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56章 青梅竹馬   
  
第056章 青梅竹馬

董雙魚眼里瞬間激起了強烈的想法,董家已經放棄了她,可她自己不能放棄自己,畢竟宮外還有個高澤關心著她,否則高澤不會哄他的夫人來宮里探望.

她知道高澤娶的夫人是騰王府的嫡長女,若是現在太子還在,這個女人見了自己可是要見禮的,可如今誰都能欺上自己一頭,就是因為太子沒了.

她和高澤是在一次郊游無意中相識的,那時兩人年歲都小,兩家也沒覺得兩人一塊玩有甚問題,直到後來高澤母親在生第二個孩子時難產而亡,董家便不再讓董雙魚和他一起玩.

那時候的兩人都不知道為什麼,董家給董雙魚的理由是如今大了,男女有別,不能隨便一起玩.可兩人還是偷偷碰面,有時候高澤給她帶點吃的,有時候給她帶集市上買的小玩意,不管什麼東西,只要她想要,高澤就會偷偷幫她尋來,甚至趁著沒人的時候偷偷親她一下,那時候她的夢想就是嫁給高澤,當她的管家娘子.

可等他們知事以後,她才知道,她想嫁給高澤根本不可能,高澤的繼母千方百計要把自己的兒子扶上嫡長子的位置,高澤的處境危險而尷尬,董家是不可能把董雙魚嫁給高澤這樣沒有任何價值的人.

皇後替太子尋太子妃,董雙魚名帖被董家一起送了上去,被皇後一眼相中.

其實她鬧過,只是董夫人說了,她這樣容貌的這樣又才學的女子,若是嫁給尋常人那是鮮花插在牛糞上,她應該要嫁個天下最尊貴的男人,成為天下最尊貴的女人,光耀門楣流傳千古.

董雙魚確實動心了,她心里從未想過的雄心壯志由那時升起,原來她跟別人是不同的,原來她是要母儀天下的人,原來她比旁人更尊貴.

高澤再來找她時,董雙魚見了他最後一次,並還給他之前收到的高澤送的所有物件,劃清界限隔開身份,她那時已是太子的未婚妻,而高澤是太子伴讀.一旦她出嫁,她就會從他曾經青梅竹馬的戀人變成他的主子.

如太子去後,董雙魚卻後悔了,當初她若是下嫁高澤,如今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的境地?就不會被皇後厭棄,鎖在深宮不見天日.

對她來說,高澤是她不要的,是她主動舍棄的,這位騰王府的嫡長女不過是撿了她不要的東西.她如今想要撿回來,想要讓他想法子帶她出宮,眼前這位毫不知情的女人便是她和高澤的紐帶.

她打量魏青蓮,承認高澤的夫人也是個美人,卻不知由來的覺得心里充滿了醋意,她想說高澤愛的肯定是她,卻不能這樣對這個女人說,因為她和高澤還需要她的幫助.

"原來是高夫人."董雙魚攙著嬤嬤的手走出來,依然走的貴氣,姿態從容典雅,絲毫沒有損傷了她作為太子妃身份.

魏青蓮笑笑,從身後侍女的手里接過一盒宮外的糕點:"這是金州最有名的梨花糕,味道很好,特地帶了一些給太子妃品嘗."

董雙魚讓人接了過來,"高夫人費心了,沒想到如今還有人記著本宮."她率先坐下,"人走茶涼,本宮這一家冷清多日了.來人,請高夫人入座."

魏青蓮笑笑:"謝太子妃,妾身夫君曾是太子伴讀,夫君是個重情義的人,一直念著太子對他的好."

董雙魚點頭:"高大人確實是個重情義的人,高夫人是個有福氣的.本宮跟高夫人比,實在是個苦命人."

魏青蓮急忙道:"太子妃切莫這樣說,妾身比不過太子妃一身貴氣,不過是個尋常人罷了."

