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20章 短命相   
  
第020章 短命相

魏西溏目不斜視,抬頭挺胸朝前走.

身後那聲音繼續道:"公主好面相."

魏西溏站住腳,轉身朝著轎子走過去,刻意隔了一段距離後停下,拉著小臉,"本公主知道,福相天成貴不可及.托仙尊吉言,本公主早已記下."

轎子口的小童伸手掀開轎簾,那人從轎子里鑽了出來,素來白衣飄飄把自己搗騰的跟個真神仙似得妖道,意外的換了一身黑衣,襯托的那張仙臉愈發蒼白,額間的水滴砂猶如鮮血初點,紅的刺目.

他從轎子里走出來,緩步過來,站在個子小小的魏西溏面前,頓時遮住了她面前的光亮,魏西溏警惕的後退一步,問:"你想干什麼?"

這神仙微微對著她躬身,冷清漠然的眼對上魏西溏的眼後,染上一層笑:"在下專程過來,是為昨日之事賠個不是,在下已在望峰樓設下宴席,望殿下賞臉."

魏西溏斜眼看他,一口回絕:"不去!"拉了拉衣領,一副看變態的眼神,道:"本公主還是小孩,宴席什麼的就免了."

神仙站著未動,只道:"不過清茶午膳,殿下何懼之有?還是殿下記恨在下昨日之事不願接受在下的歉意?"

魏西溏轉身,略略思索一下,對身後跟著的魏丁道:"魏丁,你回去跟父王說一聲,就說仙尊邀約,本公主前去赴約,讓父王和母妃勿等本公主用膳."

魏丁趕緊稱是,然後拼命往王府跑去.

那神仙伸手掀開轎簾,道:"殿下請上轎……"

魏西溏已經抬腳走:"本公主長了腿."

神仙也不生氣,只抬腳緩步跟上,他身高腿長,慢悠悠的走著也跟得上,還邊走邊說:"殿下性情中人,不拘小節,在下佩服."

魏西溏倒背雙手,走的目不斜視.

其實她有些奇怪,這街道上這麼多人,總會有見過神仙的人,怎麼這些人在看到身旁這妖道的時候都沒甚反應?難不成就因為換了衣裳,神仙就成了凡人?

她扭頭看了那人一眼,除了白衣成了黑衣,別的也看不出來有甚差別,本來還滿心以為往路上一走,這些人圍過來她走的也就理所當然,結果人家壓根當沒看到他們.

到了望峰樓,那人伸手道:"殿下這邊請."

引著她往樓上雅間,飯菜似乎剛剛擺好,還冒著熱氣,魏西溏進門前左右看了看,然後走進去,那人轉身掩上門,道:"殿下請入席."

魏西溏徑直坐在首席,然後看著那人道:"吃完飯就散了是不是?"

他笑道:"殿下膳後還有課業,自然要回去上學."

于是,魏西溏拿起筷子,看了看那雙潔白如玉的象牙筷,什麼話沒說,埋頭用餐,而這人也未言語,只在她對面坐下,魏西溏用餐時,他自熱而然往她碗里布菜.魏西溏瞬間一口吃不下,"啪"一聲扔下筷子,瞪著他,"你做什麼?"

這人道:"可是飯菜不合殿下口味?"

魏西溏眯著眼看他,問:"你是何人?"

他手里握著玉筷,只抬頭看她,淡笑道:"原來在下還未向殿下報上名姓,是在下的失誤."然後他放下玉筷,道:"在下西海招搖山之主相卿,見過殿下."

魏西溏還是坐著沒動,只問:"你一個什麼山的主人,不好好當你的神仙享福,你找上我有什麼目的?"

相卿笑笑應道:"在下前來助殿下登基問鼎,達成所願."

"放肆!"魏西溏一拍桌子站起:"你還真當自己是什麼神仙?一介草民這種話你也敢說?也不怕傳出去掉腦袋?"

相卿抬頭,看著魏西溏道:"殿下龍相天成貴不可及,龍袍加身登基稱帝乃天命所為,命中注定的事,殿下何須介懷?"

魏西溏冷笑:"什麼神仙?分明是個瘋瘋癲癲的妖道!本公主若登基稱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你祭天!看你還敢胡言亂語!"

"那在下拭目以待,盼殿下舉行祭天大典那日盡快到來."

魏西溏真想抓起桌上餐盤砸他一頭一臉菜湯,看他還能這樣輕描淡寫仙氣飄飄說這些大逆不道專招殺頭的話來,"什麼祭天大典,一派胡言!你這人聽不出別人好賴話麼?"

相卿淡笑,已重新握住玉筷,"殿下胃口實在小了些,吃這一點怎能長高?若不能強于他人,怎能服眾?"

"你閉嘴!"魏西溏被氣的胸口發漲,半響才道:"你真是神仙?"

"殿下若進食,在下便告訴殿下答案."

魏西溏拿起筷子,冷著臉問:"你是神仙?"

"不過世人強加罷了."

魏西溏又問:"你能為老皇帝練出長生不老丹藥?"

他笑笑,道:"不能."

一聽他這樣說,魏西溏頓時氣結,"就知道你是個招搖撞騙的妖道!"

"也不盡然,"相卿突然又道:"若殿下想要長生,在下便能制出延壽丹藥."

魏西溏嗤笑:"你敢制,本公主還不敢吃."

相卿只道:"殿下切勿氣壞了身子,還請先用膳."

魏西溏拉著臉,重新抓起筷子,正要繼續吃,忽然那門被人一把推開,魏西溏扭頭看去,就見付錚站在門口,睜著眼咬著牙喚:"魏池!"

筷子上還夾了一塊肉,被他這一嚇,"吧嗒"掉在桌上,魏西溏"唔"了一聲:"你怎麼來了?"

