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44章 選一個   
  
第044章 選一個

她擰著眉,目光陰冷的看他,垂在身側的手動了動.

他突然跨過棋盤,緩緩走到她面前,伸手,將她扣入懷里,道:"殿下,相卿此言,不過是為了逼迫殿下罷了.相卿願與殿下同行,風雨路上可以替殿下遮風擋雨,殿下若是不小心踩了空滑了腳,相卿便是你的那塊墊腳石,不讓殿下滑下山去."

魏西溏站在原地,她只及他的胸膛高,這樣一比,他顯得有多高大,她則顯得的有多矮小.她平視,眼前觸及到的一片雪白袍服,半響她冷靜的開口:"成交."

"相卿謝過殿下!"

從宮里離開回騰王府的路上,騰王妃的臉上帶了幾分愁容,牽著魏西溏的手也有了些涼,魏西溏抬頭看她:"母妃?你有心事?"

騰王妃摸摸她的臉,只笑了笑:"餓了?還是渴了?母妃沒事,不過今天皇後娘娘說了幾句話讓母妃心里不舒服罷了,沒別的事."

"皇後娘娘說了什麼?"

騰王妃看著前方,道:"就是說了不好聽的話,沒甚要緊的.你小小年紀,好奇心可真大."

魏西溏只是問:"可是讓父王娶側妃了?"

騰王妃驚訝的點頭,"池兒如何知道?"

魏西溏應道:"父王在朝里做的是個閑差,涉及不到政事,母妃平日一不出門二不惹事,未曾做過丟皇家臉的事,若是母妃有什麼錯,只怕就是沒生出個世子.這樣一說,倒是孩兒委屈了母妃,孩兒也恨自己為何不是個真世子……"

"傻池兒,母妃委屈什麼?倒是我家池兒一直以來都受了委屈,明明是個女兒家,偏要被打扮成男兒跟那些混小子待在一起,錯的不是池兒."騰王妃把她摟到懷里,道:"母妃的身體確實生不出了,皇後娘娘教訓的對,是母妃對不起你父王.自己生不出兒子,還不讓你父王娶側妃.今日母妃也想通了,若是你父王同意,那便替他娶個側妃吧."

魏西溏沒說話,管的真寬啊,連小叔子家沒有世子都要管啊,倒是多閑啊,有這麼找茬的嗎?她拉拉騰王妃的手,道:"母妃,你放心,池兒不會比人家的小子差在哪里,也不會讓父王娶什麼側妃."

騰王妃只是笑了笑,把她摟到懷里,道:"這是大人的事,池兒不要管,真要娶了側妃回來,池兒也要安安分分的當好孩子."

回到王府以後,騰王妃的興致明顯不高,神色奄奄的回了房,急的騰王追著魏西溏問:"池兒!你給我站住!說,你是不是在宮里做了什麼壞事,惹了你母妃不高興?你還跑?"

魏西溏又不傻,騰王手里不知哪里摸過來的雞毛撣子,啥話不說就要抽她,她不跑干嘛?

"站住!讓你站住聽到沒?"騰王一直追:"快說,你干嘛了?"

"父王,孩兒冤枉,什麼都沒干,就跟仙尊喝了點茶,然後陪著母後就回來了!"魏西溏跑到亭子的另一面,嘴里嚷嚷道:"父王,哪有你什麼不問就追著孩兒打的?分明是你自己的問題……"

騰王手里拿著雞毛撣子在柱子打了幾下威嚇:"你站不站住?你再跑打斷你的腿!"

魏青蓮三姐妹聽到動靜都跑出來了,幾個人聯手,趕緊過來把騰王拉到凳子上坐下,"父王,有話好說,池兒如今也是大姑娘了,怎能還這樣打她?"

"出去一趟你母妃回來就沒精神,誰都不搭理,不是她氣的?"騰王呼呼喘氣.

魏西溏在亭子外頭說:"沒精神就對了,任誰被人逼著給自己夫君娶小老婆都不會有精神."

騰王猛的抬頭:"什麼?"

