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50章 又不是你媳婦   
  
第50章 又不是你媳婦

騰王和兩個孩子欲言又止的說了幾句話,本來沒什麼可疑的是,倒是讓付錚有了疑心.

畢竟付錚年歲擺在那,他本就比一般孩子早熟,次日去練劍的時候,趁了季統和無鳴對練,便拉著她問:"昨日王爺在我走後可是又跟你說了什麼話?"

魏西溏頭也未抬的說了句:"嗯,說了.父王對我似乎有些懷疑."她抬頭說了句:"他對王府以後何去何從有些擔心,但是要讓父王生出逆心,怕是還早."

付錚看了她一眼,試探的說:"王爺有想法是好事,只是一直猶豫不決總歸不好,一個是兄長,一個是女兒,不知王爺如何權衡兩者差別."

聽出他話里的意思,魏西溏抬頭看他一眼,笑道:"女兒若是比不上兄長,再加上一個騰王妃如何?"

"池兒,你快成人精了,連你母妃都算計上了."付錚一笑,突然覺得自己對她這冷心冷肺的路子慢慢習慣下來,真不知哪天她對他也做些氣人事以後,他會不會想掐死她.

那邊無鳴看過來:"付公子!"

付錚站起來,"池兒,我去練劍了."

她點點頭:"去吧,我比你們練的都早,先用膳了."

騰王站在這小院門口,看著院子里那三個孩子都在忙活,他最近幾日對這邊的動靜十分關注,說不上來為什麼,他總覺得他小閨女身邊這幾個少年正跟小閨女在做些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騰王站了一會便離開,臨了又折回來,叫來兩個人下人守在那院子門口,"若是有人過來,便知會殿下一聲,沒什麼事的人,別讓人隨便擾了殿下和同窗的玩性,以後也一樣."

不過轉臉,這話就傳到了魏西溏耳里,她略略思索了一下,倒是笑了笑.

輪到休沐那日,魏西溏去了宅子,宅子里那幫美人兒正在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繡花的繡花,作畫的作畫,還有些新來的姑娘,正由之前的姑娘教習禮儀.

她進門之前那些還不知道,待伺候的婆子們提醒了,才一個個回過神來,出去先期的養著的七個人外,余下這些姑娘對魏西溏知之甚少,只知這位小公子姓唐,貌似江南某個富商家里的嫡子,如今來城里發展生意,養了她們大多是為了送人情.

為了能優先得到嫁入豪門為妾平民為妻的機會,對于所學規矩一個比一個勤奮努力.而且被養在這里的姑娘個個錦衣玉食,都是照著富家小姐的標准養的,吃穿用度都不是常人可比,誰又舍得離開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

一群美人個個恭敬的站著,就見到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走了進來,梳了個富家子弟最常見的發型,算不得多俊秀,眉眼兒瞧著卻十分靈動,身上穿著最常見的衣衫,披了個藏青色的披風,進來以後,一雙眼掃視一圈,直接掃的有些偷窺看過來的人垂了眼.她在主位上坐下,身後跟了兩個孿生小童,送上一杯清茶,那杯盞一看就不是這里所有,多半是那小童帶來的.

她伸手端茶,嘴里說道:"本公主順道路過,便進來瞧瞧.管事的可在?"

一個留在長胡須的大漢急忙跑了出來,眼睛不敢溜一眼:"公子,小的是這院里的管事."

魏西溏看他一眼,道:"是個生面孔,想來是新來的.不過有件事你得記著,這里的姑娘們吃穿用度不可克扣,她們是主子,你才是奴才.知道前一個奴才為什麼被變賣?"

長須大漢跪在地上,一頭火:"小的聽說了……"

"聽說便好,"魏西溏道:"本公子花在她們身上的銀兩,誰都不准貪下,主子就是主子,管事管的是吃穿用度的事,不是人,說白了就是個專伺候主子,別指望爬到主子頭上."

她抬頭看了眼那群低頭站立的姑娘,道:"你們也長長記性,一個下三濫的跑腿人也能把你們唬住,記著你們才是主子,別讓本公子知道誰被人奴才爬在頭上吭都不敢吭一聲.本公子養你們是為了去伺候貴人,不是被這等奴才踩在腳底下的.可都聽清楚了?"

"是,公子."

