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51章 給我等著   
  
第051章 給我等著

高小胖好奇完注意力就被轉移,本來他也就是隨口一問,得了答複自然不會追著問細節.季統是個死活不開口說話的.付錚便瞪了魏西溏一眼,重新用膳.

飯後四人回去,路上魏西溏問高小胖:"高湛,郡主在府上可有被人欺負?"

高小胖一口否認:"沒有,我可喜歡郡主了,誰敢欺負?"

魏西溏斜眼:"你喜歡有什麼用?你娘沒為難過郡主?"

高小胖小胖手一揮,否認:"我娘可喜歡郡主了,怎麼會為難她?"

這話可不現實,魏西溏罵了他一句:"豬!"

高小胖抓頭:"殿下怎麼罵人呢?我哪里說錯了?本來就是,我娘對人可好了."

高夫人對高小胖那肯定好,她巴不得把整個高家都給他,怎麼會不好?但是別人都是要搶家產的,他能對著好才怪.

關于這點,跟高小胖肯達不成共識,他壓根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只是看到的表象.魏青蓮那是騰王府的郡主,高夫人敢明面上對著不好?不把落人把柄?

不理高小胖,魏西溏徑直從朝前走.

騰王先前跟騰王妃說等太子這事過去一陣後,替高澤謀個一官半職,他也確實提了.

畢竟高澤如今這樣不是個事,本在高府的日子就難熬,現在沒正經事,高夫人看了定然更加生氣,不喜歡高澤,對高澤的媳婦自然也喜歡不到哪里去.

高演是個人精,他自然是護兒子,但是他要是連自己都護不了的話,兒子自然也護不了.朝里文武百官那麼多人,總有對頭和落井下石的,他如今在朝里又遭了榮承帝嫌棄,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哪里還敢出頭替兒子謀事?估計還沒開口,榮承帝就把他給攆出去了.

如今天禹榮承帝願意給面子的,怕是真的只有騰王.

魏青蓮是家中長女,當年出生的時候可是騰王的心頭肉,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怕她在高家過的不好.她的性子又是個悶葫蘆,好事還能說一聲,不好的事她就會憋在心里自己受著.他不心疼高澤,但是他必然是心疼魏青蓮的.

榮承帝倒是知道騰王長女嫁給了高澤,因為太子的事,他老人家對高演和他兒子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不待見了,若不是騰王提起來,他都快忘了還有高澤這人,不過是個太子伴讀,接觸又少,哪里就能記起來.

聽了騰王求情的話,榮承帝看了他一眼,"朕倒忘了,如今他成了你女婿."

其實有點沒想通,他不是罪寵女兒,怎麼舍得把寶貝閨女嫁出給那樣的人?

提起這一茬騰王便有點歎氣:"不瞞陛下,臣弟是不願意的,只是青兒思想單純,也不知吃了什麼*藥,兩人之前有過婚約,覺得悔婚便是臣弟嫌貧愛富,跟臣弟鬧了好些日子,臣弟實在熬不過才答應的.既然嫁了過去,臣弟也怕她過的辛苦,若是相公是個不爭氣的,青兒這日子過的……臣弟只能斗膽求皇兄開恩,恕了高澤一身罪,顯皇家隆恩,慰太子之靈."

提起太子榮承帝也忍不住感慨一聲,"可憐太子一聲抱負,竟就這樣死于亂賊之手!"

"陛下節哀,想必太子也不願陛下這般郁郁寡歡."

說的都是場面話,其實這會提起來倒也沒有當初痛不欲生的感覺,榮承帝恢複的倒算快,畢竟子嗣多,宮里那些小皇子搖搖擺擺一日日長大,因著太子和二皇子的事,倒是教後宮妃教育皇子都保守了些,甯可想太子那樣死了留給榮承帝一個好印象,也不能想二皇子那樣是作死.

因為太子一事,倒是讓榮承帝和皇後兩人原本淡薄的感情加深了一些,太子仁義,榮承帝自然是覺得皇後教的好.因著見皇後走不脫太子之死這事,榮承帝還特地讓把一個才人出生五個月的小皇子送到皇後宮里,讓皇後撫養,既轉移了皇後的注意力,也安撫了皇後娘家的心,皇後既然生不出來,那就還她一個,寄在皇後明顯,日後自然只能認皇後的.