兩個女人說著尋常話,到了最後,董雙魚已經拉著魏青蓮的手垂淚,"妹妹有所不知,如今我在宮里淒苦,你看我這都是擺的架子,這殿里吃穿用度都是最次,因怕母妃睹物思人,我也不敢打擾……妹妹若是得空,央妹妹多多入宮來看我,便是我最大的福分……"

這話魏青蓮真不敢應,剛剛她已惹了皇後發怒,哪里還敢提以後,只道:"太子妃切莫自哀自憐,若是妾身得空自然會來探望太子妃.來時隨母妃一同前來,她叮囑要及時敢回,妾身這就要回去了,太子妃千萬保重."

董雙魚見留不住人,也沒辦法,最後見她走的時候倒是真落了淚,難得有人來看她,她真想找個人說說話,哪怕訴訴苦也好,可董家自打太子去了,迄今為止就沒人來看過她,包括最疼的爹娘,連句話都沒叫人帶過.

出宮的路上,騰王妃一直沉著臉,魏青蓮低著頭不敢吭聲,出了宮門,騰王妃才開口:"母妃倒不知道,你何時這樣看不清局勢,到了皇後娘娘面前,你什麼話都敢說.見太子妃?你可知太子妃的爹娘都不敢開口要見,你算什麼人也敢要求見太子妃?"

魏青蓮紅著眼眶,低著頭道:"母妃,女兒知錯,一時頭昏,觸了皇後娘娘的怒,女兒以後再也不敢這樣莽撞行事,求母妃切莫氣壞身子."

騰王妃的臉色還是沒有緩和,"你未出嫁之前母妃就教過你與幾個妹妹,入了宮里,能少說話便少說,若是實在躲不了也只管答話,你呢?"

緩了緩怒意,見魏青蓮眼里落了下來,知道她也聽了進去,騰王妃才問:"你和太子妃未曾有過交集,何時與她相識?"

騰王夫婦本就對高澤不滿,魏青蓮不敢提高澤說過,若是說了騰王夫婦豈不是對他更加不滿?低著頭只道:"女兒無意中聽人說太子妃的宮里日子難過,便想到夫君曾是太子伴讀,受過太子恩惠,便想去探望太子妃,也算替夫君分了憂."

騰王妃道:"你就未曾想過太子妃是陛下娘娘兒媳,日子為何孤苦?就不知道動動腦子想想?你今日回去務必跟你夫君說上一回,看他如何不罵你沒腦子!"

魏青蓮小聲道:"夫君不會的……"

騰王妃被她氣的直笑,"不會?若是知你為了替他分憂犯了皇後娘娘忌諱,看他會不會罵你!除非他不在意你死活,你這樣拼死拼活為他,他該是竊喜偷笑,面色說你替他分憂,心里說你活該!"

騰王妃說的實在是氣話,這丫頭以前雖然老實不肯說話,可不好這樣冒然,自打說了高澤的親以後,人也跟著犯起了糊塗,什麼話都敢亂說.

魏青蓮還是低著頭,半響才道:"女兒知道了."

騰王妃冷著臉,直接說道:"日後多出去走走,多接觸些人,別整天窩在家里哪里都不去,人都待傻了,至于宮里,沒有什麼大事,你暫時就不要進出."

魏青蓮低頭:"女兒知錯,母妃息怒."

騰王妃和魏青蓮分開,各自回府,回到騰王府以後,騰王妃臉上還帶著氣,倒是沒跟幾個小女兒說,等騰王晚上回來,她氣呼呼的跟騰王說了這事.

騰王想了想,拉著騰王妃的手道:"青兒不是那樣糊塗的人,只怕是高澤無意中提過什麼,讓她記下了,你也知青兒喜歡高澤多些,想替他分憂的心思一重,怕是就忘了其他.你訓了她是對的,否則她哪里知道錯在哪里?不生氣,等有空我也去提點下高澤,別縱著青兒做傻事."

騰王妃點頭:"那妾身就放心了.軍中忙嗎?"

騰王點頭:"整軍,練兵,為夫還要安插些自己的人手進去,否則到時候這個將領也是付振海的,那個也是他的,我是境地就尷尬."

騰王妃笑笑:"軍中事務妾身不懂,王爺別太操勞就行."

夫妻倆自己去說體己話了,晚上用膳的只有魏西溏和兩個姐姐,魏靜思就跟小鞭炮似得對著魏西溏開噴:"我就這樣怎麼了?怎麼了?我就這樣我還是你姐,我比你大,你就聽我的.池兒,去,幫三姐再拿根筷子!"