"另外,"魏西溏看眼那大漢,"管好你那雙賊眼.今晚開始不許進入內宅,待會會有新管事過來,你日後只管負責采買事務,若是有主子嫌棄吃食用度差了,本公子就打斷你的狗腿扔到郊外喂狗.聽到沒有?"

大漢頭都沒敢抬一下:"小的明白."

"初念留下,其他人都散了."魏西溏喝口茶水,再抬頭時廳里就剩下初念一個人,她跪在地上等著魏西溏發話.

魏西溏看她一眼,道:"城東那位胡九爺跟本公子提過好多回,想要求娶你過門."

初念跪在地上,雙手恭敬的擱在身前,哪怕跪著也跪的規規矩矩,一看就是嚴格遵守了教習嬤嬤的規矩.

"胡九模樣長的是糙了點,不過家里沒有正經娘子,也無公婆伺候,嫁過去就是當家主母,在金州城里的勞力買賣里,他是頭一份,算起來也是難找的人物."這些都是實話,魏西溏眼里胡九確實就是這樣的人物,"當然,這種山間野夫自然不能比富家公子,他能有今天也算是本事.他似乎對你頗有情義,三番四次提起,本公子推諉過幾次,若是不答應似乎也說不過去.本公子過來問你一聲,你可願意?"

話都說到這份上,不管答不答應初念肯定是嫁定了,說是過來問一身,實則是給了她面子,親自過來知會一聲罷了.

初念給她磕了一個頭:"奴婢是殿下所救,身家性命皆是殿下的,何況媒妁之言?奴婢謹遵殿下吩咐."

魏西溏看著她道:"若是長音如你這般識時務,也不會落得死無全尸的下場."她上前一步,伸手托起她:"起來."抬眸看她一眼,"初念可是涼了?怎抖的這樣厲害?"

初念張了張嘴,伸手抱著胳膊,小聲道:"初念有些涼,謝殿下關心."頓了頓她才道:"初念出生寒苦,若不是殿下只怕早已餓死街頭,初念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即便出嫁,初念對殿下吩咐萬不敢推遲."

"如此甚好."魏西溏松手,重新入座,道:"既然決定要嫁,本公子便提點你一二.胡九家中還有一個妹妹,性格頗為要強,如今負責賬房的事,討她歡心有備無患,還有一個弟弟,不是個什麼有教養的人,和胡九一樣喜歡逛花樓,你離的遠些.胡九家雖無正經娘子,不過通房小妾眾多,爭風吃醋的事想必時時會有,你嫁過去後,先從清理後院開始,本公子會安排一個有經驗的嬤嬤陪嫁過去.若是你能把胡九的後院管理的妥妥當當讓他刮目,你便在胡家站穩了腳跟,日後日子自然也好過.你放心,你嫁過去便是胡家的媳婦,本公子必不會管你的家務事,只好你守住你的嘴,別讓本公子知道你有背主的事,本公子許你一世安康!"

她站起來道:"長音不惜福,但望你是個惜福的,否則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初念再次重重跪在地上:"謝殿下大恩,初念此生不敢負殿下!"

魏西溏抬腳朝著門檻走去,"待會會有人接你移宅備嫁,嫁衣是要自己做還是送去讓旁人做自己決定,這些事本公子不會理會,需要什麼知會一聲,嫁也讓你體面的嫁過去."

初念跪在地上一直沒有抬頭:"謝殿下……"

她跪在地上,直到門口的腳步聲消失才敢抬頭,身上一片汗濕,她剛剛知道,原來長音背叛了殿下,已經不在了.

兩個月後,初念風風光光出嫁,那日魏西溏以初念娘家人的身份露了一面.

胡九爺新娶的小娘子美的跟天仙似得,眼饞的那幫吵著要鬧洞房的粗人眼珠子差點瞪出來.胡九出身擺在那,做的買賣也是這樣的,結識的人大多三教九流,說的話自然也入不得耳,淫言穢語什麼話都敢說.

胡九又被人拉出去喝酒,初念坐在新房里,若不是有個嬤嬤一直陪著,她差點哭了出來.

好在陪嫁的嬤嬤在旁邊護著,說什麼也不讓那幫看熱鬧的二流子揭新娘子的蓋頭.

嬤嬤也是第一次見識這樣的婚嫁,怎什麼人都敢往新房闖,小孩子要看新娘子正常,這些人算怎麼回事?陪嫁的丫頭急匆匆跑出去找胡九,果然看到胡九跟人家在喝酒呢.

