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第001章 女帝魏西溏   
  
第001章 女帝魏西溏

大豫國喪,萬民悲戚.

傳聞,大豫女帝魏西溏禦駕親征蠻都國,擊潰頑敵凱旋而歸,卻因箭傷余毒發作重傷不治,于歸來當夜駕崩.

傳聞,女帝未留子嗣,魏氏一族因叛國奪位被查,遭滿門抄斬,王夫東方長青于大豫危難中承擔重任,順理成章登基稱帝,改年號泰昌,為悼念女帝功勳聖恩,新帝順應民意大赦天下,百姓皆大歡喜,新帝得人心繼而得天下……

耳邊幾個聲音嘰嘰喳喳議論不停,說的魏西溏滿頭怒火.

這個歎道:"真正可憐了那王夫,女帝駕崩,最痛苦莫過于他."

另一個說:"正所謂紅顏命薄說的就是這個吧?聽說大豫女帝和王夫相敬如賓恩愛有加,如今……王夫形影單吊恁可憐."

又一個惆悵道:"可不是,聽說當年大豫女帝為了那東方長青,可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才讓百官同意的,結果這年紀輕輕的……老天不開眼……"

魏西溏聽的火大,猛的坐起,咬牙切齒道:"一派胡言!朕什麼時候一哭二鬧三上吊了?來人,把這幾個滿口胡言的東西拖下去砍了……吸——"

起來太猛,不由自主伸手捂向抽痛的地方,後腦勺,疼!

議論聲停了.

魏西溏捂著後腦勺,忽覺得氣氛不對,她扭頭看去,她躺在床榻上,不遠處圍著桌子坐了三個年輕的女孩,從衣著打扮看,非權即貴.

幾雙眼睛看來看去,齊齊落在魏西溏身上.

魏西溏擰眉,剛要開口問責,不想原本坐著的青衣女孩先站了起來,疾步走過來,驚喜道:"弟弟醒了!"

紅衣裳的姑娘一臉贊同的點頭:"看著像是沒事了."

綠衣裳的小姑娘伸手掐腰,居高臨下的看著魏西溏道:"看那一臉呆樣,估著沒事了."

不等魏西溏開口說話,青衣姑娘已經一臉喜色的轉身往外走:"我去跟父王母妃報喜去!"

紅衣裳的小姑娘過來,伸手在她腦門上戳了兩下:"不是自稱馬術天下無敵?怎得還把自己摔暈了?"

綠衣裳的掐腰過來,同樣戳她腦門:"吹大發了吧?豬!二姐,我們走."然後挽著紅衣小姑娘的胳膊,呼呼橫著走了.

魏西溏:"……"

後腦勺和前腦仁一起疼,腦子糊成一片,什麼都記不起來.對了,那三個黃毛丫頭什麼人?宮里什麼時候有她們說話的份?簡直反了天了!魏西溏猛的一捶床榻:"給朕來人!人都死絕了……哎喲!"

低頭一看腿斷了,裹的像油燜的豬蹄髈.魏西溏目瞪口呆,腿怎麼斷了?騎馬摔的?大豫女帝馬術精湛劍術無雙,騎個馬還摔斷了腿?!

正發懵,門外吵吵嚷嚷有人老遠就喊:"哎喲我的池兒啊,我的心肝啊!"

魏西溏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門外沖進來的人一把摟到懷里,差點死在來人那一對大胸里頭,魏西溏氣急敗壞:"放肆……嗚嗚……"

吃奶的勁都拿了出來,也沒能從那一對豐乳里解脫,眼看著就要被憋的背過氣,不妨那女人松了手,哭哭啼啼道:"我的池兒,母妃可是擔心死了……"

婢女提醒:"王妃,仔細世子的傷."

魏西溏隱隱作痛的腦子有了點反應,她重新打量這屋里,頓時驚住,室內擺設以及眼前人的衣著打扮雖和大豫相近,但配飾上的差別魏西溏還是一眼辨識,這哪里還是她金碧輝煌的大豫皇宮?這分明是某個西方小國的皇族貴親府中一隅.

再說這抱著她口口聲聲喊池兒的女人,她真真是頭一回見,要不然她身上這麼明顯的特征,她定然記得.

魏西溏自幼尊貴,身邊無人敢隨便碰觸,潔癖的毛病有些過,便往後避了避.

騰王妃見狀,眼淚吧嗒道:"池兒,還在生母妃的氣?母妃知道錯了,你父王都罵過母妃了,母妃以後再也不逼著你練字還不成?你以後想騎馬騎馬,想踢蹴鞠就踢蹴鞠,母妃絕不攔你."

魏西溏什麼話沒說,而是指使騰王妃身後的丫頭遞了面鏡子照看,差點想把鏡子里那人一巴掌拍死.看著這張臉,她就明白為什麼剛剛她死活都掙不脫騰王妃,不過十來歲的孩子,哪里還有那樣的力氣掙脫成年人?

逐漸回神的魏西溏心里有一口氣掉在嗓子眼,上不來下不去,有種猛獸被困籠里的郁結發泄不出.想她堂堂大豫女帝,一生戎馬一世功勳,正值人生最輝煌最璀璨的時候,卻栽在自己的王夫手里,落得個萬箭穿心的淒慘下場.

