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40章 仔細觀察觀察   
  
第040章 仔細觀察觀察

魏西溏忽一下從再次站了起來,看相卿的眼神有些怪異,她斜著眼,擰著眉,盯著他看了半響,然後小心的摸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一邊喃喃道:"果然是個有戀女娃嗜好的山中妖道……"他還打算戀到死了!

後背有些發涼,魏西溏正權衡是拔腿跑出門,還是繼續留下來再試探兩句,不妨門口有人說話,魏西溏聽出有騰王的聲音,立馬對著門口喚道:"父王!"

騰王果然找了過來,騰王妃找了人去知會騰王,一聽池兒被妖道帶走了,便挽著袖子趕了過來,過來的時候剛好碰到騰王妃和自己家三個姑娘.

"是父王母妃尋了過來."

相卿起身道:"殿下請坐,相卿請王爺王妃進來."

騰王一家都站在門口,看到那妖道走出來,騰王就要往里闖,"本王的池兒是不是在仙尊屋內?"

相卿點頭:"正是,請王爺王妃娘娘以及三位小姐屋里坐,小殿下正等在屋內."

騰王一聽,扭頭拉著騰王妃的手,哄道:"柔兒,剛剛不是還要賞剛開的臘梅?本王隨仙尊進屋小坐,隨後就跟上你們,仙尊喜靜,靜兒那般愛吵,別擾了仙尊清淨,可好?"

騰王妃極為推崇仙尊,倒是想經常跟騰王聊天說話,只是又覺得騰王說地有道理,雖不甘願,可家里三個姑娘還未出嫁,豈能隨便出入男子屋內?

想及此,騰王妃點頭應道:"妾身明白,王爺也別太晚,萬一擾了仙尊清淨他不高興,一甩袖子走了可就不好."

要是那妖道能不高興一甩袖子就走,騰王非得給佛祖包個大紅包,只是他不走啊,他可是死活賴著池兒,池兒面皮薄撐不住才答應讓他留下過年的.

送走騰王妃和三個姑娘,騰王這才隨著相卿進屋,走在院子里的時候就看到魏西溏坐在小桌前,面前擺了一堆小碟,一看就是用了好一會.

看到騰王進來,魏西溏便站了起來:"父王."

騰王伸手指她,"池兒,你好大的膽子!也不怕擾了仙尊清修."

她哪里不知道騰王什麼意思?就是怕那妖道把她騙了.之前沒發現,近來仙尊出現在騰王府的次數多了以後,騰王便逐漸不喜起來,似乎擔心仙尊對她別有用心,稱呼也私底下從仙尊變成了妖道,面子功夫做的還算勉強過得去.

這是自己家里,騰王自然不會多客氣,又因著這位仙尊得了榮承帝歡心,卻也不敢太過怠慢.

魏西溏扶著騰王坐下,"父王,仙尊這里的零嘴都跟別人家不一樣,你瞧這些."

沒見過的東西自然會稀奇一點,騰王垂了垂眼皮子,敷衍的點點頭,就算是龍肉做成的東西,單聽零嘴兩個字他就沒甚興趣,他一個成年大男人,哪里在意這些東西,也只有小姑娘才喜歡.想起前些日子常有幼童被人偷了,想必那些人就是拿了好吃的哄了孩子.

騰王順勢捏捏她的臉蛋:"這麼大的人還不知道外人東西不能亂吃的道理?到哪里都敢亂吃東西?!你也不怕別有用心之人在食物里給你放點不該有的東西.你是小姑娘你自己不知道?"

魏西溏揉著臉,"仙尊說了,孩兒不值當他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騰王大怒,"仙尊莫非覺得我兒不夠尊貴?長的不可愛?所以不值當你下手?"

魏西溏:"……"父王,你到底是要人家下手呢,還是不下手呢?

相卿淺笑,"王爺誤會.在下豈有這樣的心思?"

騰王又怒:"那仙尊是什麼心思?莫非你還真存了給我孩下亂七八糟東西的心思?"

魏西溏:"……"父王,你是要逼死人的節奏啊.

相卿依舊一臉世外仙人的儀容:"小殿下尊貴無雙,活潑好動,在下喜愛還來不及,哪里會有那般齷齪心思?"