騰王見榮承帝一臉哀傷的表情,只得又道:"臣弟知陛下為難,只是青兒實在是個性子軟的,臣弟怕她因為夫婿弱落了下乘遭人欺負……"

半響,榮承帝歎息一口氣:"罷了,想必太子也不願意朕太過為難他平時的伴讀.青兒好歹是皇家郡主,怎麼能讓人欺負?高澤的話,你看看你工部那邊有什麼缺,補上吧.這點事就不要朕煩心了."

騰王沒有野心,接觸的也不是什麼重要部門,在六部轉過好幾圈,最後榮承帝覺得把他放在工部最為穩妥.

于是騰王爺拿著正二品的俸祿,做著太爺的工作,若是有正事下來,自然有另一位工部尚書陳蒿頂上去.說白了就是賞了銀騰王有份,出了事陳蒿去抗,跟這麼位太爺共事,陳蒿想起來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好事大家一起領賞,壞事算他頭上,憑什麼呀?

最起碼明面就是這樣的,而騰王不是庸才,只是他似乎也有意安撫榮承帝,哪怕是各地大小工程他都參與其中,也是以他人名義上奏,陳蒿只會背地議論的原因也是這個,王爺事事操心,只是各種重要的奏折都是他送上去的,那功德自然也算是陳蒿頭上,過自然也只能是他去背.

不過騰王成功的地方就是沒人參過他,除去騰王本事王爺的身份護著,再一個也是他會維護周遭關系,看看魏青蓮大婚那日就知道了,哪怕有人想同僚避嫌沒去,那也是偷偷派人過來奉上心意,人緣是真的好.

"臣弟謝陛下隆恩."騰王得了榮承帝應諾,趕緊道謝,好歹先把這事解決,寬慰一下騰王妃的心,否則她整日惦記這一茬,生怕青兒日子難過.

回了王府騰王便跟騰王妃說了這事,騰王妃頓時喜上眉梢,她前些日子遞了拜帖,哪知高夫人碰巧回了娘家,她便只能等高夫人回府以後才能再遞.

高澤很快上任,本就不是笨人,安排了自然就忍著去做,高澤只能說運背,不逢時.

騰王是他岳丈,安排了一個不讓人詬病的職務,若是上去就太高,自然會落人把柄.

怕他會有想法,高澤上任第一日騰王便特地找他說話:"陛下開恩,許你再謀前程.你現在無功名在身,供職也是名不正言不順,差事不好謀的顯眼,否則會遭人口舌.你不要急功近利,今年有個春試,到時你去一試,只要考中,本王提拔你自然也有話說.如今這差事你先做著,後續慢慢再商議."

就是怕他有意見,覺得俸祿低差事不好,騰王才說了這麼一些話.

高澤急忙施禮:"小婿慚愧,到頭來還要岳丈大人操心.小婿春試定會一搏,不叫岳丈大人失望!"

原本高澤就准備今年參加春試,只是太子一事出了以後,又慌又怕,只求保命,哪里還想到這些?如今騰王出面求榮承帝恕了他一身罪孽,不但替他謀了職務,還能繼續參加春試,高澤自然欣喜若狂.

魏青蓮嫁過去以後,其實夫妻之間的感情很平淡的,魏青蓮對高澤的愛慕和喜歡遠遠超過高澤對她的感情,高澤後院還有兩個妾室,留宿在魏青蓮房里的機會也不多.

這種後宅大院里的女人最會看人臉色,郡主嫁過來又怎樣?還不是不被夫君待見?一個家里連自己夫婿待她都平平淡淡,那麼其他人就更加不會多尊敬.魏青蓮的性子又弱,一直抱著以和為貴的心態的安心的當好妻子的分內事,還力求和高澤的兩個妾室拉好關系.若不是她娘家是騰王,當初騰王爺又千方百計替她求了郡主的身份,只怕她早已被人撕成碎片了.