騰王妃美則美豔,只是有些憨傻,眼皮子不是那麼亮堂,一個勁的拉著魏西溏說話,魏西溏沒轍,只得指指自己的腦袋:"母妃,你去安歇,讓我一人歇會便好."

室內安靜下來,魏西溏躺在床榻上,曾經風華絕代的大豫女帝竟淪落到這個田地,魏西溏心里有些淒淒然,明明死了卻又活著,還是借了別人的身體.想到這個,魏西溏突然發現,她身上這些衣裳和室內物件擺設,怎樣樣都是男子用的?一時顧不上腦袋痛和腿疼,她一骨碌坐起來,伸手往自己的下面探,別不是她成男子了吧?

魏西溏那手剛挨上,門外候著的丫頭聽到里面動靜進來了:"世子爺可是醒了?奴婢給您兌水淨臉……"

丫頭的話說了一般停住,看到魏西溏的動作頓時面紅耳赤,她就是聽到動靜進來的,怎麼的就看到世子爺這……這動作了呢?這丫頭未經人事,羞的扭頭跑.

魏西溏滿臉黑線,說好的淨臉呢?對了,剛那丫頭叫的是世子爺吧?這家人怎麼把一個不帶把的女子喚著世子爺?

這豪門世家皇族貴親之間的事比話本子里的還要豐富,魏西溏心里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錯被當男子養了.這要平頭百姓人家就算了,可跟皇帝沾親帶故的親族里,這種差錯弄不好可是要殺頭的,天知地知自己知最好,免得問壞了事.不過她心里還謝天謝地了一番,得虧這世子是個女身,這要是真的,她現在不知道得怎麼哭.

魏西溏重新站起來的時候整個騰王府的人都高興,就差在外頭放掛鞭炮了.騰王妃拿著帕子擦眼淚:"池兒日後可要小心些,要是再多幾回這樣,母妃可就活不下去了."

英俊帥氣卻十分懼內的騰王殿下在一旁小心勸:"柔兒,池兒這不好好的?大喜的事,趕緊別哭……"

抽抽搭搭的騰王妃一甩小帕子,回嘴道:"偏哭!妾身這是高興哭的,怎的?我兒子身體好了還不帶我高興?"

騰王的表情訕訕的,從萬歲爺那里討來慰藉池兒的好處沒讓王妃滿意,心里也有點不好意思.

騰王殿下懼內這是整個天禹國都知道,每次騰王入宮討賞,皇帝看著自己皇弟那怕老婆的窩囊樣就來氣,一個嬌嬌弱弱的肖以柔就讓他怕成那樣,真是丟盡了皇家親王的臉.

騰王殿下對騰王妃溫柔,不過對兒子可沒好臉色,掉頭就對魏西溏道:"池兒,你這傷養的差不多,國子監那里該去看看,課業拉下太多可不成."

魏西溏趕緊對騰王抱拳:"池兒謹遵父王教誨."

騰王一臉驚訝:"今日到是干脆利索的答應了."

騰王妃護短:"王爺這話說了妾身可不愛聽,池兒一直都是這麼聽話."

騰王趕緊牽騰王妃的手:"本王失言,柔兒別跟本王生氣."一邊往小道上引一邊道:"對了,皇嫂讓本王給柔兒捎了些貼內的衣物,本王選了配柔兒皮膚的顏色,這就帶柔兒試試."

騰王妃好奇:"王爺代妾身謝皇後娘娘恩典,對了,娘娘給妾身帶了什麼."

騰王無恥應道:"肚兜."

魏西溏:"……"能不能不要在十來歲的小孩面前說這些?白日宣淫可不是什麼光榮事.

拿著書本的小厮走過來,小心的問:"世子爺,您是要去學堂還是去馬場?知道您今天要出來,付公子和丁家的小少爺讓小的給您帶話,說在馬場等著您……"

魏西溏一邊慢慢往外走一邊道:"剛剛父王不是說了讓去學堂?這腿傷還沒好妥,去馬場找摔呢."

那小厮偷眼看魏西溏,嘴里說道:"大家都知道世子爺馬術精湛,摔了是意外,您別覺得有什麼……"

魏西溏站住腳回頭,"你跟了我多長時間?"

小厮隨口答道:"三年多了."

魏西溏冷笑:"你這規矩學的甚好,都能替主子做決定了."

小厮愣了下:"世子爺以前不都讓奴才決定的?"

"以前?"魏西溏斜他一眼,淡淡道:"真要擱以前,還有你一個奴才說話的地兒?直接叉出去杖斃省心."

那小厮心里一咯噔,想著世子爺死了一遭,怕是長大成熟了些,趕緊跪在地上:"世子爺饒命,奴才再也不敢了."

魏西溏抬抬下巴,"今兒就算了,下不為例.去,前面帶路,你還打算讓主子帶你去學堂?"

她以後是要當皇帝的,去國子監走走沒壞處,她日後的敵人和輔臣多半在那,她身上有皇家血脈的牽連,到時候干什麼都順理成章,東方長青利用的,不就是她大豫女帝的王夫身份?

總有一日,她要雄兵百萬馬踏東方,從東方長青手中把她的天下奪回來.

   下篇:第002章 高調的胖子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