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47章 長音   
  
第047章 長音

高小胖問完,他就趕緊閉上嘴巴,恨不得伸手抽自己兩下,怎麼就嘴欠呢?小殿下可是會砍人腦袋抹人脖子的.

果然,聽了高小胖的話,魏西溏斜了他一眼,語氣不善的問:"本公主怎麼不知道對他有意見?"

高小胖壯著膽子嘀咕:"殿下老說仙尊是妖道,不就是有意見麼?"

"本公主也對你有意見,"魏西溏指指外頭的水塘,"自己跳下去死死吧."

高小胖:"……"哭瞎了.

在外人看來,宮里宮外的各種政事與幾個少年來說,太過遙遠,完全提不起他們的任何興致,除了如今的付錚有功在身外,其他人卻是一派無憂無慮的表情.

不過幾個半大的孩子,又能知道什麼呢?周圍的一切似乎都順著既定的軌跡慢慢前行.

譬如,胡九賣出的勞力開始遍地開花,又譬如,魏西溏又買了兩個宅子,里面養的貌美姑娘越來越多.

今日某個禦史大人出門一撞,撞到了一個天仙似得民家女,抬回府里當了第五房小妾,昨日司衛少卿楊大人遠房表妹過來探望少卿夫人,不妨讓楊家的公子瞧見,驚為天人,吵著鬧著要娶回來,正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

城里各位官家富豪各家的日子並未因為太子之死有何波動,該娶妻的娶妻,該納妾的納妾,該找通房的一個都不少.

淮陽侯府的付錚大公子最近很煩惱,因為付夫人開始想方設法往他房里塞人.

十三歲的付錚練的一副好身板,修長精瘦卻結實的身形也隨了付將軍,一張五官分明俊臉,一雙沉著睿智卻又有神的雙目,這樣一個華貴俊美的少年公子,到哪都是姑娘追逐的焦點.

付夫人急的什麼?急的就是讓他對男女之事有個了解,他未曾接觸過這些,自然就要讓丫頭教授一二,若不是他以後的小媳婦不是受了苦?

付錚頭疼無比,又不能直接跟母親說不,可房里天天晚上都被塞了脫的光溜溜的美人,真是哭笑不得.

那些美人晚晚都被扔了出去,付夫人第二天就得到消息,自然是要把兒子喊過去教訓一翻的,又擔心又惆悵,兒子別不是那方面有些問題吧?可話又不好直說,付夫人看著自己一表人才的兒子,最終只能把開導和任務交給付振海.

于是,付將軍一整晚都憋著一張老臉,晚膳後讓人把付錚喊道書房,關了房門,在書房走了好幾個來回.

付錚眼睜睜的看著父親走來走去,終于忍不住開口問:"爹,您可是有什麼要事要與孩兒講?"

付將軍站住腳,抬手對他招招手,結果憋紅了,也沒憋出一個字,半響,他走到書櫃面前,從掏了好幾層,總算從最里面掏出一本用布包著的書本,一把塞到付錚手里,道:"你……自己看吧!"

付錚伸手就去揭上面裹著的布,付將軍急忙阻止:"錚兒,你自己拿回房里看."

付錚不明所以,只好拿了那書回去:"孩兒告退."

到了房里,付錚伸手把書遞給房里一直伺候的丫頭,"放到我書房擺."

"是,公子."那丫頭接過來,一邊拿掉裹著的布一邊往書房方向走,結果剛走了沒兩步,突然發出一聲驚呼,手里那書也掉在地上.

付錚回頭,"怎了?"然後視線落在地上被摔的翻開的書上,頓時"咻"一下沖過去,一把把書撿起來別到身後,滿臉通紅道:"你出去."

總不能說這書是他爹給的吧,那他爹的老臉就別想要了.

那丫頭捂著臉跑了出去,留下付錚一個人站在屋里,伸手扶額,覺得腦仁真疼,打死也沒想到他老爹一本正經把他叫過去,就是為了給他這書.

看看周圍沒人,付錚伸手把書拿出來翻了翻,又覺得害臊又有些好奇,看的這個糾結啊,瞅一眼合起來,合起來以後又想再看一眼,看到最後看的渾身難受,急忙把那書合起來,又重新包好,在書房里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藏,最後抬頭看看房梁,決定塞那里,絕對不會有人想到是會放在那里.

晚上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第二天一大早付錚頂著兩只黑眼圈去找王府練劍,魏西溏一瞅見他的模樣就嚇了一跳,"付錚,你是昨晚上沒睡好?"

付錚的眼神甚是哀怨的睨了她一眼,視線還在她身上上下掃了一圈,然後別過臉來,深深歎了口氣,個子倒是抽了點,就是這小身板和那書上畫的大不同,她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呀?