魏西溏一指騰王臥室方向,道:"母妃說了,要給你娶個側妃傳宗接代,生個世子."

魏青蓮三姐妹個個張著嘴,盯著騰王看,其中魏靜思突然站起來,嘴里嚷了一句:"父王要是娶側妃,我就絞了頭發去廟里當尼姑去!"

魏西溏糾正:"廟里都是和尚,庵里才是姑子."

魏靜思跳腳:"池兒,你真是氣死我了!"

騰王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三女兒說了這話,頓時被氣個半死:"靜兒不要胡說?誰說父王要娶側妃?"然後站起來,直接往臥室沖:"柔兒,你聽說為夫說……"

剩下姐妹四人面面相覷,半響,魏青蓮失神的坐了,嘴里喃喃道:"若是連父王都要娶側妃,這世上還有書上寫的神仙眷侶嗎?"

魏紅衣的眼圈有些發紅,她吸了吸鼻子,才道:"不過是池兒隨口一說罷了,哪里就真娶了?"

魏西溏沒說話,而是轉身回了房,魏丁站在門外沒敢進去,半響才小聲叫了一句:"殿下."

"說."

魏丁道:"剛才高小公子過來,給殿下傳了個字條,說是跟王府有關,不知殿下……"

魏西溏拉開門,把紙條接了過來,高小胖消息果然靈通,這麼快就消息就到了他那里.騰王妃沒個魏西溏說的是,皇後打算讓騰王娶的側妃不是別人,而是她娘家那頭最小的一個妹妹.

魏西溏把紙條燒了,接下來的幾天開始觀察騰王,騰王似乎還是那樣,卻也有了些變化,有些不耐,有些無奈,更有些憤怒卻沒奈何.很顯然,那個讓他娶側妃的事還是傷了他的腦筋.

騰王這一身差不多算順風順水,大事小事抱著榮承帝哭一哭鬧一鬧總能解決,可這次他沒這樣做,更多的是把煩惱埋在了心里.

或許,他自己也在權衡如果把皇後的妹妹娶回家,對王府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畢竟太子是皇後所出,名正言順,只要他沒有犯下不得了的錯,只需耐心等待榮承帝退位,登基是必然的.如果和皇後那頭結了姻親,太子登基之後,騰王府不單有魏青蓮維系和太子幕僚的關系,還會有皇後的支撐,那對王府而言必然是更加穩固的.

這些,不單騰王知道,就連騰王妃也知道,所以她回來以後沒有和騰王鬧,而是選擇自己忍氣吞聲.

這麼多年夫妻現狀,即將被一個外人打破,任誰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接受.

連續幾日的用膳氣氛都十分壓抑,這日晚膳時分,魏靜思突然問:"父王,你真的要娶側妃嗎?"

騰王沒來得及開口,倒是騰王妃對魏靜思訓了句:"靜兒,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別攙和."

魏靜思伸手扔了筷子,惱道:"母妃,我不小了!我是大人了!再者,我是父王母妃的孩子,我喜歡看父王母妃兩個人和和睦睦的,以後要是真多個外人,王府不定就弄的烏煙瘴氣……"

"靜兒!"騰王出聲訓道:"胡言亂語說些什麼?"

魏西溏身後拉拉魏靜思的胳膊:"三姐,吃飯,別惹父王母妃生氣."

魏靜思直接站起來,"豬!就你吃的下!我不吃了……"

話沒說完,騰王厲聲道:"這麼大人還沒規矩!坐下!"

素來溫和的騰王一晚上語氣都不善,魏靜思倒是害怕,乖乖坐下吃飯,只是眼淚包在眼上,表情十分委屈.

魏青蓮和魏紅衣兩人就只能摸摸她來安慰.

騰王妃一直低著頭,晚膳吃的也少,一看食欲就不佳.

回到房里的魏西溏來回走了幾圈,直接下了結論:本來還想多留一陣太子,讓他和其他皇子殺的頭破血流,如今一看,騰王府的這些事都是太子帶來的附加影響,太子必須盡快死.

日落西山,過了冬的天還帶著瘆人的冷意,晚風吹在身上,直叫人打了多少.

