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46章 太子之死   
  
第046章 太子之死

雖然高小胖抱著懷疑的態度閉了嘴,不過他心里還是認定失蹤的太子跟小殿下有關,他之前就是因為偷聽了關于殺太子的話才被小殿下捉住的.

殿下不承認,高小胖又不能逼著她承認,只是讓高小胖愈發覺得殿下太恐怖了.

三日後,付振海終于找到了太子,只是,帶回來是具早已冷硬的尸體.

皇後一病不起,榮承帝也大病三日,一定要讓徹查太子死因.

結果倒是出乎人意料,太子那晚出宮本是打算去找幾個伴讀,不想偶遇山賊搶劫合伙入城搶劫民女,太子出聲制止,不想這些山賊皇城腳下也敢無法無天,竟然仗著人多勢眾和太子以及他身邊的四個護衛打了起來,太子一行人因寡不敵眾,直接被那幫山賊綁了起來,次日城門開了以後直接帶出城,等宮里發現太子失蹤城門布控的時候,太子已不在宮里.

付振海呈上的卷宗里,倒是寫了太子在山寨的所作所為,原來是山賊見太子衣著華貴,想要勒索一筆錢銀,不妨太子半夜掙脫,還一並放了被山賊擄來的眾多民女,不想逃到半路被人發現,一怒之下把人殺了.

榮承帝得到這些消息,不由痛哭流涕:"朕的太子……"

太子並非之前宮里流傳的偷偷出宮尋花問柳,而是為了拯救黎民百姓,這讓榮承帝懊悔不已當初對太子的訓斥,一直覺得他不夠得民心,不想竟是這樣的真相,若是太子活著留了這樣的名聲,也能迎的百姓愛戴,但是如今死了,留下再多的名也不過是便宜了他人.

關于太子一事榮承帝總算有了對外頒布制書的正式由頭,哪怕是死了,也能讓史書記下好名聲,而不是只能偷偷摸摸編個突發惡疾的死因愚弄後人,總是讓太子之死讓榮承帝沒留下憾事.

至于天禹國內的大小山寨,則因太子的死遭到大肆鏟除,可見此事對榮承帝的影響有多大.

在清剿山寨一事中,付振海付將軍的嫡長子付錚可謂功不可沒,與付振海兵分兩路各另兵馬分頭剿匪,不過兩月便傳出"少年將軍"的威名.

這樣揚名立萬的機會于平民百姓自然無法達成,再大的本領也要層層往上爬才能有機會得到賞識,可生淮陽侯的長子則不一樣,不過是淮陽侯一兩句話的事.

太子一事,太子原有的幕僚團隊便被嚴懲,若不是丁大人和高澤各有人護,只怕他們的命運會和太子宮里的守衛一樣,皆落個人頭著地的下場.

而高澤年紀輕輕一生前途卻被生生斷送.

騰王和高家的婚事就此壓下,而皇後思念太子成疾,如今纏綿病榻,總算沒了管騰王府閑事的心思.

朝中此番人人謹言慎行,畢竟太子一事打擊到了榮承帝,他老人家心情不佳,其他人自然要察言觀色保命要緊.

面對著突如其來的變更,高小胖傻眼了,不是殿下的把太子咔嚓的?這樣說,是太子英勇救人被人殺的結果?

對于他之前的冒犯,高小胖決定跟殿下道個歉陪個不是,他是冤枉小殿下了.

跑到學里,往魏西溏身邊一坐,高小胖一臉諂媚道:"殿下,我冤枉你了,這里跟你道歉,你可千萬別跟我生氣,我是無心的."

魏西溏頭也沒抬的說了句:"本公主不會記恨很久的,放心."

高小胖:"……"兩眼淚汪汪啊!

太子薨,不過日數日,朝中那些不知死活的朝臣已經重提立儲君一事,這讓還在哀傷中的榮承帝把那些人大罵一頓.

當初那些只能隱沒在太子身後的皇子們紛紛冒了出來,若是太子勢力養成其他人不敢抗衡,現如今太子之位懸空,卻是指明了現狀,似乎人人得以一爭.

以二皇子為首的幾個兄弟抱成團,有種勢在必得的自信,畢竟立儲為長是祖訓,太子一死,排行第二的二皇子自然就排在了前頭.

而素來默默無聞的七皇子卻在這時候冒了出來,和二皇子比,七皇子的生母柳才人自然弱勢了不少,只是七皇子自幼聰明乖巧,且從不惹事,和已故太子有些神似,且和太子在世時一樣會討榮承帝歡心,不過短短幾日,就讓榮承帝在那麼多子女里記住了他.

