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29章 時機未到   
  
第029章 時機未到

季統站在原地,抿著唇,本就沉默少言的個性,在被魏西溏一通話後,更是沒了聲響,半響,他突然跪在地上,對著魏西溏磕了一個頭,道:"請殿下指個明路,大恩大德,季統沒齒難忘!"

魏西溏依舊伸手把他拉了起來,輕描淡寫道:"你我同窗,即便沒那麼深的交情,本公主也不會袖手旁觀.不必行此大禮,讓人看了笑話.我聽丁禦醫說了季籌傷情,雖無性命之憂,後續怕是費些銀兩.這些治病的銀兩自然要那師傅承擔,只是若這樣撕破臉皮,"她頓了頓,道:"只怕季籌日後難回到店里了."

季統冷哼道:"那師傅不念舊情在先,即便他想讓季籌回到店里繼續當學徒,我也不答應."

話說到這份上,季統便真是沒打算讓季籌再回店里,這種不仁不義的師傅帶出來的子弟,又能高尚到哪里去?

聞言,魏西溏點頭,"那便好辦."她轉身,"魏丁!"

"奴才在!"

"你今日先帶人去趟那店里,不管那師傅在不在,只管砸東西,別傷人,記得說你們是淮陽侯府的下人."

"奴才遵命."魏丁聰明了,絕對不會問為什麼,完全照辦.

季統倒是有些急,"殿下,付將軍于季家有恩,怎能陷付將軍于不易?使不得!"

魏西溏笑道:"魏丁是本公主的下人,街頭的乞丐都知道,付將軍不過被本公主誣陷,本公主自然不會讓你的恩人名譽受損."

"那……"

魏西溏看他:"你可信本公主?"

季統沉默半響,然後點頭道:"信!"

"那便閉嘴,唧唧歪歪跟個女人似得."魏西溏說完,轉身便走,而魏丁則帶著那幫下人浩浩蕩蕩朝著那家店鋪走去.

季統一張嚴肅的臉憋的通紅,半天沒吭聲.

次日,季統一大早便來到騰王府,下人稟報魏西溏,魏西溏剛練完劍,無鳴退下了,她一個人坐在走廊欄杆上拿布拭劍,隨口道:"請他進來."

在下人的帶領下,季統老遠就看到一個藍色的人影懶洋洋的靠在一根木柱子旁,他小跑過去:"殿下!"

魏西溏回頭,坐在欄杆上慢吞吞的轉了一圈面向季統,一張極清亮的臉,雙眸漆黑如墨,紅唇豔若紅櫻,猶如清晨綠葉上的晶瑩的露珠,極為純淨透明,她眨了兩下眼睛,好奇道:"季統?你一大早來,有事?可是季籌那邊有什麼狀況?"

季統盯著那臉愣了下,然後快速的移開眼睛,低頭道:"見過殿下.季統過來是想跟殿下說一聲,昨晚上那師傅著人送了五十紋銀過來,說是對季籌醫藥費……"

魏西溏點點頭:"算他還有自知之明."

季統看她道:"雖不知殿下如何做到,但殿下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季統銘記入心,若殿下需要,季統願為殿下效犬馬之勞……"

"什麼犬馬之勞?這世上不過還是權勢壓人,季籌那師傅還算識時務,不敢與騰王府及將軍府作對."魏西溏點點頭道:"雖說送的銀兩不多,不過聊勝于無.丁禦醫開的藥緊著吃,讓季籌注意修養,一切皆等季籌傷好了再做打算."

"殿下說的是."想到季籌,季統的臉上便多了幾分擔憂,為弟弟未來的擔憂.

魏西溏長劍入鞘,抬眸看他:"不必一臉擔憂,世上事本無定數,或許再隔了十來天,季籌就會痊愈,他那般聰慧,還怕餓死他?日後再做定奪,先養傷要緊."

季統施禮:"殿下所言極是,季統明白."他低著頭道:"季統告退."

付錚一大早得知有個英俊少年來找魏西溏,頓時氣的把一碗藥給灑了,"她就專氣我……"還有部分傷口一動怒就疼,付錚說了一半便不敢再說,生怕哪個傷口再出血.

魏西溏用完早膳過來瞧他,一看他表情就知這人在生氣,低頭一看:"地上怎還有藥?哪個笨手笨腳的丫頭灑的?攆了去,不讓付大哥不高興."

幾個下人站在外頭不敢進去,付公子不願身邊挨著人太近,嫌吵,那藥灑了以後也不讓人清理,他們只能站在外頭等.

付錚冷著臉,表情不善的瞪她一眼,魏西溏伸手指著自己:"付大哥,你是跟我生氣?"

"那你以為這府里還有誰敢跟我氣受?"

話是這麼說,不過魏西溏很無辜,"我一大早剛過來,哪里敢給你氣受?母妃打死我."

付錚道:"我問你,一大早誰來找你了?"

"季統啊,"魏西溏道:"你認識,個子高高的,整天穿的跟棺材板似得……"

聽她這樣形容,付錚"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就你嘴損."

魏西溏湊到他面前,在桌子旁邊坐了下來,笑嘻嘻道:"不生氣了?"

"陪我用膳."付錚替她盛了碗粥,嘴里道:"一個人吃著沒意思."

魏西溏左右一瞧,問:"你那幾個漂亮丫頭呢?"

"咣當"一聲,付錚手里的勺子扔到桌上,"你能不提別人嗎?"