淮陽侯府門口,開門的門廳聽說的殿下過了尋付公子,倒是有些吃驚,"這麼晚殿下還過來?殿下請進,小人這就帶您去找公子."

魏丁對著看門人好言道:"我家殿下就不進去了,付公子出來就說一句話便好."

魏西溏坐在轎里,目視前方一動不動,轎子的一側立著無鳴,兩個轎夫安靜的等著,周圍靜的讓人不敢大聲喘氣.

不多時,付錚從府里出來,"池兒?"

走到門口才發現站著的不是魏西溏,而是魏丁,魏丁對他恭敬道:"付公子,我家殿下在轎子里,請你過去說一句話."

對于她素來的隨心所欲,付錚倒是沒計較怎沒下轎,而是過去,不等他動手,轎簾已經被她揭開,露出一只手小小的手,周圍有些暗,轎子兩邊掛著的燈籠只隱約瞧得見路,卻完全最照不亮她的臉,以致她的面部被隱沒在黑暗里.

"池兒?"付錚彎腰,想要拉她出來.

魏西溏開口:"付錚,你哪日休沐?"

她很少喚他付錚,大多是故意不喊,又或者是想求他辦事時喊他付大哥,這一聲付錚倒是讓他愣了下,他伸手拉開轎夫,一腳踏進轎子里,蹲在她面前問:"池兒,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覺得你怪怪的?"

"哪日休沐?"她只重複問了這話,看他的眼神十分平靜.

付錚看著她,半響他道:"若你希望我盡快休沐,那便明日可好?"

"明日我有事找你,早上在客來酒樓等你."

"好,我一定早些去,不讓你久等."

"嗯,"然後她道:"那我回去了."

付錚聞言,只好從轎子里退了出來,站到一旁叮囑轎夫:"路上小心些,別摔了殿下."

目送她的轎子離開,付錚才重新進了大門.

次日一大早,季統如往常那樣過來練劍,練完劍他打算回去,不妨魏西溏突然開口:"留下用點早膳,待會本公主也要出門."

季統沒有做聲,只是看了她一眼,她對面桌上擺放了一份早食,然後在她對面坐了下.

魏西溏垂眸喝著她的茶,道:"前些日子本公主記得你說過一些話."

"不知殿下指的是什麼?"季統覺得自己說過的話挺多,他不知道殿下指的是什麼.

魏西溏道:"不論本公主讓你做什麼,你都會做,這話還算不算數?"

季統後退,直接跪在她面前,道:"殿下但請吩咐,季統決不推辭."

魏西溏放下杯子,掀起眼眸看他一眼,道:"如此便好.起來,都說了,沒讓你跪的時候,別動不動就跪."

"季統知錯."他看了眼魏西溏,重新進食.

"你現在多大?"魏西溏又問.

季統再次愣了下,他恭敬答道:"回殿下,季統比殿下年長一歲半的年紀."

魏西溏點點頭,"這樣,你現在跟著無鳴學劍,以武為主,三年後你參加天禹的武考."

季統慢慢抬頭看向她,"殿下……"

"若你有需要任何經濟上的幫助,跟我知會一聲便可.不過,以後也怕用不著,季籌每月領的銀子不算少."她說的輕描淡寫,"我要你少年成名,成為天禹未來的國之棟梁.而不是像如今這樣明明一身傲氣滿身傲骨,卻只能屈于現狀低于人下."

季統張了張嘴,她已經再次開口:"想問我為什麼?"她笑笑,道:"這世上哪里有那麼多為什麼?你就當本公主想為天禹培養一個能保家衛國,能開疆辟土的將軍罷."

季統只是安靜的看著她,視線落在那張明明還帶著些許稚氣,說出的話卻比他們任何一人都讓人震驚的少女身上.

這個素來以男裝示人的小姑娘,即便到了今天以公主自居,卻依舊未在服飾上下過功夫,頂多是換個發飾證明自己也有變化.

她不想身邊那些同齡的小姑娘,甚至和騰王府的另外三位千金都不同,她明明在做著小氣的事,卻又給他胸懷天下的錯覺,她似乎只是任性的想要幫他和季籌,做出的事卻又讓他難以咨詢卻又不得不信.

