼辦?"

騰王安撫:"池兒在國子監上學,若是她離開勢必會引起人懷疑,你和紅兒,靜兒長年在府中,就算離開也沒人注意,所以要讓你們先離開,池兒你只管放心,為夫勢必會保護池兒安危."

騰王妃一雙漂亮的美目里蓄行淚水,她問:"王爺,你跟妾身手說實話,若是金州起亂,是不是會涉及到你……"

他是王爺,只要有人爭位,必然會涉及到他,他在一日,別人的王位就會做的不踏實.皇家嫡子出身,再如何都是比旁人名正言順,也更是眾望所歸,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時時陷入險境.

騰王妃哭的肝腸寸斷,"王爺……"

騰王歎氣:"柔兒放心,本王必然還你一個完整的池兒和夫君."

騰王妃哭著搖頭:"你把紅兒和靜兒先送走,妾身陪著你留在金州,妾身哪里都不去……"

騰王眼里無奈:"柔兒,你若是真想為夫和池兒好,你便帶著兩個孩子離開,至于為夫,自然會保護自己.而池兒身邊又無鳴護著,你可是忘了?無鳴是仙尊送的一等一的絕世高手,他在自然能護住池兒."

騰王真是哄了一晚上,騰王妃不踏實,一直擔心,可人只有送走,他才能放開手腳,否則,萬一皇後召柔兒或者任一人召入宮,直接把人扣在宮里,那便是他最大的軟肋.

所以騰王妃必須走.

騰王妃最終被勸動了,然後她紅腫眼問:"那青兒怎麼辦?"

魏靜思其實是騰王犯愁的,入宮帶她走顯然不合常理,而且高家也不一定願意讓她走,畢竟這一走沒有一年半載是不能回來的.可要是不帶她走,這金州一亂,麻煩就來了.

騰王拉著她的手:"柔兒,別擔心,為夫會想辦法送走青兒."

騰王妃點頭,把頭依偎在他懷里,小聲說:"妾身信王爺,妾身只求我們一家老小平安無事,其他再大的願,妾身也管不了."

"這就夠了,在外的日子你和靜兒紅兒要平平安安的,我會多派幾個人跟著你們."夫妻倆商量了一晚,總算歇了下來.

魏西溏回到臥室,對棗香吩咐一聲:"備筆墨."

棗香應了一聲去准備,待她墨研好,魏西溏對她吩咐一句:"你先退下,沒有本公主的吩咐,不准任何人靠近."

棗香應下:"奴婢遵命."

魏西溏提筆寫了一封信,封好放進信封,對著門外說了句:"把無鳴叫過來."

棗香再次應道:"是."

無鳴進屋,跪在地上:"殿下."

魏西溏手里的信封拍打在手上,圍著無鳴轉了一圈,"本公主有個重要的人物交給你,你可能完成?"

無鳴看著地面,道:"殿下請吩咐."

"本公主的母妃和兩個姐姐將會離開金州前往云德,不過,云德不是最終目的,本公主要你在她們到達云德第二天,將我母妃和兩個姐姐帶離云德,穿過南陵前往大豫."她伸手把手里的那封信遞到無鳴面前,"到時候你將這封信交給大豫邊境守城史張羽,待張羽把我母妃和姐姐接入城內,你再回來.可能做到?"

無鳴沉默,他抬頭問:"路途遙遠,時間漫長.無鳴不在殿下身邊,殿下又該如何?"

魏西溏笑,站在他面前,道:"不是正好檢驗你這將近一年的師傅,究竟把本公主這徒弟教的如何?"她忽的蹲下來,看著他說:"本公主路路上艱辛,所以本公主要你務必保護母妃和兩個姐姐安危,不得讓任何人動她們一根頭發,否則,本公主拿你是問!"

無鳴低頭俯身:"無鳴謹遵殿下之令."

次日一早,魏西溏在裴宸練過劍離開後,也一大早出門去找胡九.

胡九如今正是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時候,天天抱著丑巴巴的面兒疙瘩得瑟.

