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41章 胡九   
  
第041章 胡九

魏西溏笑眯眯問:"九爺,不知何時能來領人?"

胡九盯著這個半大少年,似乎想從這個小公子身上看出點惡作劇的想法來,只是那少年睜著一雙極為有神的眼,黑漆漆的眼珠子直愣愣的盯著他瞧,大有非要在他臉上看出些門道來的模樣.

說話的一直是這個小的,不知付家公子怎麼想,胡九放棄跟這個小的對視,轉而看向付錚:"付公子,您看……"

付錚看了也魏西溏,笑笑:"九爺,在下只負責引薦,生意場上的事,在下不通."

笑話,昨天因為不願帶她過來,差點要絕交,要是敢多管閑事壞了她的事,他還有好果子吃?這些想法在腦子里一過,付錚便窒了窒,他果真是怕了這丫頭.

魏西溏見胡九半天沒說話,反而去看付錚,直接往椅子上挪了挪,兩只小腳剛好離了地,一邊踢騰著小腳,一邊嘀咕:"什麼嘛,還說九爺是金州城里做的最大的,連這麼點人數都湊不全……"然後她拉著小臉,跳下椅子道:"既然這樣,那本公子另尋他家便是,不必為難九爺."

這話要是傳出去,九爺的招牌怕是就被砸了.胡九見付家小公子不管這事,就只能再跟著小小公子商量:"不知道唐公子要這麼多勞力做什麼,畢竟不說小數目,胡某也要問清來去.當初胡某接了這些人,可也是允諾了他們家人,只送大戶人家……"

魏西溏道:"九爺這便放心,本公子買了他們,自然只會把他們送入大戶人家當差,若九爺不放心,交易時可力字據."

胡九想了想,才道:"這樣,唐公子要的人數眾多,容胡某回去清點人數再做定奪.不知唐公子意下如何?"

魏西溏直接道:"本公子不是不通情面之人,自然可以.那本公子便等九爺消息便是."

"不知胡某如何才能找到唐公子."

"金州新開了一家客來酒樓,本公子在那酒樓里有個常年包下的包廂,九爺若是有消息,只管著人去里知會一聲,本公子自然會知道."魏西溏問:"本宮自己又如何尋到九爺?莫非仍要前往煙花之地?"

胡九的臉上倒是有些尷尬,"胭脂樓里也有在下一間房,公子可著人去胭脂樓尋沁香姑娘,只管說找胡某便可."

魏西溏咂嘴,點頭:"九爺真是好興致……"又看了眼他的體格,補充了一句,道:"也是好體力."

付錚:"噗——"一邊接過隨從遞過來的帕子,一邊瞪她,她知道什麼是興致?還好體格,說的跟老色狼似得,趕緊岔開話題:"難得今日請的九爺一見,九爺若不嫌棄,大家一起吃個便飯,就算交個朋友吧."

胡九對付錚抱歉道:"承蒙付公子唐公子不嫌棄胡某是草莽中人,胡某自然願意."

魏西溏對著外面說了聲:"人呢?還不上茶?"

話音剛落,包廂的門便被人推開,從外頭進來一個穿紅衣裳的姑娘,那小臉長的,真正花容月貌美若天仙,一身紅衣著實適合她那張美豔的臉,似乎瞟見胡九盯著她瞧,趁著另外兩個主子不注意,對著胡九狠狠就是一瞪.

她手里端了一個托盤,里頭放在一只精致的小壺,走過來放到桌上,又對著他翻了個白眼仁,扭身走了出去.

胡九沒還瞅夠,美人兒已經出去,正心癢癢的時候外頭跟著又進來一個黃衣裳的美人,乍一見這美人,胡九就覺得自己今天賺大發了,真正不相上下的美啊,只不過這個少了剛剛那個辣勁,溫婉了些,似乎也發現了他盯著看,只白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杯盞便快步走了出去.