騰王冷著臉,"如此最好,我家池兒雖年幼,可也不是那般任人好糊弄的."又扭頭看向魏西溏道:"池兒,你先去尋你母妃,你姐姐們陪了她在賞花,你也去,父王稍後就到."

魏西溏擔心的了看了眼騰王,只想對他說三個字:別吵架.

相卿對她笑道:"殿下但去無妨,想必王爺有話對在下講."

"父王,那兒子先去尋母妃."又掉頭對相卿道:"仙尊,弟子告退."

"殿下慢行."

待魏西溏離開以後,騰王的臉色便逐漸嚴肅起來,幾個小童過來,撤了桌上的零嘴,上了清茶.

一個小童跪坐身側,替二人倒茶.

騰王直接開口:"仙尊,本王敬你世外高人,素來以禮相待,只是本王有一事不解,往仙尊實言相告."

相卿點頭,"在下確實來自世外,對凡塵俗禮知之甚少,若有得罪之處,望王爺海涵.王爺但問無妨,仙尊必如實回稟."

"自仙尊入金州遇上我兒後,仙尊便多番接近我兒,不知仙尊有何目的?仙尊勿惱,這不過是一個為人父者對女兒的關切之心,望仙尊如實相告."騰王說的坦誠,天下父心,任誰都不會回避涉及兒女安危之事.

相卿的視線落在小童泡茶的動作上,待那小童放下茶壺,便示意了一下,小童立刻站起來退出房內.

他抬眸,對上騰王的視線,道:"王爺可還記得在下初遇殿下發生的事?"

騰王想都沒想,直接道:"仙尊差點害了我兒性命,本王自然不會忘.正因如此,本王才更要問清仙尊本意."

"在下記得,龍相天成貴不可及."相卿淡淡道:"此八字是在下對殿下吉言."

騰王猛的站了起來:"你!"

相卿抬頭,看著騰王笑了笑,道:"王爺,實不相瞞,在下當日直言便是此八字."不等騰王有所反應,他便繼續道:"王爺問在下對殿下有何目的,只怕說了,王爺不信."

"真假本王自會判斷,信與不信,借看仙尊的是否如實相告了."騰王道:"仙尊說了聽聽."

相卿輕描淡寫道:"在下此番出世,目的是助殿下登基稱帝一統八方,在下要殿下登基之路暢通無阻,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在下要殿下成為傾世明君."他笑問:"王爺對在下的答案可滿意?"

騰王一愣震驚的盯著他,半響吐出兩個字:"瘋子!"他問道:"你究竟是哪里來的妖道?這樣的話也敢亂說!池兒別說是個女子即便是個男兒,也無那般心思.皇兄賢明,皇位後繼有人,皇族子弟繁盛,如何都輪不到女子當政.莫非你還要助池兒弑君?本王真不知該說仙尊天真還是膽大.仙尊不懂凡塵俗世便罷,竟會說出這等大逆不道的話來.本王素來無心問政,自是擁護皇兄,池兒再聰慧機靈,也不過是個年幼的孩子,她懂什麼國家政事?騰王府內,豈有仙尊這般胡說八道?本王一家好心收留你,你卻要害本王一家老小,敢問仙尊居心何在?"

騰王站起身,冷道:"本王體諒仙尊世外高人不懂忌諱,便不再剛才話題.望仙尊日後莫要再說這般大逆不道的話,否則別怪本王回稟皇兄,斷仙尊一個妖言惑眾胡言亂語的死罪."

"王爺,"相卿淡笑,依舊端坐,道:"王爺以愛妻愛女聞名,王爺可曾想過,若新帝登基,王爺當如何自處?王爺以為能做到明哲保身?太子如今拉攏王爺,可王爺有何能值得拉攏?不過是王爺身上陛下榮寵猶在,一旦新帝登基,王爺失了陛下庇佑,如何護住妻女?王爺可別忘了,即便新帝放任王爺養老,可王爺膝下還有四位如花似玉的千金,一個任人宰割的親王無甚要緊,可親王之女也是尊貴的皇家女,自當物盡其用.隨便賜個封號,和親,聯姻,無非是利用女子的特性當禮物送出去.到那時,王爺手里心里捧著疼著的掌上明珠,也不過是他人的玩物罷了."