"九爺,您怎還在喝酒啊?新娘子都快被人欺負死了!那幫爺可真會說話,說要比九爺您想當新郎呢……"已經見識了這幫粗人了,丫頭紅著臉說出這話,還是嬤嬤教的,事出緊急,胡九要是再不過去救場,這新娘子的名節被毀,估計能直接吊死新房.

胡九喝的醉醺醺的,黑乎乎的臉倒是看不出紅不紅,反正一開口就是沖人的酒氣,聽到丫頭這話以後,立馬站了起來:"這幫王八羔子是皮癢了!爺去收拾他們……兄弟們接著喝,盡興盡興,我去看看你們小嫂子."

酒席桌上的一幫兄弟個個曖昧的笑:"九爺去吧,*一刻值千金,不浪費不浪費……"

胡九搖搖晃晃跟著丫頭去新房,果然看到新房門口圍了左三層又三層的人,還時不時發出古怪的笑聲,胡九一手一個直接把人往後扯,嘴里嚷嚷:"干什麼干什麼?還不滾?!難不成想看九爺洞房!"

于是這幫人一起起哄:"想啊.九爺跟小嫂子演一個……"

初念坐在婚床上,又羞又急,氣的眼淚汪汪,胡九一進去,吼吼一陣就把人全給趕跑了.

陪嫁嬤嬤剛要開口說話,不妨胡九直接推著她就出門:"都出去出去!"

陪嫁嬤嬤趕緊回頭說了句:"九爺……"

"爺都知道,都出去!"胡九把人一股腦推了出去,搖搖擺擺朝著新娘子走,伸手就把蓋頭給揭了.新娘子那張臉美的跟什麼似得,胡九眼都看直了,使勁揉揉眼,生怕新娘子飛了.

初念紅著眼圈低著頭,十分緊張的坐著,主要剛剛是被嚇到了,這會倒是沒那麼怕.

胡九搓手,有點不知從哪下手,本就長的嚇人,這動作讓他看起來形容就更加猥瑣,初念眼角余光瞟到,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都拜過堂成過親的,怎一副見了別人家媳婦的眼饞模樣?

從胡家的宅子出來,魏丁提醒:"公子,轎子准備好了."

魏西溏抬頭看看天,"這時候風剛好舒服,轎子倒是有些悶,走兩步吧."

華燈初上,這時候的景致倒是別有味道.金州城的街道上繁華依舊,來來往往的人急匆匆的往家趕去.魏西溏在前頭走,後面跟著無鳴和魏丁,看這線路想必是要去客來酒樓的.

客來酒樓的生意算是魏丁,酒樓的規模在季籌的領導下擴大了一倍,把旁邊那家店的二樓也租賃下來,而在酒樓後面開了一扇門,把後頭的民居租賃下來後統一裝修,改成了客棧,客棧價格雖比別人家貴,不過服務那是真的好.

如今從別地到金州城來的客商,首先就是要到來客來酒樓看新鮮,普通人住不起,也就只有錢人才能住進來.

不過一年時間的,愣是讓季籌把客來酒樓做成了金州的招牌.

魏西溏進了包廂,明面上的掌櫃急忙把人迎進來:"公子樓上請!"

季籌像個活人招牌似得站在櫃台後面,手里的算盤噼里啪啦的撥著,魏西溏進門的時候他抬眸看了一眼,繼續低頭看撥算盤.

待魏西溏入了包廂沒多久,便聽到敲門聲響起,魏西溏應道:"進來."

季籌推門而入,反身關門,手里拿了三本厚厚的賬本:"公子."

魏西溏抬頭,"不忙?"

季籌把賬本放到她手邊,"忙的過來.這是下半年的賬本,公子請過目."

魏西溏伸手拿起來看了看,隨手翻了翻:"結果?"

"回公子,下半年盈利比上半年多了三百兩銀子.想必是新菜品開發出來的結果."季籌又掏出一張紙:"這是小人讓人收集來的菜譜.其中有道菜小人想做成招牌,樓里的廚子已經在鑽了,若是好了就會推出,這道菜來自大豫.據傳聞菜名還是大豫女帝所起,叫七下南山,不知是真是假,小人想改個名,只是一直沒想好,不知公子能不能賜個名."