胡九的眼睛連連卡巴了好些下,真想就跟著那姑娘追出去,不過礙于身邊還有兩位看起來身份尊貴的少年在,他也只能忍下,正惆悵的時候,不妨門外又進來一個穿青衣裳的美人兒,還是不相上下的美啊,她對著屋里行了個禮,柔聲問:"公子,您是要奴婢伺候還是要初念伺候?"

魏西溏道:"此茶清淡,你與初念都可.不過,你今日衣裳不合本公子的眼,讓初念進來吧."

那美人兒正眼兒沒瞧胡九一眼,便恭敬的退了出去,看的胡九屁股都離了椅子,無意中瞧見那唐小公子盯著他瞧,離了椅子的屁股又只能挨了椅子,他可不蠢,剛剛那三個各有千秋的美人兒可都是這位小公子的奴婢,他怎麼能當著主人家的面失態呢.

胡九正惋惜瞧不見美人的時候,又聽門外有了動靜,一個輕輕柔柔的聲音在外頭響起,"公子,初念給公子請安,給各位爺請安."

然後便進來一個著了水藍衣裳的姑娘,胡九早早就等著瞧了,那姑娘一進來胡九爺的小心肝蹦跶的特別歡,他是個粗人,平日里逛的青樓里的姑娘個個都跟紅衣裳那姑娘一樣潑辣,良家溫婉的姑娘看到他被嚇的直哭,時間一長他就有些怕那些見了他就哭的女人,再加上當初那個命案,胡九那是絕對不敢碰那種姑娘的,連瞧一眼都不會.

這會看到這美的天仙似得人兒,說話聲還是嬌嬌柔柔的,只聽的他心肝兒癢癢,沒瞧見倒也罷了,抱著樓里的姑娘一樣樂呵,如今瞧見了這美人,胡九才發現其實他還是喜歡這種調調,光聽聲音就想把她摁床上往死里弄,最好他快活一夜她能哭上一夜.

于是胡九很不要臉的發現他家兄弟有了抬頭的跡象,趕緊往里坐坐遮掩,不敢直接盯著姑娘瞧,就盡用眼角往人身段上瞧,嘖嘖,這小身段,他兩只手就能圈起來,也不知道能不能經得住他折騰,可是胖的他又不喜歡,就喜歡這種柳腰盈盈一握的美人.

初念立在桌頭,低眉順目,安靜的切茶.

美人兒就是不一樣,人美身段美,就連那手都是美的,胡九時不時偷偷掀一下眼皮子偷看初念的臉,一不小心便被初念捉到了,初念抿了抿,安靜的收回視線,不過微微傾了傾身子,不去正面對他,給他留個背影.

胡九的身體都被美人這一眼看酥了,其實美人就無意中瞟了他一眼,他就多想了,胡九覺得兄弟今天有些不聽話.美人顯然對他的偷看的行為不滿,都沒好臉色.胡九清了清嗓子,努力把注意力都放在付公子和唐公子那邊,生怕再讓美人兒對他更加反感.

"唐公子家是做酒樓生意的?"

魏西溏天點頭:"正是.混些小錢罷了,不提也罷."

胡九死性不改,忍不住往美人身上扯話題:"唐公子家的奴婢真是個個貌若天仙……"

"公子請用茶."初念把切好的茶分別送到魏西溏面前,又在付錚面前放了一杯,"付公子請用茶."

胡九立刻正襟危坐,等著美人把茶送到自己面前,他就是個粗人,茶這東西到他嘴里跟貓尿沒甚區別,這輩子都沒這麼期待著要喝茶.

果然,初念把一杯茶送到他面前,"客人請用茶."

然後魏西溏和付錚就聽胡九跟初念柔聲柔氣,努力裝的像個文化人似得,說:"在下姓胡名九,姑……"

"九爺請用茶."初念姑娘只對他福了福,便轉身繼續把注意力放在茶上,胡九說了一半的話就堵在喉嚨口.

魏西溏抬眸瞧了眼初念,突然道:"辛苦初念,你且出去歇著,讓盼夏進來伺候."