高湛其實說的也沒說,高夫人待她表面很和氣,也不可能不和氣,畢竟她是這樣一個身份的人擺在後院,根本不可能不管,再者,高演還看著,兒媳婦的身後站的是騰王府,說什麼也不能讓騰王府看著高家虧待魏青蓮.再者也沒什麼好虧待的,吃穿用度該有的都有,魏青蓮自己的嫁妝也豐厚,這些方面真沒什麼,若說有什麼,那是外人幫不上忙的,高澤對她沒有感情.

平平淡淡相敬如賓,就連晚上就寢也是完成任務似得,魏青蓮怎麼說?她不知道人家是什麼樣的,只知道騰王府里不是這樣的,可騰王是被外人說是懼內的,那麼所有的夫妻應該都是和高演和高夫人,她和高澤一樣才對.

只是,她偶爾想起自己父王母妃的時候也會茫然,如果人人都像她和高澤這樣,那父王母妃又怎會例外?她又為什麼更喜歡更羨慕父王母妃那樣的生活呢?

高澤上任第一天回府,對魏青蓮格外熱絡,當晚也是留宿在她房里,這讓魏青蓮喜出望外,她正是迷茫的時候,沒想到高澤又對她好起來,讓她先前的不解和失落一掃而空.

高澤也確實是心情大好,本是一腔抱負的人,卻被困在井中成了井底之蛙,如今終于有人把他從井底撈了起來,他能不高興嗎?自己的父親他是指望不上,畢竟榮承帝連帶著看高演也不順眼,哪里還敢求情?

對魏青蓮高澤確實沒有多余的感情,只是沒娶之前他就設想到騰王會不會出手相助,畢竟魏青蓮是騰王長女,他定然不會看著自己掌上明珠受委屈,他在家里地位處境外面誰人不知?只要魏青蓮嫁了,他就有盼頭,騰王再沒實權,可他的本事是能讓榮承帝松口,對高澤而言這就足夠了.

新婚時他對魏青蓮還算體貼,只是等的時間久了便有些急,看書都看不進去,何況是對魏青蓮?如今塵埃落地,高澤才想起被冷落的妻子,總算回來對著她又好了起來.

倒是後院的兩個小妾差點絞爛手里的帕子,對于高澤連續幾晚留宿郡主房怨恨無比,不過仗著娘家爹的身份而已,要不是她有個王爺爹,相公能娶她?

對于魏青蓮的日子,其實魏西溏多少知道一些,只是她一直沒管,這話說起來倒是有些置氣的份,按照魏西溏對付錚說的話,那就是讓魏青蓮自己去體會下後宅女人勾心斗角的生活,她覺得好了,那便那樣活,她忍受不了以後,自然會回娘家說.

結果沒想到她恁忍,再者高澤也有些出乎意料,就在魏青蓮傷心難受茫然無措的時候回頭來這麼一遭.

魏西溏歎氣搖頭,她那老爹真是個人才,就是有本事說動榮承帝,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

她倒是盼著魏青蓮過的好,不過高家那境地……真是只有高湛這個單純的胖子還能看,其他人的心思都不純.

要是高澤真能一心一意對魏青蓮,魏西溏也只能認下,誰讓她長姐就是喜歡高澤呢?要死要活嫁過去,嫁過去這麼久憋屈成那樣都不吭一聲,這就是真喜歡.

榮承帝登基以來,國勢平穩,內外皆無大事,他最大的愛好便是求道問丹,對長生不老一事十分執著,仙尊來到金州之前,宮里其實又其他道士在替他臉蛋,只是仙尊來了以後,那些道士練的那些丹藥便被貶的一文不值,那些道士也被榮承帝以欺君之罪砍了腦袋.

在經曆太子一事之後,榮承帝對不老丹藥愈發執著,再者他對自己如今愈發強健的身體很是滿意,畢竟後宮妃在被寵幸之後相繼懷孕這事就是證據,而且是在服了丹藥之後,這讓他愈發推崇仙尊的地位.

自然,安逸慣了人也會懶散,若是有突如其來的風浪便會讓人覺得措手不及.

入夜時分,一份急報被信使快馬送到金州城下,再經城門守衛使稟告上方,直接送到了正進入風流鄉美人懷的榮承帝寢宮之外.