她說她幫季籌討個公道,荒唐的讓人去打砸了人家的店,竟然真的換來了本早該送到的賠償款.她為了季籌開一個酒樓嗎?他不信.可是她做了,她放心大膽的把酒樓的一切都交給了季籌,他不信也得信.

她說她送他份新年禮,然後把他最需要的送到了他面前.

她依仗著騰王府的優勢隨心所欲的做著自己想要做的事,卻處處讓他受益.

他相信她的話,她說要他成為一個保家衛國,開疆辟土的將軍,而他幾乎就在那一瞬間堅定了自己的未來目標,他要當將軍,當一個讓她矚目,讓她敬佩的護國將軍!

季統素來不善言辭,即便在聽了她的話以後,還是沉默著.

半響,他吐出一個字:"好."

對面的小人手里捧著冒著熱氣的杯子,然後她輕輕放了下來,"吃完了嗎?吃完走吧."

她似乎懶了許多,從昨日開始出行便乘轎子.付錚在樓上看到那頂小轎過來的時候,心里冒出的就是這個想法.

門一動被人推開,魏西溏抬頭看到他已經坐在房里疑惑倒是愣了下:"這麼早?"

付錚過來牽她的手,"不早,怕讓你等急了."

魏西溏縮回自己的手,在主座上坐下,無鳴在站在門邊,伸手關上門,季統垂眸站在距離魏西溏不遠的地方,一言不發.

這陣勢看的付錚皺眉,"池兒,可是有什麼事?一大早的怎麼這麼嚴肅?"

"你記不記得你前些日子問過我,把長音送到太子身邊究竟要做什麼,現在可想知道原因?"她坐下以後直奔主題.

付錚立刻看她,問:"願意說了?"

魏西溏笑笑,伸手解開身上的披風,道:"說倒是不打緊,只怕付公子難以接受."

付錚再次皺了皺眉,她倒是好久沒以付公子相稱,這一稱呼讓他覺得自己與她格外疏離,"池兒,你今日怎的有點怪?"

魏西溏伸手將披風扔了出去,季統一把接在手里,她繼續道:"長音是我養在身邊養了一年,特地為太子准備的."

付錚的臉上少了剛剛的溫和,他盯著魏西溏,問:"為什麼?"

"不是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她笑笑,道:"那便讓他闖不了關,困死局中.這就是我的目的."

"為什麼?"他依舊這樣問:"殿下的目的是什麼?"

魏西溏站起來,慢慢走到他面前,道:"目的?我以為我說的很清楚,我要讓太子死."

她話音剛落,付錚已經睜大眼睛猛的站起來:"殿下!"只是下一秒,他只能重新坐回原位,季統手里握著一柄短劍,抵在他的脖子上.

付錚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季統:"季統!"

季統的臉上依舊沒有其他的表情,只是專注于手中的刀.

付錚身側的拳握了握,他咬牙道:"池兒,你竟然要這樣跟我說話?你究竟要做什麼?"

魏西溏平靜的注視他的眼,"我?我太子死,我要皇家子嗣一個不留,我要天禹江山,我要這天下,說的課夠明白?"

付錚緊緊盯著她的眼,想從她的臉上看出一些玩笑話,卻發現自己看不出任何平靜以外的表情,似乎她說的那些話都是再正常不過的話.

"你可聽明白我的話了?"她問.

"池兒!"付錚依舊盯著她的臉,問:"我聽明白又如何?聽不明白又如何?"

魏西溏笑了笑,道:"今日你有兩條路.生或死,你只能選一個."

付錚的牙關咬的死緊,"魏池!"

"我不想殺你,"她平靜的說,"只是,你若讓我難做,那便不得不殺你."她個子比他矮了那麼多,站在他面前只能仰面看他,睜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睛,問:"付錚,你可願站在我這一邊?"

付錚咬牙閉目,然後他開口:"讓他們出去!"

魏西溏看了眼季統,"你和無鳴先出去."