"奴婢謝公子."初念施了個禮,恭敬退了出去.

胡九急忙放下手里的茶,站起來就要跟出去,魏西溏一臉詫異的問:"九爺可是要出恭?"

胡九連連點頭:"茅……茅……出恭!對,就是出恭!"

然後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他到外頭轉了一圈,結果那美人不知去了哪里,前後腳的距離,他出來就不見了美人.

胡九只好又回了房里,看了看候在一旁的青衣美人,一樣的美人兒,不知怎的,他看了竟然沒了剛剛的興趣,果然他還是喜歡那種柔柔弱弱一欺負就哭的美人.

一頓飯下來,胡九一個勁的往門口瞟,結果到最後都沒再出來.

午飯後,魏西溏和付錚自然要離開,身後一字排開站了四個美人,胡九的眼睛就往初念身上瞟,瞟的初念又氣又急又羞又惱,眼圈都紅了.其他三個姑娘一見,直接就把初念擋在最後頭,瞧也只能瞧見她們.

魏西溏道:"九爺,那本公子便等九爺的好消息了,就此別過,不送."

然後和付錚帶著四個丫頭回去了.

路上付錚斜眼問她:"你到底要做些什麼?"

魏西溏直接道:"不告訴你了."

這樣坦蕩,倒是讓他沒法了,她不說,偏又帶著他一起,讓他不管都不行.雖說下次她和胡九的碰面沒捎上他,不過付錚又不傻,她不告訴,自己又不是不會去查.

再說胡九辭過以後,直奔胭脂樓,捉了老鴇就問:"樓里有沒有那種長的美,性子又軟,一生氣就哭的姑娘?"

老鴇的小帕子直接撩在他臉上:"九爺,真要給您給愛哭愛鬧的姑娘,您還不氣死啊?九爺您可是來找樂子的,還是找祖宗的?"

"你就說有沒有!"

"有道是有一個,不過……"

胡九直接道:"就這個,送到我房里.現在就送!"然後九爺喜滋滋到房里等嬌滴滴的美人.

不多時,兩個龜公捆了一個姑娘送到他房里,胡九終于知道老板的"不過"是什麼了,這哪里是什麼嬌滴滴的姑娘,這根本就是個貞潔烈女,人家甯死不從,這還有啥意思啊?

胡九爺沒興致了,灰溜溜的去沁香姑娘房里,沁香姑娘哭的梨花帶雨,"你這沒良心的……到了樓里竟然找別的姑娘……你找去,你找去!奴家死了算了,其他姐妹都嘲笑奴家,奴家哪里做的不好你這個沒心肝的……"

胡九爺說好話,順便往她手里塞了個大元寶:"我這不是一時鬼迷心竅嗎?好了好了,別哭了,來來,讓九爺疼疼你,瀉瀉火."

沁香姑娘摸著大元寶,立馬投懷送抱,"九爺,人家都要傷心死了……"

回到府里,有個人跑來找魏丁,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魏丁點點頭,又趕緊回府里稟告:"殿下,長音那邊傳來消息,就在剛才,有人要毒殺長音!"

"毒殺?"魏西溏想了想,道:"若是毒殺不成,只怕還會再去.長音不死,他們不會善罷甘休"

魏丁一愣:"殿下,那長音……"

"長音自然不能死."魏西溏略一想,道:"本公主讓無鳴出去一趟,務必護長音周全."

太子怎麼樣想留長音,他的幕僚就怎樣不願留她,他們要是不想殺長音,那才是奇怪的事.

只要長音不死,太子就會一直惦記,魏西溏要的就是讓他一直惦記.

幕僚團隊自然是要遮著掩著這個消息的,即便遮掩不住,他們也有應對的萬全之策,人是要除,又要做到不能讓太子遷怒,否則這種背著主子做他不高興的事,說什麼也會傷了他們和主子之間的主仆關系.

高小胖那邊三五不時傳過來的消息,倒是讓魏西溏多少知道些太子幕僚的一些動向,畢竟高澤算是幕僚里的重要一員.