付錚沖過來一把拉起魏西溏,怒道:"你在做什麼?"

魏西溏道:"用膳呀."

"我早上怎麼跟你說的?讓下學後等我,你等了沒?"付錚捏她的臉,怒:"怎就這樣不聽話?"

魏西溏捂著臉不讓捏,嘴里道:"哪里?我以為你說晚上下學,午膳我還是要用的."

付錚一窒,伸手把她手里的筷子扯下來放到桌上,然後轉身對相卿道:"仙尊見諒,殿下年幼,若有得罪之處還望仙尊海涵."瞪了魏西溏一眼,一扯她的手:"走,我帶你用膳去."

相卿慢條斯理放下手中玉筷,目光冷淡的看向付錚,道:"付公子,初見時本尊便想提醒一二."

付錚和魏西溏對視一眼,兩人同時看向他,只聽他道:"從付公子的面相看,命短了些."

付錚沒開口,魏西溏倒是好奇問了句:"怎麼個短命法?"

相卿對她淡笑,柔聲道:"英年早逝."

英年早逝的付錚很是淡定,對相卿施禮:"若命中注定如此,付錚不與天爭,謝仙尊警言."然後拉了魏西溏,直接離開望峰樓.

魏西溏未拒絕,乖乖跟著他走了.無意中回頭看了一眼,便看到那人站在窗口俯視下方,見她看過來,他微微躬身,對著魏西溏行了個禮.

魏西溏一陣惡寒,扭過頭緊走兩步.兩人走了一段路,魏西溏偏頭看付錚的側臉,問:"生氣了?"

付錚停下,然後轉身讓她看自己生氣的眼,道:"你覺得呢?"

魏西溏撇嘴:"我又不是你肚里蛔蟲,哪里知道你心里所想?"頓了頓,又有些幸災樂禍:"那妖道說,你短命呢."

付錚氣笑:"我短命,你就這樣高興?"

魏西溏道:"也不是高興,就是想不出你現在好好的你怎就會短命."

付錚道:"你也說了,那是妖道,妖道的話我若信了,豈不是上了他的當?除了剛剛那地方,可還有想吃的地方?"

魏西溏伸手一指前方,"那家魚頭湯勉強入口."

付錚帶她去,坐下准備吃的時候還說:"怎得跟高湛學會了?整天就知道吃."

魏西溏也不吭聲,端上來看眼筷子,坐下來就吃.

她在那邊吃,付錚這邊教訓她:"早上誰說那妖道是仇人的?怎麼一扭頭就跟人家一起用膳?你也不怕吃壞了肚子?"

魏西溏抬頭道:"我讓魏丁回去知會我父王妖道做東,那人哪里會有那麼笨給我下毒?"

付錚不由笑道:"還好,還算有點腦子."

看他一眼,也懶得跟他狡辯,好歹這小子算是為她著想,喝口湯,頓時嫌棄的吐到盅里,惱道:"難喝!是不是這家的廚子換了?"

付錚一見,直接對門外說了句:"讓掌櫃的進來,看看是不是廚子換了?"

魏西溏擺手:"算了,這年頭找個好廚子不容易,等過些日子著人打聽打聽,哪家廚子好,直接請府里最省事."

勉強湊合了午膳,付錚送她回學堂,拉著她提醒:"下學務必要等我,記住沒?"

魏西溏點頭:"記著了."

千叮嚀萬囑咐以後,付錚才匆匆走了,本來在宮里伴讀午時回不來的,若不是哄了太子,哪有這麼多閑功夫出來陪她?實在是昨日的事有些嚇人,讓付錚不放心這闖禍精.

高小胖這幾日還是跟十七皇子混在一起,為了證明他和魏西溏是一伙的,三天兩頭給魏西溏傳達些十七皇子從宮里帶出來的消息.

比如榮承帝提點了騰王,讓紅靈公主再去國子監念書有些不妥,女孩子怎麼能同一幫男孩子一起玩兒?再比如榮承帝還關心了騰王長女的婚事,讓選好了夫婿他老人家來賜婚……事情沒多重要,不過高小胖做了就讓人覺得他不是一無是處,最起碼魏西溏就是這樣想的.

騰王怎麼跟榮承帝說的魏西溏不知道,總之她回去以後騰王也沒跟她說.當然,騰王爺最近的心思全在騰王妃身上,因世子變成了公主這事,騰王妃還病了幾日,把騰王嚇的半死,有時間就跑榮承帝面前嚎,嚎的榮承帝完全沒脾氣了,還時不時拿點賞賜出來安撫騰王爺遭重創的心肝肺,要不然他能把榮承帝煩死.

付錚連著兩日都接送魏西溏,而且來的十分及時,不會讓她等的不耐煩,萬一來不了,他身邊一直跟著的四個大漢里頭必然會來兩人送魏西溏回去.

其實國子監距離騰王府距離不遠,魏西溏還從來沒在意過,不過付錚一番心意,魏西溏領了,再者那幾個大漢也不需要她出銀子養,白得的護士多好的事.

晚上下學,付錚讓護衛帶話,今晚過不去,魏西溏自己回去,進了王府才覺得府里氣氛不對,怎麼那些丫鬟婆子一個個含羞帶怯桃花滿面呢?

魏西溏一問才知,今日在宮里騰王見到了仙尊,神仙君非要來親自賠罪,結果就來了騰王府.

廳里歡聲笑語其樂融融,魏西溏進門就看到仙氣飄飄的白衣妖道相卿坐在客席,言行舉止皆對騰王恭敬有禮,跟在宮里時一臉世上男人都是畜生的表情截然相反.

上篇:第019章 戳瞎你    下篇:第021章 空架子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