"殿下!"季統要開口,魏西溏抬手:"出去吧."

季統看了面色冷峻的付錚,自然知道他心里有多窩火,一心一意對著的人,卻在他最放松的時候給了他這麼一出戲碼,只怕是傷了他的心.

季統和無鳴走出房間,屋里只剩下付錚和魏西溏.

看著眼前小人平靜如常的臉,付錚只想伸手掐死她,他對她什麼樣的心思?從小寵著疼著護著,她呢?上來就給他這麼一出,連刀劍都拔了出來,她把他當什麼了?

付錚的臉色鐵青,死死瞪著她,魏西溏抬眸回視,道:"我知這樣你會生氣.不過,這是讓你在最短最快時間內接受事實的最好辦法,如此我便不必浪費更多口舌.本來我打算讓你自己慢慢看醋,只是近來太子為了圖位,影響到王府安甯,時時打亂原有計劃,是以我要先除太子."

然後她上前一步,伸手拉付錚的手,問:"你會一直生氣嗎?"

"你說呢?"

魏西溏對他笑:"我也不願這樣待你,不過,你若是真不站在我這一邊,我怕留個隱患回去把自己害死.付錚,我要你一句話,你可願助我?"

"池兒,你名不正言不順,又是女兒身,這有多難你可知道?"他問.

魏西溏不惱,只道:"自然知道.不過,我不是還有你麼?"

付錚的臉色還是那般僵,他問:"你是需要我,還是只想拉攏我試試?若是不成,便會除去我這後患?"見魏西溏不吭聲,便知她是怎麼想的,笨丫頭,連哄哄他的話都不會說,付錚氣的直接甩開她的手,"你心里頭,我便是這樣的人?"

魏西溏也不生氣,重新拉他的手,道:"你別生氣……"

"我待你怎樣,你不知道?"付錚怒道:"你上來就拿著劍架我脖子上,你讓我不生氣?我先前跟你怎麼說的?你若要想要做什麼,只管與我說,我自然會幫你……"頓了頓他自己也點頭承認:"自然,若是這樣的事,我確實會猶豫.這麼大的事,猶豫是正常,那你便拿了劍要殺我?"

魏西溏依舊牽著他的手不松,"若不這樣,我怕你會問東問西,我煩."

"你!"付錚氣結,然後他緩了緩,才道:"我問你,怎會有這樣的想法?我不信這是突然的,這會想想,你瞞了我那麼多事.讓我幫你做這做那,你還瞞我!"說兩句他便惱起來,指著門外更是怒火高漲:"你讓季統都比我先知道!"

"那你還要不要幫我?"

"你說呢?"

魏西溏道:"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蟲,我哪里知道?"

"你!"付錚看了她一眼,伸手把她按到椅子上坐下,蹲在她面前,問:"你回答了我的問題,我便告訴你我要不要幫你."

魏西溏安靜的坐著看他,付錚問:"為何有這樣的想法?"

"不想任人擺布."

這理由說的過去卻也太牽強,付錚忍了忍繼續問:"什麼開始有了這樣的想法?"

魏西溏垂著眼眸道:"墜馬醒來以後."

"你之前所做一切都是為這個做准備?"

她依舊點頭:"是."

付錚呼口氣,又問:"不願跟我說是怕我不幫你就算了,還跑去告密?"

她再次點頭,付錚伸手戳了下她的腦門,道:"你一個小毛孩,就算我去說了,誰信?"

魏西溏盯著他看.

付錚忽一下又笑了,說:"我雖惱你不信我,不過,你這樣小心是對的."

"那你要幫我?"魏西溏還是問這句.

"我不幫你誰幫?更何況,我那樣一心對太子,他也不是趁我不備給我下了血蠱?說到底,我也跑不了最後為人臣子的命運,既然如此,我自然選擇你."頓了頓,他又補充了一句:"雖然選你的風險要大的,弄不好就被滅了九族……"

謀反大罪,失敗被滅九族就再正常不過了.

他握握她的手,道:"所以池兒,你可是認真的?"

魏西溏問:"你要我讓無鳴把你腦袋砍下來證明麼?"