"一派胡言!"騰王氣的瑟瑟發抖,"本王敬你世外之人,又救過錚兒性命,想不到你竟存心害本王一家老小!你有陰謀陽謀與我何干?池兒素來無心,你來了以後幾番尋她,今日還敢妖言惑眾!莫說池兒是個女子,即便是個男子本王絕不能讓她參與那等險事,女子當政我朝難容,你有輔君之能為何不在宮里輔佐我皇兄造福黎民百姓,非要拉上池兒攪這灘混水,你以仙尊自居,卻做這等齷齪之事,究竟是何居心?"

相卿他抬眸,笑意落在那張宛如神祗降臨的臉上,卻給人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帶著嘲諷的錯覺,"王爺無心為君,自是王爺所願.只是,王爺如何壓制殿下鴻鵠之志?"

"鴻鵠之志?"騰王怒道:"池兒不過是個九歲女童!她知什麼龍相天成?若不是你對她亂放這般厥詞,池兒絕不會生出非分之心……"

騰王話未說完,相卿打斷道:"殿下乃百年難遇的女帝星,萬星環繞其周,殿下登基稱帝天下一統皆是天命.王爺可是逆天改命?"

"放肆!這等大逆不道可誅滅九族的話你也敢說?"騰王一腳踹在桌上,他咬牙怒道:"仙尊這番話,莫說是個孩子,哪怕是個長者聽了也會動容.本王不知道池兒現在是否存了這樣的心思,她若真有,也是受仙尊蠱惑.本王一家老小若是被你害死,本王定要拉你墊背!"

相卿伸手推開小桌,然後緩緩站起,在騰王面前站直身體,他淡笑道:"王爺,志高不再年紀.這番話在下只對王爺一人說過,殿下並不知女帝星一事.在下不信,王爺在殿下身上從未發現與他人有何不同?"

騰王那張滿是憤怒之氣的臉上在聽了相卿的話之後突然頓了一頓,短暫的停頓後他一口否定:"未曾!我兒頑劣本王知曉,除此之外再無不同!"

相卿道:"如此,那在下便不強求.只是,望王爺思量究竟,值或不值?在下敬重王爺任何決定."他看著騰王的眼睛,繼而一笑,道:"王爺可還記得在下剛剛說過,在下會替殿下掃清登基之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但望王爺不要讓殿下失望,不阻殿下前進之路."

騰王咬牙道:"池兒是本王之女,本王疼寵那是為父之心.仙尊所說本王自會查清.至于池兒那邊,本王會去說,不勞仙尊操心!"

相卿應道:"王爺若能勸得殿下,在下自當離開金州回招搖山,永不出世.若王爺勸不得殿下,在下必然常伴殿下左右,保殿下一世順暢."言畢,相卿傾身施禮:"在下恭送王爺!"

騰王握著拳頭站在原地,沉默半響,然後他轉身走了出去.

外頭一片白雪茫茫,遠處傳來女孩子的吵鬧聲,騰王朝著那邊走去,騰王妃正帶著幾個孩子在賞梅,一路聞著花香,說說笑笑倒是和睦.

騰王看向魏西溏,她正倒背雙手瞪著魏靜思,對于三姐仗著比她高往她脖子里灌雪球這事十分憤怒.魏靜思嘻嘻哈哈看著她道:"矮冬瓜!矮冬瓜!"

魏西溏回她:"冬瓜籽."

魏靜思炸毛,"我明明比你高,怎麼就冬瓜籽了!"

魏西溏指她胸部:"我是說三姐姐這里冬瓜籽."

魏靜思跺腳,沖過去要打她:"讓你胡說!母妃,你看池兒!盡胡說!"

扭頭看到騰王站在不遠處,魏西溏喊道:"父王!"

"池兒,和母妃姐姐們玩的可高興?"騰王摸摸她的頭,魏西溏不著痕跡的讓了讓,笑道:"有母妃和姐姐們陪著,池兒自然高興."

騰王的手慢慢縮回來,是了,似乎每次他摸了池兒的手,她都會讓上一讓,十分小心不著痕跡,讓人覺不出突兀來,他卻剛剛發現,原來池兒是個不容他人碰觸她頭部的人.