魏西溏對身後棗香吩咐:"去幫三姐拿根筷子."

筷子拿回來了,魏靜思趾高氣揚的接過去,這囂張的動作看了,跟高小胖還有點一拼.

"池兒,你是不是幫你姐拿根筷子也不高興?你那什麼表情?"魏靜思找茬,天天吃飯都要找茬,她不煩魏西溏都煩了,"你不樂意是不是?你信不信我告訴父王,讓父王削你?"

魏西溏暗自翻著白眼,也懶的跟她多扯,用完膳,站起來:"二姐三姐,池兒用好了,你們慢用."

"站住!"魏靜思大喝一聲,"你沒用湯!"

魏西溏回頭看了她一眼,"看到二姐那張漂亮的臉就飽了,喝不下."

魏紅衣"哧"一聲就笑出來,魏靜思氣鼓鼓的坐下,"池兒,你給我等著."

"你別鬧了,今日父王母妃都不在,就聽到你嘀嘀咕咕個不停,吵死了."魏紅衣給她舀了碗湯,"你說了這麼長時間,想也口干舌燥了,來,喝點湯潤潤喉."

魏靜思:"……"

魏西溏回到房里,魏丁早早就侯在門外,給她遞了條子.她讓棗香點了蠟,讓棗香下去後才拆開紙條,認真看了看,不由歎口氣,這糊里糊塗的大姐,做事也不做做腦子,今日幸虧母妃也在,要不然皇後隨便尋個錯教訓下她都夠她受的.

她站起來走到門口:"魏丁,去問問太子妃身邊伺候的人是那些."

董雙魚身邊伺候的人都是她出嫁時從娘家帶的人,她自己對下人的安排十分謹慎,如今在宮里也不得寵,皇後自然不會給她添什麼伺候的人,反倒是讓魏西溏插不進眼線.以致魏青蓮和太子妃之間說了什麼也沒人知道.

想想今日母妃回來的臉色,想必是魏青蓮在宮里行事叫母妃生氣了.騰王妃那樣溫溫柔柔不輕易生氣的人都是生氣了,自然是她確實做錯了.

魏青蓮不覺得自己委屈,這事確實是她做的沒腦子,實在是高澤第一次托她做事,讓她十分在意,一直惦記,就想著趕緊完成,這樣夫君就會覺得省心.

只是回來路上騰王妃的話讓她記在心里,母妃說若是高澤真心疼的,一定是狠狠罵她沒腦子.可她去宮里,確實高澤提醒的.

高澤知今日她入宮,進門直接就尋她:"夫人,今日你入宮了?"

魏青蓮對他微笑點頭:"嗯,是,今日陪母妃入宮了."

高澤在她身側坐下,拉她的手握在手心:"夫人辛苦,就知夫人做事叫我放心."

魏青蓮道:"不過今日為了見太子妃,惹皇後娘娘動了怒,若不是母妃,只怕我現在不是坐在這里同你講話的……"

高澤一愣,臉上的熱情冷了一份:"莫非青兒今日未見到的太子妃?那糕點不是白拿了?"

魏青蓮眼里的詫異一閃而過,半響她才道:"妾身見到太子妃了."

"真的?"高澤握著她的手:"你們說了什麼?太子妃她……可還安好?"

魏青蓮點頭:"一切安好."

"那便好,也不枉太子當初待我情義."高澤似乎松了口氣,然後他含情脈脈道:"青兒若是他日再入宮,便再跟太子妃多接觸一番.她如今孤苦,若是能有個說話的人,想必也能寬了她的心."

魏青蓮倒沒說旁的,只道:"妾身記得了."

一晚上的高澤心情似乎都很好,也跟魏青蓮同房,只是借口正事忙,兩人沒有親密舉動,魏青蓮扭頭看了眼閉眼睡覺的高澤,自己也慢慢閉上了眼睛.

次日一大早,魏西溏正和無鳴在練劍,不妨有丫頭過來稟告,說高公子和一個自稱裴宸的少年在外頭等著見她.