見他眼神怪異,魏西溏眨了兩下眼,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很得體.她素來對儀表很重視,又愛乾淨,還未在自己的服飾上和裝扮上出過岔子,付錚那眼神讓她很是不爽,"我哪里有問題?"

付錚拿了劍准備練,背對她搖搖頭:"殿下很得體."

魏西溏拍桌子,"那你甚眼神?"

付錚只得回頭,對她一笑,"盼你快些長大的眼神."

魏西溏懷疑的看他一眼,然後對身後勾勾手指,魏丁急忙跑過來,魏西溏在她耳邊說了兩句,魏丁便急匆匆的跑了下去.待付錚和季統各自練完劍以後,魏丁也已經回來了.

在騰王府付錚從來都是座上賓,特別在魏西溏面前,他更是未曾客氣過,練完劍自有丫頭端水過來給他淨手,然後坐下來用膳.魏西溏等他坐下以後,猛然湊到他面前,壓低聲音道:"說吧,昨晚上和幾個美人翻云覆雨了?"

付錚:"噗——"手忙腳亂的讓人拿了帕子過來擦臉,然後抬頭一臉怒氣的看她:"說的什麼混話?這是你一個姑娘家該說的話?"

"實話都不叫人說,還讓不讓人活了?"魏西溏一臉無辜的看他.

"你!"付錚握拳,忍下脾氣,好聲好氣的說:"沒有的事.我娘年後就一直要往我房里塞人,我沒要."

魏西溏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別推辭,憋壞了不好."

付錚頓時吼了出來:"你懂什麼憋壞了?小姑娘家家的,能不能別亂說話?"他站起來原地轉了一圈:"真是氣死我了!"

魏西溏斜眼:"我是為你好."她怎麼就不懂了?她比他懂的多了去.想到這,魏西溏倒是說了讓他好受點的話,"你要不願意,那就算了,跟你娘說清楚."

只是,付錚還沒來得及好受到心里,就聽她又補充道:"不然你娘肯定以為你有隱疾……"

"魏池!"付錚拍桌子:"你真想氣死我是不是?"

"這樣說也不行?"魏西溏學高小胖:"我不說話總行了吧."

那邊季統正在收拾兵器,這是他能做的一點事,本就是殿下許他過來的,若是甩手走人,哪里還說得過去.那邊兩人說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卻也只能埋頭干活,待整理完了,他遠遠對兩人施禮:"殿下,付公子,季統告退."

付錚沒理他,魏西溏只點點頭,便繼續跟付錚說話,季統頓了頓,低著頭沿著走廊離開.

這兩人說到最後,付錚被氣的說不出話,魏西溏倒是淡定道:"不願學就不願學,生這麼大氣做什麼?大不了等日後成親,我教你便是……"

付錚……扭頭就走,其實他更想扭下她的頭再走.

魏西溏一個人坐在亭子里,吹在和煦的春風,總算感受到了一些暖意.明明四月的天,早晚涼意還是那樣重,這樣的氣候才正舒爽.

她一個人愜意的很,相卿送的那兩個孿生小童正忙著給她上茶倒水,"殿下請用點心,待會還要去國子監."

魏西溏點點頭,想了想,突然想起了長音,便讓人喚來魏丁,"長音這幾日如何?"

魏丁的臉上有些說不出來的表情,猶豫了一下才道:"回殿下,奴才覺得長音小姐情緒還是不大好,胃口似乎也不好.這兩日她不願見人,奴才聽伺候的丫頭說,早晚還吐的厲害,奴才覺得別不是……"

魏西溏端著杯子的手一頓,猛的抬頭看向魏丁,道:"即刻傳話,找個擅婦科的大夫過去瞧瞧."

魏丁急忙點頭:"奴才遵命."

待魏丁下去安排以後,她還是坐著未動,重新端起茶杯,自言自語道:"長音啊長音,你若是自尋死路,那誰都救不了你."

晚上下學,魏西溏直接出了學府大門,等付錚去尋她的時候,舍里已經沒了她的影子,付錚皺著眉站在門口,拉住一個學生問:"小殿下跟誰一起下的學?"

"我看季統和殿下的那個隨身護衛一起走的."那子弟說完也趕緊走了.

付錚想了想,一面派人去騰王府看她回府沒有,一邊派人查她去了哪里.結果王府那邊的人回來稟報殿下沒回府,而另一邊有人來報說小殿下出城了.

城門到了時間是要關閉的,付錚看看這個時辰,氣的一時不知說那小丫頭什麼好,怎麼做事就不跟他說一聲呢?說走就走,根本就是不計後果.