晚膳的時候,騰王再次發現,原來他的池兒有些潔癖.

別人筷尖碰過的食物她不食用,就連丫鬟遞給她的筷子,都是不同其他姐姐的象牙箸,她用的碗,使的湯匙,甚至連碗里布下的菜品,皆是最初無人碰過的一點,後續食用的,不是一人一份的湯品,就是單人獨份的糕點.

騰王在善後去了王府灶房,灶房里的下人嚇的不輕,以為主子們不滿意今天的菜品,一個個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騰王轉了一圈,道:"不必驚慌,本王不過隨意看看,每日里弄來弄去都那幾個菜,總會有點膩,明日想些新菜品罷."

他指著看了眼收回來的碗筷,沒發現池兒用的那雙白玉象牙箸,便問道:"怎少了一副碗筷?"

廚房的管事哪里想到王爺突然關心這個,趕緊回道:"回王爺,小殿下吩咐過奴才,殿下的餐具奴才們要交由殿下房里的丫頭們打點."

"什麼時候開始的?"

管事急忙道:"回王爺,有些日子了,算起來的話,該是殿下跌下馬那一陣休養的時候.王爺的意思……?"

騰王擺擺手:"既是殿下吩咐,那便隨了殿下吧."

類似的小事似乎很多,無不體現他家池兒在生活細節上的講究.

與仙尊說完話的一些天後,騰王便有意無意的在觀察魏西溏,似乎想證實那妖道的話是錯的.

只是很快騰王爺便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高宰相家的二公子成了池兒的小跟班似得,天天跑過來找她,鬼鬼祟祟說一會話以後,又噌噌的跑走.

錚兒那小子,抽著時間就跑來找池兒,圍著池兒直打轉,儼然一副傲嬌狗腿子的架勢.

還有那個叫什麼季籌還是記仇的,動不動一大早就等在王府門口等開門,最長的一次等了兩個時辰,就為了給池兒送一籃子雞蛋.

還有那個狗奴才魏丁,天天也不知道忙什麼,竟然鬼鬼祟祟進出王府.騰王有一次還捉到了一次,結果池兒過來跟他說,是她讓魏丁出去幫她買宣紙的,她要開始習畫……

騰王越觀察越覺得心驚,池兒莫不是真像那妖道說的那樣,有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可是,有朋友是好事啊,怎麼就跟那什麼什麼有關了呢?

許是騰王看她的次數多了,魏西溏都發現了,她抬頭看著騰王,好奇的問:"父王,你這幾日老盯著孩兒瞧做什麼?孩兒可沒做錯什麼事.新年將至,孩兒指著父王和母妃給孩兒包個大紅包呢."

就這一句話,不知怎麼就讓騰王惶恐不安好幾日的心安靜下來,他就說嘛,還惦記著過年要紅包,分明就是個小姑娘,小姑娘懂什麼家國天下?騰王松了口氣,卻又提了口氣.他盼著是自己想的那樣,卻又知道這是自己強行想來的結果.在騰王妃看不到的地方,騰王爺抓頭,他家池兒哪里不像正常的小孩啊?

仙尊是特地在騰王過年,自然干什麼都要帶著仙尊,新年要上香,去晦迎新年,騰王夫婦帶著四個閨女去廟里搶頭柱香,都說那頭柱香好,去搶的人多了去了.付錚要陪著付夫人一起,兩家自然就結伴一起了.

魏西溏原本和三個姐姐乘了馬車,付錚騎馬走到馬車旁邊喊她:"池兒,要不要出來騎馬?"

她探頭問:"本公主騎馬你乘車?"

付錚對她笑:"咱倆一起騎馬."

魏西溏瞪他:"父王看到,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付錚挑眉看她一眼,掉轉馬頭朝著騰王的轎子走去:"王爺,池兒想要騎馬,由我帶著她,絕不會摔了她,王爺請放心."說完,他不等騰王說話,已經直接騎著馬跑了,對魏西溏道:"王爺同意了,上來."

魏西溏詫異:"真的?"