急報上只有一行小字:西關鎮守使,左驍衛大將軍裴檢舊傷複發不治身亡.

這份急報讓榮承帝多年以來安逸的美夢瞬間破滅.

裴檢將軍年近五十,鎮守西關邊疆十余年,正是有他鎮守,抵禦外族入侵,才得以保天禹多年安穩.西關到金州快馬加鞭十余天才到,也就是說,裴檢已經去世十多天,西關此時正是群龍無首三軍無將的危機時況.

騰王府的大門深夜被人砸開,守門的幾個人舉在燈籠問:"深更半夜不睡覺,有什麼事?"

門外站著宮里的人,"奴才求見騰王殿下!"

騰王不明所以的爬起來,看到榮承帝手諭後,急匆匆隨來人入宮.

三更時分,王府大門再次被人砸開,守門人打開一看,發現是淮陽侯府的下人敲門,"我家公子想見殿下一面!"

下人身後站了淮陽侯府的大公子付錚.付錚是騰王府常客,只是來的時間不對,不過經曆了宮里深夜來人的事之後,這些素來眼明眸亮的下人早已覺察到事不尋常,感覺讓付錚進了府:"公子稍等,小的這就讓人去請殿下!"

被人深夜叫醒,魏西溏脾氣十分暴躁,起是起來了,只是語氣十分不善:"什麼樣的讓值得不睡覺要說?"

付錚摘下頭上的斗篷,走到她身邊,她剛從被窩出來,身上還冒著熱氣,他伸手把手放到她腋下暖手,氣的魏西溏就要抓他的臉.付錚一把把她摟到懷里,"池兒……"

"干嘛?"魏西溏怒道:"有話就說,你再這樣我就打你."

"那你打我兩下,讓我再抱抱吧."付錚道:"我剛從宮里出來,要隨我爹前往西關,不知何時才能回來……"

原本滿心怒火的魏西溏一愣,都已抬起來想要打他的手也頓在半空,腦子已清醒了一半,"西關?"

付錚主動松開她,拉著她的手道:"西關鎮守使裴檢將軍去世,裴將軍在西關鎮守邊疆期間號令嚴明愛撫兵士,又是用兵奇才,深為西溟國人所忌憚,若是讓外敵知道他已去世十多天,只怕後果難以預料.如今西關危機……"

魏西溏點頭,問:"什麼時候走?"

"即刻啟程!"

魏西溏直接道:"那便走吧."

付錚氣的咬牙:"狼心狗肺的東西!就這一句話?"

"那要怎樣?"魏西溏揉揉眼,還坐下來給自己倒水,棗香就侯在簾子後頭,聽到杯盞聲急忙出來:"殿下,水涼了,奴婢給您換熱的."

因為棗香在,付錚倒是住了口,等她退了下去才接著道:"不知道說些別的?"

她喝水,問道:"還要說什麼?你跟我講,我說就是了."

她這樣傻乎乎的說,付錚哪里說得出來,只得歎口氣,在她旁邊坐下,哄她:"池兒,我離開金州以後,你先不要輕舉妄動,可知道?一切都等我回來以後再說,我答應助你,自然就會守諾,你千萬不要心急自己做亂,你聽到我說話沒有?"

魏西溏點頭,懶洋洋道:"聽到了."

付錚要的可不是她聽到這麼簡單,而是要她答應下來,"池兒,你跟我說你不會亂來."

"嗯."魏西溏應了一聲,

"池兒,跟我保證你不會亂來."付錚非要她應一句.煩的魏西溏差點翻臉:"都說聽到了!"

付錚是完全不信她的話,她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那些事,何況他不在的?"池兒,平日你要是覺得無聊,你便找高湛玩,還有你不是喜歡賺銀子?你就先賺銀子,等你賺到很多銀子了,我就回來行不行?"

"哄小孩呢?"魏西溏就掀了掀眼皮子,覺得這招太無聊了,她現在做的事也不影響她賺銀子.

