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30章 開張大吉大利   
  
第030章 開張大吉大利

等付錚問完,魏西溏才發覺自己說的隨意,不由對著付錚一笑,道:"不過是我還未想好罷了."

付錚一臉探究的看著她,突然彎腰湊到她面前,問:"池兒,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打了做什麼壞事的目的?"

魏西溏眉眼兒一跳,否認:"未曾."

"你不跟我說,可是怕我攔你?"付錚哄她:"池兒,你若說了,不管你要做什麼壞事情,我都幫你,可好?"

魏西溏頭也沒抬的繼續否認:"都說沒有.不過是想開個店賺些零花的銀子,你都這麼多話,啰嗦."說著一臉不耐煩的從原地起來,直接走到外頭走廊上坐下,繼續看手里的店鋪名.

付錚跟了出去,"好好,沒有便沒有,你惱什麼?來,我幫你參考參考如何選鋪面……"

要說付錚相信她說沒有那肯定是假的,不過怕她惱了不敢多問.他不敢多問她,問別人還是可以的,直接把在外頭辦事的魏丁給捆了起來,"魏丁,今日你若不跟本公子說實話,本公子就砍了你的四肢割了你的舌頭,把你扔在金州城的城門口等死……"

魏丁哭的跟死了爹似得:"付公子,您饒了小的吧,小的什麼都不知道,小的只是按照小殿下的吩咐辦事,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小殿下自從墜馬醒來,對小人就諸多不滿,小人不敢多問……"

付錚冷笑:"什麼都不知道,殿下要你何用?換個人也能做,來人,砍了他的雙腿雙臂喂狗!"

兩個大漢上去拔刀,魏丁一見,頓時嚇破了膽:"公子!付公子!您饒了奴才吧,奴才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魏丁哭出來:"殿下不讓奴才多問,奴才不敢多問……付公子,您就饒了奴才吧,殿下若是知道,奴才一家人便會被殿下發賣……"

"本公子賣不了你一家,照樣掌握你一家生死,既然不識抬舉,那本公子也不跟你啰嗦,砍!"付錚轉身便走.

兩個大漢一人按住魏丁,另一人對著他的胳膊就要砍去,魏丁一看,急忙大吼出聲:"公子!公子奴才錯了!奴才說,奴才知道殿下買了宅子養了十來個姑娘,個個天仙似得美,殿下還讓奴才去找了個在江湖待過的廢人頂替仙尊送的那武師喪命,殿下給了那人家里一袋銀子,前些日子季二公子出事,殿下也讓人從中打點,前兩日殿下突然又讓奴才收集金州城所有店鋪,奴才不知殿下何意,只能照辦……付公子,奴才知道的都說了……"

付錚聽他說完,被氣的直笑,"你說的這些,哪件事是本公子不知道的?"頓了頓,又自語道:"對付你這種口風不牢的狗奴才,果然還是殿下高招."

說了半天,什麼有用的東西都不知道.

"罷了,讓他滾."付錚看著魏丁跪在地上,道:"今日之事,若你敢對人透露半個字,你定見不到明日之光,可明白?"

魏丁瑟瑟發抖,急忙點頭:"奴才明白,奴才保證半個字都不說!"

付錚走後,魏丁哭著爬起來,"主子們咋這麼難伺候啊?樁樁事都知道,為啥還要逼著我再講一遍啊……"

頂著一張孩子臉,魏西溏不說,誰又能知道她想干什麼?

魏西溏跟付錚說的再逼逼,不過是把季氏兄弟逼到絕境再施以援手罷了.

天氣轉涼,進出都要穿厚衣的時節,魏西溏裹了件藍色的披風去國子監,身側魏丁邊走邊稟告:"殿下,季二公子今日讓人帶話,說酒樓開張第一日生意甚是火爆,客人對廚子當眾炒菜這個事覺得十分稀奇,除了客人,周邊還有許多人去看熱鬧,里里外外全是人,十個伙計一起上都忙不過來……"

讓人看到廚子當眾炒菜這點子是季籌想的,一個沒有廚房的酒樓成了金州城內外的熱門話題.從這點看,季籌確實有經商的腦子,因為他懂得怎樣做才能讓人記住,怎樣才能讓人激發好奇心.

"待會帶話給季籌,客人一旦過了好奇心,熱潮便會退去,讓他想好應對的法子."魏西溏邊走邊道:"另外,晚上去找幾個街頭無所事事的人,明日挑了最熱鬧的時候去鬧事,別出人命,怎麼砸怎麼鬧都行."

魏丁一愣,然後他趕緊點頭,"奴才遵命."

第二日,魏西溏和付錚從國子監出來吃飯,高小胖死活跟著,半路碰到回家的季統,魏西溏道:"今日去那酒樓用膳如何?剛好讓你們看看稀奇."

付錚笑道:"殿下可是要請客?"

魏西溏難得大方:"自然."

高小胖跟在後頭蹦跶:"小爺也要去!"

魏西溏回頭道:"你?你要額外付銀子."

高小胖瞪大眼:"憑什麼?"

"你吃的多."

高小胖深受打擊.

魏西溏回頭對沉默的季統道:"婆婆家里可有飯吃?"

季統點頭:"婆婆自有食物."

魏西溏點頭:"那便好,我們一起去瞧瞧熱鬧."

一行人剛走到酒樓沒多遠的地方,就看到門口圍了一群人,吵吵鬧鬧的十分醒目.