不過,這日高小胖找過來,垂頭喪氣的跟魏西溏道:"殿下,我今日偷聽我哥跟我爹說話,叫我爹捉到了,罰我面壁思過,我這是偷跑出來的,接下來幾日,只怕我沒法跟你一道說好玩的事了."

魏西溏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同情:"那你好生回家歇著吧.好好面壁思,讓你爹早日把你放出來."

少了高湛的一個渠道,這消息確實封閉不少,長音如今被送到鄉間一個農戶人家,暫時倒也安全.

至于太子,雖然他處理的及時沒讓人二皇子和董貴妃捉到把柄,不過多少影響了在榮承帝心里的位置,聽付錚說,這幾日太子在宮里時常遭到訓斥,皇後要是說兩句話,連帶著皇後都被榮承帝說了兩句,二皇子作為太子的有力競爭對手,倒是讓他得了些好處.其他皇子雖說個個都有野心,只不過觀望的多,暫時只有二皇子敢爭和太子抗衡.

自然,長音遭人襲擊的事也傳到了太子耳中,雖然在宮里出不去,太子卻是時刻關注長音動向,下毒的人被當場活捉,捉的人正是太子專程留給長音的護衛,逼問過後的筆錄遞到太子手里,就成了有人收買下毒的人,至于什麼人,那人打死都說不知道.

太子在宮里,又出不去,擔心長音安危卻又沒奈何,只能暗中多派幾個人護著.

因著太子近來的名聲以及在外頭養女人的傳聞,皇後思來想去,決定讓太子提前贏取太子妃董雙魚.

這宮里的消息魏西溏不得而知,不過,卻有人主動跟她說起這事.

新年過年,逍遙了一個年市的小紈绔們紛紛上學,那位閑來無事就願意教書的夫子也重新來國子監.國子監的主薄大人自然是願意老太傅經常過來的,這事求都求不來的人物.教導出兩代帝王的老人家,榮承帝都要尊敬兩分,主薄巴不得他老人家經常過來出分力.

自然老夫子回來,代課的仙尊就要回去.

皇後要為太子娶太子妃的事,就是相卿跟魏西溏說的.

魏西溏懷疑的看了眼相卿,小心的問:"仙尊可知道陛下同意否?"

相卿應道:"娶親大事,自然知曉."他走了兩步,突然道:"殿下若想事成,憑一人之力難以持續,何必借力?"

魏西溏站住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仙尊警言慎行,本公主不過一介女子,若說成事也不過是想賺些零花的銀子,想必這礙不著仙尊."

說完,她道:"弟子告退."轉身離開.

相卿站在原地,兩手操在袖子,半天,一臉納悶的邊走邊道:"殿下可真是戒心深重啊!"

高小胖這幾天都沒精神,看到魏西溏進門,還捧著臉道:"殿下,你覺得我瘦了沒?我覺得著我被我爹關了幾日,瘦了."

看了眼高小胖圓滾滾的小胖臉,魏西溏道:"你瘦沒瘦本公主不知道,不過,這臉好像圓了一圈."

高小胖一聽,頓時怕在桌子上大哭:"殿下你就知道欺負我!我再不跟你做朋友了,咱倆的兄弟情走到了盡頭,斷交!"

魏西溏伸手拍拍的肩膀:"好."

高小胖頓時哭的更傷心,然後他扭頭尋求季統幫助,"季統,你說殿下是不是一直欺負人?"

結果季統看他一眼應道:"殿下沒說錯,你的臉確實圓了一圈."

"你跟殿下是一伙的!"他明明瘦了一圈,然後高小胖被氣跑了.

魏西溏出去通知魏丁,把高小胖找回來,萬一跑藏起來,找都找不到.

不過高小胖很好哄就是了,得知魏丁出去尋他是殿下叫的,回來以後看人的眼神都是用眼角瞟的,得瑟的不行.

老夫子哪里管座位什麼情況,再者他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仙尊願意這樣排座,自然有仙尊的道理.