付錚點頭,對她伸手,魏靜思伸手拽都沒拽住,嚷道:"喂!付錚,我也想騎馬!"

魏紅衣掀開車簾看那兩人朝前奔去,沉默的放了下來,靠在馬車壁上一臉難過,魏靜思心粗看不到,倒是魏青蓮發現了她的不一樣.

之前一直都聽她"付大哥付大哥"的喊,當時還開玩笑說以後就把她嫁給付錚,結果付錚一直呆在池兒玩,感情明顯和池兒好,再後來池兒變成了女孩子,付錚還是跟池兒感情好.

從兩家大人平日的玩笑來說,似乎都是有意把付錚和池兒捆綁在一塊的,弄的紅衣不上不下不知道該怎麼好.

其實魏紅衣比付錚要年長些,不過因著小時候魏靜思一直奶聲奶氣的喊付哥哥,那時候不懂事,也就跟著一起喊,如今也改不了口,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也沒人提出糾正.只是可憐了魏紅衣一番少女情懷付之東流,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開懷展顏.

路上皆是結伴上香的人家,高湛老遠就在馬上對他兩人招手:"付大哥!殿下!小爺我在這里!"

魏西溏拉著缰繩嘀咕:"真是到哪都能遇到高小胖啊!"

付錚在她身後笑:"有他才熱鬧.我們過去!"

兩匹馬三個人會合,"付大哥,看來我們是差不多時間出發的呀,搶頭炷香,你們怎麼不快點?"

魏西溏道:"早去晚去都一樣.去早了也不過是等著時辰耗日子."看了眼他身後:"你爹娘呢?"

高湛指前面,"喏,那邊呢.高啟鬧人,說要屙屎,就停下等了.小孩子就是煩人,不在家里屙完了出來……"

付錚忍不住道:"能不能別說這個?沒好話了."

高湛嘿嘿笑:"付大哥和殿下不愛聽這個?那我不說就行了."拿著馬鞭指指前頭:"走走,我們先往前走."

他們在一塊說話的時候,騰王府和付家的馬車都趕了上來,魏靜思在馬車里探頭嚷嚷:"喂!你們騎馬還這麼慢呀?屬蝸牛的吧?"

高湛立馬對著魏靜思揮舞小胖爪,"三小姐,我在這呢!"

魏靜思直接對著他"哧"了一下鼻子,"胖子走開,本小姐沒跟你說話."

高小胖失落了,"殿下,你三姐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啊?"

魏西溏搖搖頭,解釋:"她只是不喜歡跟她同類型的人.偏巧你就是這樣的人,她不喜歡你也正常."

高小胖有種無緣無故中槍的感覺,一臉惆悵,"走走,小爺要搶頭柱香去!明年小爺就要姐姐妹妹看到小爺都愛的死去活來!"

付錚忽一下就笑出聲,"這那樣的話,愁死你吧."

"誰說的?小爺高興著呢!"高湛騎馬朝前走,滿臉對明年人見人愛場景的憧憬.

高家的馬車還未起步,剛好和後面的兩輛馬車碰面,魏靜思在馬車里急忙拉拉魏青蓮,小聲說:"大姐,我未來大姐夫也在!"

說不好奇是那肯定是假的,畢竟那是自己未來夫婿,是自己後半生都要仰仗的人,只是魏青蓮有些羞澀,不好意思探頭.

魏靜思急的不行,就像讓大姐看一眼,好歹讓她知道未來姐夫長的什麼樣,萬一揭了蓋頭才知道是個滿臉麻子豈不是慘了?

魏靜思偷偷揭開車窗的簾子,露出一個縫隙,突然伸手拉魏青蓮,壓低聲音說:"大姐!大姐!他就是未來大姐夫!"

高澤騎在馬上,正常情況下他都畢竟安靜,且不多言,除非在政事上和高宰相討論的時候才有話,平常很少說話.長相來說高澤比高宰相要帥氣俊朗的多,加上年輕,確實是個偏偏美少年,這讓第一眼看到他的魏青蓮心里猶如小鹿亂撞,心跳加劇.

她急忙縮回頭,手里拿著帕子掩住嘴,因為那一眼被羞的滿臉通紅.

魏靜思放下車簾,往魏青蓮面前湊:"大姐,瞧見咱大姐夫沒?"

