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52章 膽戰心驚高胖胖   
  
第052章 膽戰心驚高胖胖

那兩人離開後,魏西溏在原地站了一會,回身看到季籌還呆呆站在門口,她走過去,伸手拍拍季籌的肩膀,"你大哥志在四方,那里比安逸的金州城更適合他."

季籌點點頭,半響才道:"我只盼他平安歸來."

魏西溏應了一聲:"本公主與你一樣,望著那兩人平安歸來."

天亮以後的金州城和往日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騰王半夜入宮直到天亮以後還沒回來,宮里有消息遞到騰王府,說陛下留騰王和一干大臣在宮里商議政事.

說到底,榮承帝對騰王忌憚不假,也希望他一直是個懶散王爺,可關鍵時候,相比較其他人,他總歸還是依賴自己兄弟更多些,否則不至于讓一個在工部任職的王爺去商議政事.

騰王妃急的團團轉,和表面的單純比起來,騰王妃其實比一般的女人這方面更敏感,或許是因為騰王表現的太懶散,才不得不逼迫她多想.

少了付錚,午膳魏西溏便無趣了許多,懶洋洋的伸個懶腰,看了季統的空位置一眼,也不知道這個時候他們快馬趕到什麼位置了.

高小胖坐在她旁邊,伸出胳膊小心的抵了抵:"殿下,聽說付大哥跟他爹去西關了……"

魏西溏站起來准備回王府用膳,點點頭:"嗯,聽說了."

高小胖跟著站起來:"殿下,你是並不是用膳,我去蹭!"

"我回王府,你也去蹭?"魏西溏問.

高小胖鼓嘴,抓抓頭,"還是不要了,我也回家去."

出了國子監的門,抬頭就看到外頭候著兩個孿生小童,其中一個小童看到她出來,便恭恭敬敬上前一步,道:"殿下,仙尊有請."

"有吃的?"魏西溏瞅了眼那小童,然後她轉身把高小胖抓到手里,"高湛,跟本公子蹭午膳去."

對別的高小胖不在意,但是對吃高小胖絕對一等一的支持,"好咧!"

那小童用看寵物的眼光看了眼高小胖,轉身在前頭帶路,另一個小童跟在他們後面,一前一後朝前走,沒往酒樓走,而是在沿著國子監與相鄰的一座府邸的巷子往里走,高小胖一邊走一邊道:"殿下,這是要往哪里蹭飯啊?怎麼看著像是農家?"

魏西溏直接回了句:"問他們."

高小胖又把視線落在幾個小童身上,滿心好奇的繼續跟魏西溏說話:"殿下,你說仙尊身邊那邊多孿生子哪里找的?是不是他得盯著人家產婦的肚子,看到是孿生子就買走呀?"

魏西溏又道:"問他們."

前面那帶路的小童目不斜視,根本不回頭看一眼,高小胖扭頭看後面的小童,結果後面的小童也是目不斜視,壓根當沒聽到他的話.

拐個彎走到一處外觀極為普通的帶院宅子門前,那小童伸手敲了兩下門,門被人打開,里面站著另外兩個孿生小童,扭頭對著屋里喊了句:"殿下到!"

推門的那個讓道一邊:"殿下請進!"

魏西溏打量了那宅子一眼,剛要抬腳進門,不妨高小胖一把把她拉住:"殿下,小心有詐.我替你探路!"神神秘秘的說完,高小胖自己鬼頭鬼腦的跨步進去.

魏西溏撐頭,無語的看著他邁著那奇奇怪怪的鬼步進去.

宅子給人的感覺就如當初相卿入住騰王府,被騰王故意安排在一個久無人住的偏殿一樣,外頭看著不起眼,往里一走別有洞天.

進了院子里面的擺設布置就不一樣,地方倒是不大,不過假山真水五彩魚,那是一樣都不少,就連一個兩人坐的亭子,也是不缺的.

高小胖從進門那嘴就沒合攏,直著脖子把口水咽了下去,然後伸手推推魏西溏:"殿下,這可見鬼了……"話沒說完,便看到長袍拖地的白衣仙尊從門里走了出來,立馬改口:"啊,這是看到仙人了呀!"

"殿下,別來無恙."相卿緩緩走了過來,靜距離的接觸讓高小胖的小心肝差點跳出胸膛.

魏西溏看他一眼,應道:"不過十來日沒見,算不得久."

相卿應道:"一日不見如三秋兮,殿下可算算,有幾個三秋了?"

魏西溏一臉無語的搖搖頭,低頭看水里的魚,地方小,繞著院子跑了一圈,那些紅尾魚彩魚正游的歡.魏西溏看著這些魚想了想,忍不住問道:"仙尊,這些魚宮里是不是也有?"

相卿立在她旁邊,道:"殿下慧眼."