而在此之前,七皇子連帶著柳才人都不受寵,一般不是重大場合母子二人自然不會出來,也不會往人前站,是以宮里很多人都忘了還有個七皇子,如今他這一出現,倒是讓人立馬記住了他.這讓二皇子不知由來的覺得壓力頗大.

宮里的皇子之間年歲相差皆不大,一兩年的有,一兩個月的也有,有的僅相差一兩天,畢竟宮妃多,皇帝一天寵幸一個,不定相差沒幾天就有同時受孕的宮妃.再加上有些早夭,皇子公主排序往後的頗多,實際期間並沒有隔幾個人.

二皇子和七皇子之間只隔了九個月,七皇子甚至比二皇子長的要高大些.

兩個皇子之間的爭斗在太子死後正式開始.

自然,宮里這些消息皆盡數傳到魏西溏耳里,那麼多傳遞渠道了,不知不覺多了柯大海這一路.宮里的太監素來都是人精一樣的存在,太子之死的消息傳來,柯大海的第一反應就是想到了那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小殿下,以及那位頗具神通的世外仙尊說的那句八字吉言,"龍相天成貴不可及",這似乎就是個征兆,一個預示著仙尊初來之時預言的到來,龍脈錯位.

榮承帝的兒子才是正統儲君,王爺的兒子若想登基那就是謀逆,更何況那位還是位不折不扣的女兒身,龍脈不但錯了位,還錯的離譜.

柯大海自然不會說,他就是一個太監,不論誰登基稱帝跟自己都沒關系,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保住性命,除了察言觀色,還有審時度勢,朝堂風云變幻莫測,一朝天子一朝臣,這天看看都已經變了,他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監,就等著新主子來了.

魏西溏看著那字條,伸手點燃扔到火盆里,柯大海倒是讓他想起一個人,大豫宮里的太監總管丁春秋,那人也是個極懂眼色的人,只是讓她意外的是,當初東方長青宮變之時,陪在自己身邊的竟然只有丁春秋.

剛死了太子,魏西溏也是破費了些力氣,自然需要養精蓄銳,再者,若是宮里皇子接二連三挨一塊死,勢必會引起榮承帝的懷疑,去掉一個初具勢力模型的太子,不讓他有機會再擴大便足以,至于其他皇子,暫時不足為懼,再者,皇子之間自然還會有個爭斗,若是他們狗咬狗能死一兩個,自然是極好的.

付錚剿匪有功,如今有了功名在身,出去兩個月回來,倒是有了男子漢的模樣,臉也因為風吹日曬黑了些.

他走在走廊的時候魏西溏便看到了,看到他第一眼竟嫌棄道:"難看."

氣的付錚轉身就走,"那你尋個好看的去瞧."

一看真把人氣走了,魏西溏只能又把他拉回來:"小氣,不過隨口一說騙騙你,你還真生氣."

"要不然呢?"他怒視:"等著你說不討你喜歡了?"

魏西溏一臉討好:"哪能呢?大人辛苦了,坐坐坐!"

把他按道亭子里,又是親自端茶,又是跑腿倒水,總算是把付錚給哄了回來,冷冷的白了她一眼,魏西溏也不惱,"我想著你最近定然很忙,所以沒去尋你,你是忙完了?"

"父親那邊有些事要我協助,如今剛剛忙完.之前剿的那些山賊匪徒都被押入死牢,只怕這些人死罪的多,畢竟攤上了太子事,陛下還在震怒中."付錚大體說了兩句,看她一眼,忍不住道:"你倒是逍遙自在."

魏西溏便討好道:"我有了你,自然逍遙."

付錚總算笑了一下,"就你嘴甜."

"不過,"魏西溏又冷下臉道,"大姐倒是讓人頭疼."

付錚奇怪,"郡主怎麼了?"

魏西溏忍不住搖搖頭,"如今太子倒台,高澤前途盡毀,她竟還要嫁給高澤,真不知是怎麼想的."

付錚看了眼周圍,魏西溏道:"無妨,人在外面守著,這里說話倒是自在."

付錚還是壓低聲音湊到她耳邊說了句:"要不然把高澤也……"

"我倒是想過,"魏西溏撐著頭,"不過我怕大姐那性子……他真死了,若是大姐再願意給他守寡呢?"

付錚:"……"

搖搖頭,魏西溏只能道:"實在不行,便隨了她吧.總比她到時非要守寡的強."

魏青蓮確實非要嫁,也以兩家都交了生辰八字為由,直說王府不該出爾反爾,氣的騰王心肝肺都在疼,他是為了誰啊?她以郡主身份下嫁高澤,以後能有好?高澤是被榮承帝重罰的,若不是高演以死相逼,榮承帝能留高澤活命?只怕早讓他陪著太子到地下去了.