付錚和魏西溏對視一眼,兩個大漢上前伸手撥開人群,他幾人走到前頭,看到幾個潑皮無賴躺在酒樓大廳,嘴里嚷嚷道:"這麼大的酒樓連口飯都不給,不給不走,要求不高,就一盤紅燒牛肉一碗白米飯一壇酒,今天非給不可!"

高小胖頓時嚷道:"喝!這年頭,當乞丐都當的這麼牛!小爺我要不要也改行去?"

一把被付錚扔了下去:"別添亂."

高小胖揉著屁股爬起來,憤憤道:"欺負人!"

季籌正對明面上的掌櫃的說著什麼,小小的個子,在人里並不顯眼,卻是這個酒樓里最懂賬目也最擅經營的人,他看到魏西溏也沒吭聲,只是推推那掌櫃的,讓他快去.

不多時,那面相精明的掌櫃走出來,對那幾個乞丐抱拳道:"幾位小兄弟,本店開張第二日,尚未過吉時,不知幾位能否後日再來,本店定當奉為上賓……"

話未說完,一個鬧事的爬起來道:"怎吉時我們幾個就不是上賓?"

掌櫃的陪著笑:"您看客滿……"

那乞丐嬉皮笑臉道:"客滿?讓那桌人讓起來不就有位了?"

掌櫃的一直陪著笑,好話說盡,結果那幾人就是不領情,一樓的客人都退了出來,生怕被幾個潑皮無賴纏上.掌櫃的冷笑道:"既然幾位不領情,那陳某只好得罪了!來人,請這幾位客人出門!"

話音剛落,就見後堂跑出一幫大漢,兩人一組,直接抬著那幾個乞丐扔了出去,動作又猛又凶,那幾個人整個人都被抬飛了起來.

其中一個瘦一點,也飛的最遠,只是方向飛的不是地方,直接朝著走在最前面的魏西溏砸了過來.

付錚拉的後些,扭頭再想趕過來已經晚了,更何況他身上傷口還未完全痊愈,動作總歸緩了些,只來得及對她喊了一聲:"殿下小心!"

魏西溏只來得及後退兩步,那人便砸了過來,一個身影忽的躥出來,一把抱住魏西溏替她擋了那人.

周圍一片驚呼聲,魏西溏直覺隔了個人被撞了一下,卻也沒別的大礙,耳邊倒是聽到有人悶哼,等魏西溏抬頭便看到季統彎腰摟了她,替她充當了人肉隔墊.

付錚幾步過來,一把扯開季統,把魏西溏拉到他身側,急切的問:"殿下可有受傷?"

魏西溏搖頭,看了額頭直冒冷汗的季統一眼,"他傷了."

季統緩了緩,對魏西溏道:"季統無礙,謝殿下關心."

付錚陰著臉,走到那幾個在地上哼哼要死要活的乞丐身邊,抬腳對著他們狠命踢去:"一群不長眼的東西!瞎了你們的狗眼!既然想死本公子現在就送你們去死!"

那幾個人本來沒那麼疼,付錚這幾腳一踢,頓時覺得疼了,一個個往邊上滾,付錚後面跟著的大漢一見,直接上來把那幾個人按在地上讓付錚踢,付錚怒道:"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天子腳下也撒野!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魏西溏在旁邊道:"付大哥打兩下就算了,難得今日高興過來用膳,別壞了店家生意."

付錚對那幾人喝道:"殿下開恩,還不快滾?若再讓本公子看到誰敢來這里搗亂,別怪本公子不留情面!"

那幾個鼻青臉腫的人跪在地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再不敢了."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有認識的人道:"那位公子是淮陽侯付將軍的嫡子付錚……"

作為金州城內最有軍權的護國將軍,付振海在民間的威望僅次于榮承帝,他是帶兵打仗的好手,百姓自然都知道.

那幾個乞丐連滾帶爬的跑了,跑到一個巷子里,魏丁早已等在那,一人塞了一點銀子,嘴里道:"你別看付公子一臉正氣,那可是真正心狠手辣的人物.今日我家殿下在,否則真打死你們,也沒人敢放個屁……"

其中一個乞丐道:"你家殿下怎非要拆自己的台?"

魏丁按照自己的猜測道:"什麼拆台?這是我家殿下宅心仁厚,怕有些不長眼的過來鬧事,到時候被打死可憐,她分明是立威,讓那些想鬧事的知道,這店付公子罩著了……"

那幾人揉著腰臉腿,一邊哼哼一邊道:"你家殿下果然宅心仁厚,前兩日我們幾個還說要挑在開業日過去討吃的,幸虧沒去……"

酒樓的大廳被人擦了又擦,魏西溏才願踏入.

挑了二樓雅間,魏西溏對季統道:"季籌似乎很是適應這樣的環境."

季統點頭:"多謝殿下舉薦,是季籌的福氣."

"剛剛被人砸了一下,可有大礙?"魏西溏喝著茶水問他.

季統急忙道:"季統無大礙,謝殿下關心."

付錚在那邊冷冷道:"殿下不是關心,不過問一句罷了."

季統恭敬回道:"季統知道,謝付公子提點."

魏西溏扭頭瞪他,付錚冷颼颼道:"怎得?我說錯了?"

瞪的自己兩眼發涼,差點瞪出淚來,也沒讓付錚示一下弱,魏西溏趕緊揮手:"算了算了!喝水喝水!"

高小胖一雙小眼這個瞅瞅,那個瞅瞅,縮著腦袋沒敢吭聲,為毛他覺得除了他以為的這幾個人待在一起的氣氛這麼怪異呢?

上篇:第029章 時機未到    下篇:第031章 差別待遇太大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