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05章 騰王府軼事   
  
第005章 騰王府軼事

下午的課高小胖在別人桌子上趴著,他把魏西溏的桌子蹬壞,付錚直接把他那張桌子搬到了魏西溏面前:"高公子記得明日給世子送張青龍木的桌子過來."

對此,高湛嘀咕了一下午:"小爺被嚇了一跳還被硌了腳這又怎麼算?一個個都欺負小爺,小爺我回家告訴我爹去!"

周圍那些小子都安慰他:"世子有付大哥撐腰,高兄跟世子叫什麼勁?念書念書,夫子來了!"

難得課上世子爺認真,夫子一雙渾濁的老眼掃過去,勤奮的世子爺讓老夫子很是奇怪,是不是又做了什麼壞事在裝乖巧?老夫子清清嗓子,突然停了下來,手里拿著戒尺轉了一圈,隨便走到一個平日十分認真學生面前,讓背了一堆書,然後又走到魏西溏旁邊,戒尺敲敲桌子:"《太學》綱目第十,意在何解?"

魏西溏恭敬道:"治國定天下."

老夫子什麼話沒說,慢悠悠的從她桌子旁越過去,後面那群原本想看笑話的破孩們縮著腦袋,趁夫子不注意,一個個拿紙團丟魏西溏,魏西溏真是一聲令下斬了這些小東西的心思都有了,還讓不讓人安靜的當好弟子了?

放了學,等夫子走了,魏西溏才看到剛剛丟自己的那些紙團滾在腳邊,有七八個.

高湛立馬舉手發言:"沒有我!"

他一說話,其他那些丟過的也跟著嚷嚷:"我也沒砸!"

魏西溏道:"敢情這些紙團自己長了腿專往本世子腦袋上跑?"

高湛顛顛跑過去,往她面前一蹲,說:"世子,我剛剛不小心丟了一個過去,他們是砸你,就小爺我是輕輕的丟過去的,是要提醒世子爺,下學別急著走,付大哥說會有人過來接你……來,我背世子出去……"

魏西溏抬起未受傷的腳,一腳踹在高湛的胖屁股上,"一邊去."

高湛憤憤不平:"小爺我這不是要背世子?怎麼還踹小爺?"

魏西溏對他一笑道:"怎麼就是踹了,本世子分明是輕輕的碰了一下,是要提醒高兄讓開到一邊,別擋了本世子的道."

高湛那張小胖臉都扭歪了:"欺負人!"

魏西溏站起來,扶著桌子試著走幾步,高湛頓時急了:"付大哥就知道你不聽,讓小爺我看著世子……你還走?"

說著,高湛沖過去拉著魏西溏的胳膊不讓她走:"魏丁已經去喚人了,世子爺你行行好,就稍等片刻轎就來了."

"你若再不撒手,本世子還踹你."魏西溏盯著高湛那兩只小豬蹄.

也就今天才知道世子爺這麼不喜人碰觸,之前高湛可沒發現世子爺還這麼講究,勾肩搭背那不是好兄弟嗎?如今弄的這麼生分,還不讓碰,他又那麼髒嗎?高湛趕緊把手拿開,反正還擋在面前,直到發現四個壯漢抬著一個椅子急匆匆趕過來才趕緊跑到門口招手:"這邊這邊!瞎了眼了還往那邊跑?"

魏西溏真沒走上一步,椅子直接抬到她身邊,只挪過去坐下就行,等魏西溏被人抬著走出國子監的大門,高湛才松口氣:"小爺任務總算完成,這下付大哥看到小爺肯定會高興."

到了騰王府大門口,騰王妃從里面迎了出來,不等魏西溏開口,她已經直接過來把她按到自己面前,"池兒,今日錚兒過來說你中午的時候被傷了腿,母妃擔心死了."

那波濤洶湧的觸感真是讓魏西溏內心複雜,揮舞著手"嗚嗚"兩聲,騰王妃總算撒了手,拿著帕子就拭淚:"我苦命的池兒,你是母妃的命根子,你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母妃也不要活里了……"

"逆子,你還敢回來?!"騰王的聲音由遠及近,大步走了過來,"說!你在學堂又干了什麼好事?"