她哪里知道一大早這人就抽風,"不提不提.我怕了你還不成?"

付錚氣的真想動手打她屁股,到底誰怕誰了?

其實魏西溏用過早膳,不過怕他又挑刺,勉強喝了一碗粥,"我飽了."

"早上練了劍還吃這麼一點?如何長高?"付錚又給她盛了一碗,"再吃一碗就好."

魏西溏瞪眼,"真吃不下了!"

"我們殿下最乖,再吃一碗就不吃了."付錚是真心想讓她多吃,總覺得她吃的太少.

魏西溏:"……"

發了脾氣才讓付錚沒勸,不過這也到是讓魏西溏嚇的再不敢自己先吃,下次再過來,必然是空著肚子的.

得知季統過來找她是為了他弟弟的事,付錚那拉著的臉也緩了緩,"就你多事,不過是人家的家務事,你管那麼多干嘛?"

魏西溏道:"季統與我是同窗,不過舉手之勞罷了,又不費事."

付錚伸手捏捏她的臉:"你當我躺在這房里,外面的消息就聽不到了?舉手之勞你還打著騰王府和付府的招牌?"

魏西溏惱道:"別捏我臉.用用又不會少什麼,再者丟臉的是本公主,又不是騰王府和付府,我自己都不介意……"

"我介意!"付錚瞪她道:"這種名聲不好的壞事,你留著我幫你做便是,何必自己親自跑去?你就不怕人家說騰王府的小殿下調皮搗蛋做壞事不落好?"

魏西溏不耐煩道:"不怕,有甚好怕的?本公主就喜歡仗勢欺人,怎地?"

付錚聞言,頓時哭笑不得,還就喜歡仗勢欺人呢,"好好,喜歡就喜歡,不過下次你帶著我,總可以吧?"

付錚的傷養了足足兩個月才明顯見到好轉,他在騰王府也住的理所當然,本來人就是王府的武師傷的,騰王自然要負起責任.

所幸付錚雖遭遇緊急卻沒大礙,可他身體里的那只血蠱蟲到底怎麼來的,知道的人寥寥無幾.

不過付錚養了兩個月的病,付振海倒是入宮跟皇帝提了這事,說的時候自然嚴重了些,什麼養病太久落了病根,身體不比以前之類的,愣是讓他把付錚從太子身邊拔了出來.

原本付錚是太子身邊的大紅人,他要退出太子自然不願意,不過付振海跟騰王學了,入宮哭了兩回,榮承帝看著老臣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就只能讓他如了意.

付錚從太子身邊脫離後入了國子監,付振海以讓他養身健體為名,聘請多名江湖人士教他習武.

高小胖直歎氣:"付大哥真可憐,怎麼就落下病根了呢?"

魏西溏懶的搭理他,當自己的好學生.高小胖鄙視:"殿下,你還真打算發憤圖強當好學生啊?"

季籌的傷養了兩個月後也沒了大礙,身上只留下一個碗口大的疤痕.兄弟二人一起到騰王府對魏西溏道謝,魏西溏瞅了眼季籌,問:"季二公子可有想好日後有甚打算?"

季籌長的和季統不像,不如季統長的好看,很普通的一個少年,個子也不高,許是沒見過大世面,看人的時候不敢直視別人.聽的魏西溏問話,季籌喏喏道:"回殿下的話,小人還未想好,原來的師傅我必然不會再去,只是……"

季統看他一眼,忙道:"謝殿下關心,他大病初愈尚不急,只能從長計議."

魏西溏道:"這樣,本公主也幫季二公子打聽打聽可有適合季二公子的事,若是有,本公主便派人知會你們一二,看可願意."

兄弟兩人自然高興,若真是殿下說下的,那必然是好差事.

回頭魏西溏就找來魏丁,讓他去金州城打聽一圈,讓他把金州城內外的鋪子整理出一份名單交給她,魏丁麻溜的去辦了.

不過兩日後,魏西溏就收到了魏丁收集的名單,看著魏丁熬黑的眼圈,魏西溏滿意的點點頭:"有賞."

魏丁急忙跪下:"奴才謝殿下賞賜."

她在看名單的時候,如今得閑的付錚過來找她,熟門熟路就摸到她房里,"殿下在瞧什麼?"

魏西溏翻著手里厚厚一疊紙,嘴里道:"我讓人收集的東西."

付錚走到她身後一看,念道:"藥膳堂,客來客棧……殿下收集這些東西做什麼?"

魏西溏道:"我打算開個店鋪,讓季統的弟弟季籌過來打理."

"為何?"

魏西溏理所當然道:"自然是賺銀子,還能為何?"

"你又一時興起?"

魏西溏笑道:"謀劃良久,不過一時半會兒找不到人打理罷了."

付錚無奈道:"財迷!怎得想起來要開個什麼店?你懂什麼生意?"

"我不懂,有人懂便行,"魏西溏站起來道:"付大哥你可要幫我?"

付錚一臉無奈,"都跟我說了,我若不幫,豈不是讓你捉到了把柄?"拿過那些紙,問道:"你打算開個什麼店?"

魏西溏道:"數來數去,就覺得金州城的藝飾店少了些,不過我又覺得還是酒樓的生意要穩妥些……"

付錚道:"你既打算讓季籌來打理,何不讓他前來說說意見?"

"時機未到,"魏西溏隨口道,"再逼逼."

"什麼時機?逼什麼?"

上篇:第028章 季氏兄弟    下篇:第030章 開張大吉大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