原來高小胖一直跟裴宸說殿下有個武功高強的武師,號稱天下武學至尊,沒有人是對手,結果自幼習武的裴宸非要見見上一見,高小胖跟他說啥時啥時他見過,結果裴宸就是不信,最後一把把高小胖舉了起來,逼著高小胖一定要讓他見著,要不然就把他摔下去,高小胖當時就叛變了.

于是這一大早,高小胖猜著正是殿下和無鳴的習武時間,兩人約好了,一大早就來了.

棗香拿了帕子正給她擦汗,然後就看到走廊上走來兩個人,她主動打了個招呼:"裴公子,高湛,你們一大早來干什麼?"

高小胖伸手一指裴宸:"問他!"左右看看,跑到亭子里,看到亭子里有零嘴,伸手就要拿,結果孿生小童立馬上來護食,"這是殿下的零嘴,沒殿下的話,誰都不准吃."

高小胖委屈死了,生氣:"殿下,你看這兩個狗眼看人低的狗奴才,不讓小爺我吃零嘴!"

魏西溏正跟裴宸說話,懶的跟他多說,對著那倆小童喊了一句:"叫他吃!"

高小胖得意的開吃,還專門吃給那兩個小童看,那對孿生子當時就氣歪了鼻子.

裴宸就不服氣,非要跟無鳴比試,魏西溏瞅了無鳴一眼,點頭:"那成,點到為止,十招之內你挨了他的身,就算你贏."又轉身提醒無鳴:"你敢傷人,我就把你買到青樓當龜公."

可憐無鳴這個世外癡人還不能理解青樓龜公是什麼意思,反正殿下說出的話,肯定不是好話就是了.

裴宸挑了個長槍在手掂了掂,跟無鳴抱拳道:"賜教!"

魏西溏進亭子,就看到高小胖抱著盤子蹺著二郎腿,斜眼看著那倆小童,跟那人家斗氣斗的正歡呢.

魏西溏問:"你這是干嘛?"

高小胖道:"為了顯示小爺我的身份地位,吃給他們倆看!"

"殿下,他都吃了您倆小碟零嘴了!"小童委屈死了,沒見過這麼貪吃的,還是以前的付公子和季公子好,付公子偶爾捏一兩個,季公子是從來不吃,就這個死胖子吃的最多.

魏西溏坐下來,看了高小胖一眼:"高湛,在我府里你還這樣欺負他們?"

"是他們先欺負我的,"高小胖盯著裴宸,"殿下,你說裴宸會贏嗎?"

魏西溏嗤笑:"贏不了."

十招早已過了,估計能有一百招了,裴宸都沒挨到無鳴的身,最後無鳴手里的往往他脖子上一搭,道:"夠了."

裴宸一愣挫敗的表情,似乎不解他怎麼就挨不到那人的邊呢.

高小胖招呼他:"過了兩點殿下的零嘴,可好吃了."

可惜除了高小胖,其他少年對零嘴這東西都不甚要緊,裴宸剛剛輸了比試,正是是沮喪的時候,哪里還想的起來吃?他回身再看無鳴,他已經提了劍直接進了他的後院.

裴宸跑過去收拾了下地上的長槍,坐下台階上發愣,半響他回頭:"殿下,你那武師哪里得來的?"

高小胖代替魏西溏回他:"不管哪里得來的,你,沒,戲!哼!"

魏西溏道:"別人送的,跟我投緣.你若是想跟他學,每日這個時辰過來練一陣就行."

高小胖在旁邊煽風點火:"殿下,你說你跟那人練了那麼長時間,你要是跟裴宸打,是你是贏還是他贏啊?"

裴宸急忙站起來,"高公子這話可不能講,殿下是女孩子,又比我年歲小,哪里能比?"

高小胖歪著頭道:"可殿下比你跟那武師練的時間長,你是不敢跟殿下比的,膽小鬼!"

裴宸原地轉了一圈,明知這是高小胖的陰謀詭計,可他天生好戰的性子還是讓他蠢蠢欲動,殿下跟那人學了多長時間?難道很厲害?要不要比試比試?

看了魏西溏一眼,小心的說:"殿下,要不我們也點到為止過兩招?"

魏西溏:"……"

上篇:第055章 受歡迎的煩惱    下篇:第056章 訓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