他氣急敗壞的回淮陽侯府,拿了因為剿匪立功榮承帝賜的一塊進出城門的腰牌,跟著也除了城.

魏西溏倒也沒干什麼,就是去看長音.

長音如今住在城外距離金州城沒多遠的一個偏僻村子里,這里的人家都分散住在各個地方,房子也都是自己蓋的那種,相互之間並無多少交集,倒是個隱蔽的地方.

院子里有一個婆子和一個丫頭,還站了兩個小厮和一個提了藥箱的大夫.

魏西溏進院子,那婆子和丫頭急忙迎了過來:"公子!"

看了眼滿院子站著的人,魏西溏問:"怎麼回事?"

婆子沒說話,倒是旁邊的小厮開口:"回公子,今日小人得了令,親了這位大夫替長音姑娘把脈,只是長音姑娘不願意讓人進門,這都快等了一個時辰了."

魏西溏回頭對無鳴示意了一下,"把門打開."

無鳴抽刀對著那木門中間縫隙劈去,岔著門的木段直接被他手里那刀輕輕松松切成兩半,無鳴收到,伸手推門,門開了,一直被關在外頭的丫頭婆子急忙上前進屋,站在門口,"公子慢著些進."

屋里還有臥室,魏西溏站在臥室門口,開口:"長音."

臥室里面立刻傳來驚慌的聲音,房門半響無人來碰,魏西溏再次開口:"長音可在?"

里面的動靜還在,只是無人應聲,只聽得到有女子哭泣的聲音.

季統直接上前,抬腳對著那臥室的門直接踹了過去,不過兩腳,那門便被他踹開,季統率先走了進去,然後才回身:"公子請進."

魏西溏進門便看到長音一臉驚恐的靠在靠窗的位置,有了熱氣的天,穿的倒是不少,只是那臉圓潤了一圈,看來這日子過的還算愜意.

一個婆子和丫頭在她身前擋著,那婆子臉上努力鎮定,帶頭道:"老奴見過公子,長音姑娘她……"

魏西溏走過去,在擺放的椅子上坐下,也不聽那婆子說話,只是吩咐:"把這兩個不知好歹的東西拖到外面砍了."

那丫頭直接癱軟在地,婆子臉上鎮定的表情瞬間破碎:"公子!公子老奴何錯之有……"卻被兩個小厮塞了嘴拉了出去.

長音全身瑟瑟發抖,臉上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扶著桌子的腿站都站不穩當,她睜著驚恐的眼看著眼前不過十來歲的少年,說不出一句話來.

魏西溏嘴里說了句,"你們幾個在外候著,請大夫進來."

長音拼命搖頭:"不!不!殿下!殿下求你了……"

魏西溏撐著頭,擰著眉頭,問:"求我?不知長音求我什麼.今日聽人稟報,說這幾日長音精神不濟食欲不佳,還會嘔吐,本公主特地過來看望長音.長音這些日子辛苦,既然求本公主什麼事,那便說來聽聽,或許本公主也會應了長音所求."

長音從桌角離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她身上披著的那件厚披風因著她的動作往兩邊散開,露出凸起的小腹:"長音求殿下繞過長音腹中孩兒……"

"太子的?"

長音哭的滿臉是淚,不敢應道,魏西溏問:"你覺得若是換了你在本公主的位置,你會如何做?"

"殿下,長音什麼都不求,什麼都不求,長音願一輩子困在山中,只求殿下放過我的孩子,他是無辜的,他什麼都不知道……"長音哭道:"殿下您大恩大德,長音沒齒難忘,求殿下放過他……"

"長音."魏西溏面無表情的開口:"你可記得當初你是如何答應本公主的?"

長音跪在地上哭道:"長音記得……"

"那你現在又是如何做的?"

長音抬頭,眼淚順著臉頰流下,她不敢看魏西溏的眼睛,半響才道:"長音知錯,長音不該瞞著殿下……"

魏西溏冷笑:"錯便有罰.長音可是要錯上加錯?"她慢慢站起來,道:"本公主當初養你,可不是為了讓你日後反咬本公主一口.本公主當初承諾過你們,若是你們各人做完自己分內的事,不必問太多,便會還回你們的賣身契,許你們日後榮華,當你們出嫁以後的靠山……你可知你與本公主的承諾只差一步之遙?"

她繞著長音走了一圈,"你懷了太子的孩子,還想瞞著本公主生下,你存了什麼樣的心思?替太子養成他,來尋本公主複仇?"

長音猛的抬頭,她張了張嘴,死死盯著魏西溏,張張嘴,顫抖的開口:"太子……太子分明是被山賊……"

"這樣的話你也信?"她在長音面前蹲下,看著她一字一頓道:"太子被綁出城,途中僥幸逃脫,倉惶駕馬逃命途中,因騎術不精落馬墜傷,死于亂刀,被人丟棄到山寨腳下.你還真當你的太子心系萬民死而無憾?"