魏西溏看他一眼,伸手拿了過來,還真是她起的,不過當時微服出宮,在一個酒樓看到這盤菜的時候說的一句戲言,不想日後就傳了出來.她看著菜譜,道:"那便再加兩種配菜,叫九仙下凡吧."

季籌施禮:"謝公子."

"日後各院再來支取銀兩,記得讓他們購物清單,叫人去打聽下行情,別你辛辛苦苦賺來的銀子,讓他們貪了.上次有個剛被發現,本公子也不想還得時時惦記這等破事,就只能辛苦你."魏西溏翻了翻那幾個賬本,自然沒甚耐心看,伸手放在邊上,"這些拿回去吧,你知本公子不願接觸這些,既然本公子交給你,日後你便權權做主,本公子只要看到銀兩便可."

季籌點頭:"是,公子."頓了頓,他又道:"公子,小人這些日子白日在金州城內觀察許久,小人以為客來酒樓適宜在城北再開一家,那里有個位置不錯的胭脂鋪因為經營不善關門,小人前去問過房租也合適,不知道殿下意下如何."

魏西溏抬起頭,認認真真把季籌看了一遍,怎麼也看不出他腦袋那里長的和別人不一樣,只是腦子里所想的東西實在叫人佩服,膽子大就算了,還敢去做,位置考察好鋪面選好價格適中,然後來問自己,顯然准備的十分充分.

魏西溏忽一下笑了,"你覺得好,那便直接去做,只銀兩本公子是拿不出給你了."

"回公子,小人已經想好,銀兩不需公子再拿,這一年的生意還算穩定,小人算了一下,除去各家宅子和樓里應急的銀子,開酒樓的銀子作古,只是若是公子繼續用錢再要支取銀子,只怕就緊張了."季籌的主要目的就是怕她突然要支取大筆的銀子,也算是個提醒.

魏西溏點頭:"你只管去做,本公子心里有數."

"謝公子!"季籌的臉上頓時一片喜色,一年多的磨練,倒是讓他原本滿是青澀的臉上多了幾分沉穩,說話的時候也不像一年前那樣唯唯諾諾不知所措,如今小小年紀完全有了掌櫃的派頭.

三日後,胡九帶著初念回門,魏西溏得了信,便也去了宅子見上一面,好在胡九也不講究這些,他自己家就沒有長輩,以為家家都一樣,要是有老頭老太他還嫌煩,啰嗦.

魏西溏看了初念一眼,和出嫁前比,初念的臉色多了少婦的風情,本來模樣兒就好看,如今被胡九開發過後,愈發豔麗了.再看胡九,似乎娶了新媳婦以後人也精神了不少,打扮的也像個人樣,總好過當初魏西溏初見他時坦胸露腹的模樣.

胡九對初念在意的緊,下個馬車一定要親手扶.

魏西溏問胡九:"不知九爺對本公子家的初念可還滿意?"

胡九頓時笑的一張帶疤的黑臉差點皺成菊花,還有些不好意思:"我家娘子是唐公子教出來的人,那自然是極好的.只要娘子不覺得配我這個粗人委屈了她,我自然是歡喜的."

"那初念覺得如何?"魏西溏還是笑眯眯的問.

初念低著頭,臉上露出羞怯之色:"九爺是質樸之人,是奴婢的福氣."

聽了初念的話,胡九搓著手,看著她嘿嘿發笑,一副喜到傻的模樣.

魏西溏道:"只要你們二人情投意合,本公子自然樂的瞧見初念嫁的好."

在宅子里用了膳,胡九喜滋滋的帶著新媳婦回去了,魏西溏不由笑笑,動身回府.

付錚正奇怪怎麼這一陣她事兒特別多呢,逮人都逮不住.午膳的時候聽她說了才知她把一個姑娘嫁了出去,"你倒放心把人嫁出去,不怕人反咬了?"

魏西溏笑笑,"你被蛇咬了,就打算一輩子不喝井水?"

付錚笑:"說的也是."

包廂門口有人在嚷嚷:"你憑什麼不讓小爺進去?小爺是殿下的同窗好友,是好友!瞎了你的狗眼,不讓小爺進去!季統,你打的他們滿地找牙他們就怕了."

魏西溏撐著頭,對著門外吩咐一句:"讓他們進來."

高小胖憤憤的進門,"敢擋小爺的路,瞎了他的狗眼了!殿下,你家狗奴才魏丁竟然當小爺我的路!找死!"