"這麼大,誰看不到?"魏西溏覺得跟這人真是無話可說,誇人都不分場合的,想了想,又問:"這些魚不是象征龍氣?怎放這里了?"

高小胖站在旁邊,一聽什麼龍氣,立馬蹲下來伸手就去撈,快,讓高小爺也沾沾龍氣……

只是他的手還沒碰到魚,魏西溏眼角余光便看到那仙氣飄飄的仙尊慢悠悠的抬腳,把高小胖踩的胖臉擠到了水窪里,笑的春暖花開:"這位公子,水里的龍氣更甚,何不進到水里?"

高小胖"哇哇"大叫,"我錯了!我錯了!仙尊饒命啊!我再不敢抓那些魚了!"

魏西溏站在旁邊看著這兩腦子不大正常的人,轉身便往亭子里走,那亭子小巧精致,剛好擺了張長方桌兩只凳子,兩個人坐在里頭大小剛好.

高小胖的臉色全是小魚尾巴撲騰過來的水,坐在地上一邊擦臉一邊偷偷摸摸盯著仙尊的背影看,對仙尊做出這種完全不適合神仙才有的行為表示震驚和委屈,不是神仙嗎?神仙不應該慈悲為懷像觀音大士那樣嘛?怎麼能抬起踩高小爺的臉蛋呢?

亭子里沒高小胖的位置,于是,一個小童端過來放小桌放在院子里,還擺了個小凳,高小胖坐在小凳上瞪著眼前的小桌,這就是差別待遇,仙尊怎麼能做這種事?他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仙尊以前不是說自己有從龍之相的嗎?他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以後有著從龍之功的大功臣?不怕掉腦袋嗎?

魏西溏坐在那邊扭頭看著委屈的高小胖,道:"高湛,這院子小,你便湊合著吧,畢竟是蹭飯的,還是低調些的好."

高小胖怒道:"殿下不也是蹭飯的嗎?怎小爺我蹭飯就是這下場?"

相卿抬眸,看著高小胖道:"高公子有所不知,殿下是本尊的座上賓,至于你,不過是個寵物,也敢與殿下相提並論?"

高小胖捶桌:"小爺哪里是寵物?太欺負人了!不吃了!"高小胖有骨氣的站起來,就要走.

相卿道:"高公子怎一副短命相?既如此,自便吧."

高小胖驚天霹靂.

魏西溏只得道:"高湛,你來便來了,吃了吧."

高小胖心肝兒拔涼拔涼的:"殿下你能吃得下?剛剛仙尊說我是短命相……我哪里長的像短命相了?我哪里吃得下?"

魏西溏歎氣:"誆你的,若是你天天不吃飯,不出三天你就餓死了,當然是短命相."

相卿附和道:"還是殿下聰慧."

高小胖淚流滿面:"……"

高小胖是直著脖子把食物塞到肚子里的,不吃怕自己短命,吃他沒胃口.仙尊太恐怖,他以後再不要蹭飯了.

相比較高小胖的悲慘,魏西溏顯然要適應的多,一個是被捧為座上賓,一個是不被待見的,待遇上自然也是天差地別.

在離開那宅子之前,高小胖是完全的不敢離開魏西溏半步,就跟在她後頭,生怕現在那大腳丫子一腳踩下來.雖說那是神仙的腳,可神仙的腳脫了鞋襪萬一也是臭的怎麼辦?

魏西溏跟相卿在喝飯後茶,高小胖也有,不過他的茶杯小童放在小桌上,他要是想喝就只能去小桌上拿.

"殿下,相卿並非時時都能過了,若是午時殿下不願走那麼一長段路回府,便到此處用膳便是.自有人替殿下備好膳食."相卿往她杯里添水,"殿下若是有事告知相卿,跟這里的小童說上一聲,相卿便會知曉."

高小胖在旁邊聽的直斜眼,好,他天天都不來才好,這樣他就能跟著殿下來蹭飯了.

魏西溏看他一眼,也沒說別的,只問:"仙尊可知西關之事?"

那人低著頭,正往自己杯里添水,"這樣大的事,自然知曉.只是這些乃國家政事,不過是宮里那些人的事,至于相卿,不過是界外之人,哪里管得了那麼多?"

她低頭喝水,嘀咕:"界外之人還打聽那麼多國家政事……"

相卿臉上帶了笑,看她道:"殿下心有大計,相卿自然要時時關注."

"聽說你替宮里那位練了不少延年益壽的藥.想來那位再多活些年頭也不成問題."魏西溏算算騰王的年紀,再算算榮承帝的年紀,按理正值壯年,只要不生什麼大病,暫時也不用延年益壽,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難不成延年益壽也要從年輕開始?