面兒小姑娘在努力長到三個月後,總算像其他小姑娘一樣大小,黑乎乎的小臉上也總算有了點肉,雖然看著還丑,不過有點肉了那好歹比原來好看點了.這讓胡九堅信他家的面疙瘩以後肯定會像他娘一樣是個大美人.

初念在胡家的地位極高,她會斷文識字,還會為人處世,和胡九的妹子胡衣衣處的十分和睦,胡衣衣的名還是初念改的,原來胡衣衣不叫胡這名,跟胡九一樣,直接叫排行,而是叫胡十一,女孩子叫這名,真是難聽的要死.

胡九後院那十來個小妾通房,也被初念一點一點的給收拾了,不然老在那勾搭胡九,看的初念眼疼死了.

好在胡九有了個大美人當老婆後,對于收集女人當小妾這事也不熱衷了,反正天天有美嬌娘摟著睡,他壓根不記得後院有幾個女人,等他意識到後院的人好像少了以後,胡十和胡衣衣已經站在她嫂子這邊,愣是說的胡九把最後三個小妾給賣了出去.

如今整個胡家,就初念說了算,儼然家里的當家女主人.

胡九正抱著黑面兒哄著玩的時候,老遠就看到魏西溏在下人的引薦下過來,他直接抱著黑面兒迎過去:"唐公子今日怎有空過來?"

魏西溏道:"沒知會便來,九爺勿怪.有件事還請九爺幫忙,不知九爺可願詳談?"瞅了眼胡九懷里的丑疙瘩,不由說了句:"面兒好似張開了些."

胡九頓時高興了:"是吧是吧?唐公子也覺得面兒長的好看了些吧?"

她只是說張開,沒說長好看,魏西溏忍著沒說出來,胡九還在高興,"唐公子里面請,有事直接吩咐,胡某決不推辭."走兩步,又對面兒說:"面兒,你看哥哥長的好看吧?你以後肯定也能長的像哥哥那樣好看."

魏西溏:"……"

默默扭過頭去,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初念在正在算賬,聽說魏西溏過來,她便把賬本交給胡衣衣,"衣衣你來,我家前主子來了,我去瞧瞧,順便把面兒抱回來."

現在的初念可是極有朱母風范,這氣度是真正養了出來,由內而外的往外發散,不認識的人一看她就是位主子,"初念見過公子!"

初念對魏西溏的感激之情那是別人比不來的,雖說即便不是她,也會是別人處在這位置,可最終的結果還是她有了如今的一切,當初她心里也有點不願意,覺得胡九長的不好看就算了,還粗魯的不像樣,覺得自己委屈,可看看如今的幸福,哪里是那些被送往大戶人家當妾當大丫鬟能比的?

嫁了胡九之後,她所有的想法都收了起來,就一心一意當個稱職娘子,沒想到胡九雖然長的不好看,看起來也粗魯,對她卻是真的好,完全一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模樣.

初嫁過來的時候,胡九怕新娘子不高興,愣是三個月沒挨一下那些小妾,後來他經不住一個狐狸精勾搭,睡了一晚,結果第二天初念哭的梨花帶雨,把胡九哭的直接讓那小狐狸精滾了,還賭咒發誓再也不納小妾,後院的那些納都納了,都留著.

最後是初念沒留住,全給弄走了.

魏西溏對初念笑笑:"初念不必客氣,如今你不但是主子,還是當娘了.還沒來得及恭喜你."

初念羞道:"初念前些日子不便見人,殿下勿怪.來,面兒,娘抱抱,讓爹爹和公子說話."

黑面兒就跟知道最喜歡自己的人是誰似得,兩只小黑爪子扒著胡九的肩膀不撒手,哼哼唧唧的,聲音總算有了點小孩的聲音.

初念把黑面兒抱過來,小丑娃就哼哼唧唧要哭,初念趕緊抱走,抱去喂奶她就高興了,不吃奶的時候就喜歡她爹,才三個月大的孩子,竟然還知道要誰抱不要誰抱.

胡九請魏西溏進屋去談,魏西溏開門見山:"聽說九爺在云德運河認識一些道上的朋友,本公子正是為此事而來."