十七皇子還是被擠在最後頭,本來指望老夫子來了以後能給些安慰的十七皇子,氣的回去就跟唐貴妃告狀,說在國子監被人排擠,就連座位都是坐在最後頭的.

唐貴妃想到最近處境被動的太子,安撫十七皇子道:"皇兒暫且忍耐著,太子和二皇子的暗斗過不了多久就會轉成明斗,我們就等在坐收漁翁之利.你年歲小,來日方長,而太子和其他幾個皇子年紀越大,勢力越強,位置越穩就越容易出事.如今陛下身強體壯,封了太子又如何?不過是占著一個不能如廁的茅坑罷了!"

還沒說,如今太子的境地確實如此,看看榮承帝在後宮美人里頭雄風不減的狀況就知道,正值壯年,怎麼舍得舍棄皇權?立下太子,也不過是抵不過老臣們糾纏罷了,私心里還是希望自己能多做幾十年皇帝.

看透這個道理的人大有人在,所以後宮嬪妃和皇子眾多,但是參與爭位的只有兩個快成年的皇子,其他皇子大多是在努力當個讓榮承帝看得到的乖寶寶.

二皇子爭是必然,他與太子年齡相仿,他若不爭,便是讓太子一家獨大,地位若是鞏固了,自然也就成了榮承帝心里的最佳人選,所以二皇子時不時給太子找點麻煩,讓榮承帝知道太子的諸多弊端和缺陷.

宮里兩位皇子明爭暗斗從來未曾消停,榮承帝還沉浸在丹藥帶來的幸福當中,一旦發現自己今晚不如昨晚,就會督促仙尊獻藥,勢必要把最好的狀態用在美人身上.

今日仙尊身邊服侍的人中,多了個清麗佳人,因著世外女子不懂規矩,在花園擅自采花叫董貴妃拿住,驚動了榮承帝,過來一看道佳人,榮承帝一眼相中.

仙尊說了,這是他在世外仙島上的一名家仆,連名姓都沒有,不過一個下人,榮承帝身邊若是缺個服侍的,送給陛下無妨.

榮承帝一聽是仙島上的美人,那自然跟凡間女子不同,帶著睡了一覺,果然覺得*,一高興還給封了個位,然後便連續寵著,嫉妒的後宮那幫女人心肝肺都在隱隱作痛.

仙尊送了個仙島美人的事給榮承帝這事一傳出來,魏西溏就覺得怪.家仆啊?她好像聽那妖道說過,招搖山那邊有個專出雙生子小島,天生神力人人勤勞,分明有更好家仆可用,怎會用個女子當家仆?

付錚知道以後,一針見血道:"池兒,這你就不知了,這種以主人自居的人,除了家仆成群,再者就是侍妾眾多,身邊有個把美人兒倒也正常."

他這樣一說,魏西溏明白了,肯定是那妖道暖床的,結果被榮承帝那老色胚要了去.

魏西溏替相卿生出點惋惜,好容易從招搖山喊來個美人來,還沒在被窩暖熱,就被榮承帝抱熱坑頭上了,相卿得多鬧心啊?

有了這想法以後,再看到相卿,魏西溏的眼里帶了同情,言談之間還帶了些安慰:"仙尊若是覺得無聊,可尋個紅顏知己什麼的,還是能解點愁緒的.若現在覺得為難,本公主身邊倒是有些姑娘,就當送給仙尊解乏了."

相卿一臉莫名其妙,"殿下可是有了什麼誤會?"

魏西溏一臉你懂的表情,好歹她還是個女孩子的身體,說多了反倒惹疑,只呵呵笑道:"不必理會本公主,隨口一說罷了."然後帶著同情的看了眼相卿,拉著付錚走了.

相卿:"……"

付錚突然覺得心闊神怡.

今些日子付錚和季統實在有些不合.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季統現在有機會每日去王府與無鳴對練上一陣子,付錚從知道哪日開始,便也天天過去湊熱鬧,漸漸的倒是跟季統較上了勁.