相卿一笑,道:"殿下有所不知,那皇帝心大且急,妄想一日成仙,求長生不舍高位,這世上哪里就有這樣如意的事?"

魏西溏睨他道:"人孩子一個接一個的生,說明仙尊那藥管用了."

相卿嗤笑道:"管用的不是皇帝,而是那些女人."

高小胖的耳朵豎的老高,一邊假裝喝茶一邊偷聽,就聽那仙尊道:"招搖山附近有種草,女子服了易孕,別說是皇帝,就算皇帝他老子有本事從棺材里爬出來……"

魏西溏糾正:"那是皇陵."

相卿改口:"從皇陵里爬出來,也能讓那些女子受孕."

魏西溏無語了一會,才道:"那個,我還是個小孩子,仙尊這些話還是少對我這樣的小孩子講."

相卿點頭:"相卿自會注意.只是沒想過俗間忌諱甚多,殿下聽完才提醒."

高小胖抱著空茶杯偷眼看那兩人,反正他是一句話都不敢說的.

魏西溏剛跟人家提醒過這些,忍不住又問:"那老皇帝吃的那些要管什麼?"

相卿應道:"管男女之事……"

魏西溏:"噗——"

相卿抬頭看她,"殿下?"

她連連擺手:"無事,我就隨便問問……"

"不過,物極必反,那皇帝若是仰仗藥物不注意修養,只怕身體空的快.人不收他,天也會收."相卿這邊說話的時候,眼睛就看向了高小胖,高小胖是沒想到仙尊和殿下竟然這樣議論宮里的皇帝,還說的這樣直白,嚇的小腿直哆嗦,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他要不要現在撒腿就跑回家告訴他爹?還是繼續在這聽然後等著掉腦袋?

正這樣想著的時候,忽聽那仙尊又開口:"本尊突然響起招搖山頂巔差了尊胖佛陀."說著他站起來,朝著高小胖走去,"本尊瞧著這小胖子底模甚好,若是能以他為模鑄尊胖佛陀倒是不錯."

高小胖聽的迷迷糊糊,是說他長的像胖佛陀啊?那他是不是有仙緣啊?

仙尊左瞧瞧右瞧瞧,又道:"鑄金佛要先放血,喂仙水,然後開顱灌銀,直到全身溢出銀來才能停下,而後再塑金身,一層層金水潑下,直到又圓又大,待涼了之後繼續……"

高小胖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腿就往魏西溏身邊跑,"仙尊,我知道我長的像胖佛陀挺高興,可是我還要跟殿下一起玩,我都答應付大哥要保護殿下了,你若是把我做成胖佛陀,就沒人保護殿下……殿下是女孩子,我們大家都要愛護她……殿下救命啊!我不想被做成胖佛陀,救命啊!"

魏西溏問:"你剛剛聽到什麼了?"

高小胖眼淚鼻涕掛在臉上,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腦袋搖的撥浪鼓一樣:"我什麼也沒聽到,什麼都沒聽到……"

她看了高小胖一眼,便道:"不該聽到的聽到了,聽到了還亂說的,本公子自然贊成仙尊做個胖佛陀玩兒."

"什麼都沒聽到!"高小胖嚎著說:"真的什麼都沒聽到!我聽到的秘密事就跟殿下說過,其他人都不聽我說,我真的沒說過……饒命啊!"

魏西溏慢悠悠的端水來喝,道:"那便無事了."

高小胖從現在開始,正式成了蹲在魏西溏腳下的小狗,相卿多看他一眼,他就往魏西溏身上靠,其實他眼里,小殿下和仙尊一樣恐懼,因為小殿下也拿刀子往他脖子上擱過,可是這會做選擇題,他就不由自主選擇往魏西溏身上靠.

高小胖腿軟,蹲著不安起來,也怕再去喝水了,又讓仙尊逮著了把他做成胖佛陀.

這頓飯是高小胖這輩子吃的最好吃的,也是吃的最恐懼的,吃完了差點被嚇的吐出來.

上面兩個人堂而皇之的說著宮里老皇帝怎麼樣怎麼樣,下面的小胖子就在打哆嗦,前一陣經了魏西溏一嚇,好容易才換過來的勁如今又加重了,這日子沒法過了,嚶嚶嚶.

回到國子監的高小胖頭頂還是烏云罩頂,完全沒緩過勁,夫子講了一般就發現這小子眼冒金星完全不知在干什麼,于是點了高湛的名字,結果高小胖站起來以後繼續暈腦袋,冷不丁被夫子一戒尺到屁股頓時,頓時嗷嗷叫:"不要把我做成胖佛陀啊……"

于是哄堂大笑,魏西溏撐著頭,這是被嚇傻了.

高小胖被罰站,一直站到下學,等其他人都走了,魏西溏才走過去提醒:"你若是敢說漏了嘴,胖佛陀你是當定了."