魏青蓮伸手推了她一下:"你瞎說什麼呀?"

魏靜思撇嘴:"母妃說了,就等你年後過門了."

魏紅衣臉上倒是有了些笑意:"靜兒說的是,大姐你就等著過門當高家大少奶奶吧."

"你們兩個……"魏青蓮惱道:"不理你們了."

三個小姑娘在里面討論的熱火朝天,外頭也是吵吵鬧鬧,高湛和付錚原本都是太子判讀,兩人自是認識,雖各自為謀,場面話還是會說的.

魏西溏被付錚護在懷里,下面的車馬倒是碰不到他們,王爺和王妃出行,隨行的護衛自然不少,浩浩蕩蕩的隊伍.

眼看著就要結成未來親家,高夫人自然是要下車去拜會騰王妃的,拉好關系是必然的事.

對女人話題,高宰相和付將軍對這種事不感興趣,所以壓根沒來,騰王是不放心騰王妃帶著四個女兒,才陪著一起來的,女人們在一起說話,沒騰王什麼事,他就只能繼續乘轎子,一臉的百無聊賴.

車隊到了山腳下,眾人一起下面,為了顯示誠心,眾人是要步行上山的.

付錚把魏西溏扶下面,問:"我牽著馬,你坐在上面上山可好?真要爬上去?"

"我哪里那麼嬌氣?"魏西溏道:"母妃都能爬上山,我自然也能."

騰王妃那才叫嬌氣,結果騰王妃下了馬車以後直接跟高夫人和付夫人一起上山,其他人都跟在後面.

其實這種事子女大多是出來照顧母親的,對頭柱香在意的從來都是家里的夫人,平日里沒別的事,就吃齋念佛,對佛祖敬重的很.

魏青蓮下了馬車,站在人群後面,亭亭玉立一個美人,任誰見了都會多看上兩眼.

高湛一看到她下車,急忙跑到高澤身後抵他:"大哥,我看到未來大嫂了!"

高澤撇他一眼,"別胡說."

"真的!"高湛強調,"就是那個穿青色披風的姑娘."

高澤撇了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一眼過後便移了開去,不過是奉了太子之命罷了,娶誰又有什麼區別?"走吧,母親走遠了."

高湛眨巴了兩下眼睛,趕緊追了上去,"大哥,你不喜歡啊……"

"這種話,別亂說,弄的自己跟野戶人家子弟似得."高澤回了他一句,抬腳朝前走去.

魏青蓮的臉色有些不好,她能感覺到高公子剛剛看了過來,可他只是輕輕一瞟,根本沒有細看,甚至連臉上的神色都沒有變化,全然沒有她初見他時的高興.

魏紅衣牽她的手:"大姐,走了."

魏青蓮點點頭,對她笑笑跟了上去,倒是自己想通了,不過是初見一面,他又是干大事的人,哪里像她這樣小女兒心性?若是嫁過去相處久了,自然就會熟絡起來.

步行上山的人極多,付錚牽著魏西溏的手,生怕和她走散,一邊走還一邊提醒:"池兒,你別東張西望的,仔細走丟了.人多,要小心些."

魏西溏沒說話,高湛在後頭抖著肩膀奸笑:"付大哥,你就跟老媽子似得一路說個不停,煩不煩啊?"

"高湛!別說話!"高澤訓了高湛一句,轉臉對付錚道:"高湛不懂事,付兄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付錚倒是沒所謂:"不會.高湛與我和殿下熟悉,經常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話,不打緊."

魏西溏倒是幸災樂禍:"被你大哥訓了吧?"

高小胖不服氣道:"這是大哥對我滿滿的關心.殿下就是嫉妒小爺我!"

魏西溏搖頭,"小胖是沒救了."

一路走著,總算到了山上,仙尊留宿王府的好處被充分體現,魏西溏一行人剛到山上,便有孿生小童迎了過來:"殿下,仙尊派我二人恭迎殿下入寺廟."

其他人還等在旁邊,偏來接她,周圍人一聽便知道,這是開了後門,整個寺廟的頭柱香怕是非騰王府莫屬了.

付錚拉著她不讓走,"就你一人去?我陪你一起."