魏西溏完全沒開口的機會,腿腳不利索,又被騰王妃拉著,抬頭剛要說話,就看到騰王身後跟著國子監里那位老夫子,"弟子見過夫子."

夫子撫了撫胡子,點頭"嗯"了一聲,對騰王道:"王爺,老夫這次來並非因為世子……"

騰王已經瞪著魏西溏冷哼:"老太傅息怒,本王這就教訓這個逆子!"

老夫子原本淡定的表情因為騰王的話已經開始有點急了,急忙說:"老夫並不是為了……"

結果不等老夫子說完,騰王已經左右一瞧,伸手折了一根樹枝下來,對著魏西溏就要打,騰王妃見了,直接擋在魏西溏面前,繼續抹著淚說:"王爺要打,妾身代池兒受著就是,他身上還帶著傷,今日又被一些刁民給重創,王爺要是下了狠手,他還有命嗎?王爺打,妾身就算死了也願意."

騰王的樹枝哪舍得落在她身上,"柔兒,為夫這是為了池兒好,你看看他天天惹事,本王每回去朝里都有人跟本王告狀,全是這小兔崽子在外面惹的禍……"

騰王妃哭的梨花帶雨,"池兒是小兔崽子,那王爺豈不是老兔崽子?妾身還是母兔崽子呢!"

"噗——"老夫子直接噴了,也直了眼,這可是他老人家初次見識到王爺和他那位美豔夫人的斗嘴的戲碼,畢竟這是人家家務事,就算知道王爺懼內,也沒幾個人有機會看到不是?

騰王手里的樹枝怎麼也落不下去,手足無措的圍著騰王妃打轉,"柔兒,是為夫的不是,為夫知錯.別哭別哭,叫老太傅看到了笑話.知道你最疼他,為夫哪里還舍得打?來來,到亭子稍坐一會歇歇,別哭壞了身子……"

扶著騰王妃到亭子里坐下,把老夫子涼在一邊了,魏西溏無語的看著那對當眾秀恩愛的騰王夫婦,轉頭跟魏丁說了句:"愣著干什麼?還不請夫子到正廳坐著?"

又慢慢轉了身對老夫子恭敬道:"夫子,請上座,弟子凝聽夫子教誨."

別的不說,單就小世子這態度就讓老夫子很受用,這從馬上摔了一跤後,還真是懂事不少,這點讓老夫子不由自主的撫著胡子點頭.

屋里魏西溏恭恭敬敬和夫子說話,外頭那對夫妻還在一個生氣一個低三下四的哄,老夫子真心覺得這騰王的脾氣真好,耐心真足,要是上面那位有騰王殿下一半的好脾氣,這大臣們的日子可就好過多了.

騰王妃還在拿帕子拭淚,騰王笨手笨腳接過來往她臉上擦:"為夫真錯了,今日也是被氣壞了,老太傅都找到門上了,為夫能不氣?柔兒最善解人意,就原諒為夫這一會行不行?來來,不哭不哭!"

府里的下人們對此情此景早已習以為常,各人都忙著做自己的事,以免王爺待會遷怒.

好容易哄騰王妃給了騰王一個好臉子,騰王總算松了口氣,扶著騰王妃朝著正廳走去,進門看到家里那逆子像模像樣坐著椅子上和老夫子說話,心里多少有些高興,"老太傅,本王失禮了."

老夫子急忙站起來行禮,"王爺說哪里話?家和萬事興."抬頭看到騰王妃也一同進來,又施了一禮.

騰王妃急忙還禮:"老太傅免禮,讓老太傅看笑話了."說罷又瞪了騰王一眼.

騰王急忙對她陪了笑,扶著她坐下:"柔兒,小心些坐下."

等坐定了,騰王才正眼看魏西溏:"腿還傷著,你先下去歇著,待會宮里的禦醫會過來瞧瞧,別亂跑了."

魏西溏聽話的站起來:"孩兒明白."

進來兩個丫頭,一左一右的把魏西溏扶了下去,等她沒了影,騰王的臉色才略略好些,小心的看眼騰王妃,委婉的問老夫子:"不知道老太傅今日前來所為何事?"

上篇:第004章 付公子    下篇:第006章 魏池字西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