魏西溏直接道:"你們倆怎麼來了?倒是知道我們在這."

季統開口:"回殿下,在下本沒想來,高湛非拖了來."

高小胖鼓嘴,對季統這麼快把他賣了很不高興,"德性……"

付錚冷著臉在旁邊說了句:"他拖了你就來?腿長在你身上,你不想來高湛能拖得動你?"

高小胖對季統斜眼,對他被付大哥罵很得意.

季統低著頭,不知道如何作答,半響才道:"付公子說的是."

"來就來了,又不是甚大事."魏西溏指指椅子:"既然來了,都坐吧,飯菜很快就上."

高小胖厚臉皮,立馬跑過去在魏西溏一側坐下,"殿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付錚冷睨他一眼,高小胖伸手擋著付錚那邊的視線,繼續跟魏西溏說話:"殿下,付大哥瞪我我也不怕,殿下最好!"說完還討好的對她干笑兩聲.

季統坐在高小胖旁邊,四個人坐的小桌,跟魏西溏正對面,付錚真是怎麼看他都不順眼,以前沒覺得,就是在那次酒樓開業有人鬧事以後,付錚便處處提防季統,得知他得了魏西溏許可,每日可以去騰王府練劍以後,付錚就是更是氣上加氣了,他都懷疑哪天能被她給氣死,偏她什麼都不知道,該干嘛還干嘛.

飯菜被送了上來,高小胖拍手:"不花錢有肉吃!小爺最喜歡!"

魏西溏斜他一眼:"你吃白食倒是大方了."

高小胖立馬拉同盟軍,"又不是我一個,還有季統呢!對不?咱倆吃白食,咱倆榮耀滿堂!"

季統只掀掀睫毛,快速看了他一眼,便重新低頭垂眸,依舊一言不發.高小胖摸摸鼻子,就知道他跟個死人似得憋不出一句話,沒意思.

倒是付錚氣的笑罵高小胖:"大言不慚的東西!"

高小胖故意扭著胖乎乎的身體,得瑟:"小爺我就是這麼滴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吃白食都別人長的帥!怎麼滴?"

幾個說說笑笑倒是熱鬧,不多時小二接二連三上菜:"各位爺,菜上齊全了,請慢用."

點的菜頗多,吃肯定吃不完,不過魏西溏是習慣鋪滿一桌挨個嘗一口,付錚也都習慣了她這吃法,不是缺銀子的人,自然就不知道浪費.

高小胖的筷子伸手就要往一個菜里伸手,付錚一筷子打了回去:"待會才輪到你."然後拿了額外的玉筷在魏西溏面前的餐盤里布菜.

高小胖瞪著眼,半響憋出一句,"付大哥,殿下又不是你媳婦,你干嘛這樣伺候她?殿下外頭可是有下人的."

這話一說完,魏西溏抬頭了,季統抬頭了,就付錚沒抬頭,他把每樣菜都放到她盤里後,理所當然的說了句:"反正遲早都是,就當提前娶回家了."

魏西溏:"……"還叫不叫人好好用膳了?

高小胖的嘴巴張成了"o"字形,急急眨巴了兩下眼睛,然後看下魏西溏:"殿下,你真要給付大哥當媳婦啊?"

這話問完,付錚也抬頭了,三雙眼睛齊齊看向被問話的人,魏西溏:"……呃——"

付錚的眉頭擰了起來:"你呃什麼?"

魏西溏只好說:"沒甚."

"沒甚高湛跟你講話你怎不回?"

魏西溏:"……"隔了半響開口:"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付錚伸手拍桌子:"魏池!"

魏西溏拿了筷子夾了菜送到他碗里:"喜歡生氣的人容易老,皺紋多像小老頭那樣,我可不要你,吃菜吃菜!"

付錚的臉色在聽了她的話終于緩了緩,高小胖還是張圓了嘴,聽了魏西溏的話就沒合起來過,他把身體往季統那邊靠了靠,壓低聲音問:"聽到沒?聽到殿下說話沒?八成以後真要結成親家了……"

季統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頓了半響,重新低頭拘謹的用膳,除了自己面前的菜,其他位置的根本沒有伸過筷子,跟高小胖的無敵亂筷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上篇:第049章 王爺吉祥    下篇:第051章 給我等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