任憑騰王和騰王妃勸破嘴皮子,魏青蓮就是不松口,"當初父王母妃跟女兒說,高公子如何前途無量人品相貌俱佳,如今反悔在先,這讓女兒日後如何做人?世人如何說道王府?"

騰王被氣的喘粗氣,騰王妃真是揉爛了手里的帕子,"蓮兒,你怎就不聽話呢?父王母妃可舍得害你?當初應下婚事,是因太子之故,那高公子當時看來確實是個良配,只是如今局勢變動,你父王說的都是實話,你若嫁給他,高夫人哪里還會善待他?即便你有封為在身,只怕在高府里的日子也不好過……"

"母妃!"魏青蓮低著頭,跪在地上,眼泡也哭腫了,"女兒知道父王和母妃都是為了女兒,只是女兒心意已決,若是父王和母妃不答應,女兒便……便終身不嫁!"

騰王和騰王妃傻眼了,真是不知那高澤給女兒灌了什麼*湯,怎都到了這地步,她還是要嫁呢?

夫婦二人真是不知何故,魏青蓮自己也不說,旁人哪里知道?再者,姐妹三個聽說父母要悔婚,就覺得王府嫌貧愛富,府里三位千金不問政事不懂局勢變幻,什麼都不懂,就覺得父王母妃叫她們失望.

魏青蓮把話扔了出來以後,便消極抵抗,騰王妃氣的眼淚哭濕了帕子,騰王真是沒轍,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境地.原本他聽說太子沒了,心里還松了口氣,還真沒甚大感覺,本來太子跟騰王就沒多少感情,只不過騰王面對未來帝王,多少會有些崇敬心里.

這婚事一時僵在這里,原本還熱熱鬧鬧准備婚禮的,結果出了這事,為了女兒的將來,騰王是決定就算挨人罵也要悔婚的,只要花轎沒抬進門,悔婚都不晚,沒想到魏青蓮不願意.

高家也是在觀望,王府不悔婚他們才覺得奇怪呢,出了這事,高澤算是完了,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特別是在高夫人得知高宰相以死相逼才救下高澤,更是火冒三丈,要是就用這個機會讓高澤死了,高湛不是就直接就成嫡長子?

如今王府那邊沒動靜,不過私底下倒是聽說王府里鬧了起來,除了高澤,高家多少有些看笑話的意思,騰王不願意,可郡主願意啊.

魏西溏看著府里一團糟,完全不往那里靠,如今誰擋魏青蓮嫁人,她就怨誰,這壞人還是讓騰王去做,如果騰王都擋不住,那真是誰都擋不住了.

高小胖看到魏西溏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殿下,你可便怨我,我可沒辦法.我哥已經夠慘的了,我也希望他能娶個好媳婦……"

魏西溏瞪他一眼,高小胖急忙閉嘴.

其實高小胖除了喜歡八卦和怕死意外比一般人強烈,他晚熟,雖然也會嚷嚷著娶媳婦,不過都是人云亦云,完全不理解娶媳婦意味著什麼,看東西也會看表面,要陰差陽錯讓他蒙對了,他自己都不明白會發生什麼事.

如今如今高府的氣氛他就一知半解,不知道為什麼高夫人非要針對大哥,就知道嫡長子,至于嫡長子的後背隱藏的是什麼樣的權利,他也一知半解,所以,他對高澤沒有敵意,也不覺得那是自己的競爭對手.就如他知道魏西溏不喜歡太子,想把太子咔嚓了,他覺得太子咔嚓不完,沒了這個太子還會有下一個,總會有太子出來的.

而且,高小胖年紀小心智也不成熟,所以他有從眾心理,就喜歡和比自己大比自己強的人玩.崇拜武藝高強氣場強大的付錚,雖然想欺負身份低微的季統,卻又敬畏他的高大和武藝,而這些他喜歡的人偏又圍著魏西溏打轉,導致了他喜歡纏著氣定神閑又一直欺負他的魏西溏.

高小胖心里是希望高澤和魏青蓮的婚事能成的,這樣他和小殿下就成了親家了嘛.

王府又開始忙碌起來,魏西溏是看出來了,怕是騰王攔不住魏青蓮的.因為魏青蓮被逼急以後,鬧過一次自殺,這一次總算讓騰王和騰王妃怕了起來,最後騰王只能又氣又急的說了句:"她要嫁便嫁吧.本王是管不得她了!"

騰王寵妻愛女是出了名的,能說出這樣的話想必確實是被逼急了.

王府郡主如期出嫁,看在騰王的面上高家也不敢明著怠慢,雖說高夫人在高澤大婚之日陰陽怪氣說了些難聽話,不過還是阻擋不了高澤的迎親.