"公子是胡某的尊客,是我娘子的恩人,公子不必客氣,需要什麼直說便是,哪怕是殺人買凶這些都不在話下."胡九還真是把魏西溏當恩人看的,最起碼一個媒人的身份確定,然後又是初念的舊主和恩公,初念又在他面前一直念叨唐公子這樣好那樣好,胡九自然就愈發覺得她好.

"本公子金州有門親戚,最近要出金州,要經云德如南陵探親,想走水路抄近道,只是云德運河上有個三青幫常行攔住搶劫之事,所以……"

魏西溏話沒說完,胡九已經直接開口:"唐公子放心,三青幫的龐幫主是胡某的拜把子兄弟,當年從山寨逃出來的時候,他的命就是胡某幫他撿回來的,這點小事沒甚問題."站起來跑到後面不知找什麼了,一會功夫出來以後他手里多了個銅板,銅板上被鑽了個洞,上面系著一個紅繩,"這是當年龐幫主在云德運河上成了幫主之後給胡某的,讓胡某有什麼事就拿這個出來,唐公子到時候叫人把這個拿給他看,保證不會有事."

魏西溏點頭,伸手把那銅板接過來,"多謝九爺,不日必將返回."

從胡九家出來,魏西溏直接去國子監,國子監內高小胖天天頂著一張怨婦臉,兩只小眼使勁兒睜,盯著她看,就想盯的她內疚反悔,叫他繼續去蹭飯.

高小胖以前天天跟著小殿下,干什麼都被帶著,再加上後來涉及到身家性命,他黏的就更緊了,如今小殿下不叫他更,還不讓他蹭飯,高小胖表示很痛苦,很難受,覺得人生都了無生趣,他要是再沒什麼利用價值,他知道那麼多關于殿下的秘密,殿下肯定一刀就把他咔嚓了.

魏西溏在位置上坐下,斜眼看了他一眼,"高湛干什麼?"

高小胖兩只小豬蹄捧著胖臉,湊到她旁邊說:"殿下我有秘密跟你說."

"說."

高小胖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昨晚上我聽我哥跟我嫂子好好說話了……"

魏西溏想弄死他,高澤跟大姐好好說話那是他應該做的,還當事邀功?

見他臉色不好,高小胖急忙說:"殿下我還沒說完呢."

"那你繼續說."

高小胖左右看看,"我覺得這話題還是中午去用膳的時候說比較好,萬人叫人聽到了,不好."

他想了好幾天,就是為了繼續蹭飯活命,這樣下去他小命不保.

魏西溏瞪他一眼,他倒是知道想些小法子取巧,點頭:"那中午便去吧."

高小胖一聽,小心的問:"那殿下,我離胖佛陀的話……"

"許你退後一步."

高小胖提著的小心肝終于放下了.

午時過去用膳,高小胖喜滋滋的跟著,心里還盼著仙尊肯定不在,到了那一看,果然不在,高小胖頓時松了口氣.

魏西溏坐下來後問:"把沒說完的說了."

高小胖坐到她對面,說:"殿下,我是偷偷聽到我哥我嫂子說,叫她進宮看看太子妃,嫂子不願意,我哥說現在跟以前不一樣,如今的皇後和太子妃關系好,皇後還叫人給我哥升官了.你說怪不怪?皇後不怪我哥了?"

魏西溏聽了先是一愣,隨即了然,想也是,皇後正值大肆拉攏人心的時候,原來所有因為太子的死成了她仇人的人,如今全都成了拉攏的對象,當初給他們治罪的是榮承帝,不是皇後.若說他們恨皇帝處死各家子孫,那麼皇後就有本事拉攏到這些人成為她的後盾,比如高家.

高宰相和高澤,成功入營.他們原本就是太子的人,只是太子死後高宰相只能向皇黨靠攏,如今皇後對外放話支持立儲,偏榮承帝不願意,她也就故意逆風而上,沒有儲君不是她的錯,她是為國為民.