高小胖立馬舉手要求發言:"我也要去!"

孿生小童道:"王爺王妃已被接進去,仙尊只吩咐殿下前往."

魏西溏回頭對二人應道:"這是仙尊在王府過年的福利,你們若是去了,豈不是搶了王府的香?我一人去便是,再者父王母妃好似也被接去,沒甚擔心的."

騰王一家都接了進去,然後寺廟的門就被關了起來,頭柱香鐵板釘釘的歸了騰王府.

魏西溏進去的時候就見一個小童手里捏了香等她,"殿下,請上香."

等她進去拜完出來以後,才知騰王和騰王妃都未拜過,她竟然是家里的第一個.

騰王看了眼那遞香的小童,有心問句什麼,想想算了,問了也是白問,哪里就能問出來了?不過,那妖道對魏西溏的偏心這點,騰王確實是發現了.一家人等著不讓上香,非池兒上完了他們才許進去,沒有妖道授意,這些和尚敢怠慢騰王爺?

騰王一家倒從廟里心滿意足的出來,其他人可紅了眼,不過再紅眼也沒法,誰讓王府有仙尊開後門呢?

見到他們出來,付錚找了過去:"池兒!"

魏西溏說:"香上過了,母妃有些乏了,要回去."

"沒良心的,都不知道說等等我."付錚無奈,"那便回去吧,隨著馬車一起吧.不易走散."

想起高湛的話,魏西溏倒是覺得他說的有幾分道理,付錚這樣嘮叨,不就跟老媽子似得?

一家人先下山回去,剛到王府便看到魏丁候在王府外頭,魏西溏一看便知他有事要稟,只給魏丁使個眼色讓他進府,稍後再說.

騰王妃確實累了,騰王趕緊扶了進去:"柔兒可還撐得住?堅持一下,回屋歇著……"

魏西溏也趁機回屋,魏丁早已候在那里,"殿下."

"長音那邊有事?"魏西溏直覺就是太子那邊出了岔子.

"今日長音讓人來稟,說太子對她發了脾氣."魏丁道:"她怕太子這一怒,會誤了殿下的事."

魏西溏的手敲了敲桌子,問:"太子因為何事對長音生氣?"

"回殿下,好像是太子身邊有人重查長音,發現了長音身份有假.說她去世的外祖母並非她的外祖母,而她的身世也並非商賈之家……"魏丁一邊說,一邊觀察她的臉色,說十分小心.

魏西溏想了想,點點頭:"知道了."

"殿下,那如何處理?"魏丁急道:"太子若是不來找長音怎麼辦?"

"不來?"魏西溏笑了下:"怎會不來?他若棄了長音,長音還有活命?"

真是棄了,太子定是殺人滅口不留後患,就因他舍不得,所以才會氣氛離開,長音說對了一件事,太子對她確實有情.

長音正在屋里不安,不妨接到殿下傳信,看了信後才略略松口氣,她別的不懂,只求自己沒壞了殿下的好事.

太子今日突然百日造訪,對她發了好大的火,指著她的鼻子問她有何居心,甚至把她祖籍村落都拿出來說事,那是長音就知道壞了事,太子身邊有高人查清了.

入夜的時候,長音紅腫眼圈躺在床上,然後聽到有人敲門,伺候的丫頭急忙去開門,便看到太子走了進來,"太子殿下……"

"長音呢?"太子問.

丫頭急忙回道:"長音姑娘剛剛躺下……"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姑娘今日被嚇壞了,一直哭,眼睛都哭腫了……"

太子直接道:"出去."

走過去便看到長音側躺在榻,還在小聲抽噎,他走過去,清了清嗓子,喚道:"長音……"

長音聽到聲音,急忙爬起來,拿了帕子拭淚,直接在地上跪下:"長音死罪,願受太子責罰."

她這樣一跪,太子倒是有點不知道怎麼對她,這大冷的天,讓她起來不對,不起來也不對,只是身後幕僚查處查出長音身份和她自己所說有異,讓他以為她別有居心,待得知她真正身份之後,倒是知道為何她要說謊了.