因為是王府長女,騰王再生氣也不舍得讓魏青蓮受委屈,送親的隊伍延綿半條金陵街,嫁妝豐厚的讓人歎為觀止.

魏青蓮自己也知道對不起雙親,抱著騰王妃哭的花了妝,"父王,母妃,是孩兒不孝……"

騰王妃只能紅著眼圈道:"女大不中留,你日後好好的母妃就知足,孝敬公婆體貼夫君,不可恃寵而驕……"

魏西溏難得換了一身喜氣的女孩子衣裳,倒是襯的那張小臉紅撲撲的格外好看,本就一雙靈動的雙眸,長睫忽閃之下個人動人,頭發上被騰王妃綁了幾根綢帶,沒多少頭飾,清清爽爽的打扮,身上還披了件壓春風的披風,舉手投足之間,隱約帶了些霸氣.

前來道賀的人縷縷不絕,付振海沒出面,不過付夫人和付錚過來道賀冰上賀禮,大家心知肚明這該不該喜,只是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

付錚一眼瞧見那邊著了紅披風的小姑娘,這讓習慣了她一副假小子打扮的付錚眼前一亮,唇紅齒白的小丫頭,就跟突然變了模樣似得出現在他面前,明明還是那張臉,卻因她的裝束變的賞心悅目起來.

這變化讓付錚覺得,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裝,小丫頭穿上漂亮的衣裳,小模樣竟也俏麗起來.

魏西溏覺察到有人瞧過來,便斜了一眼,結果接收到付錚的大白牙,于是送給了他兩個白眼仁,氣的付錚直接從付夫人身邊退開繞過人群去逮她.

不妨他出了人群,便看到小丫頭也走了回來:"我在這里."

付錚素來黑白相間的衣裳因為喜氣的原因也添了紅色,顯得整個人十分華麗,魏西溏伸手扯扯他的袖子,道:"好看."

付錚看她小大人模樣,不由也學著她的樣,扯扯她的衣袖,道:"你也好看."又問:"不高興嗎?"

魏西溏倒背雙手,道:"沒甚高興,只要她不後悔便罷了."

付錚笑道:"那是自然.不論怎麼著,她也有封號加身,高家怎麼也不會虧待了郡主.你不必太擔心."

她搖搖頭,"我哪里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是覺得這境地讓大姐攪合的有些尷尬,高澤如今即沒有利用價值,也沒有為我所用的價值,白讓他得了一股力."魏西溏想想又搖搖頭:"罷了,就當是為了長姐饒了他吧."

魏青蓮出嫁三日後回門,高澤也陪同一起過來,這樣一看兩人站在一起,倒是給人一種一雙璧人的感覺.

騰王再不願意,可女兒已經嫁了過去,如今女婿都上門了,倒也無話可說.

騰王妃關心的則是高家待女兒如何,因為深知高夫人行事,生怕魏青蓮受委屈,問完高夫人又追問高澤待她怎樣.

魏青蓮只一臉羞澀道:"都挺好的,母妃不必為女兒擔心."

魏青蓮的臉上少了少女的青澀多了少婦的撫摸,想來夫妻兩人倒是和睦,只是愁壞了騰王妃關于魏青蓮婆家那邊.

郡主帶夫婿回門,魏西溏則把高小胖提溜出來,問:"你娘有沒有給氣給郡主受?"

高小胖眨巴了兩下眼睛,才道:"什麼樣的才叫給氣啊?我覺得我娘對我大嫂挺好的,還給她夾菜呢."

真要做了也是假相,魏西溏提醒他:"日後你在家里要多注意些,若是你們家誰讓郡主氣受,小心我扒了誰的皮."她伸手一指高小胖,戳在他的腦門上,"包括你!"

高小胖連連點頭,"一定不欺負,也不讓人欺負!"

王府的婚事暫時告一段落,不過宮里的奪嫡大戲還在上演,各宮嬪妃都抱成一團參與進來,有能力的便參與爭奪東宮之位,沒能力的則找自己支持的一邊站隊,還有一些連站隊資格都沒有的,就只能觀望.

宮里那位仙尊在這一陣似乎銷聲匿跡,一直沒再出宮,據說是因為榮承帝和皇後因為太子之死精神大受打擊,特別是皇後一病不起,仙尊正為這兩位天禹最尊貴的人煉制丹藥呢.

魏西溏聽的這個消息以後,開始撇嘴,"一個招搖撞騙的妖道,還煉藥.鬼才信呢!"

高小胖偷偷瞅了她一眼:"殿下你對仙尊是不是有意見啊?"

上篇:第045章 高小胖投誠    下篇:第047章 長音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