"可是陛下……"長音搖頭,眼淚斷了線的珍珠般落地,她看著魏西溏,哭著說:"太子他是殿下讓人……"

魏西溏回視,"如此,長音要如何?"

長音劇烈的抽噎,哭的肝腸寸斷:"殿下……殿下你為何要這樣待太子,殿下不也是皇家的人嗎……為什麼……"

魏西溏居高臨下看著她,眼中帶著一絲憐憫:"長音,這世上有句話,叫知道的越多,命越短.這也是我一直不讓你們多問的原因,哪怕你們心知肚明,只要放在心里,本公主也不會為難你們,只是現在,你叫我如何待你?"

長音慢慢的從地上站起,她睜著滿是淚水的眼,原本眼中的驚懼被逐漸清晰的恨意代替,她盯著魏西溏,一步一步上前,咬著牙,搖著頭,眼里順著臉頰流下:"我不過是個弱女子,比不過殿下尊貴,可我有心,太子待我真情實意給我萬般恩寵,哪怕再晚他都會來尋我,讓我這一生都難以忘懷,我本感激殿下把我送給太子那樣尊貴的男子,我對殿下千恩萬謝,若不是殿下我也遇不到他那樣的人……可殿下怎能這樣從我身邊狠心奪走他?那是一條人命,那是天下最尊貴的男子……"

她哭道:"殿下曾經問我,我待太子如何,我怕殿下生氣,不敢實言相告.事到如今,長音不妨直說,太子待我情深意重,我對太子早已愛若心底……如今太子身死,若不是為了腹中胎兒,我也早已隨了太子而去……"

魏西溏站在原地未動,長音已走到她面前:"你小小年紀為何這樣狠心?你為何這樣歹毒?那是太子!你謀殺儲君是死罪,你也不怕被誅九族?你也不怕日後遭了報應?你就不怕太子前來找你索命?……"

魏西溏盯著她的眼睛,道:"本公主確實該誅九族.長音腹中太子遺孤便在九族之內,皇城內魏氏皇族也在九族之內.長音不急,你母子二人先去尋太子,其他九族,本公主自會一一送他們入黃泉,但望長音到時已入得皇族地陵與太子團聚,這樣才好拜見公婆!"

長音神色一動,驀然拔下頭上發釵握在手里,對著眼前這個冷血的少年狠命紮去:"我要替太子報仇……"

"池兒!"付錚沖進來便看到長音拔了發釵要紮她,魏西溏身體倒是未動,只伸手截住她的手,在她手腕處用手砍,那發釵便掉在地上,而後她擰著眉頭松手.

付錚直接沖過去,一把拉過魏西溏護在懷里:"可有受傷?"

魏西溏看了付錚一眼,搖搖頭,然後她推開付錚,說了句:"來人,送長音上路."言畢,她沒再看長音一眼,轉身從臥室走了出去.

長音猛的睜大眼睛,她驚恐的往後退去,"不!不!不——"

付錚跟了出去,"池兒,她是不是有了身孕?"

魏西溏只回身說了一句:"太子遺孤."

付錚聞言一怔,隨即什麼話沒說,轉身便回了屋.

外面一片荒蕪,這種荒郊野嶺,再大的哭聲也傳不出去,魏西溏站在屋子外頭,抬頭看著天上一陣陣的飛過各色的鳥兒,微微眯了眯眼.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不過一個瞬間,又或許過了很久,屋里的叫罵聲已經消失.

不多時,季統扔了一把火點燃宅子,待他們走下很遠以後,那火光已經沖天發亮,似乎要照亮半個天際,而這不過是登天路上一個微不足道的台階罷了.

"池兒?"

魏西溏回頭,"嗯?"

付錚伸手牽她的手,"不怕."

她笑笑,"地獄都走過一遭,還有甚好怕的?"

付錚不明所以,卻也沒再多說,只是牽了她的手一直往前,沒松開.

城門還差一會就要關上,倒是讓付錚帶著的令牌沒用上.

次日一大早,魏丁跌跌撞撞跑來找魏西溏:"殿下,殿下……不好了,長音……長音住的宅子被人放火燒了,長音也沒了蹤影,就連伺候她的丫頭婆子都不見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這可如何是好啊?"

魏西溏看了他一眼,道:"這世上本無長音,又哪里找到她的蹤影?"

魏丁一愣,隨即他趕緊跪了下來:"奴才遵命!"

上篇:第046章 太子之死    下篇:第048章 悲催的小二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