魏西溏坐在亭子里,手托著腮,看那三人在那邊"練武".其實看著更像打架,付錚和季統互看不順眼,那是招招往狠里戳,好在旁邊還有個無鳴在,一旦發現有脫離掌控的狀況,便會出手擋開.

若論起來,還是付錚的功夫要好些,畢竟他有專門武師教授,來路更正.

付錚伸手扔了撿到隨身貼侍手里,接過王府丫頭遞過來的帕子拭汗,嘴里說了句:"你天天坐在這里看,不覺得煩?"

魏西溏應道:"看著你們練,我也能學到東西.你以為我是白看麼?"

在王府里,付錚自然沒有拘謹,季統自然不敢這樣隨性,他練完,只能對著魏西溏和無鳴行禮道謝,然後辭過幾人回家.

付錚問:"之前去找了胡九,他可有再跟你接頭?"

魏西溏一邊吃著糕點,一邊道:"有.第二日就讓人去找了,我讓人傳話了,今日忙些,要過幾日才去,他昨日和今日都讓人去催了."

付錚忍不住道:"他急的不是生意,是那日見到的美人吧?"

魏西溏笑著問道:"你也看出來了?"

付錚伸手點她的鼻子:"別讓我捉到你在做什麼壞事,看我到時候怎麼收拾你."

魏西溏喝了口水,道:"等你查到了什麼,只怕到時候你便不會有這個想法."

付錚笑:"那會是什麼想法?難不成還恨不得要掐死你?"

魏西溏想了想,然後她點頭道:"差不多吧."

話說的半真半假,付錚只眯了眯眼看她,倒是沒再追問.

挑了個休沐的日子,魏西溏讓人去跟胡九傳話碰面,這次同去的還是上次那四個姑娘.

這會碰面的地方是客來酒樓,胡九顛顛就提前跑了去,一眼看到那四個姑娘里頭那個水藍衫姑娘,只記得當時喚她叫初念,至于字是怎麼寫的胡九也不知道,他不認字,如今的他生意的賬目是家里的妹妹記的.

一看的初念的小模樣胡九心就癢癢,可那是人家的奴婢,他又不能要過來.回去挨個逛了各家青樓,專門找性子柔柔身段兒窈窕的姑娘,身段兒好的姑娘好找,可這見到陌生人就怕羞的姑娘真難找,特別是在青樓里頭.逛了那麼多家,看了那麼多姑娘,胡九愣是沒發現有一個比得上之前他在唐公子身邊瞧見的那個.

初念被他瞧的伸手拿了袖子遮臉,眼圈一不小心就紅了,遇到這種大老粗,真是又羞又惱又沒法子.

她眼圈一紅,胡九就有些興奮,不知怎的,一看這美人兒要哭不哭的模樣,他就想對她干點啥.

魏西溏張嘴道:"九爺,不知……"發現他一直盯著初念瞧,直接回頭說了句:"都站著干什麼?在外面候著."

胡九一下子就開口:"唐公子,嬌滴滴的姑娘在外頭站著倒是便宜了旁人,若是遇上登徒子豈不是糟糕?在屋子里待著也沒甚……咳咳……"

魏西溏呵呵干笑兩聲:"九爺果然是憐香惜玉之人.雖說是些奴婢,本公子自然不會虧待她們,只是你我二人的生意場,她們在的話說話有些不敞亮,自然是出去的好,就在隔壁屋里待著,不會晾在外頭."

胡九眼睜睜看著小美人被攆了出去,頓時覺得人生實在是了無生趣了.

沒了美人,不過美人的主人還在,胡九自然更要嚴陣以待,"唐公子,胡某回去著人點了點數量,實在覺得不適合成全售出.不瞞唐公子說,如今的勞力人雖多,不過買不起價,不是不認字,就是什麼都不懂,都是些窮苦人家的,能溫飽就不會賣兒賣女,這些即便賣出去,也會被人退貨,胡某那邊的人手到時湊夠,只是若是被唐公子買了,其他人家要人卻沒有,不但會跑了老主顧,還會影響了聲譽,胡某不能為了圖一時買的痛快端了胡某日後的財路.還請唐公子恕罪."