高小胖瞬間清醒,咬著小手哆嗦:"我沒說漏嘴!"

魏西溏點頭,"那便趕緊回家去吧."

高小胖點頭,比看到夫子還怕,一溜煙跑了.

回到騰王府以後,騰王已經回府,魏西溏一進門便被人引到騰王面前,"孩兒見過父王."

騰王坐在書案後,臉色嚴肅的看著她,看她的目光帶著各自情緒,魏西溏也不吱聲,站直了身體,目光清明的回視,任由他看,半響,騰王站起來,沒頭沒腦的說了句話:"即日起,父王手里有了些兵."

魏西溏抬眸,騰王繼續說:"護不了金州城,不過護個皇宮還是沒甚問題.北兵營的如今歸父王掌管."

然後騰王問,"池兒可知這意味著什麼?"

魏西溏看著他道:"意味著父王邁出了第一步."

小心謹慎的第一步.付振海奉命前往西關,付振海的嫡子年紀尚幼,又沒有戰功,再有才能也服不了眾,若想盡快用起來,隨父出征是最快捷的途徑,可付振海一走,金州城的世族大家的情況便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付振海是個掌了兵權的人,他離開金州只能帶走一部分兵,而他原本任職的位置便空了出來,那樣一塊肥肉誰都想爭,可誰都不服氣便宜別人,榮承帝放心啊,若是他自己控在手里世族也不答應,迫不得已之下,倒是便宜了和各大家族都關系良好的騰王.

騰王和魏西溏都沒說太清,騰王心里想法自然保守,可機會就像天意一樣往他手里塞,連夜去宮里的時候他是想過肯定是出了大事,到了以後也知道是這麼大的事,卻完全沒想其他,只道這樣危機關頭,榮承帝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畢竟這是國難,不論私心如何,他都定當義不容辭.

回到王府冷靜一下,那腦子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她小閨女身上被仙尊加上的"龍相天成"四字,這是不是就是天意?這老天似乎就在一步步的推著人朝前,似乎所有人都身不由己的這樣做了.

"池兒,"騰王開口:"父王這幾日一直在想仙尊那八字吉言."

魏西溏直接應道:"孩兒一直記著."

騰王:"……"

魏西溏走過去,伸手拉住騰王的手,問:"父王覺得,若西關穩固天禹太平,父王手里的這些兵可還在?若是父王不願放開這點兵,皇伯父會如何?"

小姑娘穿著她一直以來都習慣的少年裝扮,一張清亮的小臉,仰著臉看人的時候,眼睛烏溜溜的黑,騰王看著這小姑娘,自然知道她的話是什麼意思.抿了抿唇,被女兒拉著的手還有些發抖.

"父王,"她喊:"我曾聽人暗地里傳,說父王曾經也是個滿腔抱負的王爺,只是為了皇伯父安心才故意放下,您為了成全皇伯父的天下,荒廢您一生,父王可想過皇伯父會如何想您?"

騰王伸手,有點無奈的摸摸她的臉:"池兒,這話出去可不能亂說."

"池兒不傻,"她說:"池兒只是為父王不值.您的成全只會讓皇伯父愈發猜忌,否則您不至于為臣這麼多年,還只落了個閑差,您越隱藏,皇伯父就會越擔心,他會想父王是不是多年蟄伏,只為某個時刻突然起勢?……"

"池兒,這些都是你想出來的……"騰王說的聲音極小,"你皇伯父跟父王是親兄弟,父王無心權位,你皇伯父也知這點……"

"既如此,父王為何跟金州城內百官無一過至交好友?就算跟個淮陽侯府,也是母妃的手帕交,父王心知肚明皇伯父如何想的,才要刻意保持距離,怕引起皇伯父的疑心."魏西溏拉拉騰王的手,道:"可是父王,您牽扯不掉了!"

騰王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小人兒,他印象中,這個小家伙一直都是個只會調皮搗蛋的紈绔,以前就三天兩頭被人告到他這里,如今聽了她這些話,騰王突然發現似乎一眨眼的功夫,她長大了,個子在他還沒發現的時候,已經躥到了他面前.

後來少了人投訴,她也安靜下來,騰王一直覺得那是她懂事了,如今卻突然發現,她不但長大了,還會和其他人家那些嫡子一樣,想參與國事,看得懂局勢變幻,把她眼里觀點分析的頭頭是道,甚至精細到他和榮承帝之間的各自想法.

騰王的腦子依舊在那四個字上盤旋,他是該穩中求存還是該冒險一搏?騰王沒有明確的答案,不過他可以肯定一點的是,眼前的這個孩子,正如宮里那位仙尊說的一樣,她有野心,有企圖,她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上篇:第051章 給我等著    下篇:第053章 從的那個龍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