付錚笑:"那便罷了.不過,我冒著唄誅九族的風險幫你,那我的好處呢?"

魏西溏問他:"你要什麼好處?封王拜相?金銀珠寶?"

付錚搖頭:"我要你,給不給?"

魏西溏看著他,強調:"我還是個小孩!"

付錚歎氣:"我是說你以後長大了."

魏西溏眯著眼看他,把他認真打量了一番,突然道:"若你長大了,還是現在這副模樣,兩家的婚約還作數."

付錚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伸手一把把她從椅子上抱了起來,"池兒,這可是你說的,若是反悔,便是小狗."

被他抱著腿轉了一圈,魏西溏兩手撐著他的肩膀,急忙道:"下來下來!放我下來!"

腳落在地上,魏西溏瞪了他一眼,"成何體統?"倒是有些好奇,"我這副模樣,還是小孩,你圖什麼?"

要說這個,付錚還真說不清,瞧了她幾眼,笑道:"我瞅著多半是圖你調皮搗蛋盡給我惹麻煩事.以前你是挨人家追,我得藏著掩著你,如今你是追著人家,我得護著擋著.你若是耍著我玩,那可是天理難容了."

說了兩句,他突然又想起外頭站著的季統,不由又怒道:"怎得連季統都知道,你還瞞著我?他比我重要?還是比我更得你信任?"

魏西溏哄他:"自然是你更重要,否則怎會把你放在最後頭?我一直瞅著你要是拒絕了,我該怎麼才好,所以才放最後."

付錚確實重要,季統入朝的路必然比付錚要艱難,而付錚身後可是有個淮陽侯府.

從酒樓出去以後,付錚看了眼門口站著的季統,從他身邊經過,直接說了:"你還真適合當條看門狗."

季統抬眸看了他一眼,卻什麼話沒說,繼續低頭一動不動.

魏西溏從門後出來,跟季統說了句:"你別理他,他心里正是不爽的時候,過兩日就好了."

和付錚辭過以後,付錚有十天沒來尋她.魏西溏也不著急,他不來她也不去,明明念書的地方就隔了沒多遠.這換以前從來沒有的事,自打付錚也入了國子監後,那是三天兩頭過來尋她,午膳都要一起吃的.

高小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他那雙充滿八卦的眼還是很敏銳的,把胖腦袋伸手魏西溏那邊,小聲問:"殿下,你跟付大哥吵架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公主跟付錚吵架了?"

高小胖比劃了一下:"小爺我兩只眼睛都看到付大哥好多天沒來尋你了."抵抵她的肩膀,"若是吵架,肯定是殿下惹付大哥生氣了,你好歹去低個頭陪個不是,哪能一直慪氣呢."

魏西溏氣的一拍桌子:"都說沒有的事,你胡扯什麼?"

高小胖不服氣:"那你讓付大哥來找你啊?他不來,肯定就是被你氣的……"魏西溏拿了手邊的書本就要對著高小胖砸過去,高小胖趕緊縮回腦袋:"不說就不說,哼!"說完,高小胖跑出去玩兒了.

魏西溏坐在桌邊,伸手抓了抓頭,繃著臉不吭聲,季統坐在靠牆的位置,看了她一眼,突然站起來走到他面前,問:"殿下,要我把付公子喊過來嗎?"

抬頭看他一眼,魏西溏趕緊擺手:"不用."想了想站起來朝外走,"本公主自己去找他."

這算是入學以來,魏西溏主動找付錚,以前都是他過來尋她的.

其實付錚都有來上學,只不過他連續多日都是坐在屋子里的,畢竟是那麼大的事,他身後還有個王府,心里多少有些壓力,自然也是帶了氣,誰讓那小王八蛋那般氣人?

學里其他少年對付錚喊了句:"付錚,有人找."

付錚頭也沒抬的說了句:"不理!"然後他眼角余光便看到門口探出個腦袋,她臉上還帶了些討好,歪著腦袋看他道:"氣了這麼多日還消氣呢?心眼兒多小呀!"

上篇:第043章 死局    下篇:第045章 高小胖投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