魏西溏點頭:"經商之道本就講究細水長流.九爺是看得到大局的人,本公主對九爺倒是生出些佩服的心.九爺是個坦蕩人,那本公子也不滿九爺,本公子本想買了這些人帶回去雕琢一番,再以高價出售,賺個差價錢的."

胡九頓時"啊"了一聲,變了臉色:"唐公子這是要跟胡某搶生意!"

魏西溏對他擺手:"九爺誤會.說是搶生意,其實沒有爭競."她看著胡九問:"敢問九爺,你買一個*歲的丫頭給別人,多少銀子?假設你買給別人五兩銀子,我來買同樣也是五兩,九爺賣給別人二十個丫頭一百兩銀子,本公子同樣出了一百兩,九爺未曾虧損是也不是?"

胡九點頭:"是."

魏西溏又道:"本公子買回來的丫頭,可是要花成本在她們身上,讓她們識得一兩個字,會些基本的禮儀,是要送到府里的,還是送到大戶人家的,是要官員家里,還是商賈人家的,本公子可是要花時間在她們身上,一個丫頭五兩銀子買回來,本公子再賣便是二十五兩.九爺以為一個五兩的丫頭和一個二十五兩的丫頭,有何區別?"

胡九直接道:"二十五兩的,有些人家買不起."

魏西溏點頭:"正是.那自然是九爺的價格更有優勢,譬如騰王府要的丫頭,自然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要送進去的,每次王府挑人,都是千挑萬選,要識些字,要懂些規矩的,即便九爺再把便宜一兩銀子,王府也不會要四兩價格的丫頭.本公子要賺的,就是這些人家的特殊要求,是以,即便本公子做成,和九爺的生意也不會起沖突."

胡九想了想,倒是點了點頭:"唐公子不虧是出自商賈之家,所說言之有理.胡某倒是沒想過還有這樣一個賺錢的法子."

她扭頭看向胡九,笑道:"不過,九爺不願買,那本公子倒是想到了更好的法子,不知道九爺是否感興趣."

胡九試探的問:"唐公子說來聽聽?"

魏西溏道:"你我二人合作,九爺負責提供人,本公子負責找人因材施教,其中所費銀兩你我二人各分一半,至于最後的利潤可六四分成,你六本公子四,如何?"

胡九愣了下,半響才道:"此事重大,容胡某略想想."

魏西溏點頭:"那是自然.古往今來,變化總會讓人驚慌,其實一層不變才是後退."然後她扭頭對門口道,"傳膳."

四個丫頭挨個進來,往他們面前放涼菜,胡九的眼又瞄道初念的臉上,好幾次都想張嘴說話,結果還沒來得及開口,初念就已經轉身走了出去,換了其他丫頭上菜.

魏西溏用膳時,盼夏和初念就在旁邊替她布菜,胡九吃飯從來沒這麼講究過,他原本也有布菜丫頭,結果人家一站他就吃不下去了,只好人下去,一頓飯,他就一邊往嘴里塞飯,一邊盯著初念的臉看,把個初念看的咬牙跺腳,最後紅著眼圈跑了下去,換了另外的姑娘過來伺候.

生意自然是談成了,不過辭別時,胡九總算跟魏西溏開口,"唐公子,那個你的這些姑娘可是家奴?"

魏西溏點頭:"自然是家奴,九爺怎突然問起這個?"

于是,胡九一臉羞澀道:"那個……不知那位初念姑娘可有婚配?"

魏西溏應道:"尚未婚配.九爺莫非想要做媒?"

"呃,"胡九紅著臉道:"胡某迄今尚未娶親……"

魏西溏斜眼,是沒娶親,不過早已萬花叢中過的老油條了,還想裝純情老光棍,太惡心人了.

上篇:第041章 買賣這些小事    下篇:第043章 死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