"池兒!"付錚拉下她的手,不讓她捧著杯子,而是握在自己手里,"我就是不放心你.原來我在你身邊,哪怕你真做了什麼出了漏子,我也能幫你一把,可我不在你身邊了,我怕你有事你明白嗎?乖,你聽我一回行不行?"

見她還是不正面回答,付錚呼了口氣,才道:"這樣吧,你不是說仙尊是你這頭的?若是你遇到了什麼確實不能收拾的事,你就去找仙尊.若是他敢置身事外,你到時候就反咬他一口,死活賴在他身上,就說是他教的,知道嗎?"

一直垂著眼的魏西溏聽了他的話,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有點想笑,又怕笑出來這個少年又惱羞成怒,便繃著臉點頭:"嗯."

付錚想了想,又說:"還有季統……"他頓了一下,"要是你……"突然把臉湊到魏西溏面前,問:"若是我讓季統跟我一起去西關呢?"

魏西溏驀地的抬頭:"真的?"

付錚點頭:"你不是一直想讓他有點功名?他隨我爹和我一起出征,哪怕日後是個守城門的,也比他現在讀死書強,分明是個適合戰場厮殺的人,如今這樣倒是遮掩了他的本性.池兒覺得呢?"

魏西溏立馬站起來道:"我隨你一起去找季統!"

付錚一愣,她竟然這樣支持,還上心成這樣,直叫他無比吃味,"我叫人知會一聲就是了."

"無妨,反正被你鬧的也睡不著,我親自走一遭."

棗香聽說她要門,趕緊出來勸道:"殿下,這麼晚了夜涼,還要出去?"

魏西溏應了一聲:"有要事要做."

棗香急忙拿了厚實的披風披在她身上,"殿下可要注意著涼."

大半夜出門,也沒人通知無鳴,他已經守在門外了,徑直跟了出去.

季統一臉震驚的看著門外站著的兩人,隨從下人都站在院子外頭,他的視線從付錚臉上轉到季統身上,"殿下?付公子,不知道半夜到訪……"

門外有小厮急匆匆跑來:"公子,將軍在找您!"

"馬上就來!"付錚一指屋里道:"進屋長話短說!"

三人進屋,付錚三兩句話說完現狀,然後問:"季統,殿下抬舉你,否則本公子也不會冒這個險.我只問你,你可願跟我一起走?"

季統看向魏西溏,似乎想從她臉上看出點別的表情,魏西溏只是直視他,問:"你想去嘛?想去你便去,不想去也沒人可勉強你."

"殿下可希望季統前方?"季統反問一句,問的付錚驀然抬眸,差點一拳打出去,他自己的事,問她做什麼?

魏西溏直接點頭:"嗯."

季統這才看向付錚,道:"季統願意追隨付公子."

冷冷睨了他一眼,付錚轉身往外走:"那便走吧!"

季籌一句被吵醒,呆呆的站在門檻,季統走到他面前:"剛剛你也聽到了,婆婆便交給你."

"哥!"季籌一把拉住他,"你那是去戰場,是去打仗,會死人的,能不去嗎?"

季統對他笑笑:"上戰場那是將士的事,我就算想去也沒資格……"他一邊說,一邊快速的收拾自己的東西,"我會很快回來,你在金州盡心盡職做自己的事,若是殿下有事,你也要想法護住,不能苟安于世……"

他東西極少,所有的也就拿在手上.門外站的是付錚的大多數隨從,季統出門便看到付錚站在馬邊,他正低頭跟殿下說話.

季籌送到門外,對季統喊了一聲:"哥,你要平安回來!"

季統點頭:"我會的."

他走到付錚身旁:"我好了."頓了頓,他突然走到魏西溏面前,鼓著勇氣跟魏西溏開口:"殿下,你等我回來……"

魏西溏詫異的抬頭,沒料到他會說話,然後她點頭:"那本公主便等你的好消息."

付錚冷著臉看了季統一眼,已經上了馬又下來,走到魏西溏身邊,伸手捏起她的下巴,使勁在她嘴上親了一下,惡狠狠道:"你給我等著!"

魏西溏瞪眼:"……"

上篇:第50章 又不是你媳婦    下篇:第052章 膽戰心驚高胖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