利用隕石過境制造天授皇權,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高澤就是趁著這個勢頭重新爬了上來,當初他就是因為太子跌倒,如今也是因為太子爬起來.高澤站到皇後那一邊,這就意味著高家和騰王是站到對立面的,魏青蓮如何看不清?

她就是因為看的太清,才無比後悔當初下嫁的決定,這是要她和王府決裂嗎?要她和父王母妃以及三個妹妹老死不相往來嗎?

一旦政見不用立場不同,雙方就會行同仇敵,針鋒相對,更何況如今的高澤覺得自己完全可以直接甩開騰王,只要牢牢抱著皇後這棵大樹便可高枕無憂.

這本就是顯而易見的事,魏西溏聽到高小胖的話,她問:"大姐可有說別的?"

高小胖撅嘴,"大姐好像就是不願意,後來我大哥就有點生氣……不過他沒對大姐大呼小叫,就說大姐叫她失望,他在關鍵時候,她作為妻子竟然不幫他."

魏西溏伸手拍在高小胖的肩膀上,說:"你晚上回去若是看到大姐,就讓大姐去,否則她豈不是和你大哥生分?你去告訴她,就說是她父王說的."

她若是去宮里見了太子妃,就等于是讓人看到她是向著皇後支持夫君的,反倒可以護她安全.

高小胖張著嘴,點頭"哦"了一聲,半響才道:"殿下,我不說是你說的啊?"

"說父王說的.不許叫旁人聽到,包括你那蠢貨大哥."

高小胖不敢反駁,點頭:"絕對不叫人聽到."

騰王妃和魏紅衣以及魏靜思是在旁晚十分離開金州的,魏西溏把那枚銅錢交給魏丁,讓魏丁負責照顧他們起居,無鳴負責安全,另帶不過護衛一起出發.

她們走後的第二天晚上,隕石雨群如期而至,恰好在在欽天監預計的日子內,夜夜都有人守著記錄,果然在夜空看到流星過萬疾馳而過.

當夜這事就傳到了榮承帝耳中,他立馬招來仙尊詢問:"仙尊現在可知是凶兆還是吉兆?"

相卿直接跪伏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此乃大吉之照.隕星齊現,呈現天照,凰女現世,乃天佑陛下萬壽無疆天禹江山永固!"

榮承帝急忙問道:"凰女?在什麼地方?凰女若是在境內,可是就能保朕和朕的江山永世長存?"

相卿應答:"回陛下,正是此意.凰女乃仙界祥瑞鳥轉世,萬年才有轉生一世,陛下恩澤無邊,祥瑞鳥降落天禹,乃天禹大興.懇請陛下下旨速尋凰女,祈福天禹風調雨順萬民皆福."

榮承帝一聽,頓時大喜,一萬年才轉生這一世,還落在天禹的地盤上了,這是多好的事,趕緊下旨尋找凰女,要求金州城內各家有八到十二歲之間的女子全部報上名冊,須如實稟報生辰八字,自有宮里那位仙尊根據八字召見.

金州城內外的人家都盼著自己閨女能成為保佑天禹吉祥的凰女,自然恨不得一下子提供幾個生辰八字,肯定不會作假.

可惜金州所有的女子都過了一遍後,沒有一個符合要求.

于是榮承帝下旨在金州周邊地區再找,依舊沒有符合要求的女孩.

榮承帝臉色難看,對負責此事的官員冷面相對:"一群廢物!竟然連凰女都找不到!找不到再去找!"

相卿求見榮承帝,提醒:"陛下,凰女貴為祥瑞仙鳥,在下以為此等仙物該從皇家女中找尋,平民百姓哪有那等本事?"

榮承帝頓時覺得有道理,于是把皇家公主全部整理出來,報出各自的生辰八字,結果依舊沒有.

相卿一臉為難道:"陛下,恕在下無能,現有公主並非有凰女轉世.不知陛下是否還有公主遺漏?"

榮承帝擰著眉頭,突然道:"紅靈!紅靈公主!"

相卿淡笑道:"那便請陛下請公主入宮."

上篇:第060章 手中劍    下篇:第062章 凰女出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