"長音祖籍江南,祖父曾為朝廷重臣,位居一品,後因犯下貪汙賑災銀兩和草菅人命的重罪被抄家斬首,當時陛下震怒一腔信任被人利用,所以……"長音哭的泣不成聲.

太子還是沒忍住,上前伸手扶她起來,道:"所以罰你家世代為奴為婢已補你祖父之過."

長音撲到他懷里,哭道:"長音不願為奴,幼時被父親求人帶了出來,不敢吐半字真言,後來遇到太子,長音更加不敢再說……太子若是要罰長音,長音絕無怨言,是長音欺瞞在先,長音死罪."

太子伸手摟著她,"本宮又未說其他,你倒是哭的傷心.今日是本宮的不是,只是初聽一句,便惱了起來.實在是本宮容不得長音對本宮欺瞞半個字.如今你說了實話,又有苦衷,本宮自然不會怪你."

長音淚汪汪看他,"殿下不責罰長音?"

"罰,當然會罰."太子忽而笑道,伸手把她抱了起來,"本宮罰長音今夜不免."

長音伸手摟著太子的脖頸,紅著眼笑道:"長音知錯,單憑太子責罰."

魏西溏抓著頭,在房里走了幾個來回,魏丁眼線涉及的位置實在太小,他能看到的都是小人物,如今她便覺得少了助力,譬如太子和各位盯著太子之位的皇子們身後的力量.

她想來想去,招來魏丁,吩咐他:"你今日下午去人牙子那邊,讓她每次來的姑娘里頭,都留幾個人."

魏丁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每回都留?"

魏西溏點頭,"對,都留.另外,你讓他人出面,把城里那些信譽好的人牙子挨個找了,列個名單給我,記得不要空著手去,買幾個人拉攏下,想法子讓他們日後只要是接到哪個府里要人的消息,本公主務必要先知道."

魏丁急忙點頭:"奴才這就是去辦."

魏西溏提點:"金州內外你熟悉,不過認得你的人也多,今日以後你少出門跑,得學著帶幾個能干人出來,讓生面孔去辦差,不易出事."

"奴才遵命."

"對了,待會讓無鳴隨本公主出去一趟."魏西溏站起來,她要去找季統.

季氏兄弟如今倒是過的自在,季籌有喜歡的活干還有銀子拿,明明是個小毛孩,拿的工錢比其他人都多,店里他說了算,一個能賺錢的孩子,人家不服不行.

至于季統,因為弟弟傷愈,又能賺錢,自然也能安心念書,婆婆也不需要再編竹籃賺錢.而這一切,則歸功于魏西溏,這是季統一直心存感激的原因之一.

魏西溏帶著無鳴到幾家宅子的時候,他們剛吃完團圓飯,季籌看到魏西溏,頓時叫了起來,急忙迎過去:"殿下!您怎麼來了!"

"想到好久未來,特地過來看看."她往屋里看了看,問:"你大哥呢?"

季統聞訊而出,"殿下!"

魏西溏看到以後,轉身從無鳴手里拿了把劍過來,往他手里一拋,"本公主送你件新年禮物."

季統一愣,"公主要送季統這把劍?"

魏西溏一臉詫異的看他,"這劍是本公主的,沒打算送你."

季統:"……"默默的低下頭,他錯了.

魏西溏往後退了一步,對季統道:"本公主送你的禮物不是劍,而是劍式.你跟無鳴先過十招."

她示意無鳴,上前,無鳴面無表情,季統雖不知道魏西溏什麼意思,不過還是本能的拔了劍,開始對著無鳴攻擊.開始他還多少覺得自己練過劍,怕傷了人,結果三招過後季統才發現,他根本沾不到無鳴的身.

十招過後,季統才發現自己在這個人面前根本不堪一擊,因為對方連劍都沒有拔.

季統站在原地,臉色發白,小少年又被打擊了一下,有點不知所措.

魏西溏走上前來,看著他道:"本公主送你的新年禮物:每日清晨許你前往王府,與他對練十招."

季統愣在原地,"殿,殿下……"

魏西溏伸手把劍拿了過來,道:"這不是給你的.還給本公主."重新扔到無鳴手里,帶著他怎麼來怎麼回了.

上篇:第040章 有所求    下篇